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婚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厚厚的雪压在树枝上,树下的篱笆小院一派田园景色。

    但是此刻,满院所立的人,却一个个华贵雍容,皆是人中龙凤,与这农家小院显的格格不入。

    当先一人,一深蓝长袍,披着黑色裘皮披风,俊逸清润,不显年岁的脸上,漾着笑容慈祥而温暖,视线黏在她的上。

    他的侧,站着一位美貌妇人,梳着高髻,朱唇琼鼻凤眸清冽,一绛红百鸟翟纹长裙,金色的镶边贵气难掩,她见她从马车中出来,面容上顿时浮现出喜悦的笑容,那笑浓烈母厚重直达眼底,眸子里迅速的晕上层雾气。

    他们的后,跟着数十个护卫打扮人,纵队而立,神色严谨。

    “华儿……”男子疾步迎了过来,立在车前,目光疼惜的看着她:“你没有事,爹就放心了。”

    风瑞安认真的看着她,想到她故意瞒着他女扮男装之事,生生的压下满肚子疑问。

    现在不是诉说的时候。

    数月不见,风瑞安的气色明显比以前好很多,神中多了份以往不曾有的柔,她微微挑眉,道:“爹。”

    二条出现,她便隐约猜到与风瑞安有关。

    只是,夏侯渊的人当时去过南疆,却没有找到风瑞安,看来,他在南疆的份不一般。

    风瑞安点头,神激动的拉着她,边走边说:“爹一早便想来接你,可是找遍金都也找不到你的人,直到前几你入大理寺,爹才知道端木箫是你,爹真是没用。”他神色愧疚,紧紧抓着她的手:“华儿,你为爹做的一切,爹都明白,是爹连累了你。”

    风千华微微摇头,面容上一片柔色:“我们是一家人,谈何连累,只要你没事就好!”

    风瑞安满眼欣慰,一路拉着她走到院中美貌妇人面前,柔声道:“华儿,这是你娘,快喊娘。”

    风千华眉梢一挑,娘?

    慕容秋画?

    没死?

    脑中迅速转动着,不动声色看着眼前的女子,面容确实与“风千华”有七分相似,尤其是这双眼睛,眼角微挑妩媚却不失清灵之气。

    “华儿!”慕容秋画开口,声音哽咽,眼中泪光盈动,定定的看着她,仿佛要将这缺失的十年,从这一眼中看全。

    风千华看向风瑞安,他眼中是浓烈的渴望,期许的,甚至有些微不可察觉的窘迫,她转眸缓缓一笑,喊道:“娘。”

    对于慕容秋画她几乎没有记忆,更谈不上感,她喊,只是因为风瑞安想让她这么做。

    至于她为何从出家病死,到如今死而复生,她一点好奇都没有,只要风瑞安高兴,这些都不重要。

    一滴泪,瞬间顺着面颊流淌而下,慕容秋画蓦地伸手,将风千华抱在怀中,紧紧搂着,低低呢喃:“华儿……华儿……娘的女儿,娘想了你十年。”

    她念着,盼着,想了十年,终于让她见到了女。

    风千华没打算避让,任由她抱着,不过她的怀抱,确实格外的温暖,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暖意,这……应该就是母吧。

    记忆中,好像也有一副这样的画面,她与弟弟偎在妈妈的怀中撒,那时她很小,几乎记不清妈妈的样子,但是那样的感动和温馨,却一直留存在记忆最深处。

    却没想到,两世后让她有幸能够重温。

    “好,好!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风瑞安激动的语无伦次,双眸也晕着泪花。

    许久之后,慕容秋画才缓缓放开风千华,仔细端详着她,脸上一片慈母柔

    直到此刻,这激动的夫妻,才看到马车旁还一溜儿的站着数十人,一个个面容呆滞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风瑞安朝夏侯紫打了招呼,再看向其他人。

    夏侯紫抽着嘴角,大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慕容秋画他也听说过,十年前落发出家,直到今年病死于庵庙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不但没死,竟然还活生生的过的极好的,站在他的面前。

    这况,太过诡异,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

    端木筝吸着鼻子,哭的稀里哗啦,直揉着眼睛:“感人,实在太感人了。”

    魅刹面无表,手中揪发着愣木雕一样早就吓傻了的夏侯智,抱着剑,垂目立着,其它的事与他毫无干系。

    “进去再说,进去再说。”风瑞安立刻迎着几人,笑容和绚的比这雪景银光还要耀眼。

    风千华转看着自己的朋友:“二条受伤了,需要立刻医治。”

    风瑞安与慕容秋一愣,没明白二条所指的是谁。

    直到有人为他们解释后,二人面色齐齐一变,尤其是慕容秋画满脸的担忧:“来人,去看看布吉格。”

    “大公主忘了,我就是大夫。”慕容秋画话方落,二条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若非他面色依旧惨白,上血迹斑斑,还真不像受伤的人。

    风千华眉梢跳了跳,布吉?他的名字?

    二条三两步走到风千华前,步子走的妖娆,神极尽妩媚,谄媚的唤道:“主子……”

    这一声,婉转千回,包含了太多的意思,但最直接的反应,是让众人起了一鸡皮疙瘩。

    风千华见他无事,心中大石也就放下了,撇撇嘴拉着风瑞安,领着夏侯紫端木筝,就朝屋子里走去。

    大红的灯笼裤,在寒风中吹的凌乱,二条瑟瑟发抖,幽怨的看着她的背影,张嘴,直到腻死人为止:“主子……”

    风千华可忍,端木筝忍不得,怒目回,叉腰吼道:“你他妈再喊一声,爷就阉了你。”

    二条脖子一缩,可怜兮兮的看着风千华,决定将无辜无害无毒扮演到底。

    谁叫当初,他做坏事了呢。

    必须夹着尾巴做人!

    风千华无奈停住脚步,她根本没有生过他的气,如今跟谈不上生气,既不是主仆,又何来忠诚一说。

    “今天谢谢你,不过……以后别喊我主子,我不是。”

    他喊慕容秋画公主,而她又对他那样的关心,想必他的份也是不低,她可没有理由,让他继续做自己的小厮跟班。

    二条哭无泪,主子的个果然没变,还是那样的不近人,不过……他喜欢。

    能见到她,能再在她边,无论她以后怎么打骂他,他都不会离开。

    吸着鼻子,他默默的跟着进了屋。

    房子并不大,一行人坐着,中间架着火盆烤的人暖烘烘,慕容秋画紧挨着风千华,缓缓说着:“华儿可有怪娘狠心,当年留下你一人?”

    风千华毫不在意的摇头,若非她离开,她也不一定能穿到这具体上,所以,她得感谢她。

    “没有,你和爹平安,比什么都好。”

    这话却是出自她的真心,风瑞安的健康平安,比任何事都要让她高兴。

    眼前浮现夏侯渊的影,凤眸随即一沉。

    风瑞安早就听说她与夏侯渊的事,此刻自然也明白她心中担心的是什么,不由开口劝解道:“华儿不要担心,秦王素来沉稳,做事有分寸,况且,他手中有四十万大军,晾皇上一时三刻也不能怎么样,况且,以他的手段,这大周江山会如何,还不好说。”

    言语之间,是他对夏侯渊的肯定。

    风千华自然明白,可心中依旧还是担心。

    慕容秋画见此,拍着她的手道:“华儿放心,娘在南疆已点兵而待,随时可出兵助他,若还有其他需要,你尽管和娘提。”

    风千华点点头,现在提这些反而让他们跟着担心,夏侯渊的武功以及谋略,绝不会有事,只不过,这一战是他与血脉至亲的较量,即便是仇人,他也肯定会很难过。

    微微叹了口气,风千华笑道:“哥哥去了何处?”

    风存戎,她还没有见过。

    风瑞安喝了口茶,道:“他在南疆领兵,原地待命。”

    对面,端木筝歪着头,打量着风瑞安,忽然开口道:“伯父,你可认识我父亲?”

    风瑞安一愣,看向她,诧异道:“请问,令尊是?”

    端木筝笑着,想到自己的父亲,眼中满是尊敬之色:“端木勇磬。”

    “你是?”风瑞安不知不觉的站了起来,面容激动。

    “我是她的女儿,端木筝。”

    难掩的喜色,一层耀眼的光芒自眸底浮起,仿佛看到了年少时,他与好友策马扬鞭,对酒当歌在北疆草原上驰骋的场景,那时候的他们意气风发,向往成就一番大事业,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誓要捍卫各自的国土,让两国的和平友好持续下去。

    却没想到,转眼光,故人却已离他远去。

    端木筝见风瑞安这样的表,立刻确定自己的猜测,顿时起跪了下来,磕头道:“侄女叩见叔父,家父在世时经常与我提到你,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您。”

    风瑞安急忙扶起她,和蔼的看着她,安慰道:“你父亲是英雄,是不可多得的将才,他纵然去世,也会永远活在北疆人的心中。”

    端木筝丝毫不怀疑,重重点点头,擦了眼泪她道:“伯父也是英雄,顶天立地的英雄。”

    “那个……有吃的么?”夏侯紫忽然开口打断两人的认亲戏份,打着抢镜的决心,笑嘻嘻说:“饿了,边吃边说行不行。”

    他从昨晚开始就没有吃饭,能撑到现在,他都佩服自己。

    慕容秋画抱歉道:“对不起大家,我们是太久没有见到华儿,一时不自,怠慢了各位。”话落,她一顿道:“传膳。”

    刚刚还沉默的,被挤到一边没机会说话的二条,顿时眼睛一亮,甩着膀子不顾伤口撕裂的疼,死乞白赖的挤到风千华边坐下。

    风千华看着他腆着脸的表,无语的摇摇头,想到当初她曾问过她姓甚名谁家在哪里,这人还和他打哈哈,如今却摇一变,成了南疆的贵族,这地位的变化简直是天差地别。

    慕容秋画与风瑞安对视一眼,道:“华儿,布吉格是娘好友的孩子,也是南疆司马的公子,你当与他好好相处。”

    她说的平淡,但风千华却从她的话语中,听出些不一样的意思。

    二条见她看过来,抖着眉毛咧嘴笑道:“主子……你不是问过我的名字么,我现在告诉你吧,我叫库尔班拉马布吉格,怎么样,好听吧!”

    这意思,比“二条”好听多了。

    风千华眼角跳了挑,这名字……不及格?

    忍住脱口而出的话,她道:“库……库……”她想了片刻,实在被这坑爹的名字打败了,利索的改口道:“二条,我说过我不是你的主子,不用再喊我主子。”

    二条脸上的肌,随着她的停顿,一抽一抽的,直到最后她依旧喊着令他极为不满的名字,两条眉毛顿时耷拉下来,故意打岔夹了一块,放在她碗中:“主……吃菜。”

    风千华无奈,转而招呼夏侯紫与端木筝,魅刹坐在对面,存在感极其的低,敛目垂眼,桌上的筷子动都未动。

    “魅刹,你怎么不吃?”既然他随着自己,便是自己人,此后也不用太过见外。

    魅刹抬眸迅速扫了她一眼,刻板的拿起桌上的筷子,答道:“是,主子。”

    他一声随意的回答,却让某些人顿时炸毛。

    主子?

    二条唰的一下抬起头来,警惕的看着他。

    敢和她抢饭碗,简直是找死。

    魅刹接受他灼人的视线,淡定的吃着饭。

    一行人吃过饭,商量明启程去南疆,这时,端木筝想到柴房里,还关着夏侯智。

    “杀了吧,我看着他的脸就很讨厌。”

    端木筝翘着二郎腿,脸上一片唾弃之色。

    风千华眸光微敛:“魅刹,将人带过来。”

    魅刹点头出去,眨眼功夫提溜着夏侯智走来,随手一丢,将他扔在地上,转,他又木头人一样,与脸皮城墙厚的二条,并肩站在风千华后,两人之间剑拔弩张暗自较劲的场面,直看到风瑞安夫妇嘴角直抽。

    “夏侯智,你可知我为什么一定要杀你?”风千华冷目看着他,面容平静的可怕,但眸底氤氲的冷意,却让夏侯智颤抖不已。

    他举目四望想找可以救他的人,可四处看下去,没有一个人可能会帮他,只能硬着头皮道:“不……不知道。”

    风千华冷冷一笑:“不知道?可要我告诉你为什么?”

    夏侯智一怔,坐在地上,本能的朝后缩了缩,求救的看向夏侯紫,这里,只有他能救自己。

    夏侯紫撇着嘴,自顾自的喝茶,当做没看见。

    “风千雪当放火,是不是受你挑唆?你是想她做什么?替你笼络夏侯渊还是留住澜秋绝?又或者你根本就想让夏侯渊出丑?”

    夏侯智脸上震惊一片,当时,他做此事时极其隐秘,没有留下一丝的破绽,她是怎么知道的。

    风瑞安眼中却是一怔,先是不敢置信风千华所说的话,但转眼他便想通,当王府着火,他从皇宫着急赶回来,却在路上碰到交并不深的夏侯智,他一反常态的要随自己回府,当时事紧急,他并未多想,如今细细一想确实很可疑。

    慕容秋画一听到风千雪放火,顿时眼中浮现冷意,徐氏的女儿,竟然还在王府中作恶,是她当年太过心慈,才纵容她们这样无法无天,以致给华儿留下祸患。

    风千华俯视着夏侯智,当时风千雪足不出户,府中也都是她的人,所以,不可能有机会弄到那样一个功用奇特的荷包,唯一的解释便是有人给她。

    之后,她查过王府宾客来往的记录,并没有可疑的人来过,更没有人接触过风千雪,只有在前一天,她曾在侧门外,在王府侍卫的严密看管下,与一个走街串巷的货郎接触过,而那个货郎便是夏侯智边左右护卫之一。

    如此一来,这幕后之人,呼之出。

    她没有想到,夏侯智的手,自那时就伸的那么长,而她与夏侯渊从未将他放在眼中,也未想过他会是对手。

    这些,都已经过去,即便知道她也懒得再去动手,这样一个小人,自有人会收拾他。

    可是,却有一件事,让她绝对不能放过他。

    当,夏侯逸得知她的份,并且同一时间知道徐婉柔通报给皇帝的事,他一着急便冲出皇宫,在宫门外夺过一匹马,便飞速出了城。

    当时他心慌意乱,并未在意小厮的相貌,更未留意,那匹马的有何奇怪之处,但是,出了城之后,在落马坡处,那马突然疯了一样,撒腿狂奔而出,直奔悬崖之上,而夏侯逸便是这样,从马上落下悬崖。

    直到两后,他的护卫在崖下找到他,但那时,夏侯逸的腿已经错过最佳的治疗的时机,再也站不起来。

    夏侯逸虽然为人温润甚至有些过于优柔,但却不笨,放眼朝中有能力有胆色伤他的人,除了夏侯智还有谁?

    可是他已然残废,再去为了此事,将自己的兄弟推入万劫不复又能如何。

    所以,他选择沉默,将一切苦楚默默吞了下去。

    可眼前之人,非但不感恩于怀心生愧疚,反而变本加厉,甚至想要一举坐上太子之位,简直是狼子野心,其心可诛。

    “你果然好手段,算无遗策,故意在夏侯逸得知我消息的当天,让徐婉柔去告密,待他心中大乱必然不会防范别人,所以你在宫门外安排小厮牵着一匹疯马装作等人,却是暗中等着夏侯逸来夺马。”

    “若这一切都算计一空,恐怕,你还有别的手段,等着他吧!”

    风千华中怒意跌宕,想到夏侯逸再也站不起来,她便想一刀一刀将此人凌迟,千刀万剐。

    夏侯紫听的一愣一愣,面色震惊不已,他一直以为夏侯逸的伤纯属意外,没想到竟然这个畜生做的。

    勃然大怒,夏侯紫霍然起,一脚揣在夏侯智脸上,指着他鼻子怒道:“大哥的腿,真的是你弄的?说!”

    夏侯智体颤抖不已,明白今天难逃一死,他忽然捧腹大笑,笑声冷而诡异:“怎么,你们心疼了,若非他运气好,他何止是断腿这么简单,他就该下地狱,去陪着我的母嫔。”

    “你们只知道他清高,温润,又怎么会知道,他的母亲是多么的恶毒,若非是她,我和母嫔又怎么会在冷宫一待八年,怎么会饥不果腹衣不遮体,你们没有经历过,便永远不明白,那样的子,和地狱没有区别,我曾发过誓,这一生一定要站在权利的巅峰,要让曾经所有欺负我的人,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求我,我的鞋底!”

    “夏侯逸,他和她的母亲一样虚伪,是卑鄙小人,该死,他们都该死!”

    尖锐的嘶吼,夏侯智状似癫狂。

    夏侯紫怒不可遏,这些事他都知道,当年他的母嫔出生低微,不惜谋害他人想往上爬,用尽各种手段,若非皇后及时发现,不知有多少宫人惨遭毒手,将他们母子关在冷宫,已是父皇恩典,若不然,他们死不足惜。

    却没料到,养了这么一个畜生般的人。

    风千华挥挥手,示意将他带下去,这人的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散失了本,扭曲了一切,与他多说,简直是对牛弹琴。

    风瑞安微微叹了口气,道:“只是可惜太子那样剔透的人。”

    夏侯紫眼眶微红,闷声不吭的走了出去。

    风千华看着他离开,立刻示意侍卫跟在他后。

    众人都安静下来,小小的厅堂内,一片静谧。

    二条挠着头发,即使离的远,他依旧能感受风千华周所散发的寒气,眼眸眨了眨,他硬着头皮,想要打断此刻的窒闷:“秋瑾,可还好?”

    端木筝嫌弃的看他一眼,想要调节气氛,说个笑话也行,问的话太没技术含量:“嗯,好的,和我哥去了铎州,我来时让十二金刚去找他们,不就能会合。”

    二条偷偷看了眼风千华,见她脸色依旧不好看,决定使出杀手锏,死就死了,闭目吼道:“长公主,既然郡主来了,我和她的婚事,要不要定个子?”

    砰!

    端木筝率先从椅子上摔下来。

    风千华差点把脖子扭断了,抬头瞪着眼睛,表破天荒的一丝一丝逐渐龟裂……

    婚约?

    ------题外话------

    星期天啦,作业没写完的,赶紧写~哈哈哈哈哈…。

    早安,睡觉去了~我妈要起了,不能被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