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红妆5

    

    “王不是请了,蛮夷之人来做衣服吗,而且,我也听言,王曾经说过,要率着千军万马来娶她,千军万马太老了,对于月无双说不定还入不了眼,倒不如……”说道这里风菱夜故意买了一下官司。

    “继续。”风行烈听着觉得对。

    单单是人马,不足以表明那浩瀚之色和第一无二!

    “蛮夷做的服装独特之极,自古大婚颜色红乃吉祥之色,何不让让蛮夷师傅坐上百万红色服装,让军马穿上那阵势绝对强大,十里红妆表诚心,王这若是百里红妆诚心天地可鉴,百里红妆不仅仅是龙皇第一无二,就连整个大陆都是第一无二!”风菱夜说的自豪,虽然有点小小的心思。

    能穿上蛮夷名师做的衣服,他们龙皇百万士兵每人一件,定然会羡慕死其他国家的!

    风行烈眯起眼睛,心中琢磨着风菱夜的话语,百里红妆?他从未讨过女人欢心,更不知道怎样做,面对感问题,风菱夜这点倒是比他强多了。

    “好,这件事你去办,当天本皇要你穿上红妆站在第一位置,赤炼池墨星焰,一字排开领头。”他手下的得力人马,必定要站在最前方打头阵。

    “啊?”风菱夜闻言一愣:“王,你要我穿上红妆站在第一位?”

    “交给你去办。”风行烈站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王……我办可以,能不能不穿红妆……”风菱夜连忙跟到门口大喊,可惜,那抹霸气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他只是说说,让他一个大男人穿着红妆,像什么样子,妈呀百里红妆,这若是做起来得不少的精力和人力啊……

    晕,他这不是引火吗?

    哭丧着脸回头,两张吃人的面容映在他的眼中,风菱夜顿时嘿嘿一笑:“我……我去准了红妆了!”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他们两位若是合伙起来,他绝对不是对手。

    第二,龙城之内,风菱夜的人马便大肆收购红色不料,一车一车的布料朝着龙宫运。

    百姓们疑惑至极,却不知道龙皇宫收购那么都红布有何作用,不止龙城之内,就是龙皇的各个城池红色的布料都在大规模的收购。

    因此,红色布料的价格越来越高,那些染色坊一听龙城大肆收购红布,价钱比之前的要高出一倍,染坊将所有的布料全部停止,所有人员大肆生产红色布料。

    就是因为风菱夜这一个百里红妆导致今后的数百家染色坊关门倒闭……

    大批大批的红布运进龙皇天涯,有人欣喜,有人忧。

    烦恼的自然是赤炼池墨星焰三人,想想他们要穿上红色的衣服心中就对风菱夜恨之入骨。

    当然风菱夜看着一堆红色的布料更是脑袋发麻,现在才知道什么是,说着容易做着难,百万人马的红色衣服这要做多久?就算他手中有几万人马都赶来做红妆,也要一个月吧。

    可是,王却只是给了他七天的时间,七天的时间,能完成就出鬼了,那些人马,全部都是军营之中的大老爷们,谁会缝缝补补啊!

    然,这犯愁的还还不止他们几人,还有一位,那便是蛮夷的裁剪师。

    若大的房间内,一名光着脑袋的和尚坐在一堆红布之上,纠结着脸色,伸手摸着曾亮的脑袋。

    这龙皇君王有病吧,要做的百万的红妆,谁能做得好啊,更何况,他那里会懂得设计啊!

    为了混进龙皇,好不容易听闻一个裁剪师是要进入龙皇天涯给未来帝后做衣服的,他脑袋一发,将那蛮夷的裁剪师拔了个精光,换上衣服,偷了他的设计,这不……就混进来了。

    原本还沾沾自喜很顺利,可谁能想到,龙皇君主突然要百万的红妆,妈的,什么设计啊,他一窍不痛,若是设计不好不久露馅了吗!

    “师傅,师傅……”门外传来侍女的声音。

    弥勒脑袋都发大,伸手将毛笔咬在嘴中,第一无二的设计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师傅师傅。”拍门的声音响起,侍女再次喊着。

    弥勒皱起眉头,伸手抓上一块红布,朝着脑袋上一缠,护住那光头的部分,体一跳,来到门前。

    “何事?”沉着声音好似极其不满被打扰。

    “师傅,奴婢来问问设计画好了吗?大家可都等着呢。”侍女说着,面色带着焦急之色。

    现在宫内所有的侍女都到起了,王爷吩咐七天之内要做出百万的红妆,做不好后果自负,可,这蛮夷师傅迟迟不出设计图,让她干着急!

    “这设计讲究的是灵感,明吧,说不定明天就能出了。”弥勒装作烦恼的摇摇头。

    侍女一天顿时嘴巴撇了下来,伸手抓住弥勒的衣袖:“师傅,求求你快点吧,咱们这些奴婢都等着能,七天之内作出来,我们科就惨了。”

    “知道,知道,你别拉我,最快也得明天。”弥勒掰着那侍女的手。

    侍女手上的力道又紧了紧:“师傅,今天吧,今天行吗。”

    看来这侍女是被急了,明舀到设计图,不就少了一天吗。

    侍女抓着不松手,弥勒心中也是着急,想着脱,被拉着心中更加的着急,伸手一推,侍女的体朝着后方一扬,见此弥勒伸手扯出她手中的衣袖。

    哪知道,衣袖被扯走,侍女体朝后倒去,双手胡乱一抓,正好抓住那裹着脑袋垂下来的红布条。

    红布条一扯,顿时那光亮的脑袋露了出来,侍女的手中挥舞着红布条,一股坐在地上,弥勒后知后觉伸手摸着暴露的光头,心头一惊,抬头,两人视线相对皆是傻了……

    今天完毕,金牌呢??

    

重要声明:小说《王的大牌特工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