“有事?”略有些冷淡的嗓音突然传来。

    刑语天正摆弄着那台银色的苹果电脑,见她进来,他只微瞥了一眼,又将目光重新落了回去,收了封邮件,很快的浏览起来。

    突来的声音,吓洛晚桐一跳,“我以为你不在,我想问问目前需要我做什么工作。”

    刑语天好一会儿没说话,直到洛晚桐以为他不打算理自己时,他才边关电脑边指着后的行李箱,答非所问:“帮我整理好行李,挑衬衫出来,我一会儿要出门。”

    洛晚桐哦了一声,帮他收拾行李。

    他带的衣服其实不多,行李箱里电子产品几乎占了一半的空间。

    洛晚桐看上一件天蓝色衬衫,左边的彩金的针雕琢成羽毛的款式,做工精细,极其别致。

    “这怎么样?”她转征求他的意见,回头却见他竟脱了上衣,露出那精实的膛。

    洛晚桐心一跳,赶忙转回头,没有注意到后的离刑语天,唇角微微扬起了一个弧度。

    “就那件吧。”好一会儿,他泰然自若的回答,望一眼她紧张的背影,径自走进了浴室。

    收拾好了行李,挑好衣服,洛晚桐没有走,而是坐在上,等他出来。

    此时,刑语天随手丢在沙发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是谁?”浴室的水声,顿时停止,刑语天低沉的嗓音隔着门板传来。

    他似乎笃定的知晓洛晚桐还没有离开。

    洛晚桐赶紧起,拿起手机去看。

    屏幕一闪一闪,显示着:安若来电。

    心头一阵酸涩,她握着手机走到浴室门口:“是安若小姐打来的。”

    刑语天顺手扯了条毛巾擦着上的水迹,脸上没有多少表,只隔着门吩咐道,:“替我接。”

    “我?”洛晚桐怔忡的望着闪烁的屏幕,握着电话的手指没动。

    浴室的门突然开了。

    刑语天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白色浴袍裹着他精实的姿,微微露出他健硕的膛,利落的短发还滴着水迹,滑过他棱角分明的俊脸,整个人透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感。

    洛晚桐看得有片刻的出神,急忙回过神,将手机递向他:“你接。”

    电话断了,不出十秒,又重新响了起来。

    “你替我接,我赶时间要出门。”他坚持。

    也不管洛晚桐的为难,已经从上拿了她替他挑好的衣服,重新进了浴室。

    洛晚桐实在不懂他的意思,虽说安若总是跟她过不去,但是万一是有公事要说呢?她就这么接了电话,这也不太好吧

    望着那重新阖上的浴室门,再看一眼还在震动的手机,她撇了撇唇。

    接就接吧他都不在乎对方会误会,自己还怕什么?

    “语天,好久才接人家电话……”才按下通话键,撒声就传了过来。

    即使是有些嗔怪的语气,但那软的调调,足够让男人浑酥麻。

    “你好,安若小姐。”洛晚桐开口道:“语天总裁现在手上有点忙,所以……”

    “你是谁?凭什么接语天的电话”没想到会是女人的声音,怔愕之余,安若大叫起来,直接切断了洛晚桐的话。

    要知道刑语天的私人电话从来不准任何人擅自接听。

    刑言不可以,她也不可以

    而现在,这个女人竟然能这么做,那说明她和刑语天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想到这个,刑语天不由得又嫉又妒。

    “我是刑氏集团的员工。”洛晚桐隐晦的回答。

    “洛晚桐是不是你?”

    洛晚桐没料到安若竟然这么敏感,顿了下,只好硬着头皮承认:“嗯。一会语天总裁不忙了,我让他给安若小姐回电话。”

    “你在上海?”安若端起了质问的语气。

    洛晚桐有些头皮发麻,“嗯。”

    安若冷抽了口气,不可遏制的尖叫起来:“你凭什么会去?你算什么?你和刑语天到底是什么关系?”

    洛晚桐闻到了酸醋的味道。

    对于连番的质问,她无奈的叹口气:“抱歉,安若小姐,这些事都是公司的安排。我会转告语天总裁你的来电的,再见。”

    飞快的挂断了电话,她也忍不住想安若的话。

    其实她的话也没错。

    公司让自己来上海到底是想做什么?到现在她都还不知道这一趟来上海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正发呆间,浴室的门,又一次拉开。

    这回,刑语天已经一清爽,利落的从浴室出来。

    “安若小姐好像误会什么了。”洛晚桐将手机递给他。

    “能误会什么?”刑语天接过电话,饱含深意的抬头看洛晚桐。

    “她好像误会了我和你的关系……”在他别有深意的目光下,洛晚桐莫名的低下头去,声音也不自觉轻了些。

    “是吗?那你倒说说她能误会我们是什么关系?”仿佛没注意她的不自在,刑语天依旧定定的看着她,唇角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玩味的意味很明显。

    他绝对是故意的

    她才不上当:“你打电话去问你的安若小姐好了,我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的安若小姐?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