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轰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所有人霍然转头,忽然,脸上惊喜的笑集体不自然的僵住,被雷劈了一样的表比刚才那狗子还要便秘……

    蓦然回首,眼前一黑,眼珠一滚,一群石雕新鲜出炉了!

    那远远走来的男人,一黑衣拔卓然,轮廓坚毅英俊不凡,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掩不住的笑,可不正是他们的偶像——纯爷们秦王!

    旁边一白衣的纤细男子,看着瘦弱风吹就倒,脸上的幸福笑容不亚于秦王,可不正是前次大战中一人闯进军营,于万军之中悄无声息的掳走澜秋意,又独自一人素手冷静对峙,后箭雨密布,她却来去自如,骨子里也是纯爷们的监军!

    此刻这俩纯爷们正手拖手肩并肩,笑的一脸甜蜜……

    砰砰砰砰声不断,哎呦哎呦声四起,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们脚下一歪,摔了个七零八落人仰马翻,连旁边拴着的战马都嘶鸣一声四蹄倒地,口吐白沫崩溃不止。

    偌大的军营里一片混乱,高阔的天空飘出九个大字:

    ——爷啊,你咋真的弯了呢!

    此刻,面对四仰八叉嘴角抽搐的造型,秦王下一脸享受旁若无人的对着边之人缓缓一笑,那笑容几乎让天地都为之失色,更是彻底将所有人击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累了?”夏侯渊开口,目光宠溺,语调轻柔,愣是将所有人刚刚摔平的鸡皮疙瘩,再次拱了起来,而对面的人却一脸不在意的甘之如饴。

    风千华挑眉,一脸淡然的点点头:“我们先去看澜秋意。”

    夏侯渊没有意见:“好!”

    两人相携穿过众人,步伐一直,一个背影拔一个清隽,万分的和谐,仿似有极强的光从他们周散开,顿时亮瞎了所有人的眼。

    博阳主城衙门的停尸间中,澜秋意的的尸体,直的放在哪里,一贯嚣张跋扈的脸上,只剩下死灰色,死前定是承受了极大的痛苦,此刻面容扭曲而狰狞。

    风千华凝目看着,沉声说道:“可有查过当夜值班守卫?”

    霁月上前,他还是刚刚看到尸体,眼眸微微一冷:“当夜值班的人没有听到动静,也没有任何可疑之人靠近过。”

    风千华亦相信,这里的五万人马,都是夏侯渊的兵,都是跟了他数年的人不用怀疑,既然守卫没有听到动静,想必,来人武功很高,可以毫无声息的的杀了澜秋意。

    澜秋意该死,至于谁是凶手答案也不言而喻,只是眼下,澜秋绝故意设局,他们已在局中,明面上势必要给他一个交代,否则大周帝那里,定会借机针对夏侯渊,那么,也正中了澜秋绝的计。

    她勾唇冷笑:“宇文拓可有抓回来?”

    她当时不杀,是因为留着他还有用处,况且,那样的人不能让他轻易死了,现在想来,机缘巧合到是作了大用处。

    夏侯渊眸光一暗,顿时明白她的意思,唇角微微一勾,挑眉看着霁月。

    霁月环手抱,此刻也笑的不怀好意,点头:“宇文拓被关在澜秋意的隔壁,现在也在这个牢房内。”

    风千华闲闲踱着步子,眼中划过丝亮光,道:“将宇文拓梳洗打扮一番,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明我们送他回国。”

    狐狸眼睛中一片精光闪动,霁月赞赏的看着风千华,刚刚还在为大周帝忧心的他,一瞬间觉得神清气爽。眼睛眯起来,优雅的打了哈欠,边走边说:“嗯,果然你们回来后,我就轻松多了,你们聊着,我先去睡会儿。”

    霁月出去,夏侯渊低头看着风千华:“可想吃什么?”他们在崖底一待数,每以野果裹腹,马不停蹄的寻找出路,终于在昨夜找到出口,绕道几十里外绮兰山脚,连夜赶路才及时赶到。

    一夜没有休息,都非常的累,他看着风千华眼底淡淡的青色,心疼不已。

    风千华凝眉想了想,挑眉说:“紫玉阁的佛手金卷,天香楼的八宝鸭,荣意楼的飞龙脯。”她话语不停顺溜的报了一串菜名,浅笑吟吟的看着某男。

    某男眼角跳了跳,这是他当为了击退六大金刚说的菜名,军营哪比得上王府,莫说这些菜,只怕连材料都准备不齐全。

    清咳一声,他道:“嗯。你去休息,好了我去喊你。”

    莫说三个菜,就是三十个菜,只要她想吃,他也会给她准备。

    这次换风千华眼露诧异,她只是随便一说,没想过他真的答应了,博阳穷乡僻壤,哪里来这些美味:“你确定?”

    夏侯渊拉着她的手,一路行至军帐外:“你去休息,晚点吃饭。”

    话落,他转大步离开,风千华看着他衣袂带风健步如飞的背影,只能撇撇嘴,回到军帐中睡觉。

    这边,夏侯渊大步进了博阳主城,抓住一个路过的老大娘问道:“请问,菜市怎么走?”

    老大娘被他的气势骇住,没见过长的这么好看,还如此高贵的男子,重点是这样高贵的男子,竟然是问菜场哪里,抖抖和和开口回道:“左……左拐。”

    夏侯渊蹙眉看了看路,松开大娘,忽然溢出丝几乎看不出的笑意:“谢谢!”

    老大娘全一个激灵,回过神,眼前早没了人影。

    于是,伟大的秦王下,人生中第一次进入菜市,大步踏着,落在水坑也毫不在意。

    菜市中,本是挤挤攘攘一片,吆喝声不断,百姓们砍价的砍价,杀鱼的杀鱼,嘈杂一片,忽然巷口一人大步走进来,顿时四周一片静寂。

    只见来人英俊不凡,气势如虹,姿拔英武,一墨色衣袍大朵罂粟绽开,于这些百姓来说,简直比神仙还要神仙……

    嘶!

    一阵吸气声传来。

    有人手中的鱼掉在地上,砸了一地的鱼鳞,有人将十两银子,当一两付了,有人咽了口水不自觉的缩了缩。

    总之,这个人出现在这里,非常不和谐。

    那人似是对众人的反应浑然无觉,脚步停在一个买鸭子的摊位前,蹙着眉头,神色极其认真的看着一群鸭子活蹦乱跳嘎嘎炸响。

    忽然不知是谁认出来,大喊一声:“这……这是秦王,秦王。”

    轰!

    鱼不要了,鸭子飞了,蛋打碎了,银子掉了……

    所有人在满地泥泞中,统一跪了下来,参拜声不断。

    “参见秦王!”

    那人转过,看着一众百姓跪了下来,蹙着眉挥手:“都起来吧,本王只是想给王妃买只鸭子,没有其它事。”

    哗!

    没听过秦王有王妃啊?

    什么时候成婚的?

    这可是大周百姓的喜事,王爷怎么一声不吭这么低调的成婚了?

    一连串的问号挂在脑门,百姓恍惚的起,那卖鸭子的人急忙从笼子里提溜一只鸭子出来,诚惶诚恐双手送了过去:“王……王爷,这……这鸭子……当草民……草民孝……孝敬王妃的。”

    夏侯渊接过鸭子,从怀中掏出银子留在桌上,音调格外的高:“本王回去了,否则王妃该等急了。”

    嘎嘣!

    有人羡慕的掰断了手中的芹菜,到底是哪个姑娘,竟然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他们神一般的王爷下菜市,离得久了还担心她焦急。

    一时三刻,几乎全博阳城,都知道他们伟大的秦王下,不但有了王妃,两人还万般的恩如胶似漆……

    这些,风千华都不知道,两个时辰后,她悠悠转醒,此刻,不但博阳城里沸腾,就连军营也沸腾了,他们的王爷,正在伙头房内,挽起袖子亲自下厨。

    什么概念!

    这样的事,简直比告诉他们,太阳从西边升起还要匪夷所思。

    风千华一路出了军帐,在各色复杂的目光中微微蹙眉,径直去了关押宇文拓的军帐中,半个时辰后再次走了出来,此刻,那些人保持不变的姿势和视线,依旧火辣辣的盯着她。

    她挑眉,视线一一扫过众人,问道:“什么事?”

    有人被她此刻的气势所摄,脑袋缩了缩,狗子挤在人群中,抹着眼泪感动的稀里哗啦:“监军,爷……爷他……”

    风千华目光微微一暗,冷道:“说。”

    狗子吸着鼻子,朝后躲了躲,是谁监军好说话的,这声音冷的都快冻成冰了!

    “爷……爷在伙头房中。”

    风千华抛开众人,大步走去伙头房,人还未到,空气中就飘散着浓浓的焦味,她蹙着眉挑开帘子,顿时怔了怔。

    只见半人高的灶台上,一男子背对着他,形伟岸周散着生人勿近的冷气,他低头看着锅,那铁质的锅铲,啪嗒一声被他掰成了两截。

    似是感觉后有人注视,他回头看向她,视线微微一顿,蹙眉道:“这里烟味重,你快出去。”

    同样赶了几天的路,他明明也很疲累,此刻却在为她的几句戏言,弯腰蹲在这里,心中有股涩意流动,她勾唇道:“秦王亲自下厨,自然不能错过千载难逢的观赏机会。”

    话落,她站在他侧,一手搭在他的肩上,微微一笑。

    锅里烧着鸭子,只是面上漂浮一层黑漆漆的东西,有碍观瞻,但材料却备的齐全,很显然,在这物资匮乏的博阳城中,他定然花费了很多功夫。

    灶下负责烧火的军营总厨,举着烧红的铁叉,呆呆的看着那两个人虽是默然不语,但默契天成意流动,顿时被烟熏的泪流满脸,默默退了出去。

    帐外,人头攒动,一个个瞪着兴奋的眼睛,偷偷瞧着里面忙活着的两人,若不看正面,瞧着背影,真是般配啊,无比的般配!

    可是……

    监军,那是山药不是树枝,烧不得火啊!

    爷啊,那是胡椒不是茴香,不能放这么多啊!

    ……

    大厨默默的擦着眼泪,对他们的晚饭,表示出真诚的担忧。

    ------题外话------

    最后一天三千字,明天时间恢复,字数也会多点…

    这几天人懒懒的,不想动,唉唉~终于熬过倦怠期,爷要雄起!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