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不知道的嘟嘟和阿修

    我所不知道的嘟嘟和阿修

    又过了半个月,我终于等到了阿修。

    阿修带着嘟嘟来禅烟寺。为月华祈福,只是这个月华不是我。

    主持禅眉说三下的夫人病了,三下和夫人连理深,要亲自带着儿子来寺里祈福。

    我的心里却抱着希望,我觉得阿修是来救我的,我想他一定发现了,一定发现那个月华是假的,阿修还念着我,他要来救我。

    我在偏静思里等了很久。

    终于看到了我一个多月都没有见到的儿。

    嘟嘟他瘦了,脸色比以前也更苍白了。

    他走过来,看着我,神一点都不像一个六岁的小孩。

    “你就是那个长的很像我娘的吗?”他问我。

    我正跪在佛像面前,见他过来起了

    “嗯,对啊。”我朝他淡淡笑了笑。

    “我很讨厌你。”他平淡地说。

    我听了一怔。嘟嘟,你也讨厌我了呢。你是不是这些夜里都睡不好觉?没有我陪着,是不是都不好过?你不是说男人硬,抱起来不舒服吗?

    我看着他,不说话。

    “我娘说她很讨厌你。”他又说。

    我何曾告诉过嘟嘟我讨厌天香?我是讨厌天香,但是我不会跟嘟嘟说,我不忍心让他心中充满仇怨。天香,你还对嘟嘟做了什么?

    “我知道她很讨厌我。”我回答他。

    “我娘是不是因为你的怨气才生病的?”嘟嘟看着我,眼里抹过一丝厉色。

    嘟嘟,你忘了,我不是教过你不能信那些鬼神的吗?你不是还在佛像面前撒过尿吗?怎么,才一个月不见,你就信鬼神了么?

    我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知道你很讨厌我娘。”他又继续说道。

    “嗯,我很讨厌她。”我说道。

    “所以你就每天在这里求神像,要他们杀我娘,是不是?”嘟嘟盯着我,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样的神,只觉得浑冰凉。

    嘟嘟,你知道吗?我不信神不信佛,可是我每天跪在这里求的是你,求得是你爹。哪怕我走不出去,我也要求你们父子平安,一世安好。我若是死了,我的魂魄也要陪着你们,看你结婚生子,看你欢笑。

    “我不想杀你娘。”我回答他,声音已经哽咽。

    “我口渴了,你给我倒杯茶。”嘟嘟说到,我走到佛像旁边,给他倒了杯茶。

    他接过杯子,喝了一口。他小小的子,我有点担心他烫着了。

    “你怕死吗?”他问我。

    我看着他,“我不怕。”

    “那就好,因为我想让你死。”他仰着头望着我,绽开一个笑容,那笑容像极了阿修,宛若天人的优雅,我只觉得心肺破碎,疼痛难忍。

    这样的嘟嘟我都不认识了呢。

    便听到杯子摔碎的声音。嘟嘟蹲下拾了一个碎片,狠命地往他小手腕上扎去。

    我忙去夺他的手上的碎片,只是血已经流出来了。我就抓着那个碎片,碎片上尽是嘟嘟的鲜血。

    我便听到了阿修的叫喊:“住手”

    阿修看到了我拿着碎片,嘟嘟的手上全是鲜血。

    阿修一把把我推在地上,我撞到了柱子,头疼的厉害。

    阿修慌忙扯了块布,给嘟嘟包上,又瞪着眼看了看我,眼神中尽是厉色。

    嘟嘟只是一个劲地哭:“爹,爹,她要杀我?”那样子很委屈、可怜。

    嘟嘟是不是很疼,流了血,这碎片锋利,伤疤不容易好呢。

    阿修,你快去带嘟嘟找大夫,快点给他止血。

    嘟嘟哭得很大声。一会儿就有几个人围了过来。马上有大夫跑过来,给嘟嘟包扎好,阿修吩咐老吴把嘟嘟抱回去。

    阿修,你不走么?

    不久,这里的人都散了,只剩下阿修和我。

    我吓得一时都没有回过神来。

    我的儿子,他自残,他说他想让我死。

    不,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我是他的娘,他想为他娘报仇,他想他娘能好起来,他是他娘的,也就是我的。

    可是,心里却是剧烈地痛。

    静思里只有我和阿修两个人。阿修关了门。

    我想告诉阿修,阿修,我是月华,你看看,我是月华,你家里那个人是假的,你过来看看我,快点救我出去。

    阿修缓步走了过来,他的脸上一点表都没有。我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

    我只是靠着柱子,头还被阿修砸的很疼。

    “阿修…….”我还没有喊完,便被他扇了一掌。

    血流了出来。我擦擦嘴角,看着他,他从来没有如此狠戾,表如此狰狞,只是虽然如此,阿修,我不怪你,“阿修,你…….”

    “别叫我的名字”他又打我一巴掌,我被他打到在地。

    紧接着,头发被人拽起,“你不配叫我的名字”他瞪着眼,阿修,别这样,你这样丑死了。

    “你知不知道,你长的这张脸,很碍事?”他的指甲,抚上我的脸,我感觉一阵刺痛,仿佛有什么从脸上流了出来。

    他的脸上突然划过一丝笑,一丝狠厉的微笑。

    巨大的撕扯声划过大,我的衣服被撕开。

    我惊慌着裹着子,只是又被他拉扯,露出了,和腿。

    我缩在墙边。

    阿修,你可知道,你现在对付的是天香,你不是说过你今生今生只有我一个人么?

    我不敢看他,头发早已凌乱,衣不蔽体。

    他冷笑一声,拉过我的胳膊,把我摁在地上,手按着我的肩,指甲插进我的肩。疼痛难忍。

    阿修,你很不温柔。

    这样的你,我从来没有见过。

    他紧紧把我按压在地上,伸手去解他的衣服。我看到他的眼里流淌着浓浓的。

    阿修,你可知道,你现在很肮脏?

    他俯压着我,撕扯掉我最后一点衣服,毫不留

    我感觉到剧烈的疼痛,被他紧紧抱在怀里,这怀抱曾经是我夜夜的痴想,只是现在,我觉得肮脏难堪。

    我听到他温柔地喊“月华”,我抬头看他,对上他的目光,他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给了我一巴掌,打开了我的脸。

    肩膀被他刺得很疼,我从来不知道他这么大的力气。

    我不知道被他折磨了多久,只是觉得天昏地暗,浑疼痛。

    终于他放开我,又踢了我一脚,我摔到墙角,浑地,流着鲜血。

    他的脸上闪过浓浓的厌恶。他穿好衣服,整理好,把满地的残碎衣服往我头上扔。

    便头也不会地走了。

    天香,你成功了呢,你成功地抢走了我的男人和我的儿子。

    我的儿子要我死,我的男人背叛我,还对我用强。

重要声明:小说《求得浅欢风日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