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冷月无声(二)

    卫云兮淡淡垂下眼帘,轻声道:“不敢。”她顿了顿,自嘲一笑:“不但不敢,而且云兮还要谢谢建王勉强收留云兮,不至于让云兮顶着不知廉耻的恶名成了京中的笑柄。”

    她说着,抬起黑白分明的美眸,静静看着面前的男人。

    慕容修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卫云兮,冷面上渐渐流露极淡的激赏:“你很镇定。卫云兮,本王还以为你早就寻死觅活了。看来你与别的女子不一样。”

    “彼此,彼此。”卫云兮轻轻一笑,刹那间绽放的笑容犹如夜间突然在他眼前盛开的昙花,不过是一团雪白,却能看出万千风华。

    “下也与别的男子不一样。”卫云兮轻声一笑,定定看着他:“不一样的无耻,下流!”

    慕容修微微一怔,忽地哈哈一笑,像是听到了极好笑的笑话,笑得欢畅。

    卫云兮看着他笑,可下一刻她的下颌忽地一紧。慕容修已狠狠钳制住她,冷魅的俊脸靠近,一字一顿地问道:“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惹怒本王的后果是什么吗?”

    卫云兮面上依然平静,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反问:“再坏的结果又能怎么样?一个月前诗社泛湖赏景,苏相国的千金苏仪把我推下水,你救我是不假。但是你为何故意在众人面前毁我的名节?污蔑你我已有肌肤之亲?”

    自从在诗社偶遇他第一面起,他看着她眼底就只有厌恶憎恨。她以为他救她是出于好心。可当她回到岸上之时,他却突然对众人“深款款”地说:他慕容修早就倾慕她,而且两人在落水之时亦是肌肤相亲,他一定要为她负责到底!

    就是这一句话,令她从此在楚京再也抬不起头来。苏相国的千金苏仪早就垂涎太子妃之位,有了这个把柄之后更是暗中大肆杜撰她与建王如何“苟且”的丑事,短短一个月中,她犹如过街老鼠,人人侧目议论纷纷。

    她明澈的眼中已渐渐有了水光,一个月来潜藏在心底的怒火屈辱在这一刻统统爆发。在卫府中闭门不出的子里,她听着下人难听的议论,无时不刻想要在他跟前好好问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为什么一定要亲手毁了她的名节,然后又亲自去向皇上请旨,再她嫁他为妾!只因他“不忍”她名节受损,无法嫁人!

    慕容修冷眼看着面前的这一双美得惊人的眼眸,在这里面,他看见的只有恨,无尽的厌憎。

    “因为你姓卫!”他低着头,在她耳边低笑,森冷的话犹如蛇:“你是卫国公的女儿。”

    卫云兮心底一凉,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又是一个憎恨自己父亲的人!她正要说话。忽的慕容修猛地一扯“嘶拉”一声,她上的大红嫁衣忽的被他扯成了两半。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谋:废后不承欢(出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