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被偷袭

    回答她的却是无声。

    洛晚桐急忙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十秒,竟然连水声都没有听到。

    “大叔”敲门变成了胡乱的拍打,最后她索推门进去。

    只见,偌大的浴池里,刑语天此刻正安静的躺在水下,满池的泡沫,遮盖了他的拔的姿。

    他这样毫无防备的神,洛晚桐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俊朗而深邃的线条是那样的柔软而迷人,像一个纯真的婴孩。

    浓密的长睫,沾染着晶莹的水滴,轻轻阖着,在幽幽的壁灯投下,落下一层淡淡的光影。

    洛晚桐看得有片刻的出神,一颗不安的心,总算慢慢放下。

    似怕吵醒了他,她轻步走过去,伸手探了探水温。

    凉的这样睡下去非得感冒不可

    她赶紧推刑语天,蹲下在他耳边低声唤他:“大叔,你醒醒,醒醒呀”

    炯炯双眸没有睁开,水面却突然一阵。

    洛晚桐只觉得手腕一紧,被一双手掌用力拉了拉,体一个失衡,“砰”一声,她狼狈的栽进浴缸。

    “唔……”洛晚桐本能的挣扎,胡乱的抓住浴缸缸沿,从水面爬起来。

    还没缓过神来,只觉得灼而坚实的膛,不紧不慢的欺上她的背脊。

    男人有力的坚,从后顶住了她的柔软,莫大的压迫感顿时让洛晚桐觉得难以呼吸。

    “大叔……”她虚软的攀住池沿,想躲开他。

    刑语天结实的长臂,紧紧的搂住她的腰,让她纤细的背脊,更紧密的贴合自己光膛。

    侵染了水,洛晚桐浑的衣物几乎薄到透明,彼此之间仿佛没有任何的遮蔽物。

    他体的度,仿佛火山喷出的岩浆,源源不断的侵染进她的四肢百骸,让她有些无法招架,只能软软的靠着他。

重要声明:小说《致命宝宝:单挑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