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赖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火光如昼,气氛诡异。

    “监军。”忽然有士兵站了起来,看着缓缓走来的风千华,眸光含着戏谑。

    风千华秀眉一挑,循声看去。

    “监军,王爷都来了,你怎地来的这么迟,罚酒!”众军士起哄声此起彼伏,说着纷纷抬起手中的酒坛,笑的不怀好意。

    风千华唇角缓缓勾起,这些人只怕是不服她,试探来了。

    “监军,你不会是怕了吧,秦王麾下的士兵,喝不掉三坛酒那就是耸包啊!”

    哈哈……

    没心没肺的笑声响起,军中陆续走出几十个士兵,抬着酒坛就上去了,偌大的广场上,一双双眼睛火辣辣的盯着风千华……

    试探,不服气,那是明显的!

    风千华不动,只笑着看着他们,白色的衣袍在夜风中清冷飞舞。

    那一眼,所有人脚步一顿,这样的眼神,看似平和甚至带着笑意,却让他们忍不住的背脊凉了凉!

    这威势与王爷不相上下。

    十几人互相对视一眼,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监军,你才来军中,以后我们相处的子还长着呢,你得和兄弟们熟悉熟悉啊。”那人嘿嘿笑着“砰”的一声,将一个硕大的酒坛放在风千华脚边,挑衅的意思很明显。

    风千华微微点头,表动都微动,颇为赞同:“是该熟悉。”

    “那敢好,兄弟们,敬酒!”话落,呼喇喇十几人将风千华围在里面,一个个目光似狼,你一杯我一壶的喝了起来。

    夏侯渊被挤到人群之外,眉稍挑了挑,走到霁月边坐下,一派云淡风轻。

    霁月瞪着眼睛,纳闷不已:“你不担心?”

    夏侯渊端起碗酒慢慢喝着,目光带着股笑意:“担心谁?”

    霁月看着呼喝声越来越高的汉子们,一个个材魁梧,强体壮的,端木箫那个瘦不拉几的模样,简直就是小绵羊送入虎口啊。

    “要不要请军医来?”故作关系,但狐狸眼却冒着亮光,他很期待待会夏侯渊着急上火,端木箫被人抬着出来的场景。

    那小子,嘴比他还要毒,该给点教训。

    岂料,夏侯渊不但没有一丝担心,反而笑的兴味盎然道:“不用!”

    霁月眨巴眨巴眼睛,夏侯渊的态度,让他对他们的关系表示狐疑:“你们……进展到什么地步?”

    夏侯渊眉头粗蹙了蹙,想起与风千华只有几次吻,还是他强行为之,直到现在她还理不理自己,不由生着闷气。

    霁月一看他脸色就知道没戏,立刻以一副过来人的姿态,笑道:“我告诉,对付监军这种软硬不吃,毒舌腹黑的人,只有一种办法。”

    夏侯渊不看他,但耳朵却竖了起来。

    霁月说的兴奋,眼前仿佛已经看到素来黑面的夏侯渊与端木箫相拥的画面,兴致高昂的说道:“对付她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死缠烂打!”

    夏侯渊眸光一动,难道真是他太好说话,所以他们之间才毫无进展?

    一口酒猛地倒进口中,夏侯渊眸光幽亮。

    这边聊着基,那边喝的兴高采烈,战况越演越烈,五万人目光锃亮盯着火朝天的战场,等着弱不风的监军被人灌趴下。

    另一边人群中,一年轻士兵缩着脑袋,一方黑巾捂着脸,露出一双圆溜溜的大眼贼兮兮的看着闹,侧有人戳戳他:“兄弟,你哪个营的,怎么瞧着这么眼生?”

    那人满眼的兴奋,回头看着说话的人:“新来的。”

    “你咋神神秘秘的,蒙着脸干什么?”

    那人捂着脸,大眼闪烁,声音格外的粗哑低沉:“毁容了……怕兄弟看见倒胃口。”

    旁边的几人一听他这么说,立刻同的拍着他肩膀,哥俩好的说道:“没事儿,大老爷们一张脸算什么,咱命都系在裤腰带上,为了家国,值!”

    “对!对!”搓着手,他的目光却一刻不离风千华那边。

    这边,霁月端着秀气的酒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啜着:“澜秋意这次出师未捷,必然会恼羞成怒,按行程他们三后到,你有什么想法?”

    夏侯渊目光微眯:“伏击。”

    霁月眼睛一亮,笑道:“不谋而合!”话落,他视线又落在风千华那边,不知何时十几个人围着的小包围圈,此刻只剩稀稀拉拉的七八个人,而风千华依旧一副淡淡的表,毫无醉意,他惊叹:“没想到这小子很能扛啊,到现在还没倒下。”

    夏侯渊不语,高深莫测!

    一盏茶后……

    砰!

    在霁月惊的下巴掉下来的同时,敬酒的十几个人的最后一个,也壮烈倒下去了。

    霁月抚额,冷汗一脸!

    夏侯渊悠然喝酒,眉梢微扬。

    他的女人,岂是这区区十几个人便能灌得倒的!

    风千华缓缓放下手中的酒坛,眸光一抬,缓缓扫过众人,唇角勾起:“还有谁?”

    哗!

    整齐划一的后退声,五万人齐刷刷调开脸,装作没听见,:“兄弟,你喝多啊,我扶你回去吧!”

    开玩笑她这酒量简直是人神共愤啊,现在去,那不等于是找死么!

    是谁说监军像女人的,他找谁去!

    风千华将众人神态收入眼底,忽然,视线在人群一顿,眼眸眯了眯,抬脚缓缓下了台阶。

    夏侯渊神一紧,心跳不由自主的快了几拍,全细胞做好迎接风千华到来的准备。

    没想到她喝完酒,立刻想到他!

    可是……

    眨眼间,风千华悠然的形,看都没看他一眼,绕开他大步走向人群。

    夏侯渊脸黑了!

    士兵们朝后缩了缩!

    灼灼的视线中,风千华直接穿过人群,忽然纤臂一抬,一个小兵的衣领被她提溜起来,冷飕飕的声音响起:“胆子不小!”

    那小兵脖子一缩,转过脸嘿嘿傻笑,忽然一把将风千华抱住,打死不撒手的说道:“人家这不是想你么!”

    这一抱,大庭广众,亲密无间!

    将士们下巴掉了:监军桃花旺,上有王爷下有士兵!

    霁月激动的心肝儿飞出来:有胆色,给夏侯渊戴绿帽子。

    夏侯渊视线小刀一样,在两人体接触点,进行血淋淋的分割。

    起,若无其事不动声色的走到风千华侧,手轻巧的拍在那个小兵肩膀上,看似力道很轻,却让那小兵肩膀一酥,顿时松开狼爪,眉梢扬起看着风千华:“故人?”

    那声音毫无起伏,面色没有波动,可语气怎么听都有点酸溜溜的味道。

    小兵肩膀一疼,顿时火气蹿了上来,揉着肩膀忘了伪装怒道:“夏侯渊,你下手就不能轻点?!”

    这声音!

    夏侯渊眸光眯起:“端木筝!”

    端木筝脖子一缩,心知暴露了,急忙朝风千华后闪了闪,摆手说道:“误会,误会!”

    夏侯渊面色稍霁,但声音依旧冷飕飕:“女子亦不行!”

    端木筝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合着他不是生气女子来军营,而是生气她刚刚搂着大华。

    撇嘴,鄙视,这个小气的男人!

    众将士为端木筝抹了把汗,和王爷抢男人,你这不是找死么!

    捧着酒壶,五万军士默默离开,决定远离这战场。

    霁月摇摆的走过来,端着小的不能再小的酒杯,一脸看好戏的姿态。

    风千华将端木筝从后拉出来,沉声道:“这里很危险,你不该来。”

    端木筝知道自己偷偷跟来确实不对,姿态立马放到脚后跟,然后踢走,搭着风千华的肩膀:“下次不敢了,你千万别生气。”

    风千华无奈叹了口气,就知道她不会那么消停让六大金刚扛回去,合着她早就计划好了,在这里等着她!

    端木筝见风千华脸色转好,提了半个月的心的,终于放了下来,忽然一道清亮的声音插进来,唯恐天下不乱:“秦王军令第二十条,军中不得有女子,若有发现,立刻军法处置!”

    腾!

    端木筝的火气立刻蹿了起来,大华脸色稍微好点,她哄着容易么,什么人这么没深浅的。

    立刻跳脚!

    “谁是女人,什么人在这里满嘴喷粪!”端木筝松开风千华,顿时循声瞪着霁月。

    霁月笑的眉眼弯弯:“你喽!”

    端木筝,一拳砸了过去:“你是那根葱,秦王都没说话。”

    霁月避开,依旧笑的很欠揍:“军师!”

    风千华撇嘴,无语的看着端木筝,转便走,忽然手臂一紧,被夏侯渊拉住:“松手!”

    夏侯渊眸光深深,咬牙说道:“记得本王和你说过,就是女子也不准这么亲近。”

    风千华冷目,端木筝的话正好借用:“你算那根葱?”她和谁亲,就和谁亲

    夏侯渊怒瞪,脸上滋滋冒着火星,视线紧紧盯着风千华,好半晌,他忽然开口:“吃鸡吗?”

    风千华:“……”

    她心里的火蹭蹭往上冒,想到那天晚上,这个男人硬拉着她烤鸡,两个人整整在山顶吹了一夜的风,喝了两坛酒,某人竟然故技重施,装醉,这么天神一样的男人,就这么招呼不打一声,靠在她肩膀睡着了。

    风千华拳头捏的嘎嘣响,若不是看他确实累了,鼾声轻浅,她一定会将他扔在山顶,而不会半夜扛着个死沉的男人走回去。

    今天又想玩这招?能不能有点新意!

    袖袍一挥转便走,懒的理他!

    目光掠过端木筝,她正一拳挥在霁月脸上,霁月漂亮眼睛顿时一个硕大的熊猫眼,还不忘记毒舌:“军中无女子,有也只有一种!”

    端木更怒:“你说爷是军,揍死你!”

    砰!

    毫无武功的霁月,又挨了一拳!

    风千华摇头大步离开,夏侯渊紧追其后:“你去哪里。”

    风千华头也不回:“睡觉!”

    夏侯渊点头:“本王也累了,一起。”

    风千华停住脚,目光凉飕飕:“王爷,军中无事?”

    夏侯渊不以为意:“本王只想陪你。”

    风千华速度更快,转便闪进自己的帐篷里。

    某人大摇大摆的进来,满面坦的坐在椅子上,她蹙眉道:“王爷,你好像走错地方了吧。”

    夏侯渊摇头,一脸认真:“没有,本王的帐篷让给端木筝了,无处可去。”

    风千华倒茶的手顿住,端木筝确实不方便和士兵挤在一起:“那她可以和我住。”

    夏侯渊腾的一下站起来,毫无商量的余地:“不行,你只能和本王睡。”

    风千华抚额,这是什么逻辑:“即便如此,那你也可以和霁月和张冲,甚至可以重搭军帐,方法很多,总之不要睡在这里。”

    夏侯渊慢悠悠的重新坐下来:“你认为,本王现如今的断袖之名,还能别的男子同寝?”

    风千华挑眉看着他,今天的夏侯渊很不一样,往常这样无赖行径,他怎么也不会做,最多是一鼓作气做些出格的动作,但口舌之上绝不会这样。

    她不知道今的夏侯渊是在他们一番冷战顿悟后,被霁月一语惊醒,明白一个道理,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面子根本不算什么。

    “这个帐篷给你,我出去借宿。”风千华退一步。

    夏侯渊猛然站起来:“本王走。”

    话落他大步走了出去,隐在一片暗夜之中。

    风千华颇感意外,他怎么转变的这样迅速,无语的摇摇头,转躺在榻上睡觉。

    半夜,军帐的帘子一动,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风千华警觉一跃而起,便看到夏侯渊很淡定的坐在她一侧的椅子上,双手环,和衣而眠!

    看着他略有疲倦的面色,她紧紧蹙着眉头,手臂一抬,一被子扔了过去。

    夏侯渊伸手一接,隔着被子,眉梢都飞了起来。

    帐外,北风穿过城墙,发着呜咽啸叫声,处于北方的博阳,一片天寒地冻!

    帐内,炉中的炭火,烘烤的一片暖意融融……

    黑暗中,风千华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椅子岿然而坐的男人,凤眸中的冷意,渐渐消融。

    第二一早!

    夏侯渊神清气爽大摇大摆的走出风千华的军帐。

    风千华一夜无眠,神中略带着丝疲倦!

    两人前后走出来,顿时整个军营炸开锅。

    “王爷真强,瞧监军那精神头,昨晚肯定是折腾了一夜。”

    “监军那小板那能经得起咱们爷的折腾啊。”

    鲁忱和雾影蹲在墙角,双双眼中冒着粉色泡泡,进步,很大的进步!

    风千华免疫力极好,将各色火辣辣暧昧的视线凭弃在外,专心分配各营粮草。

    端木筝兴高采烈的跑过来,凑到风千华跟前:“大华,听说你们昨晚睡一个帐篷?”说着,她眉梢直挑,满脸八卦。

    风千华白他一眼,悠悠说道:“霁月虽没有武功,但手段不少,你少惹为妙。”

    不提霁月还好,一提他端木筝就开始眼冒火花,不服气道:“那只狐狸,再被我看到,非剁了他的尾巴!”

    这一天,军中没有霁月的影。

    据说,早起的士兵看到军师偷偷溜出军营,素来引以为傲的脸上,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

    谁下手这么狠!

    主帐给了端木筝,夏侯渊直接将所有军务搬到监军帐中,一切事务都在这里进行。

    数十个副将,军士齐齐立在帐中。

    “爷,探子来报,宇文拓在八十里外扎营,等着澜秋意,明应该就能会合。”张冲凝眉,沉声汇报。

    张硕一拳砸在椅子扶手上,忿忿的说道:“昨天就该一刀砍了那孙子,要不是他风将军也不会被徐文清那老东西诬陷。”

    夏侯渊目光一暗,看向一侧局外人一样的风千华,沉声说道:“不急一时。”

    并非不着急,而是他认为,宇文拓若要杀,也该风千华亲自动手,所以昨天,他才留他一命!

    张硕点头,刚毅的脸上一片悲愤!

    夏侯渊指着地图,吩咐道:“按照行程,明午时他们便能到五十里外澜周道,那边有绮兰山作为天险,今晚你二人带兵五千伏击于此,记住,伏击一成便退兵回来,不可恋战。”

    张冲张硕立刻起,领命下去准备。

    风千华眸光一动,忽然出声道:“等等!”

    张冲回头,语气已没有以往的调笑,含着分尊敬:“监军有何吩咐?”

    风千华未语,起走到桌案前,起笔写了一封信,随意塞进一封牛皮信封中,漫不经心的说道:“马上颠簸,或许此信会落在澜月大军中,也未可知!”

    隐晦的话,夏侯渊却眉梢一扬,顿时明白她的意思,澜秋意出生不高,从众多兄弟中一路爬到今天的位置,对周围的人充满戒备心和防备,只要这封“写给”宇文拓的信,落在澜秋意手中,他必然况堪危。

    以牙还牙,杀人无形!

    张硕二人一头雾水,喃喃的接过信表疑惑:“监军的意思是?”

    其他人也是一头雾水。

    风千华将信交给张硕,微微勾唇:“信口没封自己看。”

    张冲抖开信纸,众人纷纷挤过来,越看脸上表越兴奋,最后张冲猛地抬起头来:“监军,你这招太狠……太高明了。”他目光闪亮,神激动:“属下一定将这信不偏不移的,落在澜秋意面前。”

    张硕捏着拳头:“监军好计策!”

    风千华摆手,这可不是她的计策,她也只不过顺手借来用用罢了。

    夏侯渊又与其他人拟定了一系列的作战策略,夕阳已经西沉,博阳城中的气氛,不知不觉变的紧张,虽然有夏侯渊坐镇百姓们不用担心,但是澜秋意毕竟带来的是三十万的大军,这样的冲击力,博阳的况并非完全乐观。

    有人紧张,有人有成竹,夏侯渊不动如山坐在监军帐中,专心处理着军务,风千华已经在军营中溜达了两圈……

    “我已命人给你重新置了营帐。”风千华负手进来,掀开的帘子等着某人自动出去。

    夏侯渊头也不抬:“嗯。”

    风千华蹙眉,见他在忙只能坐在一侧椅子上,抓起本书看。

    一个时辰后,风千华放下书,忍着怒意:“戌时。”

    夏侯渊重新拿起本折章批改:“嗯。”

    一个时辰后,风千华怒意腾腾,起冷声道:“亥时。”

    夏侯渊蓦地抬起头来,眸底含着淡淡的歉意:“你先睡吧,不用等我!”

    风千华:“……”

    如此夏侯渊,在外人面前依旧是往那般生人勿近犹如神祗,可谁能想到他此刻表的?

    风千华无语转,躺在一侧的榻上。

    夏侯渊缓缓从文案中抬起头来,眸底笑意盈动。

    第二,秦王面露疲倦,而监军大人神采奕奕。

    士兵们轰然炸开了锅:“难道昨晚监军反攻?”

    “嗯,有可能,监军虽然板瘦弱,但看那气场,指不定体力好着呢。”

    “嘘!王爷和监军来了!”众人立刻闭嘴,继续练。

    夏侯渊黑着脸从人群中走过去……

    风千华眸含浅笑,看着刚刚议论的口沫横飞的十几个士兵:“你们几个到城外挖一条暗沟,落之前必须完成。”

    十几个人顿时肌抽搐,挖条暗道,他们几个,还落之前必须完成?

    监军明显的公报私仇啊!

    苦着脸,耷拉着脑袋,十几个人认命的提着工具出了城。

    夏侯渊眉头舒展看着其余的人继续练。

    时隔一,霁月终于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视线从依旧小兵装扮的端木筝上狠狠刮过,他高抬着下巴,指着端木筝说道:“你,和他们一起去。”

    端木筝目光一瞪,咬牙切齿:“凭什么。”

    霁月挑眉:“因为我是军师,有权命令你。”

    端木筝不想暴露份,她来的目的就是上战场杀敌,收起手中的弯刀,剜了一眼霁月跟着众人出了城。

    看着霁月得瑟的形,笑的狐狸样的眉眼,风千华眉头微蹙。

    夏侯渊视线从风千华面容上不动声色收回,忽然清咳一声,出声道:“霁月,暗沟如何布置他们不知,你去指挥。”

    霁月脸色一怔,诧异道:“我去?”

    夏侯渊点头,语气不容置疑:“嗯。”

    霁月咬牙切齿忽然看向风千华,只见她眉头舒展,步态悠然的上了城楼。

    他顿时明白,昔的好友,彻底对他倒戈了!

    这一,天气晴朗,全军一切准备就绪,就待张冲张硕成功伏击回来,可直到落一望无际的官道上,依旧没有人影……

    ------题外话------

    今天周四了,孩子们加油~周末在向我们招手!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