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个婚竟然跟奔命似的

    “公主,你现在最好别再做什么非分之想,否则,下场如何,我说过的话不想重复。”

    “我没有想什么,我也不敢想,我可以配合假冒公主,只是我要假扮多久?”我看着她,她的手正对我的脸上施粉。

    她笑了笑,“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几天,也许是一两年,也许是一辈子。”

    “什么?”我就要站起来,然后粉扑就擦到我眼睛上面了。

    “别乱动”秋儿低吼了起来,又动手轻轻地擦,“你不觉得能做几天的公主是你好几世修来的福分么?难道不是越长越好么?”

    “我不想做什么事都由别人安排,我想过我想过的生活。”若是真的如此,那我活着什么意思。秋儿的手怔了怔,觉得也许我和那位公主一样吧,都不喜欢被束缚。只是这时间有多少事是由得自己决定的?给你的选择永远有限,永远在别人的掌控范围内,就像那风筝,在空中飞的高,看似自在,其实那根线勒得紧紧得呢。

    “你告诉我一些这里的况吧,不然我这么冒充你家公主?你家公主叫什么,这是什么国?”我不想死得太难看,今天那些被杀掉的无辜的人还在眼前,在这里是不是一刻都不能放松?

    “你是真白痴还是假白痴?”秋儿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你记住了,我家公主名讳楚香香,号天香公主,哎,你到底是什么来历?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来历,我只想赶快回家。”

    秋儿又恼了“你再提我就让你死得很难看。”说着一根钗子就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那公主要嫁的是谁,她为什么不愿意嫁?”莫不是嫁的那个人真的是太挫了,公主根本看不上?以往的政治联姻大多如此吧。

    “公主此去要嫁的是云国的三公子,云长修,据说此人相貌英俊,只是心毒了一些,听说以前有个人骂他母妃是歌姬,第二天那人的一家都吊死在宅子里。”秋儿淡淡地说道。

    我却是吓得不轻,怎么这个地方的人都这么狠绝,杀人跟吃饭一样做平常事。

    “公主是因为那三公子太狠,才不嫁给他的吗?”

    “你废话什么?我们公主做事都有主意,是你能揣测的吗?”秋儿一脸不屑地看着我。

    “好了,好了,就当我没问。”秋儿给我梳妆好了,看着我愣了愣,“你跟公主长得真的太像了,打扮好,我都不敢相信是两个人。要不是公主从来不邋遢,我都认不出来呢。“

    我听了很不爽,心里嘀咕,你懂什么时尚啊,弄成这样怪怪的一点也不好看。

    她收拾完就出去了。我坐在帐篷里发呆。一会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那个面瘫男在门口喊我,“公主,您真要现在就出发吗?”又听到秋儿说:“这都耽误了大半个月的行程,怕是三公子等急了。”秋儿还向我使眼色。我赶忙应声:“无碍的,许….许将军,那要不就现在出发吧。”我是很不想走的,可是我想我没有话语权,便很自觉地听话。

    许将军有点迟疑,却是行礼便去吩咐人准备了。

    秋儿走进来向我投向赞许的目光,“算你识相“

    我小命都捏在你手里,我能不识相吗?

    “秋儿,若是被云国的人发现你们找人假冒公主,会不会有严重的后果?”我看向秋儿,她面色突然变得苍白,只是半天才道“若是公主真去了恐怕后果更严重。”她闭上了眼。我便没有再问

    速度很快,没有半小时所有的人都整装待发了。我上马车之前发现有个丫鬟的头发被剪掉了,留了个齐耳的短发,见那丫鬟的悲色,我有点内疚,而秋儿却面色如常。

    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没没夜地赶路,那一路颠簸得我难以承受,吃的东西早就吐出来了,又吃不下,勉强吃了一点,又吐了出来。一连奔了五天,我都要颠死了,他们就那么怕云国么?期间许将军来问了好几次,秋儿都要我应付,我只好强撑着子,跟他说我没事,赶路要紧。许将军也没有进来看,只是叫人赶车赶得更快了,跟逃难似的。我暗暗疑心这个许将军其实只是不好意思说赶车,怕落人欺负公主的口舌,所以让我亲自说出来,他实际上根本不顾我的死活。

    秋儿练过武功,子骨好。可是我觉得我都要不行了,还没有做成公主,我就要散架了。第五天终于停了下来,我们在一个山谷里面扎了营帐。

    我累得不行,进了帐篷就睡,睡了一会就饿醒了,秋儿又叫人做了些浓粥给我。我勉强吃了一些,只觉胃不舒服,又都吐了出来。最后累晕了过去。又被人晃醒,我看到秋儿在我边哭得跟泪人似的,旁边有几个男人跪着,面瘫男就站在营帐门口,见我醒来都围了过来。我不想看他们,只是望着门外渐渐破晓的天,我很想家了,很想,虽然一直一个人生活,但是我每天可以上上网跟朋友们调侃,爸妈也会每两天一个电话问问我,那时候总是很平淡,但是最起码安然。可是现在呢,没有人在乎我的死活,他们在乎的是公主,不是我,而我现在在假冒另外一个人,去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心狠手辣的人。真的有点悲剧呢。

    “公主,还有半天的行程就到云楚边界了,要不我们今天休息半天,中午再出发吧。”秋儿带着哭腔求我似的说,我差点就忘记了是我下令没没夜地奔的。跪着的几个貌似是军医,都拿着医箱,有点怜悯地看我,我感觉我在他们的眼里是一个绝望到赴死的人。其实我是无所谓的,原来的那个公主应该是心有所属了,不过她也真是有胆子,可以放弃家国去追求,她也太没有良心了。

    我很想跟他们说我巴不得能多歇一会呢,只是我没有说话的力气了,只是点点头。然后面瘫男叫那些军医都走了。他站在门外守着。我被灌了一些东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我是被秋儿揪醒的。

    我才知道已经到中午了。

    我吃了饭,秋儿出去吩咐许将军了。秋儿叫我别怪她,谁让云国太强,怕三公子怪罪下来。这个公主竟然是这么落魄么?

    去成个亲还奔命似的跑,云国真的那么可怕么?只是不知道这真正的天香公主去了哪里,这么强大的国家也敢逃婚,是背后靠山太强大还是不知深浅?是故意不顾黎民百姓死活还是另有苦衷?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这么任由他们处置。我能怎么办?这个年代都是杀人不偿命的,我一条小命死了也没有人可怜吧。

    只是这个朝代国家太混乱,我也不能预测一下,好为未来打算。

    先强装作公主,若是找到了真公主,我便全而退,寻我回家的路。

    只是若是找不到呢?我会听天由命吗?嫁给那个陌生的人吗?

    我相信水到桥头自然直。

    我相信我一定有办法在这乱世中保一条命。

    只是保一条命。我旁无奢想。

    我感觉体也好得差不多了,便忍了过去。

    下午出发,不是太快,到了驿站都是晚上了。

    我没有见到我即将嫁的那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求得浅欢风日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