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说好不忘

    绪一团乱,洛晚桐怔忡的从浴室里出来,整个人狼狈得像只落汤鸡,一路走过来,留下一地的水迹。

    环顾四周,没有见到刑语天的影,想到他深不可测的眸子,她沉重的叹了口气,拿起包,就准备逃离。

    “等等”冷沉的声音突然从楼上传下来。

    和浑湿透的她恰恰相反,刑语天此时正一清爽的坐在楼上,眉心深拧的俯视她。

    那双幽深的瞳孔已经恢复得和往常一样毫无波澜,仿佛之前泛出的点点柔都是洛晚桐的错觉。

    他淡淡的开口,依旧面无表:“上来,我有话和你。”

    洛晚桐抬头定定的望着他,惊愕于他的绪竟然可以收敛得如此之快。

    彼此僵持了好一会,她叹口气,还是放下包走上去。

    水迹,打在玻璃梯上,晕出一圈圈痕迹,像极了她此刻一圈一圈漾的心。

    很乱……

    站定在楼道上,刑语天远远的打量她一眼,衣服湿透的熨帖在她上,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材。

    他幽深的眸光紧了紧,别开目光,微微抬手,指着一个房间:“进去换衣服,换好了再出来。”

    ……

    洛晚桐换好衣服出来,刑语天正躺在天顶上望着夜空。

    几百坪的天顶,种满了薰衣草,就着夜晚新鲜的空气,清的气息扑面而来,似乎只有当他闻到这薰衣草的芳香时,他的头痛才会缓解许多。

    洛晚桐顿时觉得心底刚刚紧绷的弦稍微松懈些。

    她走上前,将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我给你揉揉吧。”

    他的头,侧了侧,目光落在她脸上:“看来你这个助理,当的还算称职。”

    洛晚桐撇了撇唇在草地上坐下,转头看着刑语天:“大叔,你看这些这薰衣草,你知道我最喜欢薰衣草了,还记得你弹着吉他为我唱的那首歌吗?记忆是阵阵花香,我们说好谁都不能忘……”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