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吃干抹净

    第十一章

    被吃干抹净

    晚上吃饭也没有见到他,丫鬟把饭送到我的房里,这也好,我也不想见到他,怕是不知道说什么。

    夜里迟迟睡不着觉,只听着梧桐叶的沙响。

    早上,丫鬟喊我起,我收拾好,吃了早饭,他已经在马车上等我了。

    他依旧如常,米白色的长袍,只是脸上没有笑容。他一直不看我,盯着他手里的书。

    我靠车里,假装睡觉。

    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

    中午下车吃饭,他下去后,就伸手来拉我,我迟疑了,仍然把手给他,我感觉他子一僵,扶我下来后,他就把手收了回去。他一直没有表。只那一拉手我便记住了他手上的触感。

    匆匆吃完,便又上了车。不知这么回事,我感觉胃很不舒服,哗啦,掀开车帘就吐了出来。阿修立刻叫停了马车,过来扶我,我推开他,跳下马车,扶着路边的树,只是再也吐不出来了。

    不远处有小溪,我走上前,洗了洗脸。

    看着水里的人,我突然感觉我是如此狼狈。泪水无声无息滑了下来。我赶紧擦了擦泪,又洗了洗脸。

    望着远处的山峦,我感觉一切离我好远。

    回头看马车,马车停在国道路边,车夫和阿修站在旁边,朝我这边看。

    我赶紧休整好,走向马车。

    阿修要来扶我,我不理他,自己爬上了马车。

    刚刚上车,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阿修抱着我,抱得那样紧。

    全流过一种奇怪的感觉。

    缓缓推开他,对上他苍白的脸。

    他挤出了一丝微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坐下来,闭上眼。

    用得着那么强颜欢笑么?

    “阿修,我没事了,继续赶路吧。”闭上眼,看不到他,真的就好多了呢。

    半晌没有应答。

    直到有一股温润贴上我的唇,我才惊慌地睁开双眼,他的嘴贴着我,眼睛眯着,便觉那眼眸如深潭一般。我不挣扎,只是让他吻着,全却不由自主地颤抖。

    他终于松开了,面色微微红润,依旧没有表

    “阿修,我没事的,你不喜欢我,我不会怎么样,我还会乖乖地做我的公主。”我对他笑笑。

    他转过眼,有一丝黯然。便起坐在他的位置上,叫车夫继续赶路。

    我眯着眼装睡,我不知道他刚才的动作是什么意思。只是我知道,如此下去我一定会承受不住。

    晚上,在客栈。

    我在屋里洗澡,偌大的木桶,水面上洒满了桂花。很香。

    心里有丝苦涩,不过,这样也好,省的以后走的时候念念不舍。徒留烦恼罢了。

    我洗好,换上衣服。开门,便有人收拾了浴桶。我躺在上,想着若是林儿在就好了,我可以对她哭诉一番,只是她一定又要耻笑我了。

    不知道林儿现在怎么样了。我有点想她了。

    许久,门便被人推开了,阿修走了进来,他已经换上了新的绿色长衫了。那衣服领口和袖口都是白色的长带,很有质感的样子。

    他不是订了两件房子么?

    我闭上眼,装作睡着。

    听到了扔鞋子的声音。

    接着便被他压在被子下面。

    烛光很弱,我睁开眼,看到他对我温柔地笑。

    他不说话,默默坐起来,脱了他的长衫,我忙闭上眼睛,缩进被子里。

    他掀开被子,用他有点凉的胳膊抱着我,我眯着眼睛看他,他此刻却笑得眉眼嫣然。他紧紧抱着我,抬着嘴角,“月华,你别再折磨我了,我承认我是上你了。”

    我沉寂在震惊中久久没有缓过神来,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

    “阿修,你怎么知道我叫月华?”我躺在他怀里,他的膛很温

    “那天晚上你哭着告诉我的,难道你倒忘了?”他笑着看着我。手却不安分地乱动。

    “那你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天香公主的?”

    “第一次在亭子里见你的时候。”他又抬起手,玩弄我的头发。

    我有点不敢相信。他又继续道:“天香公主怀孕了,我拉你的手给你把脉的时候,就知道你不是她。”

    “那孩子是你的吗?”

    “不是。”他淡淡地说,把他的头发和我的裹在一起了。

    他无视我震惊的表继续说道:“我本来以为你是训练有素的细作,可是你竟然连天香公主号白君居士都不知道,你这么傻的细作我倒是第一次遇到。”

    “什么?白君就是天香公主?”不会吧,我假冒人家,还去评论人家的诗词。他笑得很欢,看着我的眼,我感觉他的眼神很温柔。

    “那你知道我不是真的公主,为什么还要大老远的带着我这个累赘?当初让我被杀了不就省事了么?”我现在想想倒是有些后怕,他既然早知道我不是真公主,难道不气愤么?干嘛千里迢迢陪我在这里折腾。

    “我也不知道啊,怕是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的蠢样逗到了吧。”看着他笑弯的眉眼,我推开他的脸,却被他抱得更紧了。

    “只是连我都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愿意为我生死相随呢。”他若有若无地哼着。我感受着他的体温。只觉得幸福溢满。

    “那昨天,我问你喜不喜欢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理我?”我抬起头,发现他表中流过一丝黯然。

    “月华,你可知道,做我心尖尖上的那个人,很危险。”他敛了笑,抚摸着我的脸。

    “我不是已经很危险了么?”想着这一路上的刀光剑影,若不是运气好,我早就生死百回了。

    “只怕回了云都,我护不住你,若发生了什么事,别想着我,你顾好自己就行了。”他揉我进怀,不知道明艳阳多久,但求此刻时光静好。

重要声明:小说《求得浅欢风日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