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昭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澜秋绝的眸底一抹亮色不着痕迹的划过,隐在一片浅浅的笑意中,那笑凉薄,没有一丝暖意,落在进来的两人上,宛若利刃一般,刮过夏侯渊毫不避嫌搂着的她腰肢的手臂上。

    多不见,进展倒是很快!

    不过,有的东西,既是他认定的,便不会轻易放手。

    不待所有人说话,反应过来的端木箫,张开双臂就蹦了出来:“大……大人,想死我了。”她还不忘记改变称呼,扑了过来。

    夏侯渊面色不动,手下却是一带,掌中的纤腰被他的力道,带的微微一侧,端木箫随即扑了空。

    她讪笑,这才发现夏侯渊搂着她的腰,嘴角抽搐的凑到风千华耳边,神暧昧:“你们好了?”

    风千华不想瞒她,何况也瞒不住,那只大手和钳子差不多!

    被端木筝拉着,两人轻声细语,至于说什么,却没有一人听得清。

    霁月微眯着眼睛,在风千华上扫过一圈,唇角勾起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转眸时,那目光却掠至了端木筝,复杂难懂。

    张冲早被门口两人的姿势,震的目瞪口呆,虽然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还是耐不住这眼见的来的刺激。

    爷他,果然是沦陷了……

    澜秋绝眼眸微眯,语含讥诮的道:“本宫这里,倒成了诸位的诉之处了!”

    一语几关,却还是掩饰不住微酸的成分。

    夏侯渊目光,终于首次落在他上,方才的柔和转瞬变为犀利:“本王也不知,太子何时兄弟深至此了。”

    指的是,他竟肯用五城换澜秋意。

    澜秋绝迎上他的目光,两道视线,宛若实质在半空中交错噼噼啪啪有什么炸响,如果不是帐篷中若有似无的杀气,单看两人淡然的面容,根本不会知道,此刻二人之间的暗潮汹涌。

    彼此的心思,对方明了。

    澜秋绝依旧懒懒的靠在椅子上,视线微挑:“自然是深,人也势在必得。”

    对谁深,对谁必得?

    只有他们二人听的明白。

    夏侯渊却不回话,低下头,目光柔和的落在风千华的面容上,手臂一收将她拉近些:“累了吧,坐下休息会儿。”

    那声音,柔的都能滴出水来,让从未见过他这副表的张冲,差点栽倒在地。

    爷的态度转换的速度,那绝对是令人乍舌。

    风千华撇撇嘴,对这个男人的反常适应很强,点点头,由着他看着并肩走,实则是拥着她,走到椅子上坐下。

    两人互动时,眉眼间传递的消息,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澜秋绝一双眼睛,的渗人!

    夏侯渊顺溜的做完这些事,才抬起头看向他,沉声问:“太子方才说什么?”

    手中的凤钗弯了弯,又被他锊直:“烦请秦王将本宫的三弟交出来,或者……”视线看向风千华:“将掳他之人,交由本宫处置!”

    张冲此刻总算听明白了,这人目的不是澜秋意,根本就是冲着监军来的!

    哪有人来赎人质,还能这样说话的?

    这监军……张冲忍不住一遍一遍偷偷摸摸的看向她,平淡无奇的五官,瘦弱的小板,真是怎么瞧也瞧不出朵花来,咋就这么招人待见呢?

    脑后一凉,他一个激灵把胆大包天的眼睛收回来,四处乱看着,爷那双眼睛忒也吓人!

    霁月敛下眸子,一丝精光划过,忽然面部神微微一松,一抹极浅的笑意浮上眼睫,他眯起狐狸眼,一瞬又变回平吊儿郎当的模样。

    这边几人的反应风千华不在乎,扬眉坦然迎上澜秋绝的视线,唇角微勾,嘲讽一笑:“哦?我到不知道,我在太子眼中,竟价值五城。”

    风千华已回过博阳城,也知道澜秋意已死的事,这个人,就是吃定了他们交不出澜秋意,才会开出这么高的价码,以大周帝的风格,这五座城等于送上门的,他不要白不要。

    只要夏侯渊拒绝,这之后的麻烦,可想而知。

    不过……

    澜秋绝不以为然,言简意赅:“值!”

    他话一出,几人面色都变了一变,只有张冲一脸似懂非懂,看这架势,这澜月太子对监军的恨意,明显高过对澜秋意,这到底是什么况?不会真是那意思吧?

    风千华冷冷一笑,觉得这场谈判,没有必要继续下去,她侧夏侯渊已先他一步起来,手很自然的握住她的,目光如水波缱绻,说出的话却森凉如冰:“值不值要看在谁的边,碰不上合适之人,不过珠玉蒙尘罢了!”

    “秦王又确定,自己是合适之人?”

    这句话说的几乎带点咬牙切齿了,对于一向以面具示人的澜秋绝来说,算是极为外放的绪,夏侯渊笑容淡淡,偏偏在风千华的眼里嚣张的很,她翻个白眼,听他嗓音愉悦:“值得的那人确定即可。”

    澜秋绝忽然不想听他后面的话,郁的目光在被牵着手却依旧顺从的女人上扫过,冷嗤一声转就走:“来方长!”

    赤红袍角上大朵的曼陀罗开的艳丽,在半空划过凌厉到让人心惊的弧度,他走至门边,鬼使神差的顿住脚步,后夏侯渊已经搂住风千华的纤腰,在目瞪口呆的几人注视下幸福立场,间隙处低声细语传出门口,听在澜秋绝的耳中刺痛非常,冷笑浮上唇角,他不再耽搁大步离去。

    夏侯渊,总有一……

    澜秋绝薄怒离去,第一场谈判,未完待续……

    屋子里淡淡的龙涎香依旧袅袅升起,浓浓的杀气犹在。

    那杀气犹如浓雾沉沉笼罩在整个房间,激的霁月脸上的笑都僵了一下,端木筝夸张的打了个寒颤,张冲两条腿努力了半天终于不再抖动,夏侯渊却像没事儿人一样,从始至终仿若无觉,眼睛余光一眨不眨的尽数落在风千华的上,好似什么也比不上边的女人重要。

    对澜秋意之事,心中已有计较,此事暂搁,反而边这目光堪有千万瓦的视线,论是她定力再够,也撑不住了。

    她抽出被他握着的一只手,再将腰上那只别扭的另一只手给拂掉,无奈揉了揉太阳:“咱能收敛点不?”

    夏侯渊剑眉一挑,似要飞出英俊的额,必须不能!

    收敛?低调?不,他恨不得昭告全世界,这个女人终于是他的!

    看着他眼中的坚定,风千华却不再无奈,脑中不由自主的浮上两人纠结抗拒的子,浮上他千般讨好万般关切,忽的一瞬这些面子什么仿佛都不再重要……

    既然了,收敛什么?

    既然了,低调什么?

    他们本就不是低调收敛的人!

    唇角弯起张扬的弧度,她高高的抬起手,纤纤素手扬在夏侯渊眼前,秀眉一挑。

    夏侯渊大手覆上,笑的英俊面庞璀璨耀眼,回头朝着三只木雕飞去个舒爽的眼风,牵着女人——他的女人,回军营!

    直到两个不低调不收敛的“男人”,互相牵着手大大方方的走出了房间,后面张冲才猛的回过神跟了上去,爷啊,大人啊,你们这是要吓死全军营的汉子们啊!

    端木筝捏着尖尖的下巴,眼珠骨碌一滚,有意思有意思,跟着大华有戏看!

    她胳膊肘捅捅边的霁月:“想什么呢?跟便秘似的。”

    霁月却第一次没有跟她斗嘴,眉头微皱,脸色微沉,澜秋意的没有谈拢,澜秋绝不可能善罢甘休,若是他没有料错,不出今晚,大周帝的手谕就会传来,这其中利害关系……

    轻叹一口气,他淡淡道:“走吧。”

    直到影远远的离开,端木筝还不能接受的呆在原地,眨眨眼,再眨眨眼,那人,竟然也有深沉的时候。

    ……

    偌大的博阳军营里,因为一个消息而变的沸腾不止。

    欢呼声,高吼声,跑步声,畅快淋漓的在军营中欢腾着,每一个士兵的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急切的围着一个传信小兵,连声发问:“狗子,你刚才说啥?可是真的?”

    “咱们王爷回来了?监军大人也回来了?”

    “两人都是安全的?哈哈哈哈……老子就说,这天底下就没有难倒咱王爷的事!”一个大汉手舞足蹈的一阵大笑,爽朗的似这军营里吹过的风,利利落落的仿佛带着汗水的味道,男人的味道。

    “呸!”旁边的人一脚踹上去:“得了吧,那天最抓瞎的就是你!连树都撞了三次!”

    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轰然不止,夏侯渊的安然回归让军营里压抑了多霾,终于拨开云雾重见光明,一片喜气和乐中,唯有一个人苦着一张脸,便秘一样的纠结。

    名叫狗子的小传信兵,浑浑噩噩的被围在正中央,除了最开始一句梦呓一样的“王爷和监军安全回来了”之外,再也没说过第二句,他的脑中不断回放着军营门口看见的画面……

    咕咚一声,狗子吞了口唾沫,拼命摇了摇头:“见鬼了,真是见鬼了!”

    “啥见鬼了?”先前那大汉凑上来询问。

    周围的人纷纷啐了一口:“王爷都回来了,晦气,好好的说什么见鬼了!”

    就在这乱哄哄的时候,一声深沉却明显带着愉悦的男音从远处传来:“本王也想知道,什么见鬼了,说来听听。”

    众人虎躯一震,是王爷!

    所有人霍然转头,忽然,脸上惊喜的笑集体不自然的僵住,被雷劈了一样的表比刚才那狗子还要便秘……

    ------题外话------

    表拍我,这两天不给力~努力恢复中…。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