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演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素白的衣角,在风中猎猎飞舞。

    城墙上,风千万虚眯着眸子,看着三十里外如蚂蚁一般,密密麻麻的澜月军帐,嘴角撇了撇说道:“澜秋意到有些脑子。”

    没有一股作气,像宇文拓那样直冲城门,而是原地扎营,打算来一场持久战?

    但是这样的持久战,他确定他能耗的起?

    夏侯渊立在她右侧,一墨衣华贵冷傲:“蠢。”

    风千华转眸,看着远处高耸入云的绮兰山,继续说道:“张冲张硕可有消息?”

    “没有。”夏侯渊眉头紧了紧,眸中一片幽暗难测,翻卷的冷比此时如刀刃般割着皮肤的风还要冷冽。

    “探子已去,午时应该就有消息回来。”霁月脚踏在城门上,姿态依旧是漫不经心,但狭长的眸子里,却没有半丝笑意。

    按照行程,二人落便该回城,可现在已过了一夜,连半丝音讯都没有传回来。

    事,在风千华的脑中已有定夺,只是不到最后时刻,大家都不愿点破这层心思,张硕为人骁勇,可却也好战,尤其他对宇文拓的恨意,怕他伏击之时恋战不退,那么况就堪危了!

    后有脚步声传来,紧接着鲁忱的声音响起:“爷,探子已经回来了,说……”他语气含着丝悲凉,看着黑了脸夏侯渊继续道:“张硕被擒生死未卜,张冲领兵四千,守在绮兰天关不肯回来。”

    夏侯渊面容沉静,但声音却已明显含着怒意:“告诉他,落之前不回,军法处置!”

    风千华摇头,果然如此,他们兄弟深,张冲又怎么会丢下大哥自己回来,所以宁愿违反军纪,也要伺机救人,只不过方法她却不认同。

    不过好在,张硕的安危到不用担心,他无论如何,都是博阳主帅,澜秋意必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要挟夏侯渊的机会。

    “监军,张冲带话回来,说信安全送到澜秋意手中。”鲁忱低头道。

    “嗯。”风千华转,一轮红已缓缓挂在天际,将苍茫的大地拢在一片金光中,视线落在澜月大军的营帐,她眸中忽然划过道冷光:“这里是三十万?”

    霁月一愣,急忙抽出怀中的千里眼,仔细看了片刻,一脸惊诧:“这个阵营,最多十万。”

    没有三十万?

    风千华冷笑,澜秋意出兵时是四十万,宇文拓丢了近十万,如果这里是十万,那么其余的人去了哪里?

    鲁忱满脸惊讶,姑娘的观察力细致入微:“张冲的回话中,也是这么说,在绮兰天关时他便察觉澜秋意兵分两路,他已命人去查探。”

    “不用查,他除了绕过绮兰去沧州,无处可分兵。”夏侯渊沉声,面容上冷冽异常。

    风千华挑眉:“绮兰天险很难翻越,澜秋意胆色不小。”

    霁月眯着狐狸眼,眼中利光乍现,笑道:“去沧州,他到底是愚蠢呢,还是聪明!”

    “命董虎带兵十万转道去沧州。”夏侯渊目光深远,此刻博阳城中只有五万先遣兵马,其余兵力依旧在路上,这也是他令董虎不急赶路的原因之一,澜秋意既然一心立功,必然不可能将一切押在博阳,沧州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夏侯渊负手而立,周散发着如王者般的从容沉敛之气,仿佛这世间的一切皆在他的掌控之中,风千华收回目光,她对大周的地形了解不如他,更不知道绮兰山下就是兵少城弱的沧州,只要澜秋意攻城,只怕不出半沧州就易姓成澜月的了。

    但是,纵然知道,也不会如他这样想到,澜秋意会孤注一掷剑走偏锋直攻沧州,而留董虎在后前后兼顾,这样的布兵和远见,这天下只怕没有人敢与他比肩。

    似是感受到她的注视,夏侯渊忽然朝她看来,双目相视,风千华立刻错开目光挑眉道:“既然他想绕道绮兰,必然想混淆我们的视线,落之前他定会攻城,我们要做好准备。”

    夏侯渊点点头,默契不言而喻:“去主帐。”

    霁月撇撇嘴,果然睡一起后就不一样。

    几人下了城楼进了风千华的营帐,端木筝正坐在椅子上,细细擦着她的弯刀,见一行人进来,兴奋说道:“打不打?”

    她急切的想要上阵杀敌,等在这里简直让她抓心挠肺的难受。

    霁月白他一眼,满面鄙夷:“你去?徒添尸骨!”

    “你……”端木筝一见他就火,抬起弯刀就指着她鼻尖,怒目而瞪。

    风千华对两人一见面就杠上很是无语,扯过椅子坐下:“不但要打,而且要打的漂亮。”

    霁月瞪眼,笑眯眯的说:“你有成竹,已有计策?”

    风千华很淡然:“计策不敢当,但他若要攻城却是不易。”

    霁月翻白眼,忽然觉得自己的军师地位被她严重的威胁到,煞有其事的坐到风千华对面,挑衅道:“那你说说,这战我们要怎么打,张硕可是在他们手中。”

    风千华以为不然:“那又如何?”

    澜秋意既然想拖延时间,等着沧州真正的突破,那她成全他又如何!

    霁月顿时被她的话挑了火气,眯着眼睛笑的一片算计,他转过在桌案上一片翻腾,最后找出一盘围棋,扑腾扑腾摆了棋盘,扬眉说道:“你这么笃定,那我们对垒一番,我为澜秋意十万兵马,而你……”他笑的不怀好意:“只有博阳的五万。”

    “你不但要赢,而且不得伤害人质。”

    风千华捻起一枚黑棋,拿捏在手中,淡淡说道:“好!”

    风千华没意见,端木筝却着急了,虽说她自然不会想风千华输,但这场确实不好打,十万对五万,即便有城门做为屏障,若要强攻,也并非不可能。

    “夏侯渊,你的军师你怎么不管管,这大战在即,他竟然有心下棋。”

    夏侯渊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埋头在一堆调令中,冷不丁的随意道:“时间充足,不必多虑。”

    这意思,就是同意了?

    端木筝吹胡子瞪眼看着霁月,就觉得这两个男人都一样,越看越让人讨厌。

    霁月回瞪,狐狸眼忽然一眯:“这么赌实在太无趣,不如我们来点赌注如何?”

    风千华目光同的在端木筝上掠过:“赌什么?”

    霁月扬眉,笑的非常得意,抬手猛然指向端木筝:“你若输了,就将这个小兵给我。”

    风千华摇头:“她的去留我无权干涉,不过,你可以问问她愿不愿意赌。”

    端木筝手握双刀,就差砍霁月脑袋上:“不赌!”

    “是你怕了,还是你对监军没有信心?”

    端木筝被他激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立刻上了贼船:“什么我怕?我对她更有信心,赌就赌,怕你不成!”

    霁月心中暗爽,面上却无所谓的说:“嗯,那就开始吧。”

    话落,便在棋盘中以棋子砌出博阳城墙,兴致高昂道:“兵临城下,我以五千盾兵掩护。”

    风千华挑眉,推出一子放在城楼之上:“既然盾兵已上,不出弓兵似是不对,不过……却是火箭。”

    霁月嘴角一抽,这个女人果然够狠,一上来就用火箭,霁月自动扯下五千盾兵:“好!箭矢无眼,担心你方人质,推弓兵一万,步兵两万设云梯。”

    果然是狐狸,以人质做盾牌:“盾兵防弓,投石机四排,步兵防守。”

    端木筝站在一侧,看着双眸瞪圆,自动脑补双方激烈交火于城外的画面,漫天箭雨密不透风宛若黑幕,两万步兵攀梯登城,千斤大石满天飞舞,一片血模糊,鼻尖萦绕着尸体烧焦后,散发出的腐烂腥臭味,后方是虎视眈眈整装待发的澜月大军,以及被人鞭笞的遍体鳞伤,绑在军阵前方的张硕,和笑的得意之极的澜秋意。

    呼吸屏住,端木筝明白,两万步兵攻城,若是普通小城只怕不出半就会破城而亡,博阳虽素来以坚固闻名,但也耐不住对方连番冲撞。

    再回神,霁月已经挽起袖子,棋盘上作为两万士兵的棋子已经撤下,他怒目推出两子:“投石机六排,推兵两万。”

    风千华不赞同的摇头,推出一子正要说话,一旁夏侯渊却似知道风千华要说的话,毫不留的给霁月泼冷水:“博阳城墙高三十丈,投石机无用。”

    风千华浅笑,堂堂“诸葛”霁月也有恼羞成怒失算之时,端木筝拍手称快,大声道:“这次我来。”她撸起袖子,露出一截秀气的手腕,肤色不同中原女子的白皙,是浅浅的麦色,泛着柔亮的光泽:“投石机两排,弓兵三千!”说话,她抬手就将霁月那两万步兵撤下去,蒙面汗巾外眼眸笑的晶晶亮。

    霁月视线在她露出的手腕上一顿,眸光划过幽光,一反常态没有恼怒:“好!停战,杀人质。”

    端木筝脖子一艮,怒道:“你太卑鄙了。”

    霁月无所谓耸肩:“兵不厌诈!”

    端木筝蔫了,求救的看向风千华。

    风千华撇嘴,霁月的心眼堪比蜂窝,端木筝岂是对手:“大周军士霁月,求见副将宇文拓,多谢他送军三万与城下,他澜月帝宾天之时,便是大周出兵之。”

    霁月翻了个白眼:“以人质换三万将士。”

    风千华完全不理会,扬眉说道:“可以,但必须加上宇文拓。”

    霁月明白,此刻话已经对不下去,以澜秋意的疑心程度,宇文拓是不可能会交给大周,他宁可杀了也不会让他离开!

    霁月将手中的棋子一股脑扔回棋盘上:“退兵!改再战。”

    一场攻城战,澜秋意又意在拖延时间,今一战初始他便折兵三万,怎么也不会继续攻城,只能另谋他计,况且,宇文拓之事已让他心生芥蒂,以他的风格边内患不除,他必不会安心。

    端木筝拍手称快,就差抱着风千华亲上一口:“狐狸,你输了!”

    霁月很诚恳的点点头,丝毫没有赖账的打算:“那又如何?”

    “你……”端木筝被他噎住,怒道:“你输了就要……”她忽然想起来,她只顾着不让自己输掉,却没有想到他输了之后要什么惩罚:“无耻小人!”

    霁月拍拍手,优雅起走了出去。

    风千华起安慰的拍了拍端木筝的肩膀,你都喊别人狐狸了,他又怎么会在你手中吃亏。

    夏侯渊将一干人等调遣完毕,忽然城外一阵战鼓擂动,紧接着鲁忱便跑了进来:“爷,澜秋意攻城了。”

    夏侯渊不急不慢的起,缓缓踱出帐外,有人已实况演练过,澜秋意的手段也不过如此!

    落时分,两军第二次交战,澜秋意折损兵马四万,退居二十里之外驻扎,张硕被绑于旗杆之上,奄奄一息。

    千里眼中,张硕果然是满刀伤,刚毅冷硬的面容却是一片怒意,瞪着澜秋意的主帐方向。

    “半年前,与宇文拓一战中,他轻敌深入差点命丧宇文拓长枪之下,是风存戎带兵相救,至此以后他对风存戎感激于心,一心相互。”夏侯渊目光漠然,但话语中却隐有着丝欣赏。

    风千华点头,这样的男人血刚直,滴水之恩永记于心中,风存戎被袁飞反戈,他一直耿耿于怀未能提前发现,反而让袁飞将他们之间的通信反扣给风存戎,令他背上通敌叛国的罪名。

    袁飞已死,他想杀宇文拓之心可以理解。

    “张冲今晚必会夜袭澜月大营,你给我五千骑兵,必保张硕安全返回。”风千华一脸郑重,即便张硕有些鲁莽,但却是为风存戎而落此地步,她决不能坐视不管。

    夏侯渊眸光一冷,没有商量的余地:“不行,军中诸将何须你监军代劳。”

    撇撇嘴,他是主帅虎符在他手中,只能迂回:“副将虽多,但却无一人有我适合,况且,我有办法,让澜秋意双手将张硕送回。”

    夏侯渊依旧是一副如铁面色,丝毫没有动容:“不行。”

    风千华知道他是因为担心自己,语气不自觉的放柔了些:“我不会有事。”

    这一次,夏侯渊忽然转眸看着她,深沉的目光带着不容她辩驳的霸道:“本王与你一起。”

    纵然她有办法,也相信凭她的能力必不会有事,但哪怕半丝的危险,他也不能赌。

    风千华点点头,当夜两人点兵五千,马蹄裹着棉布,悄无声息出了城门……

    ------题外话------

    周五啦~!我很自觉默念万更三十遍!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