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冷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主子?”

    御史府的房间内,秋玉看着一上午走神第三次的女人,无奈的再次出声唤道。

    风千华不动声色的抬起头,将桌上的茶杯捧在手里取暖:“嗯,你刚才说什么?”

    刚过中秋,天气便已有凉意。

    秋玉叹了口气,重复道:“之前与我们合作的几家澜月商铺,都传来消息,让我们供给他们米面粮食,竟然争相出价,甚至有的已经抬至比平时高出三倍的价格了,您看,我们要不要给?”

    风千华眉头蹙了蹙,刚刚秋收,虽是屯粮的时候,但也没有必要如此焦急,心中忽然一动,她道:“博阳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秋玉眉头揪着,似是在考虑消息重不重要,而纠结到底要说不说,主子今天明显心神不宁啊。

    秋瑾早上神神秘秘告诉他,主子从昨天回来之后,就感觉怪怪的,至于哪里怪,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他也有这样的体会。

    风千华清咳一声,眼眸微眯看着自己走神的手下……

    被这个看似温和实则犀利的眼神一盯,秋玉顿时一个激灵,低下头说道:“博阳那边说,三军没有风将军的统领,闹的很厉害,军心好像不太稳,好在新任主帅有些威望,镇的住,总算平静下来,只不过最近很奇怪,街上的行人好像比以往多了些,他们的生意也比以前好很多。”

    “澜秋绝回澜月了?”风千华淡淡啜着茶,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想到那个妖孽很久没有出现,应该是和澜月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夺嫡有关。

    不过,以他的手段,澜秋意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若是想要从澜秋绝手中分一杯羹,就只有……

    想到此,她眸光一抬,声音严正:“博阳有很多份不明的人过往?”

    秋玉点头。

    她猛地站起来,来回在房中走动,负手着眉头紧紧锁起来,米粮紧俏,边成人流增多,澜秋意要加大手中的砝码,这些的信息都指向一种可能

    就是澜秋意已经躁动难耐,迫切的想与大周开战,打一场漂亮的胜仗,在澜月皇帝哪里为自己加分,若是这样,那么这些突然不合理的事,也就明确了。

    忽然顿住脚步,她看向秋玉认真的说道:“你嘱咐各处米铺去收购,粮食越多越好,至于澜月,你知道怎么做。”

    既然要打战,这样的生意,她又怎么能错过。

    秋玉一怔,虽然不明白主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直觉事应该不简单,立刻点头说道:“属下明白。”

    秋玉说完,打开门退了出去,小片刻,他又笑眯眯的跑了回来。

    风千华眉梢一挑问道:“还有事?”

    这里是御史府,府中下人都是夏侯渊亲自挑选,虽然是安全可靠,但难免不会被人察觉,秋玉的份在这里还是小心为妙。

    秋玉想起外面的景,不苟言笑的面容有点扭曲:“王爷在外面,小姐不出去看看?”

    风千华皱皱眉:“不必。”

    秋玉点点头,手拢在袖中退了出去,似是小声嘀咕但声音大的足以能让风千华听到:“属下不是怕小姐再走神么……”

    咻!

    话音还没来得及落下,一个茶杯闻声而至。

    秋玉面色一变,毫无形象的撒腿就跑。

    茶杯砸在门边,吓的进门的秋瑾一个哆嗦,拍着脯埋怨:“小姐,从今天早晨起,你就暴躁呢!”

    风千华瞪了瞪眼,发现秋瑾根本当没看见,抬脚跨过地上的碎瓷片,嘴里念念叨叨:“这都第二个了,奴婢打扫房间很累的。”

    风千华摸摸鼻子,这两兄妹胆子越发的大,她这主子当的,是不是太失败了?

    “小姐,王爷在外面呢。”秋瑾一边取了扫帚收拾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瞄了她一眼:“不出去看看?”

    她无语,怎么谁都来问她这句话,难道他夏侯渊来了,她风千华就一定要迎接不成?

    发现她脸色沉下来,秋瑾吐吐舌头,不敢再说。

    小姐前天一夜未归,与王爷一起回来又将他关在门外,还设置陷阱不让王爷进府,现在全府的下人严阵以待,不得不防狼一样防着王爷,可是她就是不明白,前面两个人不还好好的么,怎么过了一个晚上,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外面的传言,她一早便听说了,他们主子前夜威武,皇宫之中闹出一场两男夺的重头大戏,现在全金都的人都知道,主子不但和秦王关系不明,甚至和九下也暧昧不清,皆是皇家权贵,如今她虽然被足,但这无形中的地位,可要比以前又高了一个层次。

    她想想就觉得兴奋,主子就是主子,无论她是男人或者女人,这魅力依旧无法阻挡。

    想到此,不由可惜太子下,早就感觉他对主子也有意思,可是落花有流水无意,太子只怕因为没有主子的下落,而随便指乐裘老将军的孙女吧!

    风千华无语的看着秋瑾,又是摇头,又是叹息,又是惋惜的表,想想也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心思,眉头蹙了蹙忍住想将她提溜扔出去冲动。

    秋瑾一番暗自兴奋神伤,手中却是未停,将一地的茶杯碎片扫到簸箕里,拎着小步朝外跑,这些都不重要,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王爷!

    不待风千华询问,她已经跑的老远,含着笑意的声音从院子外面传过来:“奴婢好奇去瞅瞅,看王爷怎么搞定六大金刚!”

    风千华抚额,黑脸!

    夏侯渊现在很郁闷,对着这六个满脑子只知道吃的金刚,他的杀气威压通通收敛再收敛。

    没用!

    六大金刚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他迈一步,他们跟着迈一步,反正小姐说了,秦王要是进了院子,他们就得滚蛋!

    不想滚蛋,只好让秦王……咳咳,滚蛋。

    夏侯渊自然不会滚蛋的,对付吃货就要有吃货的办法。

    他负着手,黑着的脸渐渐恢复平和,忽然一笑。

    这一笑,犹如冰雕的罂粟忽然间绽放,带着让人难以承受的诡异,忍不住从背脊开始发凉。

    冰能开花,真是见鬼!

    物反既妖,六大金刚集体一抖。

    只听夏侯渊淡淡仿若不经意的吐出几个字:“秦王府的厨子,可比御史府的好。”

    六大金刚眨眨眼,这次变的异常聪明,立刻意识到秦王这是……改策略了?

    刚才还威胁呢,现在来利了?

    虽然说这看似冷沉实则诈无比的男人利到了点子上,可惜他们六大金刚,当年在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如今跟了风千华,那自然要对主子忠心,绝对的忠心不二!

    六人闭眼,口中默念……

    富贵不能,贫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夏侯渊不急不躁,看着抬头看似意志力坚定无比的六大吃货,自顾自的叹息:“紫玉阁的佛手金卷,天香楼的八宝鸭,荣意楼的飞龙脯,甚至齐州藤原片皮猪,本王的厨子,也是手到擒来,做的毫不逊色。”

    跐溜。

    吸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

    六大吃货金刚,脑中想着一幅幅画面,味蕾开始翻滚搅动……

    眼角迅速扫过他们,夏侯渊缓缓走着,继续说道:“尤其是片皮猪,这猪要选仔猪从小以药物饲养,让其质不但鲜美,还有医用的功效,待猪三个月后便宰杀,烤的时候这火不可不大亦不可小,皮不能过硬更不能流油太多,否则质变老,片皮时一刀一刀轻薄相同,不得不过厚亦不可过薄,若是配上王府蜜汁的甜酱……”

    啪嗒!

    夸张的口水滴答声,在后响起,六大金刚双眼冒着绿光……

    忽然,其中一人鼻尖开始抖动,小狗一样四处嗅着,念道:“快闻闻,这什么气味?”

    “啊!真香!”

    “是猪的香味,烤猪!”

    “从围墙那边传过来的,听,还有噗嗤噗嗤的片皮声!”

    “啧啧……”

    六大吃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猪?主子?猪?主子?

    一番平衡较量之后……

    咻!

    六个人六道影出奇的一致,迅速越过围墙。

    猪以绝对的优势打败了主子,压倒的胜利!

    六人刚刚越过围墙,那边立刻有早守株待兔的鲁忱笑嘻嘻的声音传来,老总管客气的寒暄,随后一片呼噜呼噜吃饭声,间接还有觥筹交错的碰杯声,俨然是一副宾主尽欢的气氛。

    夏侯渊负手,唇角勾起抹弧度,眼中露出狡诈的笑意。

    成功突围的他,挥了衣袖大摇大摆的朝风千华房中走去。

    草丛中,秋瑾从端木筝手里抓了把瓜子,磕的嘎嘣响:“端木小姐,为什么我今天才发现,王爷竟然这么有手段。”

    端木筝一口将嘴里的壳吐了出来,笑眯眯的说道:“是你单纯,他长的木头似得,可心却不知道多少窍,六大金刚猪脑子,哪能是他的对手。”

    秋瑾蹙眉,喃喃说道:“王爷长的木讷么?只有端木公子那样的才叫木讷吧。”

    后,端木箫端着一盘瓜子,红着脸正打算大献殷勤,听到这个话,立刻一头栽倒在地!

    夏侯渊大步走到内院,远远的便看到风千华懒懒的窝在软榻上,手中拿着一本书淡淡看着,神态说不出的悠闲惬意。

    他的脸冷了冷,他以为她会生气的暴跳如雷,再不济也会绪低落,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自在的看着书。

    可恶!

    可是一瞬间生出的怨念,在看到她时,顿时又化成无数的喜悦,立在风千华前,他低头看着她:“你生本王的气?”

    不拐弯抹角,直奔主题,他来的目的就是要解开其中的误会。

    风千华一早便知道他来,直到此刻方才懒懒的掀了掀眼皮,嘴角几不可闻的溢出点回应:“不。”

    生你的气,有必要么。

    夏侯渊眉梢蹙起:“不生气,你为何拒不见我。”

    从昨天开始,她说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回复他,难道就不能多一个字?

    风千华仿佛知道他所想,漫不经心的翻了一页书,很大方的多了两个字出来:“没必要。”

    夏侯渊脸黑了黑,很想立刻将她就地正法,眼角跳了跳他忍住冲动,呼出口气:“用膳了吗?”

    风千华懒的理她,眼眸自始至终没有离开书面:“王爷,这里是御史府,下官正被罚闭门思过,王爷还是避嫌的好。”

    吃饭,你当我是六大吃货!

    “避嫌,你认为我们需要避嫌?”

    可恶,竟然说他们需要避嫌,无论是以前的风千华,还是现在的端木箫,他们之间的牵扯,单是避嫌便就可以?

    点点头,风千华面色认真:“嗯,该避还需避的。”

    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关系,避嫌已是言过。

    夏侯渊拳头捏的咯吱响,脸色彻底黑若墨炭:“本王若不呢。”

    这辈子你是端木箫,那便是本王的入幕之宾,如果你是风千华,那就是秦王妃,逃不掉!

    风千华忽然起,姿态慵懒的合起书本,抬头看了看天色,优雅的打了个哈欠:“秋瑾,送客!”

    你说不就不,当这里是你的王府,这天下还没有人能左右我的决定。

    夏侯渊也怒了,她是他这一生唯一主动示好,想要呵护保护的人,他不懂怎么迂回,不懂女人的心,不懂女人生气时可以用鲜花,可以用宝石,可以用甜言蜜语,甚至死缠烂打死皮赖脸的方法,他知道风千华这次是真的生气,更清楚她说的话不是玩笑之言。

    可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更不明白他为什么如此刻意的想要和他撇清关系,面对战场,面对朝堂,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拿捏掌握,可以指挥若定,可以全而退不动声色左右别人,可是唯独对她,他束手无策,满腔的激忐忑与喜悦,瞬间被她冻住!

    此刻,他的执拗他在她面前所表现的孩子气,也被他一贯骄傲的自尊心淹没,袍袖一挥,某男黑着脸,大步走了出去。

    可恶的女人,竟然赶他走!

    风千华淡然坐在椅子上,神看不出喜怒,但手中的书却是过了许久都未翻开一页。

    几后,风千华依旧躺在院子中,悠闲的晒着太阳,秋瑾缩在墙角不敢上前,忽然瞥见端木筝过来,开心道:“端木小姐,你赶紧去陪我们主子说说话吧,她这几天真是太反常了。”

    端木筝撇撇嘴,上前一股躺在风千华侧:“大华,咱出去散散心吧。”

    风千华搁下书本,挑眉道:“你昨晚不才去的容香苑,又想找人拼酒了?”

    端木筝一副你就这么看我表,翻着白眼说道:“去那种地方常去有什么乐趣,我是怕你在家闷,可以出去散散心。”

    风千华摆手:“难得清闲,很好。”

    端木筝特有的大嗓门,在她耳边炸响:“什么你很好,我看你就是太无聊了,对了,告诉你个事,夏侯渊昨去了军营还没有回来,我在街上听说,三军现在是叫苦连天,一天的训练量是以往的三倍呢。”

    军营训练她清楚的很,夏侯渊真够狠的,加了三倍只怕是神也吃不消啊。

    风千华无语撇嘴,夏侯渊不是迁怒与别人的人,他训练士兵自有他的目的,澜月的动静他肯定已经知道,现在他做的,是为了做好充分的准备罢了。

    “我看是你无聊,不如你去庄子帮忙,最近几天他们会很忙。”秋玉暗中收购粮食,此时不能做的太过声张,要做的事非常多。

    端木筝连连摆手:“不要,我宁愿上战场也好过去做生意。”

    两人正说着,忽然小厮上前,说道:“大人,太子和九皇子还有二皇子都来了,您看……”

    主子说过概不见客,可是门外那几位都是贵客啊。

    风千华与端木筝对视一眼,眼中皆划过兴味。

    三个人一起来?

    “我避一避。”端木筝起立刻避嫌的离开。

    风千华点点头,已经瞥见夏侯紫的影已经跳了进来,大大的咧着嘴巴,笑的眉眼弯弯:“端木箫,你还真老实啊,让你闭你就真的听话了。”

    风千华看着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是皇上,她纵然再无所谓但面子还是要给的,况且,闭门思过也非坏事。

    “几位下真是稀客,请坐!”

    夏侯智却是一脸无所谓,只是看风千华的视线,虽竭力掩饰,但眸底依旧有鹫划过:“御史好福气,如此悠闲。”

    目光在夏侯智脸上掠过,到是没料到他会来,昨天可是才刚刚见过,而且见面的地点可是颇有创意啊:“戴罪之实为无奈。”

    言罢,又夏侯逸浅浅抱拳:“恭喜太子。”

    夏侯逸依旧是一脸清润,但眼角明显有着淡淡的青黑色,显然这几天的休息不太好,他选定王妃的事她已经知道,是裘老将军的孙女,为人与端木筝有几分相近,习武之人颇为爽朗。

    夏侯逸唇角的笑容是无奈而酸涩,微微点头说道:“谢谢!”

    夏侯智眸光一闪,裘正在朝中的势力不容小觑,如今太子又得这样的靠山,在朝中的地位更是固若金汤,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他竟然还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想到此他脸色讥诮:“臣弟听说,裘小姐武艺高强,乃女中豪杰,将来母仪天下之时,定是全国女子的典范啊。”

    风千华心中冷笑,夏侯智果然不如他所表现的那样无所谓,如此明目张胆的嘲笑未来太子妃是一介莽夫,将来母仪定然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看来,他似乎也蠢蠢动啊!

    夏侯紫一向看不惯夏侯智,此刻不由撇着嘴冷笑道:“二哥不也如愿纳了位侧妃,我们还听说,二哥与徐小姐非常的郎妾意,投意合啊。”

    夏侯智脸色一变,满面的怒气!

    夏侯逸并不想在这里吵架,不由笑着打圆场说道:“既是来看望御史,就不要再提这些琐事。”他说着,抬眸看向隔壁王府,忽然说道:“王叔可在府中,不如请来一起聚聚吧。”

    夏侯紫一蹦而起,举手说道:“我去喊!”

    ------题外话------

    不要被吓到,后退是为了前进一大步铺垫~欧也!

    话说,今天不给力节其实木有写完,但我扛不住了,去睡觉了…。

    如果到下午六点我啥消息也木有,那就木有二更了…

    别怀疑,我真的真的真的有努力!

    周公正在召唤我,各位,早安!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