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袭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五千骑兵如鬼魅一般,穿过夜幕无声无息的靠近澜月大营。

    旗杆上,即便负重伤,张硕依旧在叫骂不停,下面守着的士兵仿佛听的习惯了,漠然的来回巡视走动。

    五千人在三里之外,隐在一处坡道之上,风千华小声问道:“我让你们带的东西,可都备齐全?”

    有人小声答道:“齐全。”

    风千华唇角冷冷一勾,下马看着夏侯渊:“我先进去,其余一切按计划行事。”话落,她便要离开,忽然手臂被人拉住,她蓦地抬眸,便陷入夏侯渊担忧的眸子里,柔柔的有着无尽的意诉说,半晌,他道:“担心。”

    即便她心中做过什么决定,但都不能否决,这个男人对于她的关心和信任,缓缓点头,她浅浅一笑,意在让他安心:“嗯。”话落,她转便朝澜月军营而去。

    直到她清瘦的背影,完全融入夜色之中,他眸光一暗,随即带着众人各自散开,按照风千华制定的计划行事。

    篝火在烈风中跳跃,噼啪炸响,今一战惨败,此刻澜月军营中,一片死寂沉沉,有伤员的哀嚎声不断从军医帐中传来,有人端着鲜红的血水,低低咒骂着走了出来,忽然,他体一怔,感觉眼前有黑影掠过,再眨眼眼前空一片,哪有什么人。

    他揉着眼睛,啐道:“真是见鬼了,好好太平子不过,偏来戳夏侯渊的这阎王的霉头。”

    说完,他一盆血水泼在地上,转走了回去。

    阿嚏!

    营中主帐,澜秋意捂着鼻子打了个喷嚏,一紫皮狐裘披风抖开,露出他臃肿肥胖的体,粗眉下一双细长的眼眸,散着冷嗜血的光芒,面色泛青却盖不住满堂黑印。

    “下,依属下看,我们不如直接撤兵吧,博阳城坚固像铁桶一样,又有夏侯渊坐镇,我们根本没可能攻城啊。”镇远将军邱钟蹙着眉头,掩下眼底的幽光,面上一片焦急。

    三皇子想要在皇上面前立功表现,妄想压下太子一筹,可是因此就来啃大周这块硬骨头,除非哪一天夏侯渊死了,否则,他们简直就是痴人做梦。

    澜秋意鹫的视线,唰的落在他上,眯起眼睛语气生硬含着怒意:“撤兵?你让本宫如何和父皇交代?”

    邱钟一怔,面色异常难看,他怎么说也是镇远将军,在澜月那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纵然是太子见到他也会礼让三分!

    “下如果执意攻城,属下不敢从命!”

    澜秋意眼中划过杀意,生生压住,捧起杯子慢慢喝着茶,但心中的怒火的却腾腾的涨……

    气氛骤然冷凝,尴尬,满坐十几个将军副将,一个个面露惧意。

    这时,宇文拓起,为澜秋意添了茶水,笑道:“下,镇远将军也是一时急,依臣看这城不但要攻,还要生擒了夏侯渊,一个大周战神远比下拿下十座城池,还要大块人心,让皇上高兴。”

    澜秋意目光滑了过来,落在宇文拓的脸上,笑的高深莫测:“宇文驸马有何高见?”

    这眼神,宇文拓背脊一凉,他前一战轻敌葬送了十万兵马,此刻他只能继续装孙子:“属下哪有什么高见,一切听下吩咐。”

    哼!邱钟冷哼一声,完全不领宇文拓的,反而目露鄙夷,不屑一顾!

    一个谄媚小人,无耻!

    澜秋意目光冷,盯着宇文拓,阳怪气:“驸马不是要将本宫仅剩的六万兵马,送给夏侯渊?”

    昨的那份信,纵然他有一百个理由不相信,但只要有一点可能,他也绝不能姑息放过!

    宇文拓一怔,砰的一声跪下:“臣不敢!”

    砰!

    澜秋意将手中的茶盅摔在宇文拓脚边:“不敢?我看你明天都能连本宫一起送了。”他气冲冲的站起来,脑中迅速思考,如果宇文拓这个废物战死,大皇姐不好解释,不如先不杀,关押再审:“来人,宇文驸马一路疲累,带他下去休息。”

    立刻侍卫进来,就要押他。

    宇文拓一脑门冷汗,他虽是驸马,但是当年也是靠澜秋意才上位的,他的一切都他被捏着,没法反抗……

    突然,一阵烈风吹来,帐内的数盏灯火急速跳动,眨眼间竟然同时熄灭!

    骤然的黑暗,所有人还没有完全适应之时,忽然有人影极速从帐外闪了进来,刚烈的劲风扑面而来……

    哐啷!

    有人警觉顿时拔出手中的武器。

    有人想要保护澜秋意匆忙朝他跑过去,有人拔刀迎敌,一片黑暗,看不清来人,一堆人顿时冲撞在一起,混乱一片。

    凌乱中,忽然有急切的低低的声音传来,极为清晰:“宇文将军速走!”

    这一声像是一个炸雷,顿时在所有人脑中炸开。

    宇文拓竟然想要逃跑!

    澜秋意几乎一瞬间,改变了想法,大喝一声:“给我抓住这逆贼。”

    铿锵的刀剑嗡鸣声,乱哄哄一片,看不清是谁一通乱砍!

    啪!

    一灯点亮,帐篷内迅速恢复明亮。

    “宇文拓!”一看清事物,有人立刻眼见的发现,宇文拓竟然还跪在地上,肩膀上不知被谁砍了一刀,正泂泂留着鲜血,他瞪着双眼瑟缩的靠在墙角。

    唰唰唰!十几把大刀架在他脖子上,根本不容他辩驳!

    “宇文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勾结外人谋害下!”多好的机会,有人不趁机踩一脚,实在对不起一直耀武扬威的宇文驸马。

    邱钟眼眸微眯,视线迅速在军帐中看了一遍,刚刚明明有人说话,可是哪里还有人,那个人的速度,竟然这么可怕!

    “下,下去了哪里?”直到此刻,立功心切想要表现的人才发现,他们的三皇子下,竟然无声无息原地消失了。

    邱钟大感不妙,立刻冲出营帐:“全军戒备,有刺客闯入!”

    顿时,刚刚还死寂一片的澜月军营,立刻炸开了锅。

    有人提着裤子,有人挂着鞋子,匆忙跑了出来,脸上是惊恐未定。

    “下被劫,全军搜查!”震天响的锣鼓声,嘈杂一片,全军将士迅速搜查,有人看到旗杆下有人在动,顿时失了魂的惊叫:“那里有人!”

    哗!

    所有人迅速冲了过去,乌泱泱一片,人头攒动杀气腾腾。

    旗杆下,正是风千华!

    张硕迅速松了绑,这才真正看清来人是谁:“监军?”

    风千华眸光微暗,唇角冷冷勾起,迅速说道:“你先走,此处不易久留!”

    她有本事全而退,但去不敢保证张硕,毕竟他重伤在

    张硕立刻摇头:“不行,监军既然来救我,我又怎么能弃你先走,况且,属下还为替风将军报仇!”

    风千华无语,这样的时刻,难道要等着人家六万人马全部杀过来,大家一起死才算义气么,她一手将烂泥一样,被打晕的澜秋意推给张硕:“带上他,宇文拓不需要你动手。”

    他以什么手法还风存戎,她就还以什么手段,杀了他,反而成全了他烈士之名。

    张硕立刻心领神会,提起澜秋意的衣领,迅速翻上马,风千华紧随其后,两人同时冲了出去。

    轰隆隆!

    震天的马蹄声,在后响起,风千华勾唇冷笑,邱钟的反应到迅速,这么快就追了上来。

    “站住,否则格杀勿论!”邱钟的声音,在后响起,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刀剑出鞘声。

    张硕头也不回,马速不减,扯着嗓门喊道:“有种就追你大爷,有三皇子陪葬,值!”

    邱钟脸上却一点绪没有,眼眸危险的眯起来:“杀!”

    竟然不顾三皇子的安危,张硕面容震惊的看向风千华。

    风千华笑的高深莫测,这样的时刻不先想办法救主子,反而一心想杀刺客,此人之心昭然若揭,他想要乘机杀了澜秋意。

    好一个将机就计,借刀杀人。

    她忽然一瞬间明白,澜秋意在国内闹的天翻地覆之时,澜秋绝却一派闲逸的呆在大周,却又在他出征之前赶回澜月,原来,他的目的根本就是这个!

    澜秋意这种人,最残忍的死法,便是将他高高捧起,重重摔下。

    他一朝得志,便妄想夺储君之位,急切的想要立功表现自己,却没有想到,他所做的一切,根本就在澜秋绝的掌控算计之中。

    澜秋意对夏侯渊,胜算是多少?

    零!

    即便不是,他也绝对不能活着回到澜月,战场上刀剑无眼,死伤又算得什么。

    此一局,所有人都在澜秋绝的算计之中,而他却闲然卧榻看着别人的闹。

    果然是老谋胜算!

    马速不减,风千华挑眉看着渐渐苏醒的澜秋意。

    愚蠢!

    澜秋意刚刚醒来,便听到邱钟的话,顿时怒火腾腾的看着后追兵,硬撑着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挟持本宫。”

    风千华冷然坐在马上,看着越来越近的追兵,勾唇到:“三皇子猜,待会他的箭是先你,还是杀我?”

    澜秋意面色发青,也不知是因为风千华,还是因为邱钟,他咬牙切齿:“你想干什么?”

    风千华耸耸肩:“既然都逃不掉,那就只能让三皇子陪葬了。”

    她夜闯军营有很多目的,但独独没有杀澜秋意的打算,并非不敢,而是没有必要!

    他死了,对于她来说没有半点好处,她何必要为他人做嫁衣。

    澜秋意目眦裂,紧紧捏着拳头,紫色的裘皮大氅像一块抹布一样,将他肥胖的体紧紧裹住,他眸光闪动,正要说话……

    “放箭!”

    邱钟厉喝猛然传来!

    嗡!

    随即一阵拉弓开弦的声音响起,箭矢若骤雨般凌空飞出。

    风千华眸光一凛,一瞬间手中的长剑猛然插进张硕与澜秋意所乘的马股上,那马长嘶而起,疯了一般跃了出去。

    她回,剑舞的密不透风,簌簌箭声落在后。

    邱钟见澜秋意逃走,顿时目露狠光,一手拿起手中的长弓,拉弓对准风千华的后背!

    就在此时,后的澜月的军营,突然冲起漫天的火光,眨眼功夫,将整个军营吞没在一片火海之中。

    邱钟面上震惊一片,瞬间明白风千华的来意!

    他是太子的人,让澜秋意此战惨败,死在夏侯渊手中,是他的此行的目的!

    此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大可收手。

    但是,看着马背上少年清隽的背影,想到他在澜月军营从容进出,悄无声息的掳走澜秋意,此刻在夜风淡然挥舞长剑,轻巧避开漫天的箭雨,又轻而易举的将他军营烧毁粮草,这样的人将来绝非池中之物,太子以后一统天下,此人若非收与己用,必定会是劲敌。

    不如,此刻除去!

    长弓拉开,带着凶猛的劲道。

    嗡!

    尖锐的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带着萧杀的嗡鸣,直向风千华后背。

    耳尖微动,凤眸冷然眯起,风千华体微微一侧,以极其诡异的姿势,倒挂在马背之上,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支箭,抬手迅速掷出……

    同一时间,邱钟所的箭,擦着马背落在前方,强劲的内力让落地的箭顿时分出四瓣,如倒钩一般深深钩进地面!

    风千华冷笑,好的手段,若是这支箭真的中她,必死无疑!

    邱钟视线定在风千华上。

    她弯腰躲避,抬手箭,他根本没有看到,她避开的同时,还回算计了他,这一松懈的一瞬间!

    扑哧!

    一只箭带着极强的力道,猛的入他的手臂之中,直至贯穿,剧大的冲撞力,让他在马背上忍不住晃了晃,再抬眸,那少年已经翻上马,朝他投来冷冷一笑。

    他眸光一拧,抬臂一挥:“杀!”

    此人必不能留!

    数万澜月士兵,冲向风千华,再一波的箭雨骤然发出!

    杀!

    杀!

    杀!

    就在此时,三声震天的萧杀,从不同的方向传来……

    紧闭的博阳城门骤然打开,无数士兵从里面冲了出来,而后方夏侯渊所带的五千士兵,也同一时间围堵而上,张冲埋伏的四千军士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三方兵力同时夹击,澜月仅剩的六万人,再次被包了饺子。

    马千华勒马停住,唇角缓缓勾起,冷目看着垂死挣扎的澜月大军,忽然,后一动,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夏侯渊沉着脸,在血气漫天,刀剑嗡鸣的战场上,众目睽睽之下,毫不避嫌的揽住她的腰,低低的磨牙声在嘈杂的喊杀声中格外清晰。

    风千华回头,正说话,夏侯渊鹰眸一瞪,双腿一夹马腹,两人迅速冲了出去。

    “你干什么?”方向不对,他不回博阳?

    夏侯渊黑着脸,闷闷的说道:“大局已定,霁月自会收拾。”他话语微微一顿,磨牙说道:“到是你,竟然将自己置于如此危险之境!”

    可恶的女人,若不是他及时赶到,谁知她会如何。

    风千华勾唇一派淡然,纵然你不到,我也不会有半分危险!

    夏侯渊蹙眉,不用问也明白她此刻想法,忽然抬手,手指翻飞,夹着怒意迅速点住她的道。

    风千华怒:“夏侯渊,你找死!”

    强硬的气势相撞,夏侯渊视线一凝:“你要为你刚刚的行为,付出代价!”

    城楼上,霁月从不迫的指挥,视线却紧紧盯着那不断背道远去的两个影,脸上挂着一抹暧昧的笑容。

    ------题外话------

    周末愉快~

    推荐:妾美不及妻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