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红烛泪(一)

    卫云兮看着管家为难的面色,问道:“下怎么说?”

    管家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卫云兮心中已了然。她拉了小香,淡淡道:“既然王爷都没有反对,我们就搬吧。”

    她说着径直走出屋子,小香一怔,连忙追上前。卫云兮走得很快,一路穿花过廊终于来到偏院前,她似累了,坐在院门前的花径旁的山石上,怔怔看着清澈的溪水从眼前淙淙而过。

    小香知她心中难受,凑上前,小心翼翼地道:“娘娘不要太伤心了。总有一天王爷会明白娘娘的好的。”

    卫云兮抬起头来,柔柔一笑:“没事,这偏院虽冷清,但是离了是非岂不是更好。”

    小香看着她柔美的笑靥,心中一酸:“可是娘娘,你难道甘心吗?”

    甘心吗?卫云兮一怔,她也曾千百次这样问自己:甘心吗?这样被慕容修误解,侮辱。这样的子仿佛没有尽头,也看不到一线光亮。

    她看着溪水欢快流过,遇到山石打着旋绕着又流过,微微一笑:“现在不过是时不与我,只要耐心等待,一定会有机会的。”

    溪水映着光,反在她白腻如雪的面颊上,她自信的笑容令小香都为之呆愣住。

    王府前。一辆鎏金马车缓缓行过。马车中一位年轻男子拢着狐裘似酣睡正甜,一旁俏侍女提醒:“公子,到了。”

    他从狐裘中抬起头来,从掀开的帘子缝隙中看去,一派喧闹震天。从王府大开的门往里看去,却看不尽里面深如几许。也许,自己真的想错了。她嫁给慕容修是个错误。他轻咳一声,低下悠长的眉,淡淡道:“走吧。”

    挽真疑惑地看着他,不由问道:“公子难道不打算进去恭贺建王大婚吗?”

    殷凌澜冷冷一笑:“他的大婚如何配得上本司前去恭贺一声?上次亦不是为了他而去。”

    “那是为了谁?”挽真心中越发疑惑。

    殷凌澜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沉默许久才慢慢道:“都说了,是为了一个故人。”

    挽真看着他眉宇间神色萧索得令人心凉,连忙闭了嘴。

    他放下车帘,隔了外面一方喧闹浮华,淡淡道:“去卫府。”

    ……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从此永结同心,白头到老。梦中,卫云兮只觉得心中欢喜,羞涩低着头,红绸一端牵着的是一双修洁的手,光凭那一双手,就知道她的夫君一定是俊雅非凡,温柔似水。她悄然抬头,却不提防盖头被揭落,她猛地抬头看着那红绸另一端的男子,他的脸却是慕容修狠的容色。

    她不由大惊,后退几步。慕容修步步近,一字一顿地说,本王娶你不过是为了羞辱你,折磨你……

    “啊!”她猛地从梦中惊醒,小香听见声音连忙进来,看到卫云兮一头冷汗,担忧地问:“娘娘做噩梦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谋:废后不承欢(出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