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太医

    刘太医

    然后我就带着刘太医走了,心里琢磨着怎么处置这个坏我好事的家伙,走了几条小路,那刘太医在我后道:“柳掌司,这陛下在何处?”

    我转看他,那个被我描述成色狼的陛下我自然不能让你见到,只是我又不会杀人,你这样确实让我很难办,他被我看得面色有些僵,咳了一声道:“柳掌司?”

    “哦,刘太医,失礼失礼,只怪刘太医长得太过俊俏,我一时失神……陛下在皇子那里,我这就带你去。”我转过,不看他的表,对,最好的地方还是念华,嘟嘟喜静,那里地方大房子多人又少,而且我的偏也在那里。

    我带着他进了念华,念华人确实很少,我带着刘太医走到我偏里的一个侧间,他面色有些难看,道:“柳掌司,这陛下在这里吗?”

    我看着他笑了笑:“陛下自然不在这里,陛下在陪皇子写字,这是我住的地方,我要先换衣服,刘太医进去坐,等一下吧。”

    他听了不疑有他,进了侧间。我赶紧进了厨房,找了半天,心一横,拿了一块砖头过来。我悄悄走进侧间,他正在看墙上的水墨画,那副水墨画是我从嘟嘟那赢来的,反正平时也没有人来我这里,我就堂而皇之地挂了起来。他的背影甚为颀长拔,估计我要是直接拍他的头肯定够不着,于是站在门口,把砖头放在后:“刘太医,这幅画你看着怎么样?”

    他转头看着我,见我还是原来那衣服有点愣,仍然道:“这是木子鱼的画,自然绝好的。没想到柳掌司也是好雅之人。”他依旧恋恋不舍地看着那画,我走过去道:“不是我好雅,是皇子送我的,我总是要放在屋子里显摆一番啊。”

    他转头看我,笑了笑,“都说皇子对柳掌司不一般,果然不虚。”拍什么马,我跟你们皇子见面就吵架这是明摆的事实好不好,而且对他我也是连哄带骗,自家小孩我也不客气。

    “我倒是觉得这画倒不如银子来得实惠,我正打算把这幅画卖掉,换些银两来花花呢。”我看着他。心里估摸着怎么才能把他给骗坐下或者躺着也行。

    他神色有些僵,显然有些鄙视我,转道:“柳掌司,你这画要多少钱出手?”

    “这个嘛,一万两差不多了吧。”我漫不经心道。

    “一万两?”他面露难色。

    “我听皇子说,这幅画还是木子鱼当年亲手赠送陛下的,陛下送给了皇子,你也知道,我们那皇子岁数小,就一个败家子,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疼惜,陛下早就以为这画毁损,留了也没有什么大碍,而且这木子鱼送陛下的画自然是上品中的上品……”我看着他神色微动,继续道:“若是刘太医想要,我自然会给你优惠,来,刘太医坐。”

    他走到桌前,坐下,我乘他坐下的时候,狠狠地将砖头拍到他头上,他瞪着眼惊讶地瞧了瞧我,终于是头疼难忍晕了过去。

    我拿了绳子把他绑了起来,堵住嘴巴,藏在屏风后面的木桶里面。

    出门的时候,在念华的园子里看到了嘟嘟,他见我皱着眉头装没见到我。我给他微微行了礼就转走了。

    他又喊住我:“你去那里?”

    “回下,望华出了瘟疫,我自然要去看看。”

    “我也要去。”他朝我走来。

    “下万万不可,瘟疫传染,体重要。”我低眉顺眼地说道。

    “那你去干什么,就不怕得瘟疫?”他急急说着,我望向他,他突然转过脸,又道:“你常来念华,你要是得了瘟疫,迟早会传染到我。”

    “下不用担心,我只是吩咐他们几句话,自然不会和病人接触的。”我朝他笑了笑,这小子的脾气怎么还是这么倔。

    “爹叫她们都回去了,我一个人晚上睡不着,你来陪我。”他说着,不等我回答就转走了。我看着他的小小的背影,想起这几个晚上那些妃子在他这里受的苦,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小子,确实护短。

    我绕了绕,去了望华,那里还有几个太医在给宫女们检查,我走向那领头的太医告诉他刘太医去出宫寻他师傅了。

    那太医皱着眉头道:“若真能寻到医神这乱红兴许能治了,只是这医神踪迹难觅,怕是一时半会找不到,这刘太医怎么这么慌张。”

    “能治这病当然是越快越好,这后宫可是牵涉到陛下和皇子的安危,他这怎么算是慌张呢?”我有些怒气地看着他。心里惊讶这刘太医竟然是医神的弟子。也不知道这医神是什么人。

    “掌司说的是。”

    “这刘太医的工作这些天就靠各位多多担待了。”

    “好说好说。”

    我去了承鸾,阿修还在那折子堆里面,他的耐心倒是出奇的好,虽然这折子乱得很,他也不急,一个一个慢慢看,慢慢整理,也不差人帮忙。

    我走过去向他大致禀报了乱红的事,我自然知道他在宫中的眼线多,我报不报都无所谓的,不过总不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不说,我这个掌司兼他的丫鬟也太不称职了。

    他听我说完,也不抬头看我,自顾着看他手中的折子。半晌,停下看着我,他穿着绿色的袍子,上面镶着浅蓝色的龙纹,眉眼依旧神采。

    “传我的旨,各宫妃子、宫女、太监都待在各自中,直到乱红治好。”我看着他威严的面孔,心里松了一口气,我等的就是你的这句话。

    我接了旨,去各宫传话了。这些妃嫔们自然是面上不好看,不过又担心自个传染上了乱红,只好安安分分待在宫里。有的宫里早早地放了艾草等驱虫避灾的草药。

    我回到念华的时候,总算松了一口气,这几天把我累得半死。刚想回屋躺在上休息一会,突然想起那个被我绑架的刘太医。

    走进侧屋一看,他整个人蹲在我的浴桶里,还是昏迷状态。我有些内疚,这人好歹是医神的弟子,医神培养一个弟子不容易,本来能造福一方的,现在就被我放在浴桶里了,心里涌出一种对不起天下苍生的感觉来。不过我很快打消了这个不安分的念头。我擦了擦他头上的伤,简单涂了药,包扎了一下。他却是缓缓醒了。见到我一愣,不过嘴巴被我堵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刘太医,你别怕,我并没有恶意,只是请你来我房里做几天客。”我朝他笑了笑。

    他皱着眉头看着我,很乖,也不挣扎。

    “那个,我确实是觉得刘太医你一表人才,俊朗非凡,心里对你仰慕不已,我又不能出宫结婚生子,只好把你留在这里几天,以解相思。”我不知羞耻地调戏了他几句,他面露疑色地看着我,脸却是泛了可疑的红色。

    “过几天呢,我就把你放了,那幅木子鱼的画就当你这几天陪我的谢礼,我们的事你以后还是别跟任何人说的好,宫里规定又严,我命是小,贻害了刘太医你就不好了。”我冲他干笑几声。这刘太医确实长得好,不过也很难再入我眼了,我的那个大色狼现在正在一堆折子里面苦恼呢。想到他翻着折子无奈的表我就很开心。

    “这念华大,但是就住着皇子、我还有几个公公,他们离这里远,你乖乖的别给我生事,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的,一三餐呢,我都会送过来给你,我还会一口一口喂你吃。”说着我摸了摸他的下巴,皮嫩,胡子有点扎手。

    他忙转过头,不看我。我知道,如此,他即便被我放了也不会随便抖露什么,在宫中乱搞关系是死罪,如果他咬出我,我也会坏了他的名声。

    不过我终究是吓唬他,我倒是不至于坏了自己的名声。

    跟他絮絮叨叨说了一通,我才松开他的口来,喂了他几口水,他也很识相,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大叫。我心里暗暗惊叹这神医教出来的弟子就是有修养,知进退。不过他现在这样子很狼狈,躲在女人的浴桶里,还被绑架,威胁。

    “你不想让我治这乱红?”他低声道。

    “你这是什么话,我看上你了啊。想让你留下几天陪陪我罢了。”我调笑着看他,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他转过脸有些不忿。

    我笑笑,喂了他一些粥水,又把他的嘴巴堵住了,留他一个人在屋里。

重要声明:小说《求得浅欢风日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