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嫁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几枝桃花插在瓶中,粉瓣艳丽清香阵阵。

    风千华靠在窗户边,依旧是抱着手臂,摆出疏离的姿态,视线投向茶楼大堂内,客来客往嬉笑怒骂嘈杂一片。

    夏侯渊坐在椅子上,眸子动也不动盯着她,两年未见她看上去丰腴了几分,但是却更加的美,这种美好像与以往有着细微的不同,可又说不上到底何处。

    眼中的思念汹涌澎湃,心里更是潮浪般跌,他盯着风千华霸道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风千华收回视线,眉梢一挑:“什么意思?”他到变的有理了:“我问你,我给你写信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提信还好,一提到信,夏侯渊的脸彻底黑成锅底:“你还说那封信……你竟然说今生与我一刀两段,老死不相往来,你!”他恨恨的磨着牙,想到那份信中她决绝的态度,这半年来他无时不刻不承受着绝望。

    他明白,她从不隐瞒她要的是自由,他也在想,是不是因为他登基在即,而她无心皇后之位,不能被皇宫拘束,所以一封信便想将他们之间的一切抹去,她重新寻找自己无拘无束自由的生活?

    他并非想做皇帝,登基为帝只是缓兵之计,如今大周局势一片混乱,夏侯逸宁死不继位,夏侯紫更是赖在南疆不回去,国不可一无君,只待局势稳定,他便退位让贤。

    他以为她会明白他,懂他,等他,没想到这个可恶的女人,他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果然不比自由的重要

    风千华不知道他此刻他心中眨眼功夫想了这么多,略眯着眼睛,冷笑道:“不相往来?若真如此我又何必让秋玉亲自给你送粮草!”

    夏侯渊脸上表一怔,蹙着眉思索了半晌:“送粮草?”他微微一顿,语气略带不解:“半年前战事已停,秋玉也未送过粮草,此话从何而来。”

    “半年前,你半年前收到信?”

    “不是?”

    风千华眼眸一眯,道:“一年零三个月。

    鹰眸一冷,他道:”鲁忱半年前给我的信时,四皇子正弃城投降,我率大军回金都的途中,你是何时写的?“

    风千华依旧靠在窗边,室外的清风将她的鬓发吹起,飘然落在面颊,她凤眸微眯:”十一月初五。“那个子,她记得很清楚。

    夏侯渊猛地站起来,细念着:”十一月。“他来回走动,忽然停住脚步:”那时我伤重……“

    那时他伤重险些丧命,梦里喊她的名字,只怕信就是那时候收到的,鲁忱担心他的安慰,所以暗中扣着那封信,直至半年前方才拿出来。

    原来时间有误差,可是,这封信的内容却无法改变。

    夏侯渊看着她,依旧薄怒满面,眼底藏着幽怨。

    ”你受伤了?“他的话故意顿住,不想提起受伤之事,但风千华依旧听的很清楚。

    为何她一点消息都没有?

    ”哼!“夏侯渊别扭的错开脸,脸上挂着孩子般置气的表

    不告诉你,还不是怕你担心么,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却用一封这么决绝信的回予我。

    ”好,就算是这样,那这半年你为什么不来找我。“风千华面色柔和了一分。

    夏侯渊怒:”你的信那样的决绝,我为何要来!“其实,是他收到信旧伤复发,一连数月带病料理政事,大周百姓一片水深火,他不能为了自己的,全然不顾他们的死活,所以他拼了命一般,将所有的事处理完善,好早来找这个女人。

    风千华好笑的看着他,觉得这个男人两年不见,果然长本事长脾气了:”那你为何现在又来?“

    ”我不来?你就真的嫁给别人了。“

    ”我嫁人?谁?“她怎么不知道她要嫁人。

    ”二条。“夏侯渊盯着她,语气酸的都能将这房间的腐蚀了。

    ”谁说的。“

    ”小九。“他一想到夏侯紫和他说风千华与二条有指腹为婚的婚约,两个人就要完婚的事时,他那面容一片哀色,就连夏侯逸脸上都满面神伤,他当时何尝不是,所以一怒之下便答应选妃,原以为他选妃之事传遍天下定能刺激她,没想到等了这么久,她不但毫无反应,还装作一无所知。

    噗嗤!

    风千华忽然笑了起来,小猴子定是回去造谣,暗中算计了某人一次,说她与二条的婚事,只是没想到,夏侯逸也参与其中,两年没见看来他开朗许多。

    夏侯渊眸光一凝:”你笑什么。“

    他本就不信她会喜欢二条,只是他却能肯定,她心中所向往的生活是自由,二条的事说不定只是她的一个托辞,假借成亲的事好彻底摆脱他。

    现在可以确定,小九根本就是在骗他?

    骗他?他马上就会让他明白,骗他的后果是什么!

    远在金都的夏侯紫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看着面前一对奏折以及那硕大的传位诏书,御书房外那站着的一排排的朝臣,守护森严的侍卫,他顿时满头冷汗,一脸绝望。

    终于明白,王叔匆忙让他回来的目的,根本就是让他继位。

    他怎么就没防着他呢。

    一股坐在地上,小猴子怒吼:”王叔,我恨你!“

    两人互相摆了对方一道,夏侯渊唇角勾起抹笑意,不仅如此,那些选妃的女人已定,大选不可更改,夏侯紫在劫难逃。

    肖想婶婶,夹报私怨,这就是代价!

    风千华收住笑,冷飕飕的看着满面深沉的某人,一字一句:”所以,你就选妃?“

    夏侯渊话语一结,声音不由自主的低了一分:”我这不是来了么。“他只是想激一激她,没想到她毫无反应。

    风千华眯着眼睛,笑意不达眼底,冷幽幽的看他一眼,袍袖一甩,大步走了出去,随后,凉凉的话飘了进来:”那就请你再回去。“

    夏侯渊嘴角动了动,深刻意识到,他弄巧成拙了。

    怀中,拿出当时她送来的那封信,夏侯渊面色渐渐柔和,她说她没有这个意思,可是这封信又是何意?她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一定有原因。

    无妨,既然他来了,就一定会弄个水落石出,今后,无论她去哪里,他都不会再离开半步!

    ”雾影。“夏侯渊靠在窗边,看着风千华走上街,魅刹自动跟在她后,他放心的重新坐椅子上。

    雾影悄无声息的立着:”主子。“

    ”去查查,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城南。

    与其他圆顶似毡房一样的结构不同,长公主府却是一派江南之,大气的门楼上龙飞凤舞几个大字,彰显着公主府的地位与威严,府内走动的婢女小厮也皆是大周的装扮,步履轻盈,罗裙淡雅,若非知道这是在锡林格洛,否则初到此处,定然会生出仍在大周的感觉。

    ”夏侯渊找过你没有?“风华苑中,端木筝大大咧咧推门进去,坐在风千华侧,抢过她手中拿着账簿放在桌上,满脸神秘兮兮。

    ”嗯。“不用想也知道,霁月定然是和夏侯渊一起来了。

    ”哼!他竟然还有脸来找你“端木筝一掌拍在桌子上,震的桌上茶具砰砰响:”那只臭狐狸还问我,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写那封信。“

    她越说越气,来回来房中走动,赤红的衣袍似火焰一般烧了起来:”你当时要不是到那种地步,又怎么会写那样的信,还不是为了他好,不领,竟然还背着你选妃!“

    想到当时风千华生死一线,却要硬撑着起来给他写了那样一封信时,她眼眶顿时蒙上一层雾气,当时的她面白如纸气若游丝,若非她意志坚韧,只怕这世上早就没有风千华此人。

    看着她气的双颊绯红,风千华莞尔,夏侯渊再细心也不会想到她会出现那样的况,就连她自己,也没有预料到,她瞒着他不说是希望假如她真的走了,他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不必为了她怎么样,一如他当时受伤,即便他不说她也能想到,当时必然也是况危急,可对她却只字未提,他们彼此对对方的心丝毫未变,这点她坚信不疑。

    但是,这个男人,受了点气就想着选妃,借此来刺激她,这个事……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二条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主子,大汗传来口谕。“

    风千华起打开门,问道:”什么事?“

    二条一脸不爽嘟着嘴,嫌弃道:”澜月帝亲奉国书,说十后启程来拜见大汗。“

    眉梢微挑,风千华颇感意外,澜秋绝两年前将宇文拓带过国,讨得大公主人,姐弟二人顿时和谐一片,却不料半年后,长公主莫名死在府中,凶手竟然就是驸马宇文拓,先帝素来宠公主,得知此消息顿时一病不起,半年后毫无意外薨逝世的传位于澜秋绝。

    他登基为帝一改平风流习,手段强硬,大刀阔斧的将旧臣清扫一空,又制定诸多国策,澜月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已经迅速崛起,经济比起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昌盛。

    只不过,继位一年有余,却一直后宫空悬,此事成了朝臣争执最凶的话题,甚至有人赞誉他为国事太过劳,当她听到时立刻嗤之以鼻,以澜秋绝此人,不立后宫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他想强势专政,将皇权与后宫与朝堂彻底断绝联系。

    只是,无论澜月多么强大,国内况如何,与南疆虽一直有生意往来,但关系一直也并不络,如今他突然递了国书,还要亲自过来,有什么目的?

    二条吸着鼻子,翻了个白眼,想到那个妖孽一样的男人,除了夏侯渊他就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

    不过,他现在底气十足,夏侯渊选妃明显惹得主子不高兴,竞争力直线下降,而澜秋绝,以主子的个,让她去澜月做生意或许可以,若是让她成为澜月的皇后,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所以,现在就剩下他!

    ”回了大汗,就说我知道了。“大汗年事已高,他膝下子嗣虽多,但真正帮的上忙的,却只有娘一人,当年南疆内乱,娘的低低宫谋逆,若非娘及时赶回来,带兵勤王,只怕现在的南疆大汗就另有其人了。

    大汗几次有意想要传位于娘,都被她拒绝或者推脱,她此刻心中,能装下的除了风瑞安,只怕也只有……

    心里美美的想着,得意不已的二条点头点得飞快,正要再说什么,忽然侧一阵疾风袭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冷不丁的,一股大力撞了过来。

    嗷——

    顿时,某人像一片薄薄的落叶,被震飞出去。

    砰!

    擦着远处守着的魅刹裤脚,铿的一声砸在地上。

    云里雾里还没弄清状况的二条,捂着股,疼的鬼哭狼嚎。

    魅刹眼角抬了抬,看了眼被撞皱了的裤脚,毫不犹豫从某人上跨了过去,嫌弃的站在另外一边,谁让你没眼力,主子的主意你也打!

    眼角瞥了眼门口那人,暗暗衡量若是自己,大约能抵挡多少。

    风千华眼角跳了跳,同的看了眼二条。

    夏侯渊负手立着,凝目看着她,仿佛没有发现他的强劲内力,将某个瘦小的人吹了出去,缓缓道:”瑞阳王可在?“

    ”何事?“风千华挑眉。

    ”提亲。“两人的对话,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却让里外三个人都不程度的惊了一把。

    什么况,两年不见,事发生了那么多,这人一见面就直奔主题?

    端木筝撸着袖子冲了出来,指着夏侯渊的鼻子,杏目一瞪:”提亲,你不是选妃么,跑这里来捣什么乱,我告诉你,我们大华不可能做什么六宫之主,谁做你找谁去。“说着话她就跳到两个人的中间,挡在风千华的面前,红鼻子绿眼睛的瞪着夏侯渊。

    夏侯渊眸光微黯,丝毫不怒,稍稍退开一步,悠悠道:”霁月!“

    ”到!“利索的应答声,霁月以极其诡异的速度,出现在众人面前,二话不说拉着端木筝就走:”走走走,带我去见见你哥哥。“

    ”你见我哥做什么!“端木筝甩开他的手:”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霁月拦住她,狐狸眼笑眯眯一副高深莫测:”没见过你哥,和他聊聊!“

    端木筝被霁月莫名其妙拉着走了出去。

    院子里再次恢复了安静,夏侯渊满意的舒展眉头,深深的看着她:”千华,嫁给我好吗?“

    ------题外话------

    继续坑爹中~!

    话说,成亲的路上障碍很多啊~有个护女儿的老爹,抢女人的妖孽,还有个鼠头鼠闹的坑货,现在还多了个意外的鬼灵精~

    希望明晚我可以爆发,把这些都写出来…

    o(╯□╰)o

    如果没有爆发,你们当我现在说的都是废话啊。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