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演活春宫

    那满嘴的威胁之气,映在无双的眼中,好不在意:“当真以为我还是以前的月无双,任由众人宰割?哼,我告诉你们,最好别来惹我,否则,死!”

    冰冷至极的口吻,让在场的人都是一震,这乃何等的气势。这等犀利的血腥的神,无疑,谁都不敢反驳她的话,仿佛内心肯定至极,这个女人说的到,绝对做得到!

    没有人敢怀疑她口中的真实

    逐野云微微一怔,心中说不出来的恐惧之感,可笑,他竟然会被一个女人给压制住!

    被废了一条胳膊的逐野薇,靠在展风的怀中,迎上无双的面容,让她害怕的忘记了胳膊的疼痛,这个傻子变得好可怕!

    古亭旁,一瞬间空气冷沉,让人窒息。

    “月无双,我定要父皇砍了你的脑袋!”逐野薇哭着,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看着自己被废掉的胳膊心中那个愤恨,她的胳膊废了,今后在也不能修炼斗气了……

    秋叶宇神变动,那抹单薄的形,让他琢磨不透,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一个傻子,突然之间变动如此了得,她到底隐藏了什么?

    展风心中更加的恼怒,竟然被一个傻子当众羞辱了,这事若是传言出去,他还有什么颜面见人。

    心气邪念,左手一动伸入怀中摸出一个白色的球体,指尖一抹很轻的香粉球朝着无双弹去,带着很轻很轻的香味。

    无双向来对于气味敏感,在展风掏出那白色药粉的时候,她变已经闻到了嘶嘶香味,五生香,这种药粉相当于媚药,药虽然不是很强,但是足以让人短暂的失去意识,饥渴无比。

    见展风指尖一动,药粉朝着她来,无双面色一冷,这个展风,很好,她记住了!

    迎上扑面而来的药粉,无双还未动,就见眼前金光一闪,那一阵药粉便消失了,金蛇速度极快,所有人都未发现,甚至展风。

    无双看着那一道几乎看不见的金光,在几人周围流窜,转眼看到一旁的古亭蹲着的白角小兽,心中了然,这次有好戏看了。

    古亭上白角蹲坐着,看到无双注意到他,眯起眼睛龇牙乐了,这些人,敢对主人动手,看他怎么教训这些无知的人类!

    对方的展风并未发现无双的怪异,心中偷笑,满脸期待的等待着无双的丑态。

    “这是什么味道?”逐野云最先闻到,深深的吸上一口气:“好香的味道。”

    “咦,的确,这味道不错。”月香符合着说着。

    展风皱起眉头,深深的吸上一口气,那香味传入鼻膜,顿时一愣,这味道……五生香!

    这……他明明之对着月无双一人,这味道怎么会四散?

    转头看向无双,却见无双没有半分的动静,哪里像是中了媚药的样子,这……

    再看向月香和逐野云等人,果然,只见他们脸颊之上泛着微红。

    秋叶宇是几人之中斗气最高的一个,稍稍问道那香味的时候,便感觉到了一样,立马封住道,防止药粉进入肺部,抬眼看向无双,见她没有一丝的反应,皱起眉头,莫不是她散播的五生香?

    “……怎么那么……”月香拨弄着衣服,手中的帕子不的扇着风。

    断了胳膊的逐野薇,面色从白,稍稍变得红润,她本就趴在展风的上,吸入了五生香,心里作用的催使下,更加的让她有些兴奋。

    “恩~真的好……风哥哥……你……”那一双可以滴水的眸瞳,泛着渴望的*望,显然在五生香的作用下,让她忘记了胳膊上的疼痛,满脑子都是那种事……

    展风迎上逐野薇那双眸瞳,加上药物的作用下,竟然起了反应,那渴望的神,早将眼前的事丢在了脑后,大手其上下的朝着逐野薇的上摸。

    逐野薇嗯嗯啊啊的难受至极,见此那边红着脸蛋的月香也不自然了,她可就不一样了,眼看着最心的展风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她可把持不住了,上前将逐野薇拽了出来,自己溺在了展风的上。

    逐野云脸色微红,心中好似燃着一团火,在看着眼前的几人,心中一惊,他们这是……中了药!

    展风怀中一空,接着月香变扑到了他的上,稍稍让他清醒了几分,看着自己上凌乱的衣服,脸色更加的红了。

    站在一旁的小太监大气都不敢出,看着眼前的的场景,额头都发大,远处宫女太监们注意到这边的节,都慢慢的靠近,朝着这边看来。

    碍于这边的是皇子和公主,她们也不好她靠近,皆是远远的观看。

    “好啊,风哥哥,好……”被拉开的逐野薇再次粘了上来,和月香一左一右的扯着展风的衣服。

    “展哥哥,我好难受……”月香瘫软着子,将这个子的重力全部靠在了展风的上。

    逐野云就算定力再好,看到眼前即将上演的活宫,体内的*望也不由得流露了出来,但是,皇子毕竟是皇子,克制能力还是有些的。

    “这是要上演宫图了吗。”观看的无双慢条斯理的说道。

    此话一落,周围看戏的宫女太监脸色一阵红晕,这月家的傻小姐,胆子还真不小,光明正大的看着皇子公主的好戏。

    “你,一定是你搞的鬼!”逐野云听言,这才转眼看向无双,见她没有一丝异样,心中猜想,定然是她做的手脚。

    无双耸耸肩,“你那只眼睛看到是我做的手脚了?你们自己克制不住自己的**,想要**管我什么事,难道说,就单单是看个戏,你就想将自己恶心的**,说成是我做了手脚,那么,敢问,我做了什么手脚让你们如此的激?”

    无双反问的话语,让逐野云一口气憋在口,差点没憋死!什么推到她上,在他看来,八成就是她做的手脚!

    今天首发三万~~~~~

重要声明:小说《王的大牌特工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