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到访2

    鬼王到访2

    风行烈露出震惊的神色,对于感,他懂得很少,月无双是第一个让他喜欢心动的女人,她,他会保护她和她的所有,无双是他未来来的帝后,龙皇未来的女主人。

    这一刻听言无双的话,他第一次有了满足之感,夫妻是一体的,他和月无双是一体的。

    “好。”风行烈心中犹如金涛海浪一般。

    第一次知道了夫妻的含义,月无双他的妻子,有妻如此,夫复何求的含义就是如此吧!

    无双嘴角笑了,伸手将体内的能量送入风行烈的上,风行烈的掌风紧紧的贴着于是的背部,无双的能量加上他的能量。

    能聚出来的气息,让这一方压抑无比,就连那白角都有些难以承受。

    体朝着后方跳去,远远的观看哪一方疗伤的人,好强的气息让他都承受不了,主人变强了,而他却还是这个样子。

    将来还如何保护主人?

    一只保护不了主人的魔兽会被丢弃的,他知道无双不会丢弃他,但是,他自己的心中会过意不去!

    保护主人是签约血盟魔兽的义务,他要变强,绝对要变强!

    白角一脸的决心样子,让边的铁甲犀心中更加的无地自容。

    铁甲犀从白角的脸色便能看出他在想什么,白角比他强悍,还如此的自卑,那他今后还怎么面对主人?

    ‘白角,你要变强,带着我把’铁甲犀一脸上伤感,看向白角。

    白角坚决的小脸一转头,迎上铁甲犀巨大的脸颊,心中登时吓了一跳,妈的,脑袋离那么近想干嘛……额……莫非,他想学着风行烈……

    男人和男人亲亲?

    能想到这样的场景,显然,白角是思想错乱了,被刚刚男人和男人亲亲给刺激到了……

    ‘妈的,我去你丫的!’想到此,白角一跳,一脚踹在铁甲犀的脸颊之上。

    铁甲犀被踹的一个歪头,呛呛的后退几步,差点没摔倒在地上,抬眼委屈至极的看着白角,不带就不带,干嘛对他暴力!

    “哼,公的和公的不能这样。”白角鄙视的看了一眼铁甲犀,长得那么丑,还想……吐啊!

    铁甲犀一愣,什么公的和公的不能这样?没听说过公的和公的不能一起修炼啊?

    “可以的!”铁甲犀楞过之后,看着白角随后又说道:“我都见过,公的和公的能的。”

    白角一听脸上变了色,看向铁甲犀的眼睛更加鄙视,靠!他见过,还不是刚刚见风行烈那样,他才心起歹心!

    看他长相俊美,升起色心,这个铁甲犀就是欠揍!

    白角看了一眼那方的三人,尤其是对风行烈狠狠的瞪上一眼,都怪他,要不然着铁甲犀怎么会非要和他亲……

    “之前在大都学院的时候,那里的学着争着要和我们魔兽一起的。”铁甲犀怎么也想不明白,魔兽和魔兽一起修炼,功力提升的快。

    就连人类和魔兽一起修炼,人类的斗气就急速的提升。

    白角瞪着风行烈的眼睛呆掉,木然的转头看着铁甲犀,靠,人类还争着和魔兽亲亲?妈的,就他长得那么吓人,亲了不吓死也要天天做噩梦!

    ‘你丫的,恶心不恶心,思想就不能纯净一点,公的和公的亲亲,人类和魔兽亲亲,你脑子不正常吧,老子只喜欢母的,若你再敢扰老子,老子废了你!’白角炸毛了,一看到铁甲犀的面容,他就恶心!

    听言,这下傻的是铁甲犀了,公的和公的亲亲?晕,谁脑残啊,公的和公的怎么可以亲亲,还索什么人类和魔兽亲亲,这逻辑也太乱了。

    抬眼,铁甲犀鄙视的看了一眼白角,这白角脑子想的都是变态的东西,今后可得离得一些,公的和公的……

    哎!他都不想说他了!太乱来了!

    铁甲犀转头抬脚朝着另一边急速的闪开,从此白角被他列为黑名单之中了,这种变态的小兽,他才不要和他修炼!

    迎上铁甲犀的鄙视,白角更加的鄙视两倍还给他,丑八怪铁甲犀,今后别让我看见你,亲,亲你妈个头!

    白角再次看向无双的方向,如今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气息越来越过强大,主人能受得了吗?

    无双和风行烈两个脸色都有些微微的红色,月烁脑袋上泛出一丝雾气,苍白的脸色也稍稍变出了红润之色。

    风行烈收住气息,闭着眼睛的无双感觉到风行烈收回了掌风,内力也跟着收回,睁开眼睛。

    “他的伤势太重,而去好似中了毒,想要活命,必须先将毒解除了,若不然,就算索命魂的伤口还未治疗好,他便被体内的毒反噬而死。”风行烈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这种毒,他探究了一会,却未曾探究出事什么毒素,竟然能让人的寿命减退!

    “他体内的毒,不是还能坚持九年吗”无双惊讶了。

    索命魂的伤口痊愈就算是需要两三年的时间,距离毒发还有将近六年的时间吗,为什么会提前了?

    “他体内不止一种毒素,还有一种好似催促加快的毒素,那毒素碰上索命魂,便会急速的运转,我们的一天等于他的十天。”

    这种毒素很罕见,就连他龙皇天涯都不曾有过。

    “一天等于十天?”无双吃惊了,九年,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将索命魂的伤口康复。

    两三年,哥哥的生命连一年都等不了,怎么会?还要一种毒素?

    哥哥的斗气来的怪异,那一的斗气会不会和那毒药有关?

    无双伸手靠近月烁,伸手敷在他的脉搏之上,那脉搏跳动的规律及其的快,让她的手都有些颤动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王的大牌特工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