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难堪

    他心中掠过厌憎,何必要怜悯她?她是卫国公的女儿,是那个无耻之徒的女儿。想罢冷然喝道:“回府!”再也不看她一眼。

    到了建王府,慕容修下了马车,大步走在前面。卫云兮慢慢走在他后,脚伤更令她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疼,可是她咬牙跟着。慕容修似察觉到她倔强的目光,回头冷冷看着跟随而来的卫云兮。她美眸中闪烁着不屈的光,虽一瘸一拐,但是背脊依然立,仿佛千难万险都无法压垮她。

    他,已经很少能看到这样的风骨,特别是从女人上。心的一处莫名地跳了跳,慕容修看着她走近,薄唇微微一动,想要说什么,一张口却又是嗤笑:“你这个样子做给谁看?卫云兮,若是你真的与殷凌澜没有关系,把上的衣服脱下来!我建王府什么没有,还需他为我的女人置办衣服?”

    卫云兮的背猛地僵硬,她定住脚步,脸不知是羞辱还是愤怒猛地红了起来。一旁的王府下人纷纷低头,有几个侍女面面相觑,虽不说但是面上已露出讥笑。

    慕容修抱住双肩,冷然的眼眸中看不到半分愧疚。

    云兮心在颤抖,叫他当众脱衣?!许久,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是不是我脱了,你就能相信我与他没有关系?”

    慕容修目光一闪,她的美眸中的倔强更深了,仿佛她天生体中就有一根看不见的脊骨支撑着,令她如此与众不同。四周静得针落可闻,一回头是王府门前的车水马龙,往前是庭院深深。他与她四目相对,都看出彼此的骄傲,这样的两个灵魂注定无法向对方低头。

    慕容修在她冰雪一般冷冽的美眸中看到她对自己的不屑,厌憎。他的心忽地一拧,一股陌生的心悸悄然遍布。他忽地恼火起来,冷声道:“是!”

    卫云兮一颤,雪白的贝齿咬着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怎么?不敢脱?还是你真的与他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慕容修故意抬了抬下巴,嘲弄地说道。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想要折断她这一的傲骨,一根一根地折断。

    无耻之徒不配有这样高洁的女儿!

    “我脱!”卫云兮咬着牙说完,一扯上的衣带,顿时霓裳半解,露出里面白色的单衣。一旁的小香吓得扑上前:“娘娘,不要啊,那么多人……”

    不要说她卑的下人了,就是青楼卖笑的姐们都没有这样当众被侮辱脱衣。

    卫云兮浑在簌簌发抖,她的手冰冷而僵硬,扯着上繁复的衣衫,眼中的泪不知不觉大颗大颗滚落,很快,她扯掉上的衣衫,里面穿着雪白的单衣露在众人面前。王府外的行人都不由顿住脚步,惊异地看着里面这一幕。

    衣衫委地,她的尊严也被这样轻易抛在了地上。卫云兮抱紧自己,绝美的脸上泪痕蜿蜒,颤声反问道:“这样,够证明了吗?”

    她说着,直腰冷冷向王府中走去,走过他的边,仿若无人。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谋:废后不承欢(出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