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监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风千华目光一动,拦住夏侯紫说道:“他不在府中。”

    夏侯紫停住脚步,正要再问却听夏侯逸心不在焉的说道:“嗯,王叔这几一直在军营,并没有回府。”

    夏侯逸眼眸敛着,如翼睫羽在面容上投下淡淡的暗影,一片失落。

    他出动了所有太子暗卫,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风千华却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毫无音讯,有父皇在,他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可是眼下,他太子妃已定,他很想在大婚以前,再见她一面,哪怕只是远远一眼,此生也无憾!

    风千华见他面色暗沉,眉头也微微蹙起,他的心思她自然知道,莫说她此刻不能暴露份,纵然是能她也什么都给不了他,不如就这样,相信时间长了就会忘记她的。

    “唉!你们一个个都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夏侯紫撇着嘴,视线停在风千华脸上:“你这里有什么可玩的,这两天在宫里闷死我了。”

    风千华白他一眼:“下要玩什么,我这里无趣的很。”

    夏侯紫脑袋伸过来,笑嘻嘻说道:“听说上次你们打围城,你一人放倒三个,咱今天也玩玩?”

    风千华摊手,看向另外两个:“我没意见,你问问他们。”

    夏侯紫立刻将目光期待的看向夏侯逸:“大哥你什么意思?”太子一向最好说话,只要不触及他的原则,基本不会投反对票。

    “你们玩吧……”一反常态的,夏侯逸忽然起,歉意的看向几人:“出宫时母后说有事与我商量,我先回去了。”

    夏侯逸一走,夏侯紫顿时耷拉了下来,起告辞说道:“那我也走吧,省的回去晚了被父皇发现。”

    风千华无语,合着他还是偷溜出来的。

    三个莫名其妙来的,此刻莫名其妙走了两个,夏侯智更是没有理由多留,面无表的站了起来,转便走。

    风千华唇角勾起抹冷笑,忽然出声说道:“恭喜二皇子喜结良缘,臣出行不便,他定会送上贺礼。”

    夏侯智蓦地转过来,脸上有一瞬讶异:“御史何意?”

    风千华挑眉,面容上一片真挚:“二皇子多虑,臣一向喜欢闹,二皇子纳侧妃此乃喜事,臣亦为二皇子开心,况且,徐小姐乃金都第一才女,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人能及,臣还记得那一夜在秦王府中,她念的那首诗,让臣永生难忘啊。”

    夏侯智眸光明灭不定,见她目光浅浅露出神往,那副神态好似眼前看到的根本不是徐婉柔多么动人的诗词,而是那天在别庄中,她玉体横陈的模样,一股怒意涌上心头,他冷说道:“御史,记忆太好会徒惹烦恼,不该记得还是尽早忘记的好。”

    风千华好似从无限幻想中惊醒,笑道:“自然,不该记的自然记不住,但就怕旁人忘不掉啊。”她缓缓说着,施礼抱拳:“送二皇子。”

    “哼。”夏侯智脸色涨的难看至极,袍袖一挥大步走了出去。

    风千华冷笑,夏侯智出生不高,但野心却极大,对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有种近乎疯狂的狂,这里面自然也包括徐婉柔,但是无论他多么喜欢徐婉柔,在那样一种况下得到她,永远会是他心里的一根刺,只要时不时的轻轻一拔,必然是鲜血横流。

    不过,很快这血就不是他流,而变成徐婉柔的。

    “出来吧。”不用回头,她也能猜到端木筝躲在一边看闹。

    “大华,这个徐婉柔嫁给夏侯智,真是便宜她了。”端木筝撇着嘴,一脸不忿的从墙角走出来。

    风千华抬手搭在她肩上,挑眉道:“便宜不便宜,不是看表面,你不是很无聊么,现在有件事需要你出马,如何?”

    端木筝体一抖,满脸戒备:“我不卖!”

    风千华点头:“不卖,卖嘴即可,你去街上将徐婉柔的事,与各三姑六婆绘声绘色的传达一遍,越详细越好,当然,不要提夏侯渊。”

    端木筝满脸疑惑,略一思索后,满脸受惊道:“嘿,没想到你为了夏侯渊,连这种大宅门的宅斗也用,真是小看你了。”

    风千华翻个白眼,怎么什么事都能扯到他上:“废话真多!”

    夏侯智暗中必然四处拉拢朝臣,最在乎的便是名声,若是此事传的街头巷尾皆知,那些帮他的朝臣必然对他的人品产生质疑,至于徐婉柔,她料定不出半年,必然走不出二皇子府。

    端木筝一拍桌子,顿时雄赳赳气昂昂:“这事,包在我上。”

    风千华柔和一笑,拍拍她肩膀:“一只猪足够六大金刚消化七天,不要心软。”

    端木筝哪会心软,那班吃货,确实欠收拾。

    暗处,六大金刚虎目含泪,哭的震天响,秦王啊,你咋滴就不来了呢!

    闭的子,很悠闲,一天一天过去。

    风千华翻着手中的账本,看到页面下的编码,七。

    夏侯渊七天没出现,看来这个男人真的是生气了,也好,她可以趁此空闲好好管理一下王府的生意,待他找到那幕后之人报了仇,她便是拿捏大周经济命脉的翟少,

    与官位相比,生意场上于她来说更合适。

    不过,显然有人不想让她一直悠闲下去,门外,小厮纠结的立着,低着头暗想大人果然是当朝红人,即便是被罚闭也总有人甘愿冒险上府探视:“大人,门外有两位小姐,要不要放进来?”

    风千华停下手中的事,眉梢微挑:“小姐?什么人?”

    “奴才问了不说。”

    风千华挥挥,她可没闲心应付姑娘们。

    正说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眨眼功夫小厮就被人推开,夏侯清妍怒气冲冲的跑进来:“端木箫,你真当你是谁,竟然让人拦住我们。”

    风千华眼中划过厌恶,若是以前她只是夏侯清妍丛跋扈了些,可自那在庵堂见到她后,便觉得这个女人不但没脑子,还很恶毒。

    “公主有事?”风千华眼皮掀了掀,实在没闲应付她,没有立刻轰她出去,已经是给足了天大的面子。

    夏侯清妍目光紧紧锁在风千华脸上,她低着头清隽的面容上一片认真之色,只是这神色却与她无关。

    从来她都是被人捧在手心中,没有人敢违逆她,可眼前这个人不但敢,甚至根本不将她放在眼里,可就是这样,她这几却毫无理由的,脑中里不停冒出他的影,或浅笑,或风趣,或冷颜,每一个都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今天,她忍不住来寻她,可一见她这副嫌恶的表,惯有的公主脾气顿时涌了上来:“端木箫,我命令你抬起头来看着我。”

    风千华无语,很想上去抽她两个大耳刮子,拳头捏了捏,她冷笑道:“在下是外臣,为免影响公主声誉,还请公主早点离开的好。”

    夏侯清妍气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抬着手指着她骂道:“我的清誉不需要你担心,我告诉你,你不是讨厌我么,不愿意看到我么,我会让你从今以后,天天都能看到我。”

    什么意思?

    风千华蹙眉抬眸看她:“话说清楚。”

    这一抬头,此刻才发现,夏侯清妍的后,竟还跟着带着面纱理应待在房中等着嫁人的徐婉柔。

    满街流言,没想到她竟然还敢出门,这勇气确实可嘉!

    徐婉柔见风千华看向自己,顿时一怔,想到那夜她与夏侯渊牵手的场景,脸色更加难看。

    夏侯清妍高傲的脯,大摇大摆的坐在一侧的椅子上,冷笑道:“我说什么你听不懂么,我告诉你,我已经求了母后,不出几入赘驸马的圣旨就会到你手里,你就等着娶本公主吧!”

    拿着笔的手一抖,一滴墨汁滴在账簿之上,她无语的看向夏侯清妍:“驸马?”

    夏侯清妍以为她害怕了,顿时趾高气扬:“对,驸马!”

    风千华抚额,眼眸中冷意一片,她手指敲着桌面,一声一声脆响,在房中响起!

    徐婉柔未坐下,她今来,便是因为倾妃说过,那在别庄中,风千华与她同时到,虽然她当时一派淡然,但眸子却依旧有着担心和怒意。

    倾妃断定那不是普通朋友之间的担忧,有着一丝酸味,她当时听了觉得很滑稽,别人不知道,但夏侯渊她绝对相信不是断袖,可他偏偏和眼前的人关系那么暧昧,心中不服气,她怎么可能输给一个男人。

    但是此刻,再看她的动作,分明和夏侯渊如出一辙,这怎么可能。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两个女人矗在房中,香气扑鼻,风千华烦躁的很,驸马,多可笑的事,她真想撬开夏侯清妍的脑子,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竟然能让她做出这么可笑的事

    “金刚。”

    咻!

    眨眼功夫,六大金刚站的笔直,列队等待主子的命令。

    金刚魁梧的形一出现,顿时不大的书房里,好像塞满了人一样,挤挤攘攘让夏侯清妍和徐婉柔脸色一阵变幻,料不准风千华要做什么,再看看金刚凶神恶煞的模样,两人不由自主的朝后缩了缩。

    风千华忽然起,朝夏侯清妍抱拳,自始至终没有看徐婉柔一眼:“下官还有事,就不送公主了。”

    话落,她手一挥:“金刚,送客!”

    咻!

    金刚的眼中,人是没有高低贵之分,若真要区分,那就是对方能给他们几块吃,管不管饱,当然,主子有优先喂养权!

    院门打开,院门关上,夏侯清妍和徐婉柔被扔了出去。

    夏侯清妍气的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瞪着御史府紧闭的大门,一侧,徐婉柔艰难的爬起来,一反常态的没有说话,只是目光中的审视与疑惑之色,越发的显露,转眸看向隔壁的王府,徐婉柔一双手几乎捏碎了骨头!

    夏侯渊,今你负我至此,它我定当百倍奉还!

    而此刻,在军营中的夏侯渊眉头蹙成疙瘩,声音冷飕飕:“他们三个在里面待了多久?”

    老实的雾影,将鲁忱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述:“约莫一个时辰,期间有说有笑。”

    夏侯渊差点将嘴角的茶杯咬碎,挥手说道:“让鲁忱不要盯着了。”这个没良心的女人,越知道详细越让他烦躁。

    雾影一出去,夏侯渊脸色骤然变黑,猛然起似一头蛰伏的猎豹一般,来回在大帐中走动,焦躁不安!

    半个时辰后,他骤然停下,出声唤道:“张冲!”

    张冲是他的副将,与现任博阳主帅张硕是亲兄弟,二人自小跟他一起行军打仗,信任自是没话说。张冲为人与哥哥不同,比较圆滑心思也灵活。

    “王爷!”张冲应声而进,典型的军人之姿,拔刚毅。

    “澜月什么动静?”夏侯渊沉声问道。

    “王爷,您早上问过了。”夏侯渊虽严厉,但与属下间并无官位,此刻张冲不知,黝黑的脸上一片纠结,爷这是怎么了,这已经是第六次了,早上问的事,到了下午会再交代一边,和他汇报军务时,那眼神好像在看你,又像透过你看到别处,悠远的,直让他打颤。

    帐篷外,雾影暗暗为他捏了把汗,这么没眼力的,待会看你怎么死。

    夏侯渊眸光一瞪,怒道:“说!”

    张冲差点将自己舌头咬到,一脸纠结的低着头:“澜秋意已得皇上同意,四十万虎符在手,近应会点兵出发。”

    夏侯渊眯起眼眸:“刘通可有消息回来?”

    张冲一副苦瓜脸,这事儿也是早上讨论过的:“刘通已到南疆了,没有瑞阳王的消息。”

    竟然这么久还没有找到人,办事效率实在太低!

    夏侯渊拂开衣袍,便朝外帐外走,忽然顿住脚步,一脸深莫测的盯着张冲:“全军训练照常,你……从明天开始,训练加倍!”话落,大步出了营帐。

    张冲一脸便秘的模样,看着夏侯渊的背影,他怎么有种代人受过,躺着中箭的感觉!

    门口,雾影笑的贼眉鼠眼,谁让你小子不长眼,不知道主子最近气不顺!

    两后,确定的消息终于传入大周,澜秋意整兵四十万,亲为主帅,进军博阳。

    大周帝震怒当庭,他早就对澜月虎视眈眈,却不料竟被澜月占了先机,主动挑衅,如此奇耻大辱让他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当庭点将,却发现风瑞安父子不在,裘正伤重,其它将领又无将帅之才,只得把目光投向夏侯渊,责令他领兵三十万,迎敌澜月!

    所谓兵未至,粮草先行,此乃美差更是苦差,满朝文武皆是连连后退,谁也不愿去做这押运粮草的监军。

    第二,风千华悠闲坐于府中,一道圣旨毫无预兆的砸了下来。

    大周帝想到这个颇有才干正闭在家的御史,监军一职当仁不让。

    时不待人,当她便整装领命,加入浩浩气势震天的大军中,急忙朝博阳出发!

    一辆普通的马车中里,风千华一脸无奈之色,车外,一匹高头大马漫不经心的路过,马上男子一黑色战袍器宇轩昂,深邃的面容上,鹰眸如渊直直看着马车……

    ------题外话------

    话说,看在我多送了三百字的份上,表拍我哈··o(╯□╰)o

    下一章行军路上,两人火花碰撞。

    此文字数不长,表纠结啥时候定了哈。

    虎摸熊抱竭尽所能的揩油~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