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神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初冬时节,天气越发的冷了起来,哈出一口气转瞬就凝结成白雾。

    漫漫大军踏着脚下萧瑟的落叶,卷起黄沙漫天,脚步声宛若雷鸣。

    澜月主帅宇文拓高坐于马上,一战袍趾高气扬,回大吼一声:“儿郎们,快!”

    后数十万大军的步履又快了些,带起湿润的结了冰晶的泥土渣子,副将芮胜搓着手凑上前:“大帅,这天可冷死了,将士们吃不消啊!”

    “妈的,老子还吃不消呢!”宇文拓朝地上啐了一口,他刚刚解决了风存戎那个瘟神,从博阳赶回去,炕头还没捂,就被三皇子从被窝拽了出来,一路快马加鞭,路上撒泡尿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

    这是为什么,还不是三皇子怕夏侯渊,要让他说,夏侯渊算个,他一脚都能踩死他!

    骏马狂奔下,冷风刀子一样割在脸上,宇文拓使劲儿揉了揉脸:“赶紧的赶到博阳,老子才算放心。”

    副将撇撇嘴,一脸的不以为然:“那博阳城里除去风存戎,根本不值一提,城内驻守兵马一万,留个名不经传的张硕,咱们大军过去,还不手到擒来!”

    一边有人张嘴附和:“可不是,大帅你多虑了,等咱们拿下博阳,论是他夏侯渊长了三头六臂,也只能干跳脚!”

    “对!一路打到金都去,让大周帝咱们三皇子的脚趾头。”

    “哈哈……”

    周遭一阵哈哈大笑,在呼啸的风声中尤为震耳,澜月先遣大军十万余众,一个个脸上露出的,皆是不以为然的表,区区一个博阳,那是他们以前不高兴攻,现在博阳没了风瑞安父子,夏侯渊又远在齐州,这攻城简直就是眨眼的功夫。

    不远处,博阳城墙已遥遥在目。

    所有人更加的兴奋,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站在城头,摇旗呐喊,冲进城里将最漂亮的大周娘们搂在怀里的场景,啧啧……这一次,他们不是来打战的,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来捡功劳的。

    跟着三皇子,有饭吃!

    宇文拓看着五十米外的博阳城,脸上浮上兴奋的笑容,风存戎,老子要让你看看,老子是怎么毁掉这里。

    “停!”高高抬起手,他坐在马背上,粗犷的下巴一点,示意芮胜:“喊!”

    速战速决,说不定还能赶到城里吃午饭。

    芮胜脚蹬战马,顿时领命而出,扯开嗓子对着城里吼了起来:“龟儿子们,爷爷们来了,还不开门迎接爷爷们!”

    澜月大军哄笑不断。

    博阳城门紧闭,城头有侍卫严阵以待,虎目狰狰的看着他们。

    芮胜见没人应答,撸起袖子,一挥手:“龟儿子们,是不是怕了,连说话的气儿都没有了吗?只要你们弃城投降,爷爷保证给你们留个全尸体!”

    狂妄的话,在空的上空响起,刺的远处的树叶簌簌的落下,漫天飞舞,博阳城内却寂寂无声,依旧没有回应,只有十丈高的城墙上,鲜艳的大周旗帜猎猎翻飞。

    宇文拓鄙夷的皱皱眉毛,张硕果然是孬种,连应战都不敢!

    “龟儿子们,缩在壳里算个!”

    “风存戎已经投靠了咱们澜月,不如你们也来吧!”

    骂阵一波一波的袭过去,就在澜月大军以为,博阳城内不会再有人敢应的时候,城墙之上,忽然走出一个魁梧的男人,褐红的战袍,一丈有余的偃月刀铿铿矗在烈风中,那人长喝一声,底气十足:“孙子,你喊爷爷做什么。”

    宇文拓唇角不屑一撇,嘲笑道:“老虎不在家,猴子果然当了大王,张硕小儿,也敢和我叫板?”

    “张硕我儿,你眼巴巴的等着援军,等他们到了,也只有给你们收尸的份了!那夏侯渊这会子,只怕还在齐州望着大河团团转呢,让老子算算,从齐州到这还有个几……”芮胜笑着大喊过去,伸出手做出真在算的模样,再次引起一阵大笑。

    “说不准已经在了呢?”倏地,一声回话接上。

    “呸!怎么可能,那大河河宽三十丈水深三丈,他夏侯渊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过……”芮胜想都不想张口反驳,说到一半忽然愣住,这声线清冷带着点文气,可不是张硕那蛮夫。

    宇文拓也远远的望去。

    只见那城墙之上不知何时多了两个人影,一个战袍如墨拔威武,一个白衣翩然颀长纤细,离着太远面容看不清晰,却给他一种不好的预感,脑子里的可能他不敢再想下去,喃喃道着:“不可能,不可能……”

    “嗯,的确是不可能到了。”那白衣的男子再次开声,闲话家常的语气让人心头森凉:“初冬将至渡河危险之极,诶,夏侯渊——”她以下巴朝边的黑袍男人点了点:“咱们咋来的?”

    夏侯渊!

    宇文拓大惊失色!

    澜月大军一片哗然!

    秦王,战神,夏侯渊!

    宇文拓强自镇定,即便一路上曾多次想着那夏侯渊不过徒有其名,临到有可能和他真正对上的时候,依旧不由得有些心惊,听着后方大军中嗡嗡的议论声,他色厉内荏的大喝出声:“什么人在那装神弄鬼!别以为随便找个什么阿猫阿狗就想骗老子援军到了,老子告诉你们,就算真是夏侯……”

    话音戛然而止。

    宇文拓的话梗在嗓子眼里,怔怔的望着远方城墙上的黑袍男子,他方才只做了一个动作——看过来,没错,只是看过来,只是那么一眼,即便离着极远的距离,那如鹰凌厉锋锐的眸光依然让他肝胆俱颤!

    那人负手俯视着他,战袍翻飞立于天地之间,气势如虹宛若天神降世!

    除了大周秦王夏侯渊,除了他,还有谁有这样的气势……

    宇文拓勒紧马缰,不待大呼撤退,那人已经沉然出声:“杀!”

    一字铿锵!

    声音不高却仿佛直入澜月全军耳中,震的他们耳膜刺痛,紧跟着弓弦争鸣炸响,城门上突然出现数千长弓,箭矢若雨万箭齐发,遮天蔽

    博阳城门骤然大开。

    洪水般的大周军士如出笼的猛兽一般冲了过来,眨眼功夫,已经冲向澜月军阵之中。

    澜月全军顿时头皮发麻,刚刚还不屑喊杀,士气高涨,转眼间已是风水轮流转,惊惶间有人拿起手中的武器匆忙抵抗,有人搭起手中的长弓,弯弓箭,有人夹马长嘶奋起搏杀……可那武器没举起,自己的手臂已被人砍断,弓未拉开弦已崩断,马一跃而起却轰然倒地!

    漫天的喊杀声,声声似惊雷,惊的他们像是在梦境之中,再醒过来,俨然已失去先机。

    这一切只在一瞬间,宇文拓猛然惊醒,立刻喝马长奔退居后方,手臂一挥:“儿郎们休惧,杀进博阳,每人赏银一两!”

    只不过,他的话瞬间淹没在刀剑嗡鸣马声嘶啼中,先是秦王夏侯渊的忽然出现,再是本该远在天边的秦军突袭,这会儿被眼前的大军冲的一泄千里,澜月早已经没了章法,节节败退。

    十万大军支离破碎!

    有人一瞬间萌生退意,他们是掠人家园,夺人城池,而大周却是护卫家国生死在即,此心态一比便知高低,一退再退,终于有人丢了武器转便逃。

    宇文拓的脸像是被人踩了一脚,扭曲变形,今天他们太过轻敌,怎么也没料到夏侯渊会出现在博阳,明明还有三的行程,就像芮胜说的,即便他们插翅也难飞到这里!

    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其中原因,难不成这几万大军,真的是插翅飞来的?

    无论他此刻是反思还是气愤,终改变不了眼前的场景,半个时辰后,十万澜月大军已退居五里之外,而大周军士穷追不舍,大有不将他们剿灭不罢休的趋势。

    打仗不行,但逃命却是本事,澜月数万人马,在官道上狂奔……

    就在众人以为将大周军甩在后,以为逃出生天之时,忽然一阵战鼓炸响,官道两边密密麻麻的再次冲出数不清的大周军,如乌云一般翻卷而至,将他们围在其中包了饺子。

    很明显,他们落入大周的圈

    他们不但提前到达博阳,甚至已经布好陷阱等着他们来跳。

    两个时辰后,澜月大军兵败如山倒,除了宇文拓率一万人逃走外,副将芮胜战死,三万人被俘,其余全军覆没!

    夜色浓墨,冲天血气中,澜月尸骨成山,和他们形成截然相反的,是大周的军队,张冲率三万部众打马狂冲,杀气震天,每一个人的嘴角都咧到了耳后根,杀的那叫一个爽!

    大周以极其完美的姿态,打了漂亮的一仗,压倒的胜利。

    首战告捷!

    灯火通明,笑声不止。

    博阳城中,百姓们上原本忐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原本早已逃出城的人,此刻又扛着铺盖回来,手舞足蹈,原以为秦王不到,城中守卫又少,博阳必然危也,可是秦王却一夜之间从天而降,顷刻间将澜月打的夹着尾巴逃走。

    秦王威武!

    大周军营中,将士们更是亢奋不已,深夜寒风,竟一个个**着上,扛着酒坛对饮不止,有人猛然擦掉嘴上的酒,大笑道:“他娘的,这一战打的爽!让那些澜月的龟孙子想去吧,老子们就是飞来的!”

    “哈哈……瞧那般孙子看见我们,就像看见鬼一样扭曲的脸,真是无比的痛快。”

    “话说,当时造那什么桥的时候,老子还暗暗诅咒过军师,没事整那破玩意,还不如让兄弟们睡个好觉,没想一到齐州河,老子就傻眼了,那软哒哒的东西,竟然真能稳稳的走人。”那人猛灌下口酒,拍着脯道:“军师,老子彻底服了!”

    “要不是军师好计策,我们到这里可能真的要给张将军收尸了。”

    众人七嘴八舌,忽然有人高呼一声:“军师来了!”

    眼见霁月红袍如火姿矫健走来,挑眉看着他们笑道:“庆功宴还未开始,这都喝上了?”

    几人嘿嘿笑着,将手中的酒坛递给他:“军师,从今天开始兄弟们服你,浮桥之策简直是神策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霁月听着众人夸他,先是眉梢一扬,再听根本就没自己的事儿,不由讪讪摸着鼻子:“这酒,要敬就去敬监军吧,这神策是出自她手。”

    咣当!

    酒坛落在地上。

    众人一个愣神,仿佛被雷劈了一样,一脸不相信:“军师,你就别谦虚了。”

    霁月抽着嘴角,连连摆手:“真非我谦虚,这事确实不是我想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他不像说假话,可他说监军那个娘娘腔想的计策,打死他们也不信啊,那个靠色上位的人,有这个本事?

    “哈哈……那不是你想的,也是王爷,再不济张副将也可能,反正兄弟们是不相信那个小鸡仔似得的军师能想出这个法子来。”

    霁月懒得和他们解释,他是吃饱了没事干,跑这里来掺和,他的成就感此刻正砰然着地,还没这么自惭形秽。一转,正好看到夏侯渊负手而来,他急忙指着夏侯渊说道:“王爷来了,你们问他!”

    话落,滋溜跑没了人影。

    “王爷,军师说浮桥之策是监军想的?”

    夏侯渊微微点头,眸底涌出自豪感:“嗯。”

    将士们脑袋一耷拉,显然还是怀疑:王爷的话也不能信,他与监军的关系暧昧,保不齐故意为他造势。

    反正,他们没有亲眼所见,是不可能相信端木箫能有什么本事。

    夏侯渊还沉浸在“他的女人”的彪悍中,也顾不上这些狐疑的目光,板着脸飘飘然走了,临着转了个弯才想起来,回头补充了句:“庆功宴就要开始了,到了宴上,再喝个痛快!”

    将士们高举酒坛,大笑欢呼。

    锣鼓喧响,博阳城的气氛推至**,首战告捷对于长途跋涉而来的将士,是莫大的鼓舞。

    偌大的广场上,先遣到达的五万将士齐齐席地而坐,跳动的篝火在人群暖暖烤着,众人脸上兴奋难掩,一双双目光看着高台上,缓缓走来的夏侯渊。

    夏侯渊唇角含笑,抬起手中的酒壶,高高举起:“干!”

    没有沉长的对话,简明扼要的发言,话落,他仰头喝完坛中酒,姿态洒脱大气雍容。

    全军高呼!

    忽然,有人眼尖,看到另一边姗姗来迟的纤瘦男子,面容清隽,白袍清冷,气势却丝毫没有被对面如天神般的夏侯渊盖去,反而独有华光慑人显目。

    可不就是今和王爷同上城头的监军?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