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画

    “那陛下,过了今晚,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呢?”我看向他,握着他的手。

    “这个…..封你一个贵人吧,怎么样。”他冲我笑道。

    “不行”

    “妃子。”

    “不行”

    “你还不满足,难道你要当皇后么?”

    “嗯,我就要当皇后。”

    “这可不行,我的后位是留给我的夫人月华的,要是给了你,我死了就没脸见她了。”他有些为难地说。

    你还知道没脸见我知道没脸见我还找女人?知道没脸见我你还弄那么多美女画像来挑来选?知道你还……

    我只是怨恨地看着他,却不想听到了一个女人弱的声音。

    “陛下,您睡了吗?”那女人在外喊着,声声柔媚入骨。

    阿修愣了愣,从我上翻下来,往上拂了几下,衣服立即周正庄重,完全让人不敢相信,半分钟之前,他还是求不满、衣衫零落的样子。我心里暗暗赞叹:真是人面兽心。

    阿修缓缓朝大走去,我跟在后面,掌着灯。

    只见外恍惚站着一个衣冠华丽的女子,倒是妃嫔打扮,我便想起了这太妃中除了皇后以外唯一留下来的女人---馨妃。

    阿修没有看她,转上座,缓缓道:“馨太妃,深夜来访可有要事?”

    那女人盯着我看了看,走进来,头上朱钗声声入耳。“陛下,本宫画了一幅丹青,深夜又睡不着,不知下可有兴致给我指点一二?”说着从袖口掏出一幅画来。

    我心里暗想,这女人深夜来访,非即盗了。

    馨太妃一步三摆走过来,那碎步走得,要多妖艳有多妖艳,近了便缓缓看清她脸上的美来,却也是有几分姿色的。自然,能在先皇边的女人,自然是不差的。无论是相貌还是心思,否则也无法在云妃的强势下安然无恙。

    阿修伸手接过她的画,却碰上了她的手,阿修一怔,我在一旁冷眼看着,真不知是郎有还是妾有意。

    翻开画,里面却是密密麻麻的线路,地图,是地图。我看不大清,阿修子一僵,阖上画,警惕地看着馨太妃。

    馨太妃此刻双目含,嘴唇弯成好看的幅度,这个馨太妃,确实不简单。

    “馨太妃,你这丹青画得不错,只是不知道画的是什么。”阿修含着笑,问她,全然没有了冷淡之意,反而有几分调弄。

    “陛下,我这画的是……”她说着,又停下来,看着我。我就要转离去,却被一只手抓住:“不碍事,她是我的人。”阿修淡淡地说着。

    下面的那女人眉毛挑了挑看了看我。又亲昵地靠近阿修,抚上他的胳膊,指点道:“这是丽州的地脉图,皇上可看仔细了。”

    阿修仿佛没有感觉到她的手,打开地图,眼眯了眯,过了一会道:“前听说有人在丽州发现两处铁矿山,可是没有人知道具体在何处,本以为是虚言,看来倒并非空来风。”

    “陛下,这可是奴家的哥哥费了好大的心思才弄来的。”馨太妃又向阿修靠了靠,有些撒地道。

    “太妃的哥哥确实有几分能耐。”阿修赞赏道,伸出手搂着太妃。我心里暗道,果然,这两人一人为财一人为色,一丘之貉。心里却无端地慌乱起来,掌的灯也有些颤。莫名地对馨太妃厌恶起来。

    “只是这图,画的只有一处矿山。”阿修看着她靠近的子,子又向她靠近了些,似乎有气流哈在馨太妃的上,馨太妃的脸立刻绯红一片。

    “另外一幅在奴家上,陛下可有兴趣?”她含羞带怯地说着,更是朝阿修倾去,整个人都搭在他上。

    阿修朝她笑了笑,只是这一笑,看得我一冷,心下暗道不好,恐怕这女人今天是吃力不讨好了。

    “馨太妃,你实在是甚解朕意,来人,请画师。”阿修拂开她,高声喊道,馨太妃脸色一白,“陛下,我好歹也是来献宝,何况我还是你父皇的妃子,你……”

    “你还记得你是父皇的妃子?”阿修朝她笑了笑,不一会就有几个宫女领着一个画师进来,那画师是个中年男子,阿修朝那几个人摆摆手,那宫女就上前将馨太妃拉进的里屋,掌了明灯。

    “你们放开我你们算是什么东西,我好歹是先皇的妃子”馨太妃还在挣扎,愤怒地看着众人。

    “你若是一个人寂寞,不如去陪父皇,他一个人可是孤独得紧。”阿修转,含着笑说道。

    馨太妃看着阿修,脸色异常苍白,要说什么,终于忍住了,什么也没有说。人道天家云长修为人狠厉,果然不虚,只是馨太妃心中委屈,她求的不过是一点雨露罢了,她不顾天下人的耻笑对他投怀送抱,可是他竟然连看都不愿看一眼么?

    几个宫女将她拉进里屋,竖了屏风,画师跟着也进去了。

    阿修走出了,缓缓在细小的林道上走着,走了很久。

    “你觉得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他突然停住,转看我。

    “陛下喜欢便是,谁敢说个不字。”我低下头道。

    “你不必跟我这样,我饶你无罪。”

    “陛下莫不听过礼尚往来,既然收了人家的礼,自然要顺人家的心。”我道。

    “哦?你莫不是想让我今晚收了她?”他带着几分笑意说着。

    我循着笑意抬起头看着他,却是看到了他冷冷的面容,想是听错了。

    “陛下若愿意,自然没有人敢说个不字。”我道。

    “确实如此,这就是做皇帝的好处了,终于不要再看别人的脸色,呵呵,这真是个不小的好处呢。”他转过说着,后几句声音渐低,听起来有些恍惚。

    “只是这世界上有太多东西,我想要,却不容易得到。”他有些轻叹,望着林中的天空,隐约可以望见残缺的月。

    我看着他此时此刻的表,我有些心痛,说不清是什么。只是心很不安分地疼起来。

    阿修晚上去陪了嘟嘟,我一个人躺在上久久无法入梦,心里左思右想,不知道阿修是不是认出我来了,可是看着他的表,终究不可能吧,若是认出我来了,他不可能那样坦然,可是若是没有认出我,那他今天那一番难道又只是调戏么?

    可是我又该怎么办,一直留在宫中吗?这样要到什么时候?阿修就要选秀了,我该怎么去面对他和一大帮子的女人亲。恐怕到时候我连杀人的心都有了。我怎么能容忍一个男人背叛我,伤我至深,最后还在我的面前跟别的女人好?

    只是觉得心中异常慌乱,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换了颜来到宫中,到底求的是什么?我原本只是求他们父子平安,可是他们真的父子平安的时候,我又舍不得离去了,那我该怎么出现?又该怎么告诉嘟嘟,我这辈子都不曾怪过他?

    我这一辈子,因为遇见了他,火也放了,人也杀了,我还怕什么?我又岂是容易被欺负的角色,长修,我的一生都注定与你纠缠,我又怎么会纵容自己的犹豫酿成我不愿接受的后果?我再也不是六年前因为不信任不敢争取而逃离云都的月华,如今我是残月,我受蚀骨之痛,只为掩盖你的背叛,换得与你重新开始的机会,我不愿轻易放弃,哪怕因此成魔,我也绝不反悔。

重要声明:小说《求得浅欢风日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