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清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冷潮湿的地牢内,只有半轮弯月投进的冷光少许,片刻被高空浮卷的层层云遮挡,正如此刻风千华的心,豁然不见天

    她微微颤抖着,不可置信的看着远处芝兰玉树的白衣男子,唇角挂着淡淡的和煦笑容,眉目清朗,眼眸似星明亮宛若一潭碧波,一片欣慰豁达。

    一切皆如以往,除了……

    目光从他下的轮椅移开,风千华一时说不出话,这个如兄如友的温润男子,已经先一步开口:“没事就好。”

    没事就好……

    清淡的近似飘渺的几个字,仿佛带着无尽的回应,在这低低的幽暗的牢房中回响,将这一室空寂的微凉,瞬间覆上一层温暖,仿佛风都随着他的声音他的话失了一抹冷凛,那是漾着发自内心的豁朗,如一线暖阳顿时将这暗的地牢照亮,纵然如此,却没有照亮风千华的心底。

    有风霜雨雪呼呼吹入,在她一瞬间洞开的心口,呼呼炸响,冷的她自不由后退了一步,以期让这距离,将眼前的景看的清楚。

    但是,一切都没有改变,他还是坐在轮椅上,一白袍说不出的优雅清润,此刻微昂着面容,看着她。

    眼眸中一片酸涩,风千华狠狠的闭上了眼。

    他总是这样,事事为他人着想,即便到这般的境,却是先想着她的安危。

    “没事。”她淡淡开口,一切的绪再次被生生压入沉静之中。

    或许,他只是受伤了。

    排除心中不好的预感,她缓缓睁开眼,她自然的走到夏侯逸后,慢慢推动轮椅,木质的轮子在地面发出单调却犹自凄凉的声音,而坐上的男子,却依旧平静如初。

    不愿蹲下与他保持平视,她缓缓坐在对面,凤眸定定的看着他……

    夏侯逸唇角微微勾着,面容上的笑容绚烂如艳阳,没有半丝霾,眼前的风千华,依旧如以往一般风姿千华,冷冽傲然一举一动间沉然从容,但又却是哪里发生了变化,与以前有着不同,仿佛眉宇间多了一份不曾有过的柔和,沉然的冽静逸的柔在她面容上,结合的如此完美,让她更加的光彩无双让人无法凝视。

    这些都是王叔功劳吧!

    想到夏侯渊,他心中溢出丝欣慰,或许,这个世界上,只有王叔那样的顶天立地的男人,才能配的上她。

    而他……

    是啊,只要她健康,平安,幸福,不就是他最大的愿望么。

    他的私,比起这些太过微不足道!

    淡淡一笑,夏侯逸微微侧开目光,轻轻道:“今上……我不方便,只能此刻才来看你。”他微微一顿,带着一丝愧疚,想到皇上的所作所为,叹息道:“父皇那里,我会去求。”

    风千华摇摇头,问出久久回在心中的疑惑:“你的腿?”

    或许,只是受伤,并非如她所想的那样严重。

    夏侯逸笑看着她,仿佛在讲一件极其平常的事般,语气淡然却似一记闷雷,敲在她心际:“太医说,伤了胫骨,不能动了!”

    不能动了!

    不能动了!

    他的话回在她耳际,她觉得一瞬间有些幻听,不相信的眨眨眼,重复道:“不能动?”

    夏侯逸微微点头,将她所有的侥幸,击的粉碎。

    他怎么能说的如此淡然,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风千华腾的下站起来,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在搅动,仿佛五脏六腑都在生生的疼,又似有一把熊熊的火,在烧着她,无处宣泄,她不相信,转冷冷道:“谁?”

    他是太子,出入都有人相随,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受这样重的伤,而且,他受伤这样的大事,竟然没有人知道,甚至连夏侯渊的密探都未曾汇报消息,着意味着什么,是皇帝并没有想深究此事?还是他根本不打算追究。

    “谁?”风千华认真的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他可以不在乎,但是她不能淡定,那个温润的男子,即便处高位,也如清风一般和绚毫不张扬,无论与谁都是温文尔雅有礼周到,从未伤害过别人。

    到底是谁,和他有这样的大的仇恨。

    夏侯逸看她面色焦急,心中不由一暖,她还是关心自己,即便这样的关心,曾经是他最不愿承认的,可是此刻,却让他无比幸福。

    即使,他不可能成为她边比肩而立,携手一生的男子,那么,做这一个在她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在她后远远的注视的朋友,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淡淡开口,他拉住风千华,反过来安慰她“不小心摔下马便折断了,与别人无关,你休恼!”

    不恼,她怎么能不恼!

    一双腿对于一个人意味着什么。

    那不但是腿,是自由,是向往,是希望,甚至是一切!

    可是,却被他如此随意的带过,优雅淡然。

    这一次,风千华微倾着体,认真的看着他,他有武功就是不慎落马,也能自保,况且,即便是摔下马,那样的高度又怎么会轻易断了腿!

    可是,当目光接触到他时,风千华却是微微一怔,似乎觉得此刻的夏侯逸,与以前不一样了,以往,他的眼底会有兴奋流露,会有动流露,会有跳动的绪,即使是清润如风时,也会如其它男子一样,有着因喜便不顾一切的冲劲。

    可是,现在这些没有了,仿佛一瞬间,那些曾经在他上的枷锁被他抛去,只有轻松,禅定般的目空一切!

    风千华被此刻的夏侯逸怔住,她说不上好,或者不好,他成熟了固然是好事,这样的豁达万物皆空般的他,却让她生出一种无奈,这就是夏侯逸,那个事事为别人着想,从不伤害别人仁义的太子!

    再次坐下,风千华心中已然有了决定,她不是圣人,她无法以德报怨,她的朋友受伤了,被人陷害了,那么这笔债,无论如何也会帮他讨回来。

    夏侯逸不愿提,她自有办法知道!

    “对不起。”夏侯逸轻声说着:“让你担心了。”

    风千华摇着头,脑中浮现出今上,夏侯智的意气风发耀武扬威的表,那个只敢背地里寻求支援同盟的二皇子,今天一句话却引来那么人的附和和认同,夏侯智的地位,仿佛在水涨船高!

    “皇上,什么态度?”风千华沉声问道。

    历朝历代,没有那一位帝王会将皇位传给一位行动不便的皇子,若真如此,那么他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

    夏侯逸浅笑:“父皇震怒,要派人去查被我阻拦我。”他微微一顿,声音中带着一丝轻松感:“至于太子之位,我已上书请辞。”

    他知道,隐瞒并非长久之计,他今从宫中出来,那么多人见到他,明全天下便会知道,朝廷的动再所难免,父皇不能做的决定,他便替他做!

    大周帝那样的人,即便是夏侯逸不主动请辞,他也不可能将皇位传给他,以后,没有太子光环的庇佑,若是夏侯智那样的人登上皇位,泱泱大周,他又将如何立足?

    一滴泪,自她眼角潸然落下,风千华缓缓叹出口气。

    夏侯逸心神俱怔,一抹狂喜涌上心头,瞬间将他的心填满,她为他而哭,为他心痛,他何其有幸,能得这样的女子牵挂,放在心间。

    两人相视,缓缓一笑,有什么变的比以前更加的坚固。

    当夜,风千华见了新任大理寺卿,让他将一封信带给夏侯渊,第二一早,夏侯渊的回信已经到她手中,风千华捏着信,眼中一片冷意!

    一轮红,自地平线升起,金都上空却依旧霾一片。

    二皇子府中。

    夏侯智鹫的坐在正堂中,冷目看着眼前的两个女子,一个是他的妾室刘氏,另外一个则是徐婉柔。

    正妃钱氏坐在左侧,美目冷笑看着两人,她定过侯的孙女,即便是徐文清未死,地位也丝毫不逊与徐婉柔,何况是徐婉柔。

    刘氏哭的梨花带雨,脸色惨白一片:“王爷,您要为臣妾做主啊。”她怒指着徐婉柔,咬牙切齿的道:“补品是侧妃赐的,而臣妾吃了之后立刻就小产了,分明就是她嫉妒臣妾育有王爷的子嗣而她没有,设毒计害我们的孩儿。”

    刘氏呜呜哭着,悲痛绝。

    徐婉柔目眦裂,她昨在大上出了那样的丑还未扳倒风千华,却没想到回家还受这样的冤枉,怒狠狠的道:“我害你?那些东西是侯府珍藏的多年之物,我孝敬倾妃娘娘的,却瞧你可怜,分了你一点,你不但不念好,反而诬陷我,人!”

    她越说越气,仿佛要将这两天的火,统统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妾上出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戏子,卑如泥,你凭什么在这里和我说话,给我滚!”

    夏侯智显然相信刘氏的话,目光冷的盯着徐婉柔,可眼底还留着一抹愫,钱氏见此状,便知道他还留着相思数十载的意,漫不经心的道:“妹妹这话说的可欠妥当,若刘氏是人,那咱们爷算什么,我们又算什么。”

    夏侯智目光一冷,一个孩子没有了,他还会有很多,他今肯让一个小妾与徐婉柔对峙,就只是想教训教训她,但是此刻被钱氏一说,顿时一股无名的火蹿了上来,想到当时她倒贴夏侯渊,不拿正眼待他时的高傲,比刘氏还要卑万分!

    砰!

    “闭嘴!”夏侯智一脚踹在她口,怒不可遏。

    徐婉柔猛然倒地,一口血喷了出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夏侯智,眼中一片凄楚绝望。

    钱氏见此,顿时瞪了眼刘氏。

    刘氏加强眼泪攻势,正说话,忽然自门外,突然闯进数十名羽卫,一个个虎步蹬蹬来势汹汹。

    “谁是徐婉柔。”领头之人道。

    夏侯智目光一凝,却不敢语气太过强硬,毕竟羽卫并非普通侍卫:“什么事?”

    领人之人目光在几个女人冷的转了一圈:“奉皇上之命,将徐氏婉柔押至宗人府,废黜侧妃之位,听候发落。”

    所有的人怔了证,徐婉柔目光呆滞,不明所以。

    夏侯智声音都透着一丝惊惧:“怎么回事。”

    羽卫一片默然,不屑的看着几个女子:“倾妃娘娘流产,太医查出,正是因为吃了她送去的人参。”

    不由分说,徐婉柔被人几人五花大绑捆了起来,在她一片哭爹喊娘之中押走!

    夏侯智软在椅子上,她会怀疑徐婉柔害刘氏,却怎么也不会相信,徐婉柔会去害倾妃,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倾妃流产,徐婉柔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侧妃,若此事真与她有关,那么皇上哪里必然会怀疑他这个哥哥,见不得弟弟出生,而使毒计害死。

    他猛然起,急切的朝外走去,进了宫。

    ==

    同,大周军营之中,八十万大军统领,在没有主帅的况下,暗中会晤与天目崖,数百人誓死追随秦王,一时间军心因风千华被关押之事,若沸腾的开水般,随时等待汹涌而出。

    而城中,数家米铺粮行绸缎当铺,关门歇业,金都百姓生活的秩序,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有钱无处买米,布比金贵的子像黑顶一样,顿时笼罩在金都上空。

    无独有偶,齐州云州等地,大批的商家也都以各种理由关门歇业,短短五,大周的经济彻底瘫痪。

    风千华坐在牢房之中,拿着本书却是看的闲然,纵然皇帝下令严探视,可是,每一天依旧有人进来,夏侯紫,夏侯逸,甚至夏侯清妍。

    想起当时她指着自己鼻子骂骗子,又呜呜的哭着跑出去的模样,风千华觉得无语至极。

    外面的消息陆续传给她,所以,朝中发生的事她甚至比一些大臣知道的还早,徐婉柔被削去侧妃之位,在宗庙之中,却不甘落寞当夜一根白绫吊死在太庙横梁之上,有野犬路过,将她的尸体啃噬的惨不忍睹,据说,满的细皮嫩只剩下一副碎了的骨架,歪歪曲曲的堆在门口。

    她冷笑,宗庙是什么样的地方,怎么会有野犬进去,定然是人为。

    至于是谁,还真不好说。

    不过,倾妃的可能比较大,她没了孩子失去最大的筹码,对徐婉柔怀恨在心定是必然,即便她是被人陷害,那也是受她牵连,所以,一个发了疯的女人,做出什么事,都皆有可能。

    忽然,牢门的沉重声千篇一律的响起,牢头郑重的提着食盒进来,满面萧穆的放在她的食案上,略带同的看她一眼,走了出去。

    风千华目光一扫,看着桌面上摆放整齐,满满当当的九个菜还有一壶好酒,唇角冷冷的勾了勾。

    如此丰盛,必然是断头饭了!

    果然,半个时辰后,她被镣铐枷锁锁住,七天来第一次带出了牢房,却是走向断头台!

    ------题外话------

    咳咳~那个,心疼夏侯逸,蹲墙角去!

    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呢~

    剧透一下,会有很多人隆重登场,出现过的,未出现的~

    闹!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