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生事端1

    敢问,这是要朝着哪方面上发展啊?听着三国君王的一阵寒颤,心中的苦胆都快吐出来了,晕,要不要这么怂啊!

    “对扯平了,呵呵……那咱们这算不算是议和?!”西楚皇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啊…议和议和,本就是一场误会,哪里值得在意啊……”

    “议和当然议和,咱们这实力相当也没什么好争的,哈哈……”

    “对对对……哈哈……”

    “哈哈……”

    在众人齐齐的鄙视当中,三声傻啦吧唧的笑声响起了,让好不容易止住呕吐的众人,再次喷了……

    无双眼中呈现着严重的鄙视,从来不知道堂堂几国君主会如此的窝囊!

    “一群乌合之众!”风行烈冷哼一声,对于这样的人,他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报——”一名黑衣暗卫急速的朝着这一方奔来,口中大喊着。

    夜皇一看到此暗卫,登时脸色一变,抬脚上前迎上几步。

    “报,有大批的人马朝着皇城而去,手带兵器,看似来者不善。”那黑衣暗卫奔到逐野皇的前,跪地连忙说道。

    逐野皇登时心中一惊,转头看向两位君王,西楚和出云不可能,那么还有那一批人马和他们作对?

    莫不是大梁?哎,不管哪一国,如今人家直攻皇城了,那还得了。

    “走,回皇城。”逐野皇大喊一声,也不管后的两国君王了,抬脚直奔山下。

    逐野云秋叶宇见此,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无双,转也朝着山下而去。

    剩下的两国君王见此对视一眼皱了皱眉头,如今刚刚议和,他们也不想多搀和此事,转朝着山下,明还是早早回国比较好!

    “王。”众人离开之间,一声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劲装的池墨落在风行烈的边。

    风行烈挑眉,池墨如此神,定然出了什么事

    “王,属下查到二王爷的人马朝着夜国皇城而去,还有一方人马不详,也朝着夜国皇城而去。”池墨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清楚,眼神淡淡扫了一眼月无双。

    无双迎上那淡然的一眼,心中有些沉闷,两匹人马朝着夜国皇城而去?

    “二王爷?是风明月?”无双出口,心中登时一惊。

    风行烈眼光闪烁,点了点他,无双脚下曾然退后一步,风明月?凭着风明月的能力,估计早就查清楚她的底细了,如今一批人马朝着夜国,会不会……

    “放心,若他敢动你家中一人,本皇定将他碎尸万段。”风行烈低头伸手摸这无双的脑袋,风明月如当真去丞相府,他绝对不会留

    无双抬眼看了一眼风行烈,点了点头,若风明月当真报复她上次的事,动了她在乎的人,她发誓定让那风明月生死不能!

    “走,去皇城。”风行烈话落。

    脑袋上方巨大的赤眉金雕从上空盘旋而下,落到众人的面前。

    “等一等。”无双看向山顶下方,她哥哥还在下面。

    “星焰,你去寻月烁。”风行烈立马看出了无双的顾虑。

    “是!”星焰领命,转便朝着山下飞去。

    十级的赤眉金雕,全金黄,展翅逾十丈,声啸九天,飞行若流光,天下急速。

    无双坐在赤眉金雕之上,握紧拳头,两方人马,一方确定是风明月,那么另一方呢?

    苍冥坐在无双的对面,见无双双手紧握,心中不由的疑惑,像她这种黑心的女人竟然也有在乎的人?

    *********

    夜寂静无比,星光不满整个上空。

    众多人都已经入睡,老头君独坐在院子之中看向这一方月色,心中惆怅一片。

    “初心啊,那个男人虽然你,却不能给你全部,你这一生的苦,你可曾后悔过?”老太君口中自言自语的说着,上方的星星眨着眼睛。

    老太君眼中闪着点点的泪水,烁儿的病,依旧没有进展,九年,那孩子还有九年的命,如今最让她安心的就是无双不傻了,如此她的心倒是稍稍的安稳了一些。

    “娘,那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月昊走上前去,将披风给她披上:“天凉了,小心伤寒。”

    “上了年纪的人,都会失眠。”老太君淡淡的说着,回头有些不悦的看了 月昊:“今是初心的忌,你又没去给她上香吧。”

    “我忘记了。”月昊低垂眼帘。

    “忘记了,忘记了,你就从来没见过你去上过一炷香,既然对那两孩子都释怀了,就别去计较那么多了,人活在世上那个没有一些磕磕绊绊的,多一丝宽容,就少一丝仇恨,只要你活的坦,心中过的自然就踏实。”老太君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个儿子,从小她就教导,看来他都当成耳边风了!

    “娘,儿子记住了。”月昊抬眼认真的说道。

    闻言,老太君笑了,眼神露出一丝疼惜之色,伸手敷在月昊的耳鬓旁,“我儿,都已经长出了白发,看来,我这个老婆子没几年可活的了。”

    老太君说着,心中不知道为何,总是有一丝不安定,慌慌的,多少年了,她的心从来没有像今那么慌乱过,兴许啊,真的是活不了几年了!

    “娘,你看看你又瞎说了。”月昊扶起老太君站来来,朝着房间走去。

    “呵呵。”老太君欣然一笑。

    夜深了,人静了,却静的出奇,就连虫儿吱吱的叫声都安静了下来。

    “这守门的丫鬟都去哪里了?”月昊一路走来,都未见一个丫鬟出现,不由的疑问。

    “这帮丫头说不定是困了,倒在一边睡着了。”老太君摇了摇头,也难怪都如此晚了。

    第四更送上………………求金牌啊……

重要声明:小说《王的大牌特工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