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花烛夜

    大厅内。

    老太君,月昊和秦彩英坐在正堂,看着下方的彩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无双当众退婚的事他们也听说了,如今这昨天刚刚退婚,今天展家就登门提亲月家三小姐这终究有些不好。

    “展老爷,你看着提亲的事,能不能先往后推一推。”老太君笑着传言,这她若是答应了,去不是让双儿难看。

    展方心中滴汗,他何尝不想啊,最好永远别和这月家扯上关系,只是想归想,他若是不照办,他们展家就完了!

    “老夫人,三小姐和风儿早已经两相悦,这婚事还是早点定下来,早点办的好。”展方也符合着笑着,他那嘴中的一抹笑,恐怕比哭都要难看几分。

    “这……”老太君有些迟疑。

    “娘,既然展老爷亲自登门提亲,不然这亲事就定下来好了。”秦彩英心中暗喜,女儿的心思她当然知道,再者说,她对着展家的家室也十分的满意。

    “,听说三姐可特别喜欢展家少爷,何不成人之美,将这婚事定下呢。”无双笑着走进大厅,坐在老太君的边,心中打着小九九。

    老太君看了无双一眼,见无双点头,她也不好说什么了,本事怕无双伤心,如今无双都如此说了,看来双儿是能看得开。

    “好吧,这聘礼我月家收下了,至于什么时候成亲,展老爷就定个子吧。”

    秦彩英一阵欣喜,这个无双,终究还是抢不过她们家香儿,这展家就展风那么一刻独苗,今后展家的所有还不都是她女儿的,她的下半辈子也不用愁了!

    “这择不如撞,就明吧,前天我请人算过,明是好子,错过了可要等上一阵了。”展方,盯 着无双头皮都直发麻,他只想赶紧谈妥,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明?明是不是太急了一点?”一直未出声的月昊,不赞同了。

    “不急,不急,这女大不中留,老爷,你不了解女儿的心思,嫁人,当然是趁打铁。”秦彩英当即堵住了月昊的嘴,看得出来,她当真是想着让女儿赶紧嫁进展家。

    这成亲之事,在秦彩英的催速下,定在了明

    当晚,秦彩英和月香两人高兴的几乎都睡不着觉。

    早晨,天不亮,秦彩英就起帮月香打扮,月香出嫁,这闹得家中的喜气洋洋的,最高兴的莫过于无双,当然,她很想看到洞房花烛夜之夜,不知道月香还会不会如此的高兴!

    展家直道接近午时才来接新娘子,而且,新郎官自始至终都未出现,这让秦彩英一阵不悦,那有接新娘子接近中午的,还有,这新郎官也不露面这算什么?

    领头的媒婆,一阵解释,说展家公子感染了风寒,不易见风,还请众位见谅,碍于今天是大婚之,秦彩英也并未太多计较,直接就让喜娘搀扶着月香上轿。

    说来也怪,所有人都知道展家大婚,可展家却并未宴请一宾一客,众人都摸不清这是怎么回事,而迎娶新娘子被抬进了展家之后,喜娘媒婆马上变退了出来,谁也不知道这展家在搞什么花招。

    月香美滋滋的坐在大红上,盖着盖头,心中难以压制的兴奋,展风,她终于嫁给他了,在房间内坐了很久,却不见一人进来,这倒是让她心生怪异。

    渐渐的月亮落下西山,迎来黑夜之色。

    那紧闭的房门‘嘎吱’一声来了,蒙着盖头的月香,心中一阵紧张,房间被并未掌灯,月香脑袋上的盖头打开,房间内漆黑,看不清面前的人,凭感觉,她能认出,此人便是展风。

    “展哥哥,为何不掌灯?”月香喘着,子靠近展风的怀中。

    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那搂着她的大手不断的抚摸她的体,月香一阵颤抖,疯狂的撕扯着自己和展风上的衣服,那着急的好似饥渴了十天八天的人类得到了一丝水源。

    不知不觉两人依然滚到了上,月香对着那张脸蛋就开始狂亲,这越亲越不对劲,她感觉从刚刚一直亲,却一直没找到他的嘴巴,而且,他的脸上好似黏糊糊的,蹭的她的满脸都是。

    “展哥哥……你脸上蹭了什么东西?”不对劲的月香抬起手指朝着展风的脸上一阵摸索,越摸越是怪异,这……

    月香手上一怔,心中一个激灵,连忙推开边的人,光着子跑了下去,摸索将蜡烛点亮,等蜡烛燃了起来,月香回头看向上的人……

    “啊……”一阵澈响夜空的声音响起,月香瞪着那面目全非的人,光着子的月香掉头就朝着外面跑,边跑边叫着:“鬼啊……有鬼啊……”

    整个展家大院安静的诡异,无论月香再怎么喊,回应她的依旧是一片寂静。

    月香恐惧至极,周围安静的让她心里抵达了底线,她的恐惧完全承受不了这样的场景,一口气没上来,变直直的倒了下去。

    坐在房顶上的无双怀中抱着白角小兽,心中看到那么个爽快,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惹上她的下场,就该如此,她残忍的手段太多了,而这,只是其中的一小小点的一个!

    白角小兽鄙视的看了看地上吓死的女人,如此不吓,这那么就完蛋了,他还没看够呢,改天一定要让主人多找几个给他玩玩。(汗,果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魔兽!)

    天刚刚亮,变有人发现展家人的异样,那血腥味弥漫在这条街上,有胆大的人撞来展家人的大门,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太重了,进入展家查看的人,皆是一脸苍白的跑了出来。

    展家两百多口,无一幸免,全部死了!

    这一条消息在整个京城一瞬间炸了锅,心中更是升起恐惧之感,一个之间全部都死了,而且没有一丝的动静,莫不是幽灵鬼神之类在作怪吧?

重要声明:小说《王的大牌特工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