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法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魅刹!

    她几乎快要忘了这个杀手,如果她没记错,他们之间还有一次赌约没有履行,今天他会出现在这里,让她颇感意外。

    同时,魅刹也看向她,深黑的眼眸依旧平静无波,但却有一丝亮光闪过

    风千华缓缓一笑,立在守护圈,圈外杀气蔓延尸堆如上,而她站在这里,连冬刺骨寒风,都被他们细心的遮挡,她何其有幸,能有这么多人在这种时刻,为她不顾生死,舍命想护。

    本来拥挤着尖叫着的百姓,却在这时完全自发的让开一条道,让他们可以从容通过。

    此刻,夏侯智彻底慌了,屋顶上的弓箭手,是他的杀手锏,却没有想到轻易被人解决掉了,不用想其它的陷阱以及埋伏,暗处隐藏的士兵,必然也就被人识破解决了。

    眼前看着夏侯渊他们就要突围而出,夏侯智拔脚想逃,可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道金色的影,从四面八方带着生冷的杀气,冲了过来。

    人数,足有数千!

    羽卫!

    夏侯智眼中一喜,皇室御用侍卫,由皇帝亲自统领,数千人手持武器,完全不顾百姓生死,挡路者,拦截者,怒骂者……

    杀!

    顿时场面失去控制,百姓们惊恐的逃离,混乱之中人有人被推倒在地,有人眼睁睁看着同为大周子民的羽卫,手起刀落将自己的亲友乡邻斩于剑下!

    血花簇簇于空中爆开,哭喊声,惊呼声,哀嚎声,声声悲绝于这金都上空凄厉奏响,男女老幼的哭声混合在一起,飘过一张张惊吓到苍白的朴实面容,飘过一具具原本鲜活的尸体,飘过一滩滩猩红的刺眼的血水……

    远远望去,整个刑场,满目疮痍!

    一个老人中一剑,跌倒在地面,在一双双惊恐逃离的双脚中,抓着地面一声嘶吼:“为什么!”

    大风呼呼地刮过,将这声悲鸣传至极远极远,诸多百姓逃离中回过头去,看到那双大睁着死不瞑目的苍老眼眸,缓缓流下了悲哀的泪水,他们也想问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

    他们只是手无寸铁的弱势群体,只凭着自的喜恶做事,然而,那个高高在上本应保护着他们的主宰者,却毫不留的将他们命践踏!

    这是一群没有人的杀人机器!

    大周数百年歌舞升平,仿佛就在这一之间,就在这三个字的茫然问句中……轰然坍塌!

    “护百姓撤离!”

    呜咽声声中,一声男子的低沉嗓音倏地响起,这嗓音冷沉含着灼灼杀气,然而就是这一声,宛若一剂定心丸,在如此杂乱的场面中,清晰的落在每一个人耳中,轰然撞击到他们的心房……

    那么响亮,那么清晰,那么果决,带给他们生存的希望!

    “是!”

    夏侯渊的手下齐声应答,这样的场面本就难以控制,若是再保护百姓撤离对他们来说将更加的艰难,然而没有一个人有疑问,皆双目坚定的贯彻着他的命令,保护调度着周围的百姓,羽卫一个个的冲上来,他们奋力抵挡着哪怕上挨了一刀、两刀,也坚决保护着百姓有秩序的撤离。

    撤离这个人间地狱!

    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战神秦王的手下,个个当的起顶天立地!

    夏侯渊眸光萧杀,一片冷凝,在百姓含泪的目光中没有分毫的矜傲动容,仿佛这令己方陷入更艰难境地的选择,根本就是理所应当。

    狰狰的杀气,高涨弥漫。

    厮杀依旧在继续!

    夏侯智早没了刚刚的惶恐,大笑不止,双手撑在桌案上,大声喝道:“夏侯渊,我劝你素手就擒,不要再鬼迷心窍自掘坟墓,否则,今天你们一个都逃不出去。”

    夏侯渊恍若未闻,袖袍挥动,沉重的长剑在手中仿若有了生命,大片大片的血光在他边爆开,剑光闪烁,交织纵横。

    一剑下去,就是一具尸体!

    一剑下去,就是一颗头颅!

    一剑下去,就是一注鲜血!

    一黑衣在寒风中翻飞,夏侯渊仿佛化死神,执掌着生命的镰刀,手握生死!

    夏侯智得意的话语噎在喉咙中,心惊跳。

    倏地,空气中发出一阵嗡鸣,一道白光划破气流直朝他头脸而来,速度之快宛若惊雷!

    一瞬间,他吓得面白如纸,差点一头栽下监斩台,堪堪运功移动一分,冰冷的刀尖擦着他的脸颊错过,霎时,一条狰狞的痕迹猩红刺目!

    血外翻,惨不忍睹。

    血线喷中,他捂着面颊痛呼不止,一滴一滴的血水氤氲了满脸,哪还顾得上别人死活?

    夏侯渊无心再管他的生死,护在风千华左右,周围半米内无人敢靠近一步。

    端木筝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巾,一刀砍了个羽卫的脑袋,血柱溅在她的脸上,衣服上,她胡乱擦了一把,指着监斩台上,缩在地上的夏侯智道:“让我再去补一刀!”

    忘恩负义之辈,当年他娘在宫中地位卑,他差点饿死在宫中,若非夏侯渊与皇帝提起,他们母子能活下来?!

    现在这副嘴脸,早忘了当年的屈辱,早忘了感恩,甚至连最基本的道德和同心都散失了,连百姓的命都不顾。

    畜生不如!

    话落,她便朝刑台跃起,四大金刚跟在她后面。

    夏侯智捂着脸,火辣辣的疼几乎让他晕厥过去,他自小与母亲过的低人一等,卑如蚁,所以,他发誓他要坐上那个位子,将曾经欺负他的人踩在脚底,要全天下的人抬头仰望着他,让他们生便生,让他们死便死。

    他也一直在努力,不惜用任何手段,可是,此刻他心中忽然生出一种绝望,看着夏侯渊舞动的墨袍,拔的影,怒意翻腾眼眸,他终于明白那抹恐惧来自于何处。

    底线,父皇与他触了王叔的底线!

    一直隐忍的王叔,若是有了雷霆之怒,他不敢想象,结果将是?!

    忽然,他眼前人影飘飞,气流一动,脖子上骤凉,一柄泛着寒光的弯刀,贴着他的动脉森森发寒,他顿时吓的脸如白纸,动也不敢动。

    “夏侯智,去死吧!”

    端木筝俏面上满是怒意,举起手中的刀,就要落下!

    就在这时,一条铁链卷了过来,拦住她的动作,端木筝赫然回头,便看到风千华立在她后。

    “这么死,太便宜他,带走!”凤眸中,氤氲的并非杀气,是彻骨的寒,令人如坠冰窖仿佛能将灵魂冻结,无法呼吸的寒意。

    夏侯智蓦地抬头,便落在这样一双眼中,冰冷,冷的让他绝望,毫无求生的念想,仿佛整个世界,都随着那眼眸中的黑暗,坠入深渊!

    肝胆俱裂,夏侯智忽然扯开喉咙吼道:“来人,保护本……”

    砰!

    话未说完,他便被端木筝点了哑,未出的声音梗在喉中,他满眼恐惧,却无法反抗。

    风千华唇角紧抿,看着如此的夏侯智,脸上一片沉凝萧冷。

    回到夏侯渊周围,风千华忽然想到夏侯紫,视线在人群中寻找了半天,才堪堪找到满头满脸是血的夏侯紫,所幸,那些血都是别人的。

    仿佛感受到她的视线,夏侯紫凑过来,抽空笑嘻嘻道:“别顾忌我,我早就想杀他了。”

    风千华莞尔,他看似大大咧咧,却心思细腻敏感,他早就明白,夏侯渊今天能带人劫法场,便意味着,与皇帝彻底决裂,已是你死我亡的地步,而他依旧嘻嘻哈哈,装作一无所知,只做自己想做认为该做的事

    对于夏侯智,他定是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抓他。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大智若愚!

    微微点头,两人相视一笑,友谊坚定一如既往。

    百姓,终于安全撤离,没有了顾及的众人,杀的更加的痛快,一行人边打边迅速朝城外退去。

    羽卫并非一般军队,个个都是高手,如今也是人多势众,然而,依旧不敌这仅百人队伍,所限披靡,不肖三刻便出现败势。

    夏侯渊墨袍舞动,打开一个缺口,道:“先走。”

    皇上的手段,绝不仅仅是羽卫而已,只怕,等待他们的绝对是一个残酷的战场,宛若地狱的战场。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他不会退却,但绝不能让她入险境。

    风千华用手中的锁链,抵抗一个羽卫砍过来的剑,锁链一劈两半,她手挽着链条舞的虎虎生风,所到之处哀嚎不断,她从容回眸,挑眉道:“共进退!”

    这样的形势,她怎么可能丢下他一人离开。

    夏侯渊护在侧,看着已在咫尺的城门:“听话,出去等我!”

    他声音低沉带着不容人质疑的威严,却是满满的关切,凝望着她。

    他不能让她承担一丝的风险,刀枪火海,他一人去闯。

    彼此心意,对方明了,却不能相从,风千华回御敌,冲上来的羽卫顿时被抽的血模糊。

    以实际行动回答他。

    夏侯渊微微蹙眉,无奈看着她,只能暂时将这个想法搁置。

    耳尖微动,他眼眸倏地一眯,后有数百名黑衣人,正凌空飞渡而来。

    个个太阳突起,杀气腾腾,显然是内家高手!

    风千华冷笑,这些人,便是传说中世人并不确定存在的“影卫”吧,当初左荣徵给她的那块令牌,就是统领他们的,而当时,在牢中刺杀风瑞安的人,也是这班人,皇帝可谓是下了血本,竟不惜动用这些人,也要将他们斩尽杀绝。

    不过,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夏侯渊亦是面色沉冽,曾经的一幕幕如恶梦一般纠缠了他数十年的画面,与眼前的场景诡异的重叠上,他体微震,衣袍鼓动如风,长剑舞动招招罡风强劲,杀气腾腾。

    曾经的仇,太妃所承受的一切,他要彻底为她讨回来!

    包括那人!

    长剑飞起,肢体横飞,夏侯渊化修罗,冷的瘆人。

    一侧,端木筝杀的兴奋,开怀大笑,弯刀如月刀刀凌厉,她迎敌而上,与一人交锋对上,然而却不过数十招后,却被那人一掌挥出数十米外,砰然一口鲜血的喷了出来,脸色惨白。

    “妈的,爷就不信打不过你。”她捂住口骂着,提起刀憋着口气,不服气的重新冲了回去。

    一侧屋顶上,一抹墨绿纤细影迎风而立,狐狸眼微眯,破天荒极其不淡定的急的满头冷汗,他挥着手朝后喝道:“让所有人都出来,不能等了!”

    霁月话落,后跟着的人,立刻发出一枚信号弹直入云霄之中,烟硝味久久不散。

    霁月令的,便是秦王旧部四十万大军,早已守在金都城外,只待一声令下,足可踏平皇城。

    转瞬,潮水般穿盔甲的士兵,从城门朝这边跑来,震天动地的脚步声,在金都上空铿锵回

    这边“影卫”早就得了皇帝重命,所有人的目标,便是夏侯渊与风千华,招招杀机不留一丝余地。

    铁链舞动的啸鸣声,每一声终止便有人倒下,风千华眸光萧冷,她虽无内功但却姿灵活,速度极快,应付影卫游刃有余。

    伴随着由远而近的山洪一般秦王军的脚步声,刑台边一侧的巷口,再次无声无息的走出十几人。

    风千华余光看去,眉梢微挑,这十几人打扮怪异,绿色短衫红色灯笼裤,腰间扎着五彩缤纷的腰带,头顶上缠着厚重的头巾,一个个表生动,激动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这十几个人步伐诡异的却又迅捷的在大军之前,诡异的出现在羽卫后。

    他们不用武器,却是每人从怀中动作统一的抽出一支竹筒,那竹筒像是百姓抽的水烟,却又不全相同,他们含在口中,形在人群中穿梭,幽灵一样变幻莫测,对着人面一吹,果断倒了一大片,甚至连武功高强的影卫,都不能幸免。

    好强的毒!

    眼见着那些人如入无人之境,朝她奔来,一双双目光急切而恭敬,眉头微蹙她微微诧异,这天下,能将毒用的这般奇妙出神入化的,除了南疆别无它处,而这些人的打扮,也颇有可疑。

    可是,她并没有与南疆有所交界,为什么他们会来救自己?!

    视线微微一顿,她诧异的看着其中一人……

    他与别人不同,用纱巾蒙着脸,露出的一双大眼,眸子里满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兴奋,一柄砍下来,他体灵活一避,顿时缩到柱子后面,然后露出的脑袋左右四顾,确定周围无人,又蹿了出来,目光晶亮的看着自己,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他的影极其熟悉,尤其是这双鬼鬼祟祟的眼睛,风千华挑眉,眼中划过丝疏离与疑惑。

    然而,就在她一分神之际,不远处一支利箭,带着嗜杀之气,划破气流朝她飞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所有人手中的动作一顿,目眦裂盯着这支速度极快的箭。

    夏侯渊眼眸如血,杀气暴涨凌空而起如鹰隼一般越过重重包围,朝风千华飞去。

    夏侯紫一招虚幻,成功从本对他没有下杀手的影卫下逃走,与端木筝同一时间冲了过去。

    魅刹长剑收回,周戾气大增,冲天而起,直飞去百米外屋顶上,那嚣张的拿着弓的黑衣人。

    然而,这一箭太快,快的让所有人都来不及抵挡。

    风千华感受到后的动静,凤眸微眯划过厉色,她侧避开,但知道即便如此,以那箭蓄谋良久的精准以及极强的力道和速度……

    这一切只在眨眼之间,有人一刀挥出还未收回,有人脚步抬起未及落下。

    但就在这片刻之间,那箭冲破重重气流,了过来。

    噗嗤!

    刺耳的肌分裂声,如惊雷般炸响……

    风千华神微微一顿,一抹杀意升起。

    周围刹时安静下来。

    同一时间,夏侯渊落在她侧,两人同时回看去,双双看进一双闪烁哀怨之色的大眼,眼中雾气氤氲楚楚可怜,露出的额头苍白的毫无血色,白色的面纱下,嘟着的红唇顶的高高的,撅着嘴直哼哼。

    绿色的马褂上,赤黑的颜色湿了一大片,一支森凉的箭头穿骨而过,露出狰狞寒凉之光,腥红的血顺着青石板路,逶迤淌了一地。

    风千华心中巨震,此刻,她若没有猜到他是谁,就枉做了一场主仆!

    不是二条是谁!

    俯,扶起他,风千华怒目:“谁让你来的!”

    这一箭,若是她受只是擦肩而过,不会伤的这么重,而这个人硬生生挡住,却伤的这么重,她是该谢他还是该无奈!

    二条眨眼,泪花在眼中打着转,要哭不哭格外惹人生怜:“我……没走稳。”

    风千华差点将他重新扔到地上,但面色却好转许多,道:“你这花拳绣腿,跑这里来送死吗,赶紧带着你的人滚蛋。”

    二条梗着脖子,瞪眼道:“不,我负重任要将你救走,你今天必须跟我走!”

    风千华来不及问他,负谁的重任,紧接着轰隆隆的脚步声传来,皇帝设伏的士兵与秦王军同时到达,不大的金都,狭窄的街道顿时如潮水般,挤得满满当当,战场早已由当初的劫法场,演变成两军对垒,数万士兵剑拔弩张,两军对峙。

    影卫退去,他们站在两军阵前,场面绞着。

    夏侯渊眸光微沉,视线在二条脸上滑过,眼中一片了然之色,夏侯渊揽过风千华,认真的看着她:“和他走,等我来找你!”

    如今局势一触即发,此地已是危机四伏。

    风千华回眸定定的看着他,他眼神坚定,语气不容商量,心中明白,如今的况他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转,看着数万双熟悉或陌生的眼睛,那是曾经同生共死相处的战友,是追随他多年的部众,这么多人站在这里,与皇权对立,这么多的生命系在他肩上,此时的他没有退路,只有不断往前……

    “监军,先走!”忽然,后数十万的部众,齐齐出声,炙的看着风千华。

    他们是血男儿,浴血奋战保家卫国当仁不让,他们是生死兄弟,抛头颅马革裹尸无所畏惧……

    凤眸微,风千华定定的看着夏侯渊,忽然,二条在她侧晃了晃,重重栽了下去,脸色已是酱紫色。

    她大惊,箭上居然有毒!

    随着二条来的数十人,眼前看风千华踌躇不走,二条命在旦夕,顿时纷纷跪下:“姑娘,请随我们离开,主子正在等你。”

    手臂抖了抖,夏侯渊忽然将他一推,送到端木筝前面,决绝道:“走!”

    他的态度,已是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而另一侧,两方士兵的对峙,随时会一触即发,此时不走,不会再有机会。

    风千华蹙着眉,正开口,忽然脖子后面一痛,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她脑中不断回旋着一个念头,武功多不练果然有退步,随随便便,便被人偷袭成功。

    端木筝拦腰将风千华抱起,看着夏侯渊,第一次觉得夏侯渊真的是男人中的男人,佩服道:“你自己保重,记住,她在等你!”

    夏侯渊微微点头,鹰眸中,一片幽深。

    “走!”

    端木筝抱着风千华,与魅刹夏侯紫等人,迅速在两军对垒之中退了出来,随着二条带来的手下,穿街走巷瞬间出了城门,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后,响起万军与阵前的呼声,声声如雷响彻在金都上空,随即一阵刀剑交锋嗡鸣声,久久回在众人耳中。

    这一天,是金都百姓的恶梦,却是大周百姓新的起点。

    这一天,是许多人生命的终结之,亦是很多人新生之时。

    头顶上,被乌云遮去的红,破云而出,明亮而炙的照在所有人头顶,在他们心中。

    城外。

    早有备好的马车候着,他们一路飞奔,落时分终于在余栈崖下一间小院前停下。

    风千华抚额醒来,看着满院子里站着的人,眸光一怔。

    ------题外话------

    别想着他们会分开啊虐啊生死之别啊,之类,咱滴文文不是这种基调,表担心哈~

    后面没啥大事,咱就安心宠吧!

    那个,我有看到结局在向我招手,小鞭子抽起来~赶紧的…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