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一生无止无休的痴想

    你是我一生无止无休的痴想

    我继续留在了宫里。

    长修搬进了宫,带着嘟嘟和天香公主。

    只是,三人的神色都异常不好。

    长修换了所有的太监宫女,封了大部分宫。每天只带着嘟嘟,天香公主一个人住一个宫

    我便明白天香公主露馅了。

    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长修没有杀了她。

    我想陪着嘟嘟,只是嘟嘟见到谁就打就砸,脾气坏得不得了。长修也不管他,任凭他砸着,打骂着。

    我知道他们心中的痛。

    有一天,嘟嘟在木桃树下挖坑,我就呆呆地站在他旁边看着,我想起在凌州,长修生死未卜的时候,我抛下嘟嘟不管,他那时就在木桃树下挖坑,说要是长修死了,他就把自己埋了。

    他见了我,就叫我滚。

    我不理他。

    他扔起木锹就往我上砸。

    木锹砸在上很疼。

    我依然不走。

    他说我再不走就要让人杀了我。

    我说我不会武功,我什么也不会,你要是想杀就杀吧,反正也没有人在乎。

    他听了,呆呆地看着我,就哭了起来。

    我走过去抱着他,他打着我,说他想娘亲。

    我抱紧他,泪水流了出来。

    他突然说他要走了,他要去找他娘亲。他推开我。

    我跟着他。

    他去了思华,那里住着天香公主,假月华。

    他进了就喊娘亲。

    天香公主正在院子里站着,看着合欢树。听到嘟嘟的喊声,打了一个激灵,不小心摔倒在地上。

    嘟嘟走上前几步,停下来,只是呆呆地望着她。天香公主很害怕地往后面缩了缩。

    嘟嘟突然从地上起一块石头就要砸她。

    我忙拦住嘟嘟,抱紧他,不让他动。他子小,别不开我,只是嘴里一个劲地叫骂。

    我把他抱走。

    出来,我就把他摔在地上。

    他恨恨地看着我。

    我问他是不是你娘就这样教你的,是不是你娘就教你动不动就打人,动不动就发脾气?

    他听了哭了,道那个死女人害死了他娘亲。他越哭越厉害,后来又说是他自己害死了他娘亲,还说他不敢死,怕没脸见娘亲。

    我过去,抱起他,抱他回念华,把他放在上,他只是一个劲地哭。我就待在旁边哄他。搂着他。

    他哭累了,就慢慢睡着了。我看着他,眼泪也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转就看到长修站在门口,他盯着我看,我一愣,就转离开,只是到了门口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好像被人抓了衣袖,我一扯,就继续走了。没有回头。也没有人跟上来。

    又要入秋了。

    一天早上,我正在院子里打扫,阿修见了我,站在我旁边看。

    他上依旧挂着我给他的那块“若得君心,虽死犹欢”的玉。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我,往的他,脸上都是从容的笑,而如今,他早已面无表

    “柳残月。”我继续扫着满地的落叶。

    “你很喜欢小孩子?”他看着我的扫帚,扫过的地方留下细细的痕迹。

    “嗯,喜欢,我以前也有一个呢,跟下差不多大。”我抬起头,对他笑笑。

    “那你的孩子呢?”他继续问道。

    “啊,失散了,找不到了。”

    “你以后什么都别做了,去念华下吧。”

    “是,皇上。”我谢过他。就要走。

    “你别走,坐下来,陪我说说话。”他坐在旁边的石桌旁,石桌上面有颗很大的梧桐树。

    我坐在他旁边,石凳微凉。

    我想起六年前,我就是在这样的梧桐树下,这样的石凳上,坐着,对他说出了我心中的愫。这些摆设,他居然还记着,并且搬到了皇宫。

    阿修,我知道此生此世,你念着的人只是我。我知道。

    我会慢慢安慰自己的伤,也会慢慢抚平你心中的痛。

    只要我们还在一起。

    “六年前,我遇到了一个傻女人”长修抬起头,仰望着梧桐树,宽大的梧桐树叶间露出蓝蓝的天。

    “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还想来骗我,什么事都表现在脸上,我一看就知道她想的是什么。

    “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喜欢上我了。可是她一直不承认”

    我不说话,只是坐着,听他说。

    “她遇到点事就大惊小怪的,一害怕就哭,真是丢死人了。”

    “后来……”他突然不说了,只是望着这梧桐叶。

    我坐着等着,他却起,头也不回地走了。

    阿修,我知道,我知道你还念着我。

    我知道我是你如今夜的痴想。

    而你也是我一生无止无休的痴想,我夜夜心心相念的人。

    他转就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依旧风华绝代,只是,多了沧桑。

重要声明:小说《求得浅欢风日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