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烟花漫

    卫云兮笑完,仿佛脱了力,拢着狐裘缩在椅中,冷冷地说道:“可是慕容修恨卫家!”

    殷凌澜漂亮的眉头一皱:“他恨卫家?”

    卫云兮清冷一笑:“连我父亲都被他骗了,还以为他是真心求娶我的。”

    她说着又饮下一杯酒。这时她才真正知道酒的好处,入口甜而绵长,五脏六腑仿佛被熨帖而过,每个毛孔都舒展开。今夜的痛楚与羞辱仿佛已是隔世发生的事。酒意渐渐上头,她苍白的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子觉得轻盈了许多。

    她怔怔地笑:“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命运骗了她还是慕容修骗了她?为什么总是这样?令她无法完成心中所想阄?

    她一杯接一杯地喝,声音渐低,上的狐裘那么暖和,暖得不想还给他。她一边喝,一边笑,笑中带着泪。渐渐的,她的声音消失。殷凌澜再看时,卫云兮已伏在案几上沉沉睡去,半湿的长发披在她露出的莹白肩上,睡梦中她的眉尖微颦,万千愁绪都仿佛聚拢在其中。

    他看了许久,伸出手似想要抚平她的眉头,可是那修长白皙的指上冰冷的指映着烛光,冷冷的掠过他的眼底。他的手停在半空中,终于收回。

    “挽真。”殷凌澜淡淡唤着。他清冷的目光落在那一张含泪熟睡的倾世容颜,看了许久,这才说道:“送她回去吧。”

    “是。”挽真不甘愿地应道,回头道:“华泉,你帮一把手。”隐在影处的抱剑少年上亭来,正要扶起卫云兮。

    “等等。”殷凌澜忽地开口:“我来吧。”

    “公子!”挽真吃惊地叫道哦。

    殷凌澜却已俯打横抱起沉睡的卫云兮:“带路吧。”

    华泉一怔之后不再吭声,在前面飞快领路。

    殷凌澜抱着她一路穿廊走户。她那么轻盈,上的淡香飘来与记忆中的那一道重合,令他有那么一刹那恍惚。黑夜那么黑,令人看不清前路,而她就乖乖伏在他的怀中,一如记忆中的那一张小脸,仿佛下一刻就会仰起头,对他甜甜一笑:“哎呀,澜哥哥,我该走了!嬷嬷该找我了。”

    记忆中的欢笑声随着岁月渐行渐远,心猛地痛了起来。他抱着她的手不由缩紧,怀中的人儿仿佛感到了不适,呢喃:“不,慕容云,不是这样的……不是……”她的呢喃撞入他的耳中,像一记闪电划破他脑中重重迷障。

    他顿住脚步,前面走的华泉察觉回头,疑惑地看着他:“公子,就在前面不远。”

    殷凌澜把怀中的卫云兮交给他,淡淡道:“你带她回房。慕容修要是知道的话,就报上我的名字,就说卫小姐若是少了一根寒毛,龙影司不会放过他。”

    淡然的话语带着从容的冷酷。

    “是!”华泉面上一肃,低头应道,抱起卫云兮飞快离开。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谋:废后不承欢(出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