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法场(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偌大的刑场,肆虐的寒风,观斩台外却是沸沸扬扬,乌压压的人群缩在厚厚的棉袄里,指手画脚的高声讨论着。

    忽而,哗啦,哗啦——

    铁镣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喧闹的刑场内响起,一下子,所有人都收住了声音,循着声音望去……

    远远的,那个印象中的白衣女子映入眼帘,衣服褶皱却不褴褛,鬓发凌乱却满面清冷,衣袍上虽有污却不狼狈,脚上的镣铐看上去极是沉重,然而她一步一步走的极其淡定从容,在这么多双或谴责或好奇的目光下,仿佛走上的不是刑场,而是着华袍,踏上云端。

    有雪花漫天飞落,纯白的雪瓣飘飘扬扬自半空中落下,像似一幕垂帘,将女子的容颜拢在一片银光中,她面容沉静,毫无惊慌失措,仿若神祗一般雍容浅淡,似并非自牢房而来,却是那九天之上俯睨着他们的仙人。

    一瞬间,不少人仿佛又看见了紫玉阁上,那一壶酒令左大才子甘拜之景,一曲让全场血沸腾之像,一诗使素有才女之名的徐婉柔落荒而逃的女子,那时候的她锋芒毕现,眼底煞气暗敛,高傲不屑。

    之后,她为庶母治病,散尽家财求名医,毫无怨言还用心侍奉在病榻前,直至庶母逝后风光大葬,她每一件事做的大气周全,一派大家风度,乃金都女子之楷模。

    金銮上,她女扮男装舌灿莲花,护国威名,她以国当以民为本,以民为重的铿铿言论,瞬时揽尽百姓的心,名扬天下,那时的她睿智冷傲,进退有度乃百官之典范。

    杭城水灾,她不顾个人安危,与秦王彻夜不休防治瘟疫,与十恶不赦的巡抚斗智斗勇,护百姓周全,战场上,一计浮桥省数之功,于万军前骤如天降神兵,将澜月大军打的落花流水,弃甲而逃……

    与她有关的事,每一件每一桩,都是他们所津津乐道,钦佩不已的……

    如此女子,唯有四字可窥其一二。

    风华绝代!

    然而,这样的人却是叛臣之女,负欺君大罪。

    有人感叹,她是国之大幸与别无关,她是百姓之福与罪名无碍,满心不忿皇帝的处置,却也有人认为,为女子,当以夫纲,竟出入朝堂扰乱纲常,此等女子虽奇但男子不容。

    无论各自心中想着什么,或怒,或愤,或乐,或怜……

    都改变不了皇权下,皇上的决定。

    静,死一般的寂静。

    只有铁镣重重的摩擦着地面,发出刮擦声响,所有人望着风千华,那原本的鄙夷谴责,不知不觉化为唇间一声轻叹……

    高高的监斩台上,夏侯智坐在正中,一双眼睛却是四处滑动,今天这个差事,皇上本不是给他,因为徐婉柔之事,他再次被父皇责罚,革去职务,是他在御书房外跪了一夜,父皇才松了口,同意他来监斩。

    风千华被斩首,肯定会有许多人坐立难安,他只需高坐看台,布好陷阱,等着一只一只猎物跳进来。

    笃定的笑,视线,在停下来却依旧背影直的风千华面上顿了顿,他心中兴奋之几乎难以抑制,恨不得立刻扔出手中监斩令,然后看着一颗这么美的头颅,滚到他脚下。

    风千华唇角急不可察的微微一勾,这偌大的刑场沸沸扬扬之中,有几股气息锁定在她的上。

    其中,东北角的位置,大概有十几个人,她不动声色的暗暗掠过,那几人影壮硕,杀气腾腾,戴着高高的斗笠,在人群中格外显目。

    是端木筝领着十二金刚。

    西北角,几个人面容生疏,没有做任何伪装,却一个个满的清冷之气,其中一个她曾在夏侯逸边,有过一面之缘,另一边,夏侯紫破天荒穿了低调的黑衣,蒙着面巾,大眼骨碌转着杀气暗敛。

    正前方,几十个男子即使穿着百姓的粗布衣裳,围着灰色的头巾,却依旧难掩岿然的军人之姿,她甚至在一闪而过的影中,看到张硕张冲兄弟的影。

    却也有另外一班人,鬼鬼祟祟的守在外围,神戒备,手或有意无意的搭在腰间或是拢在袖中,周的杀气升腾至始至终凝结在她上。

    她冷冷勾唇,凤眸微微一转,落在趾高气扬夏侯智的上。

    这一道目光宛若利刃,让夏侯智一怔,背脊生出一股寒意,他急忙错开目光,也不与左右两侧的官员商量,抬头匆忙看了天色,提起一支令牌,拿着手中,脸上故作正色,喝道:“罪妇风千华,以女子份混淆视听,上朝为官,参加科举,胆大包天,自古女子相夫教子夫纲为天,此罪妇竟妄想牝鸡司晨,有违朝纲,有违祖训,有为天理道德。”他一口气说完,似是岔了气,停了停继续道:“她以叛臣之女,欺君罔上监军赴战场,分明是意图不轨,与敌国通敌,夺我大周江山,若非皇上圣明,大周只怕已在一片水深火之中。”

    “所以,皇上有令,此人最大恶极,十恶不赦,立斩不待!”

    他话语铿铿,却空洞无力,毫无说服力,鄙弃不屑之声低低响起。

    夏侯智看着所有人的反应,顿时脸色一青,抬起手中的令牌,重重扔了出去……

    百姓中,顿时一阵喧哗声响起,心中一凉无力绝望,甚至有人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纷纷朝刑台边挤过去。

    他们不知道要干什么,能干什么,不由自主的朝刑台涌去。

    令牌,在空中划下一道冷硬的弧度,翻转生杀之权,直直落向地面。

    就在这时,一道破空之声在所有人头顶响起,带着萧杀之气,向那只令牌。

    砰!

    箭穿牌而过,却势头不减,向后排的夏侯智。

    夏侯智即便早有准备,但心中仍旧一惊,匆忙之间,他抓起左侧的都察院副使,往前一挡。

    一箭钉在前,莫名做了替死鬼的副使瞪着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前仍旧箭羽颤抖的利箭,随即脖子一软,死不瞑目的倒了下去。

    这一切,电光火石间,待百姓反应过来,只看到二皇子将督查院副使的尸体,如敝履一般踢开,所有人脸上浮出一片鄙夷之色,厌恶之

    夏侯智目眦裂,面容扭曲喝道:“有人劫法场,抓人,快去抓人!”

    轰然间,隐匿在百姓中的人,几乎一瞬间从各方飞跃而起。

    风千华始终淡然立着,手腕上的镣铐,重重的垂在地面,边两侧神木讷的侩子手,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双目呆滞的看着眼前人影横飞的场景。

    当先之人,凌空飞跃而起,墨衣飞舞宛若雄鹰的展翅,一道刚劲的风在众人头顶掠过,那人拔的背影,已岿然稳稳落在刑台之上,气质沉冽犹如天神临世,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

    霍然转,露出一张如雕如塑的面容,深刻俊冷鹰眸锐利,所有呆呆的愣住。

    秦王!

    他竟然来劫法场,顿时,百姓们再次沸腾。

    而随后来的几匹人马,显然并非一路人,但却极其默契仿佛事先商量过一般,一瞬间聚集过来,将风千华围住。

    皇家护卫刀剑出鞘,嗡鸣声不绝于耳,围堵而上,将几十人的阵营,围在里面,水泄不通!

    人墙里,夏侯渊唇角微勾,一步一步宛若猎豹一般,走到风千华前,目光变的柔而专注,节骨分明的大手,满含思念落在她的面容上,将他面颊上的碎发撩起落在耳后,他深深看着她,缓缓道:“等我!”

    风千华回视着他,视线中同样是深氤氲,她没有料到,他与皇帝的彻底决裂,是因为她,更没有想到他竟这般大张旗鼓的来劫法场。

    心中是满满的感动,她唇角微勾,道:“好!”

    两人相视,皆在瞬间,周围,一双双眼睛朝她看来,熟悉的,陌生的,却是同一种视线。

    患难与共,同生共死!

    她微微点头,记在心中。

    圈外立功心切的皇家护卫,宛若久待的恶狼一般,朝众人扑了过来。

    一时间,刀剑铿鸣之声四起,寒光闪动,使着冬的冽风变的更加刺骨,却也有着温暖,在所有人心中升起。

    混乱的场面,百姓们蠢蠢动,秦王带着手下来劫法场,秦王是谁,是他们的守护神,顿时,刚刚还对死亡与皇威惧怕的百姓,血沸腾,挽起袖子就要冲过去帮忙。

    不大的刑场,里三层外三层的百姓,叫嚷声,咒骂声,哭喊声,刀剑交锋嗡鸣声,几乎要将金都的天掀翻。

    就在这时,刑场四周的屋顶上,同一时间冒出许多穿盔甲的士兵,他们手中架着黑森森的弓箭,根本不顾是否会伤到百姓,拉开弓就要箭!

    然而,下一秒,他们手中的箭还没有出,后又鬼魅般出现一批人,黑衣蒙面,劲装袭不似军人霸气,但却如修罗般冷,动作迅捷鲜血横飞,眨眼功夫,那一匹士兵轰然从屋顶滚落下来。

    领头之人,一飞冲天,自屋顶直落而下,加入战斗圈中。

    在皇家侍卫出现之时,鲁忱领着一干人,早已在百米之外,箭口准确的对着他们,但是这批黑人的出现,显然不在他的预料中,至此他还愣怔的看着对面莫名出现的人。

    不过瞬间,他随即又明了,姑娘那样的人,必然有自己的势力,这些人恐怕就是他的势力。

    但是,此刻风千华也颇感意外,视线盯着那人搏斗的背影,长剑如锋招招致命,姿修长灵活,脑中念头一闪,她略有错愕的看着那人。

    ------题外话------

    凑合看,时间来不及了,我先更这么多,明天的更文的时间不变,依旧是早晨。

    么么~亲的们!

    周末愉快哈。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