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神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之后的子里,大周在皇帝的盛怒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紧张中。

    大周帝责令全国设置关卡,至此大到州府城门官道,小到城镇村落相交点,每一处都有官兵把守,严格查验每一位经过的人,严阵以待连一只蓄谋渡界的苍蝇都要扒拉下来,查明真

    风瑞安,风存戎以及风千华的画像,遍布每一个角落,客栈酒楼茶肆以及各处的城门市集之中,几乎是每一次抬头,头顶上都会有三张“诈”的,完全变了样的叛国贼的脸,对着路人横眉竖眼。

    百姓们在这样的狂轰乱炸中,对昔瑞阳王的崇敬,渐渐磨平消失,洗脑式的将他们烙上叛国贼,被查处后而畏罪潜逃的烙印。

    一个个愤怒之余,也不免扼叹,世代从戎的风家从此没落!

    风千华每坐立难安,这样的排查之下,若是风瑞安露出哪怕一点蛛丝马迹,就有可能被发现,若是被抓,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是两个月过去,在这样密不透风的排查下,风瑞安依旧毫无音讯,甚至连夏侯渊暗中庞大报网,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收获!

    一颗心渐渐放了下来,按照夏侯渊的描述,那些人对风瑞安不但没有恶意,甚至早有交,无论其中有什么隐,风瑞安的安全是不用担心。

    只是,那些人的份,却引起她极大的好奇心,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有这么强的势力,可以在大周行事如此周密,如此强大的阵势中,可以悄无声息的,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没有留下一丝的线索。

    她想过亲自去找,可连皇帝和夏侯渊都找不到,她找到的可能更是微乎其微。

    风瑞安联系不到她,必然会想办法找,那么等在原地,就是最好的选择。

    水深火的两个月过去,风千华渐渐放下心的同时,整个大周的紧张氛围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甚至慢慢淡忘,各处关卡的的搜查,也不再尽职一丝不苟的查验。

    百姓关心的话题,终于从叛国风府三口上,转移到家长里短豪绅侯门的风流韵事上,而朝堂上对于此事每一提到三一议,变成无人再提,成为刑部都察院书桌上的一份文案……

    暴风骤雨之后,大周再次恢复了宁静。

    “小……啊不,主子,在担心王爷么?”秋瑾进得门来,看着静静站在窗前的风千华,倒了杯茶递给她:“小……主子,王爷吉人天相,定会没事的。”

    风千华接过茶,心亦是不错的道:“舌头长了?”

    秋瑾吐了吐舌头,缩着脖子:“奴婢下次一定不再喊错。”

    风千华淡淡一笑,这时,窗外端木筝大步走了过来,隔着窗户神秘兮兮朝里面看了眼,确认夏侯渊不在才笑嘻嘻开口:“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走走吧。”

    “出去?”风千华浅笑,凤眸微挑看着她,露出戏谑。

    端木筝猛点着头,伸手隔着窗台拉着她,一只长臂忽然伸过来,断然将她隔开……

    夏侯渊蹙着眉不看任何人,但眉宇间却是霸气的不容人质疑。

    端木筝一愣,眼眸四溜转了数圈,笑的极其暧昧:“那改天,改天!”说完,瞬间消失在原地。

    夏侯渊冷冷的目光在端木筝背影上一转,一股杀气散开。

    端木筝后背一凉,速度加快脚步。

    端木筝的脾气天不怕地不怕,逃走是因为她看到夏侯渊会心虚。

    “你知道她要做什么?”风千华挑眉笑道。

    人走了,夏侯渊却没有松开手,纤细的手腕在他的掌中,柔嫩细滑,却也清减不少。

    鼻尖哼了哼,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她心不好起,端木筝时常拉着她去金都各处小倌青楼转悠,明为散心,实际……

    御史大人男女通吃的美名,也因此人尽皆知。

    不答反问,夏侯渊冷着脸,眼中却温柔一片:“出去走走?”

    风千华想了想点点头,金都各处的铺子,她很久没有过问,是时候该去看看了。

    将手中的茶盅随手搁在窗台上,清风吹过,一层层的涟漪徐徐晕开,有着清冽的茶香,在空气中氤氲。

    秋初的清凉,晕着份安宁若头顶的艳阳一般,暖暖的照在路人上。

    街道上风家三口的画像抬眼可见,但却没有以往那样,挤着人流蹿动,争相恐后骂声震天,百姓各自忙碌,不再停留。

    夏侯渊体侧着,眉心紧蹙,巧妙将路人隔开,以杜绝所有有意无意的路人,尤其是异对风千华的碰撞。

    侧不断有人认出他们,投来暧昧的眼神,风千华淡笑:“人是健忘的,只怕百姓此刻记住的,是你的断袖之名而非战神了。”

    看着风千华侧脸,夏侯渊面容无波:“记忆是永久的,总有想起的一天。”

    是啊,只要他们安全,至于这些流言蜚语,似是而非的评论和罪名……

    无所谓!

    那写利熏心的幕后之手,终将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很久没有回王府,不知况如何。”看到远处瑞阳王府的牌匾,昔的辉煌仿佛一瞬间消失,如今门楣破败,人流熙攘的景象再也没有。

    风千雪份特殊,澜秋绝派了两个守卫守着,不让她离开半步,所以迄今为止,风千雪都没能离开过半步,一直住在王府中。

    风千华静静在门口看了片刻,忽而淡淡一笑:“走吧,继续逛。”

    周围一米内,已无人敢靠近,夏侯渊终于眉心舒展,若无其事的配合着她的步伐:“你刚才在想什么?”

    “唔……忽然想起风千雪毁容那,他赶回来时问的不是她的伤势,而是问我的安危,或许有偏袒,有盲目,可就是这样的父,第一次真正打动我。

    那一天……”风千华的手拢在袖中,仿佛叹息:“我该去牢里看他的!”

    那退朝后她去过大理寺,却在门口碰到裘正,于是转道去了容香苑……

    此刻再想,却不知道,那可能是最后一面。

    夏侯渊拍拍她肩头。

    她抬起头笑了下,在秋的淡淡光下有一种风轻云淡的舒朗,已经过去了,她就不会再纠结在自责中,真正重要的还是以后!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她丢掉心头郁闷的思绪,一边在街上闹的摊贩中流连驻足,一边随口说着:“记得刚到王府时,告诉他我手刃劫匪,他明明眼中震惊不已,却是忍住什么话都没有问……”

    “后来亦是如此,多次的震惊他都没有问过我分毫……”

    “他包容我的改变,也尊重我的秘密……”

    这句话本没有什么,夏侯渊记得是他们认识的那天,风千华自庆安堂回王府,路上遇到劫匪,可她出去并没有几天,这么说好像……

    好似,她的记忆好像是从那一天开始的,那么之前的呢!

    他查过以前风千华的个,不但懦弱还非常胆小,可是眼前的人,哪一点也沾不上边。

    风千华微侧着脸,视线无意识的在路人面上划过,一抹温和在她眼中转动,是她从未示人过的柔软一面,没有犀利,没有压迫,没有气势人,有的是淡淡的不经意的回忆和感动,转瞬即逝。

    夏侯渊丢开心中奇怪的想法,她就是她,别的都不重要!

    风千华却没有想到,这片刻的功夫,边男人的脑子里已经转过了无数的思绪,空气有淡淡的药香飘来,她停住脚,想起那个在疫区废寝忘食的大夫,眉宇间流着正气和执拗的大夫,忽然道:“文人正来金都开了医馆。”

    夏侯渊目光闪了闪,仿佛没有听见,视线不动色掠过不远处医馆飘动的旗幡,眉梢微扬率先转了方向:“本王渴了。”

    风千华嘴角抽了抽,看了眼近在咫尺的茶楼,抬脚走了进去。

    二楼临窗,能将街景饱收眼底,笑道:“你将无双和飓风领回去了?”

    夏侯渊鼻尖嗯了声,他送的礼物竟如此待遇。

    “他们在王府等你。”

    风千华眉梢扬起,戏谑的看着他,什么时候秦王下也能幽默了,话里话外无时无刻不老调重提婚事。

    “秦王妃尊荣,我一个罪臣之女,无福消受。”

    夏侯渊给她倒了茶,风千华抬手去接,他顺势将她手握在掌中,认真的看着她:“那我就辞了这虚位,你可愿与我携手天涯,做一对平凡夫妻。”

    他眼神如墨,星子般亮光在眼中闪烁,直直看着她,仿佛这样的亮度度,能将她瞬间熔化在这其中。

    借着喝茶,风千华抽开手,笑道:“你想离去只怕有人不,大周一半的兵权在握,即便你甘愿交出去,别人也不会同意。”

    在皇家,得到的不止是地位尊崇,还有那无休止的猜度与防范,犹如风瑞安那般韬光养晦,依旧被居心叵测之人视为眼中钉,暗害于无形。

    “我若想走,谁能留我!”

    这句话端的是狂妄无比,简简单单的八个字中流露出夏侯渊俾睨天下的傲气,风千华斜眼看他,在他眼中看到了无与伦比的认真,一瞬间,她明了了他的意思,夏侯渊不愿她独自一人面对今后的路,在这前路难测,边之人亦不敢相信的皇朝,谁又是谁能真心托付信任的?

    能依赖的,恐怕也只有他那一尺宽许的肩膀。

    眼眸微敛,风千华轻轻啜着茶,心中有温暖流过,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风瑞安一下落不明,她便无法真正的安心。

    浅笑还他,忽然她眸光一闪:“夏侯逸?”

    风千华脱口而出,诧异的盯着楼下那白色的影。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昔清润的面容上,有浅浅的胡茬,原本清亮的眸子,此刻尽失了光彩,素来洁白的衣袍凌乱的穿在上,每走一步失魂落魄心不在焉。这两个月她只顾着风瑞安,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没想到短短两月,他竟变成这样,找不到一丝往风一般的儒雅清隽。

    “他也在四处找你,整失魂落魄,青穆侯一案审查,他屡次失误,已被皇上责备数次。”夏侯渊眸光微暗,有着不明的绪流出。

    风千华眸光闪了闪,看向守在一边的鲁忱,示意他下去将夏侯逸请来。

    是她疏忽了!

    小片刻,夏侯逸黯然无神的面容,出现在二楼之上,踏步而来每一步都似有千斤之重。

    “王叔。”轻唤了声,夏侯逸目光淡淡在风千华脸上掠过,却不知道陌生的面容,是他心念的人。

    “太子请坐。”风千华起为他添茶,眉眼飞扬,让两人侧目。

    “多谢!”夏侯逸意兴阑珊的坐在一侧。

    “太子可是去城外落马坡?”风千华笑道。

    夏侯逸蓦地抬起头来,看着风千华,眼中有一闪而过的诧异:“御史如何知晓?”

    风千华神秘一笑,将视线不动声色从他鞋底收回来,那一片赤红的淤泥,格外的显眼,笑道:“臣年幼时曾随家父游历各处,得一茅山高士指点算命坎卦,测字预知前后事,虽说只通得皮毛,不过太子若有难处,倒是可以试上一试。”

    夏侯逸勉强笑了笑:“不劳烦御史,迷信之事逸素来不信。”

    风千华也不着急,看着夏侯渊挑眉道:“王爷可愿试上一试,为太子示范一番,先测一字如何,或许太子见臣说的有些道理生出兴致呢。”

    这个女人,为解他人心结,竟是连神棍之事江湖骗术都不惜搬了出来!

    沉着脸,夏侯渊眸光微动,抬手沾了茶水,在桌面上缓缓写出:“等。”

    字体苍劲有力,霸道却不张扬,硕大的等字,仿佛能从字间看出写字之人丝毫不会动摇的心志和决心。

    风千华余光瞪他一眼,面上却笑着说道:“王爷测什么?”

    “姻缘!”

    风千华一口茶差点喷出来,要不要这么坦白?

    夏侯逸猛然抬起头,震惊的看着夏侯渊,随即自嘲一笑,呢喃道:“原以为王叔并未认真,今看来王叔与逸一样,也心入魔魇担心。”

    夏侯渊捧茶轻啜,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份让人安心的醇厚,但说的话却……

    “无女子,自当不值挂心,太子未免思虑过多。”

    风千华咳嗽不止,刚刚是谁要与那无女子携手天涯的,转眼就成了不值得……

    夏侯逸关心的看着她,担心说道:“御史可是体不适,可需大夫?”

    还是这么温润体贴,让人不忍拒绝,风千华顺了口气,摆手道:“只是茶喝的急了点,多谢太子关心。”

    话落,她抬手将夏侯渊测的字,重新复写在桌面,煞有其事的念念有词。

    片刻后,风神棍笑道:“等,上有绿竹茂盛,下有古刹清幽,意境悠远,王爷测姻缘是个好字,佛家渡世人万劫于水火,保世间痴男怨女永久,虽上有竹子旁枝阻挡,但好在竹正修长直入参天,王爷姻缘虽要费些周折,但结局……”

    她顿在这里,无奈的缓缓说出答案:“却是圆满的。”

    夏侯渊定定的看着她,见她神色认真,不见半分玩笑之意,心里松了口气:“即是结局圆满,那本王等上一等也无妨!”风千华抱拳,装聋作哑:“恭喜王爷!”

    夏侯逸凝目看着两人,夏侯渊测姻缘,让他诧异不已,王叔一向对女子视若无睹,今怎么会测姻缘,难道他对风千华是认真的?

    心中有痛,他脸色更加的苍白,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连她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太子测何字?”风千华看向夏侯逸,笑道。

    “华。”夏侯逸突口而出,却故意没有告诉她,他想测的是什么。

    风千华眸光一闪,转瞬隐去略为沉吟:“华左边为人,右边女子的女少一撇,说明太子在寻人,且还是一个失踪的女子;再看整个字上满下松,予人摇摇坠之感,太子想问的,是这女子的安危?”

    夏侯逸一怔,再看她的目光带了丝赞赏,本也没相信这些不过是试上一试,没想到这御史倒真能说的出。

    他再次在桌面写下一个字:“她可安好?”

    风千华眉梢微扬,又是一个“华”字,看来还是不相信啊,考较的成分比测字多。

    “华,先看下部,十,十全十美,自古便有圆满之意,加上上部分的‘化’,合化险为夷之意,想必此女子曾有过危机,但如今是安全的。”

    夏侯逸眉头略微舒展,顾不得这测字的真假,急切问:“她在哪里?”

    “还是华字?”风千华轻啜口茶:“华,化十,十乃整数,亦是化整,化整为零。”

    夏侯逸体微倾,越过桌面看着她:“什么意思,她在哪里?”

    一向云淡风轻的夏侯逸,竟这样的失态,让她不免错愕,耸耸肩她道:“零的意思是……不知道。”

    “不知道?”

    风千华为他重新添了茶,面露无奈:“太子,下官早就说过不过略通一二,若是连那人的藏地点都知晓,也不必早起贪黑当这劳什子官了,掐指一算天下藏宝之处,不是更好!?”

    夏侯渊喝茶的动作一顿,失笑摇头,这个女人,当真神棍!

    不待两人说话,风千华话锋一转,添了几丝凌厉:“或者直接把这朝廷侵犯的行踪报给皇上,加官进爵,岂不更妙!”

    夏侯逸面色骤变!

    他眉峰蹙起,警惕的看过去,片刻后自嘲的笑起来,此人能为瑞阳王出头,又得皇叔看中,怎会如此?更何况她说这话时,眼眸清亮一片坦然之色,完全没有半分的贪婪……

    夏侯逸目光复杂,定定的看着风千华,一阵清香飘入鼻中有着浅浅的熟悉,有什么在脑中划过,快的让他来不及思考,脱口而出:“御史用的什么熏香?”

    话一出口他便开始后悔,眼前之人明明是男子,可他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仿佛认识很久,有种熟悉感在心中回

    不等风千华回答,他有些窘迫的笑了笑:“今多谢御史开解,让逸受益匪浅!”

    大周太子心心念念着叛国贼的安危,这件事若是传出去影响非同小可,恐怕这御史最后一句话的意思,还是在警告他。夏侯逸吐出口气淡淡的看向窗外,只要她是安全的就好,这些子的浑浑噩噩,的确该收敛了。

    “客气!”风千华蹙了蹙眉,对他刚才奇怪的问题视而不见,想必今天的三字和一个提醒,已经能让他不要再钻牛角尖,折腾自己。

    夏侯渊目光清冽,语气泛着酸味儿:“你如何得知,他三次皆问同一女子,也是测字?”

    风千华翻了白眼:“三个华字,那姑娘的名讳这么明显,哪还用测!”

    夏侯逸眸光一闪,端起杯子掩饰自己的尴尬。

    夏侯渊森森的看着她,几乎将她生吞活剥了。

    这样的目光风千华早已练出了抗体,任旁边那人嗖嗖冒着冷气,她优哉游哉直接无视,将心思转到了另一边,夏侯逸的改变让她想到了夏侯紫,同样是两个月未见,不知道那猴子现在怎么样。

    下午抽个时间,去看看吧。

    ==

    夏侯紫一未婚配二未封王,至今还住在皇宫内。

    九皇子,不算出格的装修,门口几株月季开的如火如荼,风千华通报了掌事,静静的候在外面。

    少顷,有宫女小跑着上来:“御史可有要事?我们下他……”

    风千华缓缓一笑,清隽的面容笑意淡淡,顿时让女子面颊一红,羞的侧开脸:“劳烦告知下,端木箫有要事求见。”

    宫女面露为难,左右想了小片刻,终于下了决心一般,小声说道:“大人自己进去吧,下近不好,整闷在宫里也不出去,什么人都不见,或许大人去了,能为下解忧也说不定。”

    端木箫的大名,已是如雷贯耳,相传她不但长相清秀,气质清冽,而且无论是文采口才抑或是办事能力,都是人中翘楚,宫女对他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

    只是可惜的是,御史从上个月开始,竟然开始流连青楼楚馆,甚至相传还是秦王的入幕之宾,大周两大女子的梦中人,竟然是彼此暧昧的断袖。

    可惜,实在太可惜了!

    风千华眉梢挑了挑,对于宫女飞速变化暧昧的眼神,只能无语的撇撇嘴,端木箫一清誉,她是无力纠正了。

    也好,自从这样的传闻传开后,再也没有媒婆登门,甚至连夏侯渊的门口,流连不去的女子也减少很多。

    总体来说,益处大于弊,不必管它!

    中安静的落针可闻,甚至有着种死寂之感,这可不符合夏侯紫好动的个,她蹙着眉一路穿过侧……

    空气中有酒香飘来,随着香味越来越浓,夹杂着震天的鼾声,夏侯紫四仰八叉的睡姿赫然出现在眼前。

    只见酒壶凌乱的滚落一地,他脑袋垂在塌下一头墨发垂泄而下,睡颜纯真,若是忽略那张着的嘴巴发出的呼噜声,眼前亦是一副含有颓废气息的画卷。

    风千华翻个白眼,喝道:“小猴子。”

    “谁!”夏侯紫梦中听到声音,一跃而起,满目兴奋的四处找,脱口而出:“女土匪!”

    “微臣参见下!”风千华微微欠,施礼,目光却在他略显憔悴的面容的转了圈,眸光一暗。

    夏侯紫在风千华脸上微微一扫,顿时一脸失望,蔫了下来意兴阑珊的挥着衣袖,倒头继续睡:“快走,耽误爷睡觉!”说完,又翻了,自言自语咕哝:“真是见了鬼,还以为女土匪回来了。”

    风千华无语,待遇简直是天差地别!

    捡起一罐未开封的酒,风千华席地而坐,旁若无人的喝了起来,姿态闲逸……

    悉悉索索的声响,夏侯紫烦躁的坐了起来,怒指着她,出口的粗话顿时打结在喉中,眨眨眼再眨眨眼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嘿,我说你到底什么事,没事儿别耽误我睡觉。”

    风千华唇角微勾,昂头喝下口酒:“微臣无事自是不敢叨扰下。”

    夏侯紫目光掠过她微昂的脖颈,宛若美玉一般白皙晶莹,他脸色一怔坐着子,撩开挡住眼睛的头发,努嘴说道:“什么事?”

    风千华感叹:“下每与这等美酒相伴,真是人间美事,到苦了有些人,白为下担心了。”

    夏侯紫一愣,戒备的看着她:“谁为我担心?”

    风千华挑眉起朝外走:“下心中所念的是谁,便是谁,那人要我转告下,她一切安好,勿念。”

    人影渐渐消失在纱帘之外,夏侯紫目光越来越来亮,片刻后猛然跃了起来,高呼道:“来人更衣!”

    他就说以女土匪的本事,怎么可能轻易出事儿,果然现在还能的让人给他梢消息。

    穿衣的动作一顿,他脸色一黑:怎么女土匪找他没有找我?

    一抹紫色的影气势汹汹的冲出外。

    一干宫女太监诧异不已,御史大人果然神通,才来片刻,就让他们的主子又开始生龙活虎了。

    当夜,夏侯紫不请自来,登堂入室端坐在御史府上,一双大眼审视着风千华,咬牙切齿的说道:“说,你和女土匪什么关系,为什么她来找你而不是找我?”

    风千华抚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下,她只是托人捎信,微臣与风小姐有数面之缘,便代劳了一番,并无他意。”

    夏侯紫眯着眼,嘟着嘴巴:“真的?”

    风千华认真点头,真的不能再真:“真的!”

    夏侯紫终于了了个心事,他就说嘛,他和女土匪关系那么铁,怎么会不找他呢。

    门外,秋瑾捂着肚子,笑倒在地,小姐就是厉害,三言两语就将九皇子糊弄了。

    忽然,有脚步声自外传来,夏侯逸含笑自小道上走来,面容上已恢复了些许神采:“逸本去寻王叔,却不料他未在府中,便顺道来叨扰御史。”

    似是而非的解释,风千华含笑起也不说破,抱拳施礼将夏侯逸让进来。

    想必是这人还有疑问没有解开,随口寻了个理由来了,真不亏是兄弟,都莫名其妙的很!

    夏侯紫撇着嘴,看着自己的“敌”,不高兴说道:“大哥与御史相熟?”

    夏侯逸清笑,目光带着少许疑惑紧随风千华的背影,鼻端是今闻到的那种熟悉的淡淡香气,他心不在焉的随口道:“谈不上相熟,下午御史给我测过字而已。”

    夏侯紫不爽,脚架在椅子上,一副土匪的流里流气,喝茶的声音淅沥呼噜,哪有半分贵公子的模样:“还有心测字,哼!”

    夏侯逸好脾气的笑笑:“九弟来做什么?”

    “我来……”夏侯紫差点脱口而出,懊恼的赶紧闭上嘴巴,风千华给他捎消息的事儿可是秘密!

    转了语气,他试探道:“大哥可有消息?”

    夏侯逸眸色一暗,低下头淡淡喝茶,可脸色却明明白白写着:一无所获。

    一见他这样,夏侯紫的脸上,顿时乐的跟朵菊花似得:看来女土匪就给他捎消息了,不愧是好哥们儿,够意思!

    风千华无语,这两兄弟看着好像不对盘,互相明朝暗讽,其实却没有任何实质伤害的话,不过是面子上的斗气罢了。

    尤其是小猴子,完全还是那副德行,上蹿下跳看谁都要掐两下。

    很明显,“风千华”安然无恙,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风千华心尖儿暖意融融,这两个人,一个欢蹦乱跳像长不大的孩子,一个温润尔雅如山中隐士,不论哪一个皆是真心实意的对待她,也是她真正当做了朋友的人。

    可惜,她淡淡叹了口气,如今还不能告诉他们,

    方一抬头,她柳眉一挑,便见夏侯紫跳到边坐下,挤眉弄眼的看着她,另一边夏侯逸手中把玩着一个茶盏,巡梭的目光亦是在她脸上流连,另一边……

    门口背着月光负手而立的男子,目光沉沉越过两人飘到她头顶,其内让她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惊悚感……

    很好,撞一块儿了!

    ------题外话------

    今天弄的好晚。汗~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