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宫

    进宫

    大清早,我们就起来了,有几个丫鬟过来给我梳妆,我穿了一件淡黄色的服。化了淡妆。

    阿修教了嘟嘟一个早上的礼仪,嘟嘟很听话。只是有很多事非常有必要告诉他,可是我不忍心。

    阿修可是毫不留呢。“嘟嘟,你心里要记着,去了那里一定要注意行为,那里除了我、你娘还有你皇爷爷,所有的人都希望你死呢。”阿修笑着,蹲在地上看他。

    嘟嘟愣了愣,缓缓道:“我又没有害他们。”

    “可是你碍他们事了,怎么,你怕了?你若怕了,就跟刀不凡回凌州吧。这云都不是胆小鬼待的地方。”阿修斜睨着他。

    “谁说我怕了,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我要留下来保护娘亲。”嘟嘟撅着嘴,转过头来看我。

    也许提前告诉嘟嘟,对他是件好事。

    “去了以后,你要叫人,有皇爷爷,皇,皇叔叔,还有几个哥哥姐姐,去了我会带你一个个认的。”阿修继续说。

    “嗯,爹你放心吧”嘟嘟信誓旦旦地说。

    叫嘟嘟来,我真的有些不忍心。

    皇宫很大,我们到了门口,下马车走了很久很久。嘟嘟走得累了,要阿修抱,阿修笑笑不理他,嘟嘟委屈地看着我。只听阿修道:“嘟嘟,不是爹心狠,到了皇宫,你是死是活,爹都管不了,你要是没有能力照顾好自己,不止是你,连你娘也命难保。”

    “阿修”我看着阿修,害怕他吓着嘟嘟。

    阿修不以为然,依旧望着前方的朱红大门:“自我记事起,就从来没有想过有什么人来救我,也没有想过要依赖谁。”

    我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只是个家宴。

    进了,又走了很久,终于见到菊花园里坐着的人。皇后没有来,只来了皇上、云妃、五下、五王妃、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云妃是一个很美的女人,眉眼跟阿修很像,看起来也很年轻。

    我上去跪下。

    “来嘟嘟,给皇爷爷皇磕头。”阿修招呼嘟嘟,嘟嘟有些胆怯地朝前走去,缓缓跪下,磕了几个响头。我有些心疼。嘟嘟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给任何人磕头。

    “皇爷爷好,皇好。”

    “哎,乖孙子。”云妃起去扶嘟嘟。嘟嘟冲她笑了笑,云妃一怔,转头对皇上道“你看,这孩子笑起来跟阿修一模一样。”

    皇上侧看着嘟嘟,笑了:“嗯,跟你也像。”云妃听了羞地笑了。

    皇上又道:“乖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嘟嘟。”

    “嘟嘟,哈哈,怎么叫这个名字”皇上拉过他,“你没有大名吗?”

    “我娘没有给我起。”嘟嘟道。

    “那皇爷爷给你起一个名字好不好,就叫云易初,如何?”皇上看着他笑道。

    嘟嘟皱了皱眉头,我一惊,生怕嘟嘟做出什么事来。

    “怎么,皇爷爷给你起的名字,你不喜欢吗?”

    云妃笑着问他。

    “皇爷爷,我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嘟嘟话一说,我更加不安起来,抬头看着阿修,阿修只是含着笑。

    “大胆你这个孩子怎么没家教”云妃叫了起来,云妃生气的时候,真不好看呢,我从来没有见过阿修生气。

    “那嘟嘟为什么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呢?”皇上并不生气,耐心地问他。

    “‘易初本迪兮,君子所鄙’,皇爷爷欺负我,换一个嘛。”嘟嘟撇着嘴道。

    皇上笑了:“竟然没有想到嘟嘟竟然连《九歌》都那么熟了,你还看过什么书?”我松了一口气,也暗暗惊讶,我是教过嘟嘟《楚辞》,但是只是读了几遍,跟他说了意思而已。还是阿修暗示了他什么?

    “我还看了孝经,其他的都记不得了。”嘟嘟答道。我发誓我没有教过嘟嘟孝经。

    “楚辞太晦涩,又没有大用处,若有闲心读读四书五经,嘟嘟是个可塑之才啊,你觉得云易朝这个名字怎么样。”皇上笑道。

    “好听,谢谢皇爷爷。”嘟嘟在他怀里蹭了蹭。

    只是旁边云妃和五下的脸色突然变了。

    这个名字是个恩惠。

    “来,易朝,跟你易山哥哥去玩。”皇爷爷把嘟嘟推给那个十一二岁的男孩,男孩长得俊秀,他拉着嘟嘟去菊花园后边去了,有几个嬷嬷也跟了上去。

    我一直在地上跪着,送走了嘟嘟,他们都把目光看向了我。

    “你叫什么名字?”云妃问我。

    “会娘娘,民女月华。”

    “这不是那个假公主吗?”五下见了我,一脸愕然。

    “确实,跟天香公主很像。”皇上看到我说。

    “哼,你这个假公主可真有福气,真公主被到禅烟寺待了五年,你倒好不仅得了阿修的心,还有了他的儿子,若是外人不知的,竟以为你是公主了。”云妃笑道。

    “回娘娘,天香公主回来和下成亲的时候我就走了,只是后来才发现已经怀了他的骨,没有办法,就在凌州生下了孩子,本不想让天香公主和下产生误会。”我低下头,缓缓答道。

    “你倒是能忍啊,那天下第一才女还比你差么?什么便宜都被你占尽了。”云妃耻笑道。

    “云妃,她一个女儿家,孤一人养大一个孩子也不容易。”皇上握了握云妃的手。

    “我只是替天香不值。”说着用手帕擦了擦泪。

    “月华,你起来吧。”皇上招呼我起来,我谢过,缓缓站起来,只是膝盖跪得很疼。我走到阿修后,阿修悄悄握了握我的手。

    “只是既然月华回来了,就让天香也回府吧,这些年苦了她了。”云妃擦干了泪,缓缓道。

    “母妃,我听说天香在禅烟寺已经怀六甲,只是不知道是哪里的野种,我不敢再把她带回府了。”阿修无奈道。

    “什么?怎么可能有这种事。你莫不是听错了?”云妃一脸骇然,瞧了瞧五下长生,长生也皱了皱眉头,略微摇了摇头。

    “真的有这种事么?”皇上转过头问阿修。

    “想是并非空来风。”

    “那就作罢吧。”

    过了一会,见有几个嬷嬷慌慌张张跑过来。

    “不好了,小公子受伤了。”我听了本能想跑上去,阿修抓住了我。

    接着便见一个嬷嬷抱着嘟嘟慌慌张张跑过来,嘟嘟的左手上全是血。

    嘟嘟眼泪一直在眼眶里转,他委屈地站在我们中间。

    一个嬷嬷拉过来大公子,大公子显然有些惊慌。

    “怎么回事?”云妃有些紧张了。

    有个嬷嬷呈上一个沾满血的树枝,树枝的一头尖尖的。

    “皇爷爷,皇,大哥哥用树枝扎我?”嘟嘟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我没有扎,是他自己扎的。”大公子一脸忿然的表

    “易朝,你说大哥哥扎你,为什么啊?”皇上很耐心地问。

    “大哥哥说我碍他事。”嘟嘟哭着说。

    一句对于小孩子来说应该是很平常的话,可是这几个大人听来却是大有意义。

    “皇爷爷,我是说他碍着我了,可是我没有扎他,他自己扎的。”大公子跪下。

    五王子紧张了,跪下说:“我也不相信易辰会做这种事,他一向害怕血。”

    “这树枝是哪里来的?”皇上问道。

    “大哥哥给我的。”嘟嘟说。

    “易朝说要玩,要我给他折,没想到他自己要往上扎。”易辰说。

    我看着嘟嘟流血不止的手,很是担心,没有一个人提出要先给小孩子包扎吗?

    “易辰,你若是无辜,我和皇爷爷自然要还你一个公道。”云妃道,“你们刚才不是跟着两位公子的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云妃斥向那几个嬷嬷。

    那几个嬷嬷一致说是小公子要玩树枝,大公子给他折了一个,可是小公子突然往自己受伤扎起来。她们也吓到了。

    “易朝,小孩子不能撒谎,你知不知道,要是在皇上面前撒谎,可是欺君之罪。”云妃朝他冷笑道。

    我的眼泪已经决堤,阿修冷着脸不说话,只是紧紧抓着我的手。

    嘟嘟忍着泪朝我看来,我转过脸去,不去看她。

    “皇爷爷,我不知道什么叫欺君,她们都说我自己扎的,我就是自己扎的。”嘟嘟喃喃道,用他的袖子擦手上的伤,擦得满都是血,很瘆人。

    “快叫太医过来小公子包扎。”皇上喊道,表很难看。

    太医很快过来,给嘟嘟上了药,包扎好。

    皇上心很不好,我们也没有吃饭,就回来了。

    我抱着嘟嘟,问他害不害怕。

    嘟嘟笑着对我说:“娘,你别担心,就伤了一点点,过几天就好了。”

    我抱着嘟嘟,眼泪都流出来了。

    阿修只是面色冷冷的看着嘟嘟,一语不发。

    我晚上抱着嘟嘟睡,嘟嘟一直很开心,就好像没有受伤一样。我想小孩子遇到这种事肯定最希望父母出面撑腰,可是我和阿修什么事都做不了,感觉很愧对他。半夜阿修过来找我。我小心翼翼地绕过嘟嘟,跟他走了出来。

    我跟他在凉亭里,他坐着,拉我坐上他的腿。

    “月华,你真是教了一个好儿子。”阿修叹息道。

    “阿修,我没有教他,他从小就很懂事,不让我担心。”我想到嘟嘟在我面前还强忍着难受对我欢笑,我心就很痛,“以前,我开绿纱铺子时候,常常出去要应酬到很晚,他就坐在房间里画画,等我。从来不哭不闹。真不像个孩子呢。”

    “你别担心嘟嘟,他能照顾好他自己,他很聪明。”阿修摸着我的脸,温柔道。

    “嗯,我知道。”我靠着他的肩。

    “嘟嘟才五岁吧。”阿修问我。

    “嗯。怎么了?”

    “唉,我怕他把你从我边抢走呢”阿修笑道。摸着我的头。

    夜里,我躺在阿修旁,好久没有与他这么近,我只觉得生命里所有的痛苦和悲伤,都值了。

    这些年,我并不是没有想过回楚国寻找回家的路,只是遇到了阿修,心里还念着他,便想,与他在一个空间和时间,能听到他的消息,就足够了。

    现在,他与我近在咫尺,我竟然感觉如此幸福,仿佛一辈子受的所有的伤害都得到了补偿。

重要声明:小说《求得浅欢风日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