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求年年浅欢风日好

    只求年年浅欢风

    接下来的很多天,我们都待在月华府,这些子过得很平静。

    嘟嘟每天就是看书,画画。阿修常常会叫他单独谈一会,说是男人之间的对话,不让我参与。我只是笑笑,随他们去了。男孩子有很多事要跟他们的父亲学吧。

    不凡依旧在宅子里练武。这里没有柴要他劈,他每天除了练武就是找阿修的人打架。他乐此不疲。

    阿修的书房很大,我有时就去看看,足有两层楼高,阿修喜欢爬上梯子去找书,找到了就靠在梯子上看,那样子非常文雅又有几丝江湖侠客的潇洒。跟他在一起无论做什么我都觉得仿佛在天堂游

    “阿修,哪天把嘟嘟也带来吧,他特别喜欢看书,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得懂…..”我朝着阿修笑道,阿修正从梯子上下来。

    “这怎么成,他每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非把我这里糟蹋得不成样子,”他走到我旁搂着我的腰,“更何况他若来了,我们两个就不能…..”说着欺上,手不安分地乱摸。

    “哎呀,烦死了。”我笑着推开他,转去找书。

    就见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上面写着“天容药理”旁边还有很多药理的书籍。

    我转拿着书问他:“阿修,你这里的医书真是不少啊。”

    阿修又上来搂着我,笑道:“傻丫头,那个不是医书,是易容术的,我们两个好不容易单独相处在一起,平里都被那个臭小子给搅着了,赶快抓紧时间,快,别看了。”说着夺过我的书,扔了,整个人欺压上来。

    我逆不过他。

    只是在这书房,也太….太刺激了吧。

    走之前,我随手拿了几本书,打算没事做消遣。

    我问阿修有没有什么打算。

    他说他要等他们先行动,他刚刚收了一批人,正要花时间布人网,现在还不是行动的时候。

    我希望这些事能顺利地解决,我知道阿修的目标是那个独一无二的位置,我不管他到底能求得多少权多少利,只求我们一家安好。

    马上就要进冬了,梅花开得很香。

    嘟嘟很喜欢梅花,每天都要裁很多梅花放在花瓶里养着。

    阿修找人给我们添了很多新衣,他还记得我讨厌粉红,所有的衣服里面,一点粉红色的线条都没有。

    这里的冬季也来的早,雪早早地下了,嘟嘟喜欢玩雪,我怕冷,不想出去。阿修就陪嘟嘟在院子里堆雪人打雪仗,玩得甚欢。嘟嘟以前知道我怕冷,从来不强求我陪他玩,不凡来了以后他却不找不凡玩,只是看到别的父亲带着自己的孩子玩雪时呆呆地愣着,看着。现在,他可以和他的亲爹一起玩,那个人和他都是我一生的挚

    我想,我这一辈子求的,就是这样的时光,就是这样的浅欢。只求年年浅欢风好。

    一天下午,我翻开那本《天容药理》,扉页几个赫然楷书:“天容花,生断崖,销人骨,换新颜。”我看了一惊,问了阿修关于天容花的事,阿修说天容花世间难求,不过即使被人找到了,也很少有人拿去入药,天容花做易容功能时,手法极其残忍,用者要生生忍受皮销蚀十天十夜,只是大多数用的人都坚持不到最后死了。至于天容花是否有换新颜的功效却不得而知。

    阿修问我怎么对这花感兴趣吗?

    我说我一度很讨厌自己这张脸,因为长得很像天下第一才女,可是我不是她,我也不想做她替

    我曾经害怕阿修因为我是公主而喜欢我,也害怕他知道我不是公主时就抛弃我,我徘徊在这种矛盾中心里难受。

    我希望他喜欢的那个人是我,真真切切的我,不是公主,不是另外一个人,单纯是我,一个普通的女人。可是跟我对比的居然是世才华都世间独一无二的人。我没有信心能够胜过她,这也导致了我后来没有继续相信阿修,离开了云都。

    我心里愧对阿修,我也讨厌天香,我有些小女子气,我知道,可是我就是讨厌她。我不想她占我的阿修,阿修是我今生唯一的人,我希望他能陪在我边,我便安好,他若离开,我就如那满天雪地里的梅花,带着冷入骨髓的寒,孤独无奈地生活在这世界上,永世痛苦,不得超生。

    阿修淡淡一笑,抚着我的脸道:“若是找到这花,就拿去给天香试,换了她的脸。”

    “不用,不用,她不过是个女子罢了,你就饶了她吧。”我听了一惊,阿修怎么说起来面上一点波澜也没有,真的是不在乎就可以无得残忍吗?

    我是讨厌天香,只是这种残忍的惩罚还是算了吧。

    “月华说怎样便是怎样。”他含着笑看着我,还好,他是我的夫君,不是我的敌人。否则多少个噩梦都惊不醒心中的恐惧吧。

    那些与他为敌的人为何还能睡得安稳,难道更加狠毒?

    嘟嘟又长大了一岁呢。他现在越发好吃了。每天都要吃面饼。我有点担心他吃撑胖墩。

    阿修得知就对他说那是穷人家孩子才吃的东西。一脸鄙视地看着他。

    嘟嘟撅着嘴大声骂道:“有个人抢过我的面饼吃,他长得丑死了。”

    阿修听了满头黑线。

    我侧过小声翼翼问阿修有没有抢过,阿修一脸忿然地看着我。

    我只好赶快给他陪不是。

    阿修想再要一个孩子,是……很多个孩子,可是我害怕嘟嘟不高兴,因为以后我们的要分很多份,我害怕他孤独。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阿修,阿修说这样也好,省得以后很多孩子抢王位,让我们心神不宁,左右为难。

    我诧然地看着阿修,他就那么肯定自己会坐上王位么?

    阿修只是笑着,看着嘟嘟。

    过年那天,我们都进了宫。

    云妃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装扮更妖艳了。我看到了皇后,她打扮得很素淡,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皇帝的妃子不多,想必他也是专的人。

    只是我心狭窄,格霸道,我不想与任何人分享阿修,哪怕他以后除了我只有一个妃子。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阿修,阿修说他岂敢负我,第一次相遇,我就说“若是有一天,我的男人负了我,我可不会等着与他死后合欢,生前定寻了更好的,不枉这大好年华”,他说他一生不会再碰别人,我听得甘之如饴。

    五下和其他几个下都在,只是他看向我们的时候脸色更加冷淡,易山也躲在他后,皇上让他来陪陪嘟嘟玩,他也不敢来。只是别开脸,不说话。

    我疑心这孩子是受到什么惊吓了。很怕嘟嘟呢。而嘟嘟只是不停地吃东西,嘴巴吃得鼓鼓的,皇上直瞧着他笑。问我平时是不是不给嘟嘟吃东西,让他饿着了。嘟嘟说他爹要他保持良好材,每天只给吃五个小面饼,他都不够塞牙缝。

    皇上听了哈哈笑了,责备了阿修几句。我也发现最近嘟嘟吃得少了,转向阿修,阿修低声说,他不过是告诉嘟嘟,他娘喜欢瘦的人罢了,那小子自己要节食的。

    我听了不忿地看了看阿修,阿修含着笑看着我,端了酒杯抿了抿。

    一顿饭吃完,我觉得很多人看向嘟嘟的脸色都不一样了,我害怕嘟嘟在风口浪尖上。得皇帝宠并不是一件好事。会有很多人嫉妒恨。只怕往后的子会更不平静。

    这些在云都的子,杀手没有出现过,我觉得这里的子比在凌州还要安然舒适,只是我错了,松了弦。更没有想到,这弦一松,竟然与阿修和嘟嘟是决别。

    当我以后换了份和容貌,仰头望着满天的星星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世界上的幸福和欢乐,是那样的得之不易。

    这个世界什么都不吝啬,只是吝啬给你的幸福。

    但是,我是渴望幸福的,就像那向阳的葵花,今生今生,我追求的就是那艳阳,就是那片纯净的蓝天,无论经过多少风霜雨雪,多少蚀骨的疼痛,我都会坚持下去,看旭东升,看浮光掠世。

    等着,等着我的幸福,如漫天飘零的樱花,降临。

    今生今生,我的人,他们很温柔。

重要声明:小说《求得浅欢风日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