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息外露,强!

    周围的火光照耀着整个平台,地上的血腥在火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更加的惊艳……

    月无双面色一片冰冷的肃杀,气息也变的冰冷压抑,上一血腥配上那一的冰冷,妖艳至极。

    场中的学子们,一个个满眼震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绪了,这个月无双,功夫太彪悍了,一个四级的魔兽竟然让她两刀给解决了。

    无双站在平台之中,冷眼扫过上方所有观看的人,“还想继续看?”

    那声音比腊月的寒风还要刺骨,那冰冷的眼神所扫之处,谁不还怕,此时那血破之中的月无双,就犹如一个神,一个让人跪地膜拜的神话。

    仿佛,在看她一眼,她便会将你抽筋扒皮一般。

    场面,静,没人敢说一个字,更没人敢在看那血泼之中的人!

    赤连云月心底顿时一颤,震惊,还有震撼,这个月无双竟如此之霸气,那种气魄,谁能及的上?一瞬间,一股怪异的感觉触动到了他的最心底处,盘旋沉淀。

    轻轻的闭上眼睛,不在去看那平台中的月无双。

    逐野云惊讶的成分比所有人都多,她到底经历过什么?初见之时她傻里傻气,再见之时精明无比,而如今,那周围绕的气息,比一个帝王还要霸气!

    如此,口中冰冷的话语,在警告着所有的人,此时的无双,谁人也不敢去惹,转头,他也闭上的双眼……

    一个,两个,三个,一分钟的时间,场中的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没有一人在敢睁着眼睛去看她!

    就连那沐清风都闭上了双眼……

    面对如此强大的气息和压抑谁敢不闭上眼睛……

    无双扫所上方的所有人,曾然‘唰’的转头望向左边的赤连璎珞,眯了眯眼睛,想找死不成!

    一道视线,紧紧是一道视线她便感觉到了……

    赤连璎珞对上那冰冷的眼神,心中一凉,但,面色却偏偏装出镇定,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月无双,嘴角泛着不逊的笑意。

    无双眸光暗森凉,周全被暗笼罩,弥散着森寒凛冽的杀气,赤连璎珞这个女人她记住了!

    赤连璎珞强撑着,盯着无双,看着她从平台走上来。

    那考核的老者都快被吓傻了,长着嘴巴,闭着眼睛,动也不动了……

    “这考核可是过了?”无双淡淡的开口。

    听到声音,那长老已经,慌忙往后退了几步,盯着无双的眼神满是恐惧:“过……过了……”

    说着伸手擦擦脸上的虚汗,这考核了几十年的学子,从没见到如此可怕的,妈呀,太吓人了,现在的年轻人太血腥了,他的心脏可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冲击啊……

    退休一定要退休啊,若是今后在主持下去,他老命恐怕不朽已!

    无双满的冰冷四散,甚至她自己都压抑不住,那种骨子潜藏的冰冷,稍稍一抬眼,看着那依旧看着她的赤连璎珞,淡淡开口:“出云国,赤连璎珞,我记下了。”

    那声音很淡,很淡,听在赤连璎珞的耳中,冷气直骨髓。

    带无双离去,这一方的学子才敢睁开眼睛,而众人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齐齐转头看向出云公主赤连璎珞的位置,回想着刚刚月无双的话语。

    想必这傻女人没闭上眼睛吧……

    赤连璎珞被众人盯的一阵头大,顿时恼火了:“看什么看,小心将你的眼睛挖出来。”

    众人摇头鄙视,同一时间都知道,这女人今后惨了!

    “带你出来不是让是惹事生非的!”赤连云月淡淡出声,撇了一眼边的人。

    她没闭上眼睛,月无双浑散发的魄力,抬眼扫视众人犹如蝼蚁一般,如此高傲敏感的女人,岂会感觉不到璎珞的目光,这个璎珞当真是不知道死活,惹上那女人,会很麻烦……

    “我哪里惹什么是非了,都是那女人太狂傲了,凭什么我要听她的闭上眼睛。”赤连璎珞一阵不服,那 个丑八怪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杀了一只魔兽而已,众人也不用吓成这样吧!

    赤连云月一眼扫了过去,凤目平静的看着赤连璎珞:“到时候别丢了命就好。”

    别丢了命就好?赤连璎珞一怔,这话什么意思,莫不成那丑八怪还想杀了她不成,哼!她乃堂堂出云尊贵公主,借她一个胆,她都不敢动她!

    大都学院招生完毕,月无双可以说是一夜成名,成为大都学院新进学子们人人惧怕的人物,而,大都学院的学者们虽然没见到真正的场面,但是多少也听说了杀死魔兽的事,对于这个月无双多了几分好奇。

    ……………

    那进入大都的学子有一百多名,通过了考核,便能按住自己的喜好选择门派。

    大都学院分为三门课,斗气,炼药,驯兽喜好那门便进入那门。

    一大早昨天新进的学子们便纷纷来到广场之上,选择自己要入的门课。

    “无双,你选择进那门?”秋叶宇看着一直不语的无双,上来搭叽。

    无双看了看面前的三门课,斗气,她不用学,驯兽,她没什么兴趣,在一些书籍上便能了解她们习,而且,有了两只可的小魔兽了,何必去搀和那么多,两门都不选,如今便只剩下炼药!

    炼药就炼药吧,正好研究研究有没有什么方法能治愈哥哥体内的毒,还能和哥哥一起,恩,就炼药了!

    “你是本皇子的伴读,是不是该跟着本皇子才对。”逐野云见无双根本没有寻求他的意思,心中不由得气恼。

    这个月无双给她一点好脸色能死啊!

    “我记得皇上只是让我督导你,并非说我一定要跟着你。”无双冷眼撇了一眼逐野云。

    被无双这么一撇,逐野云闭上了嘴巴,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重要声明:小说《王的大牌特工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