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寒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油灯黯淡,腥风刺鼻。

    风千华仔细的盯着夏侯渊衣角上的血渍,再看他全上下不像有伤的样子,才松了口气。

    拉过张椅子坐下,她皱了皱眉,什么时候开始她竟对这人这么的关心?

    敛下眸子里的绪,她掩饰的取过两个茶盏,一边倒一边问:“去杀人了?”

    夏侯渊沉默少顷,才沉沉的开口:“瑞阳王父子……”

    倒茶的手一顿,她心里有什么震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茶盏,正色的看着夏侯渊,见他面色凝重缓缓吐出后面四个字:“不知所踪。”

    风千华豁然起

    用力过猛带的桌子都一个趔趄,茶壶茶盏相互碰撞发出刺耳的声响,在寂静的房间内极为森厉。

    半杯茶水倾泻地面,溅了风千华衣角满满的青黄湿冷,她定定的站着,一眨不眨的看着夏侯渊,一字一顿带着冲天的杀气:“什么意思?”

    夏侯渊就知道是这样,所以方才才给她一个接受适应的时间。

    他站起,无视风千华煞气凛然的森,轻轻扶住她的肩头:“冷静一点,他未必有事,带走他的那股势力来历不明,但未必是敌人。”

    寒意直击心底,风千华缓缓阖上眼睛,脑中浮现出风瑞安朝堂上,为护她而一反常态的强硬,那样强烈不做作的父,让她动容并且铭刻于心。

    他是这个世上,她唯一的亲人,第一个真正对她好的亲人,将她珍之重之如珠如宝一般放在心中护着,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给予自己最大的信任和宽容,她发誓要保护他,做他强大的后盾,让他不必去纠缠不擅长的官场算计虚伪伪装,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去杀敌征战,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可是此刻,他却不知所踪……

    心沉沉的凉了下来,仿佛从无边的黑暗中伸出一只手,将她拉扯着,扯的生生的疼!

    那些人为什么带他走,目的是什么?

    是生是死?

    脸色微微泛白,风千华就着夏侯渊的手松了力气,靠上他的肩头。

    就一会儿,就脆弱那么一会儿。

    夏侯渊轻轻拍上她的后背,只有一下,转眼的时间风千华已经离开了他的肩,重新睁开的眼睛里不见脆弱,不见杀气,只余一片冷静和睿智的思索。

    她问:“我爹和风存戎的武功不弱,怎么会轻易被人带走?”

    心中有着满满的心疼,轻柔的看着他,夏侯渊缓缓说道:“去大理寺再说。”

    风千华眼眸眯起,知道这种况三两句话也说不清,赞同的点点头。

    风千华眼眸眯起,赞同的点点头。此刻大理寺中,已被重兵把守,等着天一亮重新查验。

    两人趁着夜色,避开所有的守卫,悄无声息的潜入了牢房,鲁忱无声的跟在后面,一路走去,落脚处时有有斑斑血迹入目森,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鼻腔,可想而知,刚刚这里发生的打斗必定混乱而惨烈。

    三人在一处血迹最浓的地方停下。

    此处囚栏破裂,铁板一样的墙面破了个大洞,夏侯渊道:“就是这里。”

    风千华俯下,尸体已经处理了,地上还流过拖拽的痕迹,几片碎裂的刀片,不像是大周常见的兵器,材质有些奇怪,她深吸口气:“说吧,我没事了。”

    夏侯渊接过她手中捡起的刀口的裂片,聚精会神的看着,鲁忱默默上前一步,小声解释道:“王爷为确保瑞阳王的安危,早在附近布置了暗卫,当时属下和王爷收到暗卫传来的消息,得知果然有人刺杀瑞阳王,立即赶了过来。”

    “赶到的时候暗卫和负责此案的裘老将军,正和刺客拼杀着,场面极为混乱,后来……”

    “后来那股不明势力来了?”

    鲁忱点头:“是,他们只有六个人,却武功怪异个个都是好手,那帮刺客杀机腾腾取瑞阳王命,而这六人明显是在保护瑞阳王,打斗的过程中虎贲将军被他们打晕,和瑞阳王一起,被那些人带走了。”

    疑点重重,风千华起问道:“瑞阳王走时,是清醒的,有没有受伤?”

    鲁忱摇头:“没有,虎贲将军被人扛着的,而王爷很清醒的跟着一起走的,没有丝毫挣扎。当时裘老将军中一剑,属下和王爷对付那帮刺客再加上这股势力明显没有恶意,所以……”

    风千华点点头,那样的形下,如果老爹是自愿离开,的确不应阻拦。

    鲁忱松了口气,指着墙面上,像是被锤子用巨力砸出来的洞:“那些人中,有个人用的是铁锤,两锤墙就出了一人高的洞,他们就是从这里逃走的。”

    “刺客呢?”

    “刺客都是死士,制服后立刻服毒自尽,上毫无线索,查无可查。”

    一切明了了,风千华闭上眼,在脑中重现方才的一场战斗。风瑞安是自愿跟着别人走的,还打昏了一向莽撞执拗的风存戎,那么这些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跟他们走?

    他完好无损心甘愿的随别人离开,当时必然有很多人看到,如此一来,很有可能变成畏罪潜逃,那么这个叛国的罪名,是实的不能再实了。

    还有,另外的死士,又是谁派的,谁想杀他们?

    疑团,在一点一点的疑问中,难以抑制的变大,风千华抚着额头,她觉得她与答案的距离很近很近,可是无论她怎么走,眼前却始终有层雾遮挡着,让她看不真切。

    “那些死士,是大周人。”夏侯渊无意识的把握着手中的刀片,眼眸凛厉寒澈:“他们的武功,我曾经见过。”

    那是他孩童时的恶梦,每一夜的梦中,都会有他们出现,拿着杀气森森的长剑,在他梦中露着獠牙,张牙舞爪。

    他查了十年,线索也断了十年,直到今天竟然让他再次见到。

    风千华心中咯噔一声,夏侯渊此刻的神,让她想到前一世,弟弟每夜恶梦时,慌张惧怕带着彻骨恨意的表,那样的决绝煞气凌然。

    “你……”淡淡开口,风千华上前看着他。

    一瞬间,他将心思收起,并非不想告诉她,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曾经的不堪,况且,现在也并非最佳时机。

    “与皇室有关。”

    风千华挑眉:“皇室?”大周帝的子嗣虽多,但年龄跨越大,以及实力悬殊,让朝堂的暗斗相对平和很多,风瑞安一生无争除了青穆侯并没有实质的敌人,会是谁?

    “此事我已让人去查,有消息我告诉你。”

    风千华点点头,无奈道:“风千华的份,只怕不能再用了。”

    风瑞安通敌判国,其罪名按律法是要诛连九族的,风家男丁单薄只剩这一脉,所以并不担心,可是,她……

    夏侯渊目光沉沉的看着她:“明皇上定会派人去幽州查证,我们只要通知幽州,告诉她们你也同时失踪便可,至于去处他们也无从去查。”

    风千华微微叹口气,也只能如此做,她现在最重要的,便是找到爹和风存戎的下落,找到到底是谁,想要置他们于死地。

    夜色沉凉,东方一线红光仿佛是一瞬间腾起,将金都拢在一片金光之中。

    此刻整个金銮,陷于一层低气压之中,大周帝端坐于龙座上,脸色难看之极,过了不知多久,众人几乎快要窒息的时候,他缓缓开口:“裘老将军,况如何?”

    吴德福俯下体,回道:“适才太医院来报,说是那一剑伤了心脉,现在用药护住,但是恐怕一时半刻,醒转不了。”

    风千华低头站在百官之后,眉头紧紧的蹙起,她对裘正的印象很好,在朝堂之中,也非常有威望,恐怕……

    果然,兵部有官员气愤填膺的站起出来:“皇上,瑞阳王实在罪无可赦,不但畏罪潜逃,竟然还伤了裘老将军,微臣求皇上,下旨全国搜查,若有线索可先斩后奏。”

    “对!如此行径,实乃我军人之辱,大周之耻。”

    “当诛其九族!”

    一时间朝堂上乱哄哄一片,风千华凝目看去,说话的人平时在朝中亦都是些炮筒,得罪的人也很多,基本每一件事他们都表达立场发表意见,这些人都是没有实权之人。

    不足为惧!

    大多数的官员,却依旧是沉默不语,面容上看不出神色,绪藏的很好。

    皇帝冷目缓缓扫过众人:“吴德福,替朕拟旨,风瑞安,风存戎,通敌叛国畏罪潜逃,伤我朝重臣罪无可恕,今夺去爵位收缴所有兵权,子嗣贬为庶人,押入大理寺待审!”

    风千华冷冷一笑,她一直不知道,风存戎手中还有兵权,此刻再权衡,似乎很多事都可有解释了。

    视线缓缓放在夏侯渊上,拔的背影宛若顶天的参天之树,只怕这棵树的茂盛,也碍着很多人的眼。

    皇帝的视线,在百官面容划过带着愠怒,忽然,外有侍卫疾步跑了进来:“报!”

    一声带着焦急惶恐的声音,响彻在寂静的大上,瞬间所有人呼吸随之一窒,顿时生出不好的感觉,低着头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吴德福急忙走下来,接过侍卫手中的密封的奏折,呈给皇帝。

    微眯着眸子,皇帝缓缓打开,只粗略的看了一眼……

    啪!

    猩红的奏折,顿时被他怒惯在地上,他满面怒意腾的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走动:“果然是早有预谋,全家竟是WZ同时失踪。”

    “朕原念旧,现在看来他们根本早就做好了准备。”

    “吴德福,替朕传令下去,责令全国严密追查风瑞安以及风存戎,风千华,若有反抗就地正法,势必要将这通敌叛国的畜生,给朕找出来。”皇帝坐回龙案,满面怒容,敛起眸子,头顶上夜明珠散着淡淡光芒,在他脸上投下一片暗影,微敛的眸子里绪让人看不真切。

    所有人大气不敢闯,低着头恨不得将自己埋到地底下去。

    ------题外话------

    我对不住大家,今天缺的字明天补回来…么么么~!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