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洗之仇2

    “皇族颜面大于天,为帝后,必须做到斩草除根这一点,人,今若是交了,本后就放你们一条生路,若是不交,今本后就血洗丞相府!”

    “丞相府没有你要找的人!”月昊怒瞪着面前的一群人咬了咬牙,低喝说道。

    老太君看向儿子心中燃起一抹心酸,转头看向锦瑟,皇族颜面大于天?她锦瑟口中的话她岂能相信,那男人如此初心,他会狠心杀初心的孩子?可笑之极!

    “既然执意不说,好,就别怪本后无,来人,杀,丞相府一个不留!”锦瑟面色凶拧,不说,她能找到丞相府,自然也能找到那那女人的孩子!

    锦瑟话落,那十几位蓝尊少女发出斗气,那十几条斗气骤然闪动,全数疯狂朝着老太极和月昊围攻过来!

    既然帝后下了杀命,那么她们要的,只有一击死亡的效果!

    月昊和老太君的功夫在怎么厉害也抵不过,众多的蓝尊高手齐齐触及,十几条凌厉之极的斗气,从四面八方袭来,快的连让他们回手的机会都没有。

    “碰。”

    “噗……”两道声音在夜空中响起。

    那站立的两人瞪大眼睛,体定格,口中鲜血不断‘碰’的一声倒在地上……

    “废物!”锦瑟冷眼看着倒下的人,区区一个丞相府也敢和她对抗,不自量力!

    “帝后,整个相府无一生还!”一名青衣女子,飞落在锦瑟的后回禀。

    “去,查关于丞相府近些年来的所有,记住,每一件事都要查的清清楚楚!”她就不信,找不出一个孩子!

    “是!”青衣女子领命,转消失在夜幕之中。

    锦瑟抬眼看着这一方,“一把火烧了!”话落,转朝着大门外走去。

    大火冉冉烧起,院子之中一抹狼狈的人影迅速的跑过……

    “咳咳……”微弱之极的声音传入那抹人影的耳朵之中,那人影惊恐的停顿了一下,转朝着老太君的边而去。

    “唔唔……”细微的咽唔声,却不敢大声的哭出来。

    “让……无双……无双……”那几乎不可闻的低的话语声,说出几个字都是那么的艰难……

    那抹人影咽唔着,都死了,都死了……呜呜……

    锦瑟一方人马刚刚消失,后方的人马转眼落在丞相府。

    “王爷,丞相府好像被人血洗过。”劲装男子朝着面前的人,恭敬的说道。

    “血洗?”风明月嘴角扬起,“果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地方,血洗了,倒是省事了!”

    “王爷,那咱们现在该如何?”后的男子询问。

    风明月看着这一方的大火,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回天王之巅,拜访东山鬼王!”

    如今能和风行烈对抗的也只有东山鬼王和西林夜帝了!龙皇天涯他绝不放手!

    大火燃烧着这一片,将这个夜空烧红了半边天!

    那方十级金雕之上人,看着那一方的大火,指甲插进里,嘴唇都咬出血来。

    “快一点。”冰冷至极的声音焦躁无比。

    快一点,再快一点……

    风行烈看这一方,眼神泛着嗜血,晚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抬眼看着那绷紧神经的小人,心中咯嘣一声。

    无双那样的神,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那样铁血的子,如今就好似折断了上的毒刺一般,他风行烈不懂,但是看到此时的无双,他心中的波动竟然如此之大。

    赤眉金雕飞行之下,朝着那一方的大火就落了下去。

    高楼奄奄一夕倾塌,那火越发炙的燃烧着,跳跃着,无双血红着眼看着面前跳跃的火焰,烧焦的味道钻进鼻孔,心,死一般的沉静。

    “王,风明月一行人朝着天王之巅的方向去了。”赤炼飞下来,立马朝着风行烈说道。

    “风明月!我月无双绝对不会放过你!”无双听言,面色嗜血一片,上的杀气不断的流窜!

    后的苍冥皱起眉眼,一个女人上竟然释放者如此可怕的杀气,那种杀气很独特,世间无人能及得上,心中不免猜疑,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你……你……是无双……”在这一片安静之中,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一名女子,满烧痕,脸上乌黑一片,朝着无双便跑了过来……

    冰冷一片的人转眼看着跑过来的女子,眸瞳曾然一瞪,上前拽过那乌黑的女子:“月天芝!”

    “呜呜……真的是无双……呜呜……”月天芝待看清真的是无双,那委屈顿时发泄,不停的大哭了起来:“呜呜……都死了,娘死了姐姐死了,爹和也死了……那群女人太可怕了……呜呜……无双……”

    “女人?”无双心中一沉,揪着月天芝,真个面色可怕之极:“什么女人?”

    月天芝迎上她的眼神,浑激灵灵的一抖:“好……好多青衣女子……她们要找一个女人的孩子……和爹不交……那女人就下令杀光我们……呜……我是躲在院子中的地窖里,才逃出来来的……”

    “青衣女子?不是风明月?”无双眼神闪烁,找一个女人的孩子?

    风行烈皱起眉头,青衣女子?这一方残留着众多蓝尊的气息,在这四国之中能拥有如此之多的蓝尊,没有几人,而且全然都是女子……

    “王,会不会是青鹰?”赤炼面色一顿,整个大陆也只有天王之巅的青鹰,皆是女子,一青衣。

    “青鹰?”风行烈低低突出说道,青鹰和这小小的四国从不来往,怎会血洗丞相府?

    闻言,月天芝瞪大眼睛:“对了……我跑出来的时候看爹和的时候……吐出几个字……好像,好像是……”

    第一更送上……

重要声明:小说《王的大牌特工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