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听说今天中午纪氏千金约你到左岸咖啡用餐。”刑言靠近真皮沙发里,轻挑的问着刑语天。

    他这位老哥就是魅力无穷,总会有千金名媛约他,而外界流传他经常换女人,那都是谣言,要说花心,那非他刑言莫属,哪里轮的到他刑语天呀

    若是平时刑语天铁定不屑一顾,可今天在八十八楼受了一肚子气的他,正想找人证明自魅力,当下起冲刑言说:“你不是追求洛助理吗?那你还不快去追,待在我这里干嘛?”

    “我……”

    “你什么你?还不快走,你要是不走,那我先走了,我还有约会。”说完刑语天拿起挂在皮椅背上的西装上衣,转向门外走去。

    呵呵,他老哥又开始吃醋了,要再给他添点儿醋意才行

    刑言看着刑语天离去的背影,会心的笑了笑。

    ----------------------------------------------------

    缓缓流淌的音乐,宁静安详的氛围,左岸咖啡里靠窗口的位置,一男一女相对而坐。

    洛晚桐看着面前的刀刀叉叉头都大了,天知道为什么头脑发答应来这种地方受罪?不能畅所言也就罢了,就连吃东西在中途也要换n次餐具,到底是谁发明了这些东西,真是不如中国的筷子用起来方便

    “不用担心”看着她愁眉苦脸的样子,施浩男轻笑,“不是还有我吗?”

    洛晚桐嘟嘴,一脸羞涩:“有你是没有错,总不能让你喂我吧?”

    施浩男接过话:“那有何不可?”

    说完,将一块切好的牛排径直喂到她的嘴里,唰的一下,洛晚桐小脸爆红……

    拔修长的材,的薄唇微微扬起,扯出一个迷人的弧度,一举手一投足有股天生的贵族气质,金边眼镜后的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将这一幕看了个正着,脸色顷刻间变幻莫测……

    “刑语天”纪薇薇兴奋的起,朝他摇晃着纤纤小手,她约了他好几次,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刑语天?

    听到这两个字,洛晚桐背脊发凉。

    天呀不会这么巧吧?就连吃顿饭,也能遇到他?

    她猛地回过头,正好与某人“两两相望”,顿时昏天黑地,风阵阵

    洛晚桐稳住心神,狠狠地撇过头,闪亮的马尾甩得那叫一个潇洒飘逸,直把刑语天惊得瞠目结舌,不能言语……

    施浩男按捺心底的震惊,状似漫不经心的说:“别理他们,咱们吃咱们的。”

    “嗯。”洛晚桐低头,用手上的刀叉费力的又切又插,小声低喃着,“臭总裁,再让你凶我,再让你总在别人面前装作不认识我……”

    听到她的念叨,施浩男轻笑着摇头,将切好的牛排与她对换。

    另一边,纪薇薇感觉到刑语天的心不在焉,狠狠瞪着不远处的洛晚桐……

    “亲的,你在想什么?”刑语天突然凑近纪薇薇,深遂的眼睛微微眯着。

    纪薇薇被颈窝边的温吹得心痒痒,暧昧的氛围让她的智商降急速降低,眼神变得有些迷蒙:“坐在那边的那个女人真是土的掉渣,她也配在这种场合出现呀?看了都影响食

    “滚”

    纪薇薇猛然清醒,似乎不相信的睁大眼睛:“语天?”

    眸光一闪,刑语天俯在她耳边,像人间的呢喃:“我说——滚”

    “臭大叔让你再凶我,让你再装做不认识我我叉死你叉死你”洛晚桐一边叉着牛排,一边骂骂咧咧。

    自从那位漂亮小姐惨白着一张脸从座位上跑开后,某人在洛晚桐心目中的印象简直就差到了极点,恨不得把他当牛排切

    “呵呵,瞧你,脸上都沾着牛沫了”施浩男抽出一张纸巾为她擦拭唇角的牛沫,脸上的笑,温柔而宠溺。

    洛晚桐俏脸一红,手慌脚乱的从他手里抽出纸巾自己擦拭,大眼睛骨碌碌一转,四下瞅着有没有被人发现。

    不看还好,这一看,两双眼睛又对了个正着,洛晚桐心头一慌,赶紧别过头,不再与他对视,刚刚的豪气万丈,像鸵鸟般钻进沙子里不再出来

    郁闷、烦躁、窝火等等一系列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刑语天的腔慢慢发酵,原因就在于看到那两个人的温馨互动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看不顺眼,恨不得将他们分开,不要他们在他面前秀恩

    疯了真的疯了再也受不了这种压抑

    刑语天呼的起,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洛晚桐旁,大手一伸,将她一把扯了起来:“跟我走”

    不知道为什么要拉她走,只知道现在非得这么做不可

    洛晚桐明显被他的举动惊呆了,瞪大眼睛张开嘴,完全搞不懂此时此刻的状况

    “放手”施浩男起,将捏成团的餐巾砰的一声甩到桌面上,脉脉柔双眼顷刻变得冷若冰霜。

    刑语天轻蔑的扫他一眼:“无关紧要的人最好离开”

    “我说——放手”施浩男皱眉,十指紧捏成拳。

    刑语天不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挑衅的扫他一眼,转,拉着洛晚桐便要离开。

    施浩男一把拽住洛晚桐的另一只胳膊,与刑语天呈拉锯之势,没有一丝一毫的退让

    “放手”刑语天皱眉,将洛晚桐拉向自己。

    “你放”施浩男不退让,同样使力将洛晚桐拉向自己。

    “放手”

    “你放”

    “放手”

    “你放”

    “放……”

    “啊”洛晚桐痛苦的大喊,“你们两个都给我放手”

    这两个人肯定是疯了才会这么做是不是真想把她拉成两半呀?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