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心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庵堂内,青灯古佛,木鱼声声,一下一下苍白而麻木的更迭着,仿若无尽生死循环。

    老太妃说完那句话便不再开声,手中的佛珠来回滚动,嘴里念念有词的诵着经书,不论夏侯清妍如何辱骂,都不言不语不闻不动。

    夏侯清妍一脸恨恨,看着这个勾引她父皇的妇,若非无意中听了南苑打扫的侍女闲聊,她还要被蒙在鼓里到什么时候,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还要伪装到什么时候!

    “你听见没有,本宫在跟你说话!”

    “喂,你聋了么?”

    “大胆!”

    终于,从来跋扈的公主下一跺脚,右手高高抬起,对着那张虚伪的脸狠狠的刮下!

    预料中的巴掌声,并未想起。

    电光火石间,突然一只手伸出,带着无边的冷意,猛然钳住她要落下的手腕,力道之大让她的手臂硬生生卡在半空中,动也不能动。

    她使劲儿的挣脱着,对来人高声怒斥:“怎么是你?放开本宫!”

    风千华冷冷的眯起眼,猛然甩开她的手:“公主下,无论她以往如何,也轮不到你来教训。”

    夏侯清妍被摔的一个趔趄,勉强站立含怒朝风千华瞪来,正对上她凌厉的眸光,仿佛一柄利刃,直直向她。

    心神俱怔,她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强撑着不服输道:“你又是什么东西,凭什么管本宫的事!”

    今晚的端木箫,太令她意外,御花园中她谦和犀利,看似礼让无形中却有着慑人的魄力,让她震惊之余生出欣赏之感,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更是让她向往非常,然而此刻的她,面色冷冽,眸子里没有一丝的温度,只一眼仿佛将她置入冰窖之中,四肢百骸的僵硬冷澈。

    被这样的目光看着,体不由自主的瑟缩,夏侯清妍咬了咬唇,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耳边却响起风千华冷然的笑声:“公主,此刻已算宫外,你说若是你从今夜之后彻底消失,会不会有人知道,你曾来过这里呢?”

    威胁,**的威胁!

    “你敢!”夏侯清妍脱口而出,说完便后悔不已,料不准端木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护着老太妃,但是,她敢不敢……夏侯清妍还真的无法预料。

    若是端木箫真的为了老太妃,而杀了她?

    她今晚到这里来,除了徐婉柔没有人知道。

    将她的神变化尽收眼底,风千华缓缓勾出浅笑,话语看似温柔实则杀气深重:“天色已晚,公主请回吧!”

    “反正本宫要说的都说了,再待也没有意思。”碎步朝门口移动着,夏侯清妍色厉内荏的梗着脖子,直到走到门边上,抬起脚撒腿便朝外跑,直到出去了老远确定自己应该安全了,才回头指着风千华怒喝一声:“端木箫,我记住你了!”

    话落,人已经消失在门口。

    风千华无语摇头,此时看向一直闭目,未曾说话的老太妃。

    一青灰长衫,头上戴着尼冒,脸上布满皱纹,唯有神态中所散发的雍容高贵,让人忆起她曾经的光华万千。

    与上次相比,她好像又苍老了许多。

    木鱼声单调的在房中响着,风千华蹲下平视着她,一笑高深莫测:“老太妃足不出户,竟然也知道,近才流传起关于王爷断袖的传闻,神通之广,在下佩服!”

    双眸紧闭,口中念着喃喃念着经文,脸上没有丝毫的动容,木鱼声却明显的一顿。

    只眨眼的时间,却落在了一直紧紧盯着她观察的风千华眼底,心里不知为何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她扬唇一笑:“老太妃在皇宫中与人从无恩怨,公主忽然来访,总也不会只是因为偶然听说了侍女的闲话……”

    “想必听者有心,说者也绝不会无意!既然不是因为太妃你,那么就定然和秦王有关,这个时候,撇清关系才是真正为秦王着想,您说是不是?”

    微微摇头,她语气轻柔,继续说道:“老太妃既是关他,又何必说那样的话伤他,以他如今的地位和能力,若有人想动他绝非易事,至于你,他也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又何必这样,互相折磨!”

    “我不知道你们曾经发生过什么,但相信天下没有母亲不自己的孩子,我也相信你孤守数十年,宁愿受此大辱也不离开,必然与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是你可想过,他要的并非是这些,而是像平常百姓那般最为普通的母子天伦。”

    老太妃微微一震,闭着的眼眸有些微的颤动,毫无表的面容,有一丝痛苦之色划过……

    在风千华期待的视线下,只片刻,她再次回复平静。

    她道:“你走吧。”

    嗓音淡淡没有任何的起伏,风千华皱了皱眉,这不是故作出的平静,而是一种镌刻在了骨子里死寂……

    风千华仔仔细细的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绪,可是没有,哪怕一丝都没有,出去方才那一瞬的动容,她就好像没有生命没有渴望没有期待没有信念,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麻木的活着的行尸走

    拳头猛的攥起,想起那个倔强的如孩子一般的夏侯渊,风千华语气不由生出一丝激动:“他是你的孩子,他没有权利去选择他的娘亲,可是你有,你们已经错过了二十年,难道还要继续错下去吗?”

    夏侯渊,夏侯渊,那十年你独自在宫中,是如何度过的?

    沉重的叹息声,被掩盖在刻板的木鱼声中,老太妃还是那句话:“你走吧。”

    风千华眸光微动,忽然自嘲一笑,今所做的一切早就超脱出了她的本,别人的闲事什么时候她会在乎了,该说的都说了,她缓缓起朝外走去:“今晚之言并无他意,希望太妃能郑重考虑,人生在世匆匆数年,别让自己后悔。”

    风千华毫无停留出了门,忽然,后响起没有语调的声音:“你是端木箫?”

    该是问句的,她却说的笃定。

    风千华脚步不停,并未回头,隐入月色中的背影越来越远,清冽的嗓音却清晰的传入庵堂:“连在下的名讳都知道,可见太妃对秦王关心亦非浅淡,望太妃早解开心结,再叙天伦。”

    清冷的影转瞬消失在树林之中。

    直到南苑里一切恢复如初,重回死寂,老太妃才缓缓的睁开了眼,静静地望着那一抹逐渐模糊的背影,淡淡的欣慰之色染上沧桑眼眸。

    ==

    风千华从南苑树林走出,一路出了宫门,依旧在想着夏侯渊母子的事,虽然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她不知道,但从夏侯清妍的话中,她料定此事绝不单纯。

    忽然,脑中浮现出一个画面,那是一个母亲,在文武百官面前下跪的场景,不远处当今天子负手而看,缓缓踱步朝他们走来……

    后面的事,她不愿再想,若此事是真的,那么这么多年,他的心里到底承受着怎样的煎熬。

    明明知道一切,却什么都不能做,明明在乎着太妃,却不闻不问,恐怕只有这样,那人才会放心吧。

    一股寒意生出,风千华攥起拳头,无论如何老太妃决不能再留在宫中。

    她沉目缓步走着,忽然,前方响起衣袂浮动的声响,认出这人的气息,她微眯起眼睛:“你们爷呢?”

    话音落地,一道黑影也落到前,鲁忱脸色焦急,语调急促:“姑……大人,爷不知道为什么天香楼喝酒,一杯接着一杯,脸色很不好看,徐婉柔正厚颜无耻的陪着呢,赶都赶不走,您快去看看吧。”

    他一想到徐婉柔那柔做作,坐在主子边的模样,恨不得立刻将她捆了,扔粪坑里去!

    这个世界上,能配和主子坐在一起的,只有姑娘!

    他这么想,有人却不这么想,心中忽然莫名的堵上一口气,风千华冷幽幽看了他一眼,蓦地转就走:“既有人陪,我去何用。”

    糟了,鲁忱急得抓耳挠腮:“姑娘……姑娘你别走啊,王妃!王妃……”

    风千华头也不回,速度加快。

    这个男人自己心里难受,就跑去喝酒,真是欠揍!

    鲁忱蹲地上哭无泪,王妃啊,爷喝醉了一直念着你的名字啊。

    风千华一路疾步往回走,今晚发生的事太多太混乱,直到此刻她才能静下心来思索,先是她被人领到内宫,暗杀陷害,后又是公主很巧合的,得知了老太妃的过往去侮辱她,这背后很显然是有人在控和算计。

    若是倾妃想为青穆侯报仇想杀自己,倒也说的过去,毕竟她贵为贵妃,在宫中耳目手下众多,杀一个朝廷外官足以做的滴水不漏,不过倾妃此人虽接触不多,她却并不认为那是个聪明人。

    只怕也是和夏侯清妍一样,被人蒙在鼓里当枪使,却自顾沾沾自喜。

    老太妃之事,应该与她没有关系,无论她有多么愚蠢,与秦王作对都无疑是死路一条,况且徐婉柔的价值明显不值得她冒这个险,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两件事的背后,根本就是徐婉柔策划,倾妃只是帮她暗杀自己,后她又唆使夏侯清妍去大闹庵堂。

    徐婉柔目标很明显,明显是冲着夏侯渊去的,青穆侯没有了,她若想嫁进王府,唯一的途径便是剑走偏锋。

    夏侯清妍一闹,若是她与夏侯渊同去,或许就可以扮演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的女子,获取夏侯渊的好感,赌一把!

    恐怕连那闲聊中的侍女,也是被她收买的,风千华冷笑一声,可她一定没有料到,夏侯渊不但没有进去,反而怒气冲冲的走了,她紧追不舍的跟了过去,如此一来她又会做什么?

    想起鲁忱方才说的话,思绪忽然混乱,心中烦躁感翻腾着,一股无名之火在口烧灼……

    风千华一拳砸在路边墙面上,手背上微疼传来,她心神一震,蓦地抬起来头来,只见头顶上方,正挂着一个硕大的牌匾:

    ——天香楼。

    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走到这里来了。

    该死!

    风千华眉头紧锁,凤眸中微有懊恼。

    无奈中,她抬脚走了进去,酒楼早已经打烊,地面上东倒西歪的滚着数十个酒坛,浓浓的酒味飘散在空气,小二慢腾腾的收拾桌面,没有感觉到后有人,边擦着桌子边咕哝道:“真够能喝的,一个人竟然喝了十二坛。”

    除小二之外,大堂内空无一人!

    走了?

    风千华脸色微变,出声问道:“小二,刚刚喝酒的客人呢?”

    小二吓了一跳,停下手中的动作,不用确认也知道她问的是谁,这深更半夜他这里也没别的客人:“喝醉了,被一个姑娘扶着走了。”

    被姑娘扶着走了?

    心中一冷,凤眸中杀气暗涌,冷飕飕说道:“去了哪里?”

    她煞气腾腾的面色,凉森森的声音,让小二后背一凉,冒着冷汗说道:“不……不知道。”

    风千华不再多问,衣袂带风呼啸而出。

    鲁忱刚刚才到,现在见风千华从里面走了出来,一颗心瞬间飞了起来,姑娘果然是在乎爷的,不然也不会来这里了。

    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鲁忱笑嘻嘻的问道:“姑娘来了啊,爷是不是喝醉了?要不要帮忙,还是直接在隔壁开间客房?”

    开房?

    很好,有人费尽心思策划了这一场,为的可不就是开房么!

    “不知道。”风千华并未察觉此刻她的脸色有多难看,语调有多僵硬,鲁忱略带探究的眸光在她脸上暧昧转过,忽又见她不像开玩笑,立刻沉了脸。抬手招来附近的暗卫,他急忙问道:“爷去哪里了?”

    “爷和徐婉柔去了侯府紫阳别庄,两人快马而去,爷说不用我们守着,让我们走了。”

    让你们走,你们就走了?

    真是无用!

    鲁忱脸色难看,王府暗卫如影子一般存在,从不影响主子行事,爷今晚却一反常态,让暗卫撤离,这其中……

    “姑娘……”转眸,他担忧的看向风千华,可是边哪还有半个人影?

    顿时,鲁忱嘴角一咧,白牙直晃,面对刚才还在心里大骂的暗卫,语气不知有多温柔:“你去忙吧,有姑娘在爷肯定没事。”

    爷的酒量岂是那么容易便醉的,他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

    到是姑娘,恐怕还不知道她现在的反应,有多激烈,这分明就是吃醋啊!

    王妃啊,离着王妃又近了一步,摩拳擦掌,鲁忱想的心花怒放,在那暗卫受宠若惊又满脸狐疑的神色中,飘飘然没了影……

    另一边,鲁忱心目中的王妃正疾步如飞,朝紫玉山而去。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反正自他离开,徐婉柔跟在他后面之后,她就开始心生不宁,烦躁不安,直到现在,心中已经似一团乱麻一般,毫无头绪。

    这个男人,让她如此失态,她一定要让他为今晚的事,付出代价!

    冷冽的风在耳边呼啸,将她心中的火越吹越旺,暗夜中,她面容仿佛冰山一般,比这深秋露重的秋夜还要冷冽百倍……

    天际微微放明,一点赤红在划开了黑幕。

    紫玉山山腰处,侯府别庄静静的矗立着,山下便是河水涓涓的紫玉河,依山伴水景色美不胜收。

    风千华却没有任何的心思欣赏这美景,紧闭的庄门之外,她闭目吁出口气,将心中的烦闷压下,经过一夜的奔波沉淀,此刻她的面容上已很好的掩饰住内心的绪。

    不远处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她转头看去……

    山脚上,正有数十名女子,缓缓朝这边走来,人未到便一股香粉扑面而来,她唇角勾起抹冷厉的弧度,静静的看着不断靠近的众人。

    “娘娘,皇上对您可真好,准许您来这里拜佛。”

    “是啊,皇家的寺庙每月都去,觉得无趣,早就听说这里菩萨很灵,昨晚差点动了胎气,所以求了皇上来此拜一拜,保我儿平安,就是累了你们,陪本宫走这一趟。”语调中有毫不掩饰的骄傲,倾妃手扶着平坦的小腹,不可一世的神采飞扬。

    “能陪娘娘来,是咱们的福气,我们到没什么,只是娘娘如今贵,可千万别累着,也好在皇上念着娘娘,派遣了这么多的侍卫跟着,还有随行的太医呢……”说话的女子一黄色宫装,粉面桃腮也算是个美人,但眉眼间却满是阿谀奉承之态,她似是忽然发现前面的紫阳山庄一般,惊喜的说道:“前面有户庄园,不如我们进去歇息片刻吧。”

    后立刻有侍卫上前,面色犹豫。

    倾妃很配合的子摇了摇,众人大惊:“娘娘,你还是去别庄休息会儿吧,狗奴才,皇上派你们来是为着娘娘的安全,若是有个闪失,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可不是,只一刻纵是皇上知道了,也会念着娘娘的体,不会责怪的,可若是娘娘出了什么岔子,皇上定然饶不了你们!”

    几个女人狐假虎威,那侍卫首领面色不愉也不敢怠慢:“请娘娘稍后,奴才们先去检查清场。”

    倾妃为难的点点头,柔声说道:“那如此,便去吧。”

    诸多侍卫上前探路设围,将一干闲杂人等尤其是男子驱赶,少顷别庄内的便被从后门赶了出去,一行贵不可言的贵人,大摇大摆的朝山庄走来……

    风千华负手立在山腰,冷目她们的惺惺作态,宫妃礼佛不在皇家寺庙,偏要来这路远山高的紫玉山,竟又弃了正经上山的路,走到这后山来了,这么多的巧合!

    冷冷一笑,倾妃的目的已再明显不过,带着这么多来除了蓄谋的捉,还能做什么?

    有这么多人作证,秦王想抵赖怕也是百口莫辩了吧,徐婉柔也就不费吹灰之力,嫁入王府,至于名分,恐怕也不是她们所考虑的。

    捉……

    想起这两个字,风千华的脸色再次了下来。

    “御史大人?”前方有人惊诧唤道。

    风千华淡然点头,道:“我在等秦王爷,稍后便离开,不扰诸位娘娘的驾。”

    侍卫见还有人站着没动,本上前打算赶人,没想到竟是御史大人,更没想到秦王也在这里,昨晚的事他已经听说,御史与秦王的关系,那是“亲密无间”,他并非怀疑她,只是……

    正在侍卫为难之际,倾妃一行人晃晃悠悠的上来,见一男子负手而立与别庄门口,不进不出凤眸正清冷的看着她们。

    “诸位娘娘好巧。”风千华上前一步,面容上挂着浅淡的笑容,只是笑却不达眼底。

    倾妃脸色一青,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里?”

    风千华欠,在侍卫诧异警惕的视线中,轻轻一笑,面容依旧是平所见的谦逊有礼:“娘娘为何在这里,微臣便是同样的原因。”

    有不解内的嫔妃,脸上露出探究,目光狐疑的看向倾妃。

    也有心直口快的直接询问:“娘娘,咱们不是来拜佛的么?”

    倾妃脸色一阵难看,瞪向风千华,昨天晚上被她侥幸脱逃,今天竟然魂不散的出现在这里。

    柔一笑,倾妃道:“真是有缘,既然都是来这里休息,那大人先请吧。”

    风千华微微勾唇,伸出手:“娘娘请!”

    面容上一派冷静,风千华朝一侧守着的侍卫耸耸肩:是你们娘娘请我进去,并非我愿意,至于会不会出事,自求多福。

    倾妃仿似对此熟悉的很,却装作不经意的缓缓走着,时不时做出欣赏之态:“这院子不错,清新雅致,不知谁家的庄园。”

    风千华讥诮一笑,故意说道:“已故青穆侯爷府上的。”

    倾妃脸色一青,没料到风千华这么不给面子,直接说了出来:“哦,是吗?这倒巧了。”

    一干嫔妃静静听着,这里是青穆侯的府上的庄园,没道理倾妃却毫不知,很明显她今天来这里不是拜佛,至于什么目的她们不清楚,但从御史大人的脸上看,那丝丝的感觉应该不是好事。

    她们被人利用了!

    无论此时各人什么心思,一行人还是缓缓的进了内院。

    让嫔妃们看做丝丝的人,这会儿的脸色更加森凉,她耳力过人自然不是这些嫔妃能比,已经顺着风声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徐婉柔!

    那另外一个人……

    风千华加快了步子,渐渐的,开始有嫔妃也听见了声音,脸色惊疑不定。那呻吟柔蚀骨的从正中的房间传了出来,柔肠百结**翻腾,期间还有男子低沉的欢愉吼声夹在其中,顿时让整个院子充满**之气。

    所有人的面色,除了早就知的倾妃,齐齐一变。

    倾妃仿似没有听见一般,揉着额头说道:“这都秋天了,竟也这样的!”

    风千华冷笑,你还是里面的人

    一双素手拢在袖中,指尖紧紧掐进手心,她告诉自己里面的人绝对不会是夏侯渊,可是不是他又会是谁?脑中一瞬乱的一塌糊涂,面上却是不露分毫,浅笑着附和道:“娘娘子虚,自是过于劳累,不如与各位娘娘去凉处歇息吧。”

    装!

    嫔妃们硬着头皮跟在后面,浑生出寒意,能让倾妃和御史一起来“捉”的人,份绝对非同凡响,甚至已经有聪明人猜到了房内人的可能,一时面如死灰如丧考妣。

    难为这两人听着这样的声音,还能面不改色的说着瞎话,尤其是这御史大夫,说的一脸认真满目正色,比戏子都要戏子!

    倾妃指了指出声的房间:“本宫实在是累了,御史若有要事先走亦可,我与各位娘娘在此稍息片刻。”

    这是要赶她走了,没那么容易!

    “此处荒郊野外,既路遇各位娘娘,自是有责任保护,娘娘们大可进去休息,待微臣确认周围安全无虞便会离开。”

    倾妃皱了皱眉,按照昨夜所知道的,这端木箫与秦王的关系,她若在这里可别出了什么岔子。正要推托有侍卫在侧,一抬头看见风千华,到了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就是这么淡淡的目光,没有任何刻意的看着她,却让她看到了仿佛看到了皇上的威压!

    不,皇上亦不只如此,倾妃知道自己的想法大逆不道,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皇上发怒的时候也没有给过她这般的压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服从,不敢生出任何违逆的想法。

    倾妃心神巨震!

    这端木箫究竟是什么人!

    她忽然惧怕了,为徐婉柔设计的这一切惧怕,为昨天夜里的刺杀惧怕,为房间里面即将看见的形惧怕,哪怕她只是应了徐婉柔的要求带着人来来巧遇,可是很明显,眼前这个人的目光,分明是洞察一切的犀利!

    该死的徐婉柔,与这样的人为敌!

    近在眼前的房门她竟不敢推开,伸出了一半的手硬生生的卡在半空,倾妃萌生退意,笑的僵硬:“御史大……”

    一声冷笑。

    她话没说完,侧风千华已经收回了目光,到了此时反而淡定了,听着耳边呻吟声声她不再多想,一切的秘密就在这房门后!

    白玉般的素手抵上房门,冷笑森森用力一推。

    吱呀……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