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过去2

    “陆小姐,这就是您的房间了。请好好休息吧。”陈伯把媛依带进了一间客房,看着愣在门外的媛依:“陆小姐,你是对少爷的眼睛好奇吧。”

    “啊....”媛依突然抬起头看着陈伯,“对不起,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我....”媛依尴尬的搅着手指头,自己这样一定很无礼吧。不敢看陈伯的眼睛,现在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怎么自己最近越来越想钻洞呢?

    陈伯看出了她的为难,苍老的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伸手拿过媛依手中的行李袋:“是会好奇吧,看到少爷的眼睛。你和表少爷的关系好像很不一样了。表少爷竟然会带您来这里。”

    “才不是了。”媛依语气含糊的回答者,眼中的光不定的闪着,好像故意在逃避什么,“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呵呵.....也许你们自己还不知道了。陆小姐,你想知道表少爷小时候的事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陈伯,你为什么会愿意告诉我这些?”

    “因为觉得说不定你将来会成为表少爷很重要的人。呵呵....来吧。”陈伯,转向着走廊的另一边走去。

    “啊......等一下,陈伯。”

    ---------------

    媛依跟着陈伯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房,刚进来就看见满屋子的书,都是.....漫画书,还有很多儿童玩的宝剑,玩具之类的。陈伯拿开书柜上的花瓶,突然响了一下,书柜竟然从两边分开了,露出一间比较小的房间里面竟然是慢慢的一屋子......相片。

    “陆小姐,你看这是两位少爷小时候的照片。”陈伯高兴的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媛依。媛依看着照片上的两个小孩子:费蒙翼的手搭在荆棋的肩上,咧着嘴大笑着,还缺了几颗牙齿。儿旁边的荆棋低垂着头,好像不想面对镜头将自己的眼睛露出来,但隐约的还是能看见他的眼睛一只是蓝色的一只是红色的。

    墙上的一张特别大的照片吸引了媛依。照片中的四个男子穿着类似高中时的制服。以阳光为背景,这四个人真实闪亮的不像话。其中两个她是知道的,另外两个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两个是......”

    “哦,这两位是少爷的好朋友。一位是冷氏集团的少主---冷冽,一位是蓝氏集团的公子蓝曜辰。他们四个人是中学时代认识的,到现在为止一直关系就很好。”

    陈伯看着照片中荆棋的眼睛,略带哀伤的说:“由于太太是荷兰的贵族,眼睛本就是水蓝色的,但没想到少爷生下来后的眼睛却变成了这样。但老爷太太并没有理会旁人的看法,放而给了少爷最好的一切。但从小就被人们用异样的眼光打量,导致少爷患上了自闭症。”陈伯说着却流出了眼泪,媛依心里快感动死了。

    “少爷是我看着长大的,所以很心疼他的样子。可自从表少爷八岁那年来到这里,他常常主动跟少爷玩,跟他一起睡觉,在学校也会帮他赶走那些嘲讽的人,有时甚至弄的自己上都是伤。渐渐的少爷开始与我们说话了,也没有那么胆小了。再加上中学时遇到了冷冽,蓝曜辰两位少爷。他们从不拿异样的眼光看少爷。”

    “是吗?没想到费蒙翼竟然会做这些事。对待自己重要的人,他一定汇竭尽全力去保护他们吧,洪洁是这样,荆棋也是这样,那......自己呢?

    “看来少爷也不排斥你哦,陆小姐。”陈伯高兴的看着媛依,将手中的照片放回原处。

    媛依惊讶的回过头,一脸不解的看着陈伯:“为什么会这么说?”

    虽然少爷不想以前那样自闭,但还是很少有人看见他的样子。但在表少爷来之前,少爷就知道您会一起来了。但他并没有只见表少爷,而是出现在了你们两个人面前。”

    对啊,上次在洛蒂,有女人看见了荆棋的眼睛,冷冽他们的反应好强烈,明显就是不想让别人看见,可今天他却让自己看到了他的眼睛......

    “对了,陈伯,荆棋....少爷他是怎么受伤的了?”媛依觉得和陈伯变得亲近了,终于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少爷是在自己的家族舞会上被枪中腹部的,是被半年前来到家里的女佣伤到的。陆小姐,我只能说这么多了。晚餐时间快到了,您先回房休息,我等一下叫佣人叫您。”

    “哦,好......”媛依最后看了一眼笑得天真灿烂的脸,转跟陈伯走了出去。

    咦?这里有个房间怎么上了锁。刚刚好像没看见啊。

    “陆小姐,这边请。”

    “陈伯,为什么那间房上了锁啊?”

    “这....”陈伯为难的看着媛依,“那里面住的就是伤少爷的那个女佣。少爷说过不准任何人伤害她,所以只是把她关在那里而已。似乎并不想为难她的样子,老奴也不知道少爷在想什么。陆小姐,我们还是走吧,万一表少爷找不到您会生气的。”

    “恩恩。”一想起那个男人生气时的脸,体就不打了个寒战,啊啊.....很恐怖啊。

    -------------

    回到房间,媛依将整个子放空在上。想着刚才陈伯说的话:费蒙翼小时候原来那么可,笑起来连牙齿都没有长全,不觉得发出了嘤咛的笑声。他小时候可不相信在这样,整天板着一张脸,动不动就用那零下四十度的寒光看着自己,要不然就暴厉的吼着自己。难怪有人说小时候越可,长大后就越凶。算了,我干嘛张口闭口都是费蒙翼,别想他了。

    这个房间真漂亮啊,也好软好舒服。第一次在这样童话式的城堡里睡觉,好激动啊......应该只有自己睡吧?费蒙翼不会和自己睡吧,说不定会和自己睡了。哎....又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情绊:缘牵四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