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同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夜色如墨,夏侯渊在她面前停下。

    柔和的目光锁在她的脸上,光影朦胧,房中的烛火跳动,她宛若白玉的面颊上,染着淡淡的酡红,薄唇斜斜的勾着,慵懒中不经意的有着妩媚之姿流出,凤眸如水雾蒙蒙的回视着他,仿佛有万语千言正待诉说。

    他目光一亮,脸上的怒意瞬间消失,笑道:“没喝够,本王陪你喝!”

    风千华扬眉,她确实没有喝够,不过眼前的人明显有不轨企图,撇撇嘴,谅他也不敢怎么样:“好!”

    端木筝的去处,已经不用担心了,有他在的地方,只怕以后连雌动物都要退避三舍了。

    不用问,肯定是被他“处理了”!

    鲁忱狗腿的扛着酒,跑的不乐乎,咧着嘴巴眼睛眨啊眨,时不时朝房间偷看。

    这夜色多美,气氛多好,要是发生点什么,譬如酒后乱……那不就是板上定钉的事儿了。

    那乐的,简直比他要娶媳妇儿还爽。

    房间中,很静!

    夏侯渊倒满一碗,不动声色的喝下去,然后眼睛盯着她,确定她喝完,继续……

    风千华对他的心思,只能淡笑无语,能把她灌醉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夏侯渊一本正经的脸上,没有一丝暇思旖旎的痕迹,倒酒喝酒伺候的极其妥帖。

    忽然,风千华搁下碗,手按在酒壶之上,挑眉:“秦王爷,你少喝了两碗。”

    这是喝酒?

    分明就是斗酒!

    夏侯渊眼角抽了抽,看着满满的两碗酒,嗓子一清,昂头便见底儿,那模样要多爽快,有多爽快,不愧是大周秦王,所向披靡!

    可接下来的事,却让她咋舌不已,只见某人扔了碗,正色看着她,鹰眸努力挑了挑一副竭力让自己清醒的模样,忽然头一歪,倒在风千华上。

    上一重,强烈的男气息在她耳边急促的喷洒,她一侧的汗毛瞬间竖起来,敛目看去,夏侯渊薄利的唇角正在她视线以内,轻轻抿着含着一份孩子气。

    她抬手戳戳他口:“夏侯渊,你别装醉。”

    夏侯渊鼻尖皱了皱:“嗯。”

    双手将他撑起来,抵着他口不让他倒下,风千华眯着眼睛,森森:“给我醒醒。”

    夏侯渊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若蝶翼般动了动……

    她转准备走人,忽然腰上一紧,随即夏侯渊重若泰山的体突然压了过来。

    满桌的酒壶茶盅酒碗,瞬间被扫落一地,噼里啪啦的碎裂声,在宁静中格外的惊心动魄。

    桌子上,风千华没料到夏侯渊会反扑过来,刚一转就被压在桌面之上。

    鼻尖擦着鼻尖,额头抵着额头,浓烈醇香的酒气在两人急促的呼吸中交缠,越来越浓!

    风千华脑中一瞬间有什么东西炸开,此刻意识到,鲁忱搬来的酒与她前面喝的酒有所不同,更烈,更猛,后劲绵长。

    夏侯渊趴在她上,微抬了抬眼,清亮的眼中也染了几分酒气,视线紧紧盯着风千华红润的嘴唇,眸色渐渐暗了下去……

    风千华努力动了动,无奈酒的后劲冲了上来,纵是她千杯不醉,此刻也有些头晕,此刻被夏侯渊似清醒似迷离的视线盯着,她懊恼的侧开头,可还未侧开,近处那双眼睛骤然一亮,随即压了下来……

    夏侯渊眯眼相看,视线在她唇角流转,艳的唇瓣宛若晨间沾露的芙蓉,艳香滴,清爽的酒香徐徐散开,唇角一点晶莹如露,散发着人的醇香,他眼中有幽光划过,低头便去尝她唇角那滴未滑落的酒滴。

    舌头微微一卷,醇香入口,眉梢愉悦的扬起,脑袋微侧便敷在她的唇瓣上,忽然伸出舌尖,在她唇瓣上迅速一,感觉到下的温软抖了抖,他极满意的勾了勾唇,再接再厉……

    这一吻,一发不可收拾,宛若久旱遇甘露,宛若鱼儿见了水,宛若狗熊尝了蜜……

    下温软,清香萦绕,夏侯渊眸光深暗,大手顺着纤细的腰间,不自,缓缓游移,摸上前脱了束缚的柔软,辗转揉捏……

    风千华本就头晕,被这次悠长的吻,憋闷只觉得腔忽然被人抽干了气,此刻,最敏感的地方,被某人大手握住,她顿时大怒不已,用尽最后一丝力气。

    砰!

    手臂一抬,一掌击在他脑后。

    夏侯渊鹰眸睁大,一个“你……”脱口而出,忽然脑袋一偏,含恨晕了过去。

    戒备消除,风千华心中一松,酒劲顿时上涌,没有力气再动分毫,她脑袋恍惚侧开睡着了。

    吱呀!

    大门被人推开一条细缝,一个贼眉鼠眼的脑袋伸了进来,鲁忱晃着白牙,朝里看了看,正好看到两人极其暧昧的姿势……

    噼啪!

    一瞬间礼花在他脑子里炸开,王妃两个斗大的字,在他心中奔腾,他关好门脚下一转,就差大呼万岁!

    还是爷藏的“千醉”凶悍,普通人一杯至少醉三,姑娘喝了那么多,嘿嘿……

    他要回去通知老总管,婚事,婚事可以筹备了!

    早晨,端木筝头疼裂,昨晚的事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迷迷糊糊的记忆,从风千华的房间里出来后,遇到两个人,然后眼前一黑她就什么不记得,至于怎么回来的,完全没有记忆。

    揉着额头,她洗漱换衣,边走边拿着一只馒头啃着,手里还带着一只,想着风千华可能也没有吃。

    敲门,没回应!

    端木筝蹙眉,难道醉死了?

    呸呸!乌鸦嘴。

    一脚踹开们,端木筝跳进房中,随即……

    “啊……”

    清凉的早晨,安静的御史府上空,一声嘹亮的尖叫,瞬间穿云破直达九霄,震的全府下人外加隔壁王府,所有人耳膜抖了三抖!

    “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

    小厮婢女们,一个个手中各自拿着劳动工具,扫把,抹布,铁锹,甚至马桶瞬间聚集到发声地门口,探头探脑,神色惊恐的努力朝里面看。

    这一看,所有人嘴巴立刻像塞了一个鸡蛋!

    只见房中白帘摇动,轻舞的纱幔下,上正躺着两个人,合臂相抱,一黑一白的衣服交缠在一起,秦王闭着眼睡的非常踏实,完全没有被刚才那一声尖叫打扰了好梦。

    而在他怀中,御史大人将脑袋塞在他怀里,看不清表,但通过舒缓沉稳的背部的呼吸起伏,也知道,此刻还酣睡正甜。

    端木筝将半个馒头塞在嘴里,不让自己再发出怪叫,努力平复心中的排山倒海天雷阵阵……

    吸气,呼气……她淡定的拿下馒头,龇牙一笑感叹道:“王爷和大人感真是好啊,促膝夜谈,抵被同眠,同榻而寝,大周有他们忧国忧民忧社稷,乃之大幸啊!”

    一番感叹,感丰富,表演到位,她抬脚出来,关门,转,走人!

    留下一地失了魂,眼珠子掉了一地的下人,愣愣的点头,似是而非:“是,感好!”

    你看我,我看你,下人们一瞬间从惊怔中清醒过来,提着手中的东西,撒开腿一瞬间飞奔出去……

    非礼无视,不该看不能看,不能看!

    转眼之间院子里又恢复如初。

    房中。

    风千华揉着脑袋,觉得脑中嗡嗡炸响,她喝了半辈子的酒,还没有醉过一次,没想到昨晚醉的那么厉害。

    眼前有旖旎的画面流转过去,她瞬间睁开眼,这才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睡在上,而半个体下压着的,坚硬极有弹体……

    “夏侯渊!”风千华怒喝!

    她一跃而起,怒气腾腾的看着上刚刚转醒,清亮的眼中不明所以,无辜的看着她的某人。

    “你是故意的?”冷飕飕盯着他。

    夏侯渊眯了眯眼,一瞬间就明白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有什么东西咕噜咕噜在他心中冒着泡,甜丝丝的,软绵绵的……

    夏侯渊淡定坐起来,蹙眉严肃看着她,声音真挚:“我会负责的。”

    好!

    果然真男人,负责,谁需要你负责?

    风千华怒火腾腾,瞪他一眼,转踢开门消失在门口。

    走了?

    勾唇,微笑……若是换做以前,定然一顿暴怒不依不饶,如今这待遇……

    摸着酸痛的后脖颈,昨晚好好的喝酒,却演变成现在这样,解释只有一个:“鲁忱!”

    鲁忱缩着脑袋进来,看着姑娘完好无损的出去,鲁忱用脚底想也能猜到,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失败了!

    “爷!”笑的讨好,鲁忱低眉顺眼。

    “千醉,是你换的?”

    “是!”鲁忱后背冒冷汗。

    夏侯渊几步踱到他边,鹰眸紧紧盯着他,直盯的鲁忱两脚发软,差点一头栽下去的时候,夏侯渊缓缓开了口:“做的好!”

    说完,转出了房门。

    鲁忱在房中,脑中回放着夏侯渊的话,主子说他做的好,主子不罚他?

    他漾了,拳头一捏,暗暗发誓,下次直接放迷药。

    风千华在全府暧昧的视线中,淡定的吃过早饭,梳洗完毕去上早朝。

    在皇宫门口,夏侯渊也大步紧随,她加快脚步几步走了进去,站好!

    不是不理朝政,从不早朝的么?

    夏侯渊位列百官之首,对于他破天荒来早朝,朝臣们一个个心中忐忑,难道要发生什么大事?连一向不早朝的秦王都来了。

    最近确实风云不断,又是水灾,又是瘟疫,又是贪污,又是佣兵,稍停后虎贲将军被密告叛国,让人所料不及的是,青穆侯莫名其妙的被御史和秦王合力拉下马,这一切毫无征兆,他们一个接一个无暇反应。

    一个个诧异的看着夏侯渊,各自打着算盘暗自猜测,后者一副气定神闲,敛目沉着而立。

    这边猜不透,众人又将目光转到御史大夫的上,对于这个新科状元,当朝新贵,众人心思那叫一个复杂,没有人如她这样的好运,一上任便立了大功,人还未回皇上就奖励了宅子,杭城那边还捞到抄家这份肥差,瞧这少年年纪不大,一的心眼和本事,只怕不出三年,他们一个个见到他,都要伏低称小了。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一声唱喝,皇帝威严的走出来,严厉的视线在众人上一一扫过,缓缓坐下。

    吴德福高唱:“有本启奏,无事退朝。”

    没有人敢说话,青穆侯一党现在是人人自危,哪个敢现在去出风头,让皇帝想起来,他曾经和青穆侯关系很好,这不是睁着眼睛撞刀口么。

    况且,听说昨倾妃娘娘在御书房外跪了一夜,皇帝都没松口话,何况他们。

    静谧的金銮,让人窒息,有人悄悄擦汗,偷偷瞧着皇上。

    “退朝吧,裘卿和陈卿留下。”

    风千华眸光暗了暗,皇帝让裘正留下,肯定和爹的事有关联,但他让陈沛留下是什么意思,陈沛与青穆侯的关系,在朝中那是人尽皆知的。

    一个不好预感,在心中缓缓升起,风千华朝夏侯渊看去。

    夏侯渊亦是微蹙着眉,脸上有着一闪而逝的冷意。

    早朝一退,官员如洪水般冲了出来,堵在宫门口,眼看着风千华走过来,一堆人一哄而上。

    “端木大人,你怎么和王爷一起来了?”

    风千华淡笑:“邻居,巧合!”

    “御史大人,你和秦王此番共患难,关系一定很好吧?”

    风千华扯了扯唇角:“一般!”

    “大人年少有为,如今隆恩正盛,前途不可限量啊。”

    “多谢。”

    “端木老弟可有婚配?”

    “没有。”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风千华抚额感叹,含笑说道:“各位大人,我与秦王绝无各位所想的关系!”她说完,挥开手:“借过!”

    众人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瞬间,齐齐眼中一亮,鬼精的一样的官员,看到了希望。

    一个个摩拳擦掌,互相警惕的看着对方。

    风千华英气拔的走在朝觐宫道上,忽然后一阵疾风袭来,她衣角发丝被掠而起,随即侧一团人影迅速移动,她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只见平严肃矜持的官员们,此刻一个个提着官袍,疯狂的比赛跑着,冲向自己的马车或者轿子,然后一阵烟尘腾起,所有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那速度,简直让月无光,神仙羞愧不如。

    两个时辰后。

    御史府门口数十辆马车将不宽的街道,堵得严严实实,而此刻大门口,更是被一堆花红柳绿挤挤攘攘围的水泄不通。

    守门小厮在香气扑鼻,脂粉漫天的咸猪手下哀嚎:“各位姑,我们大人上朝还没有回来。”

    “大人没回来没关系,让我们进去等吧。”

    “是啊,让我们进去等。”

    小厮哭无泪,忽然眼角看到一抹天青色缓缓走进,本着主子忠心不二的原则,长喝一声:“大人,快跑!”

    声嘶力竭!

    风千华从容香苑回来,正不解哪里来的马车堵在门口,冷不丁被小厮悲壮的声音一吼,抬头看去,顿时眼前一花,一坨肥肥花红柳绿的人,正贴在门口。

    这一喊本是好心,可却办了坏事,媒婆们顿时打起百分百的精神,腹中气一提,脚下一抬,就朝风千华冲了过来。

    风千华负手,想着她要不要去秦王府避一避,这思索的一刻,离的最近的媒婆已经冲了过来:“御史大人,我是王大人遣来的官媒,为大人说媒来了,要说王小姐,那可是才貌双全,知书达理……”

    “御史大人,我是宋大人请来的官媒,宋大人说御史大人仪表堂堂,风度翩翩,今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啊,与那宋小姐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

    ……

    风千华只觉得眼前晃动着,一张张或肥或瘦或红或绿的脸,不断抽替更换,红艳艳的嘴唇一开一合,口水直喷,听了半天才明白他们是来给自己说媒的。

    刚才跑的飞速的官员,难道是争先恐后回家找媒婆来说媒?

    阿嚏!

    风千华艰难的笑了笑,这女子香粉的质量实在有待提高,她得让秋玉找人研究研究!

    “停!”风千华忍着怒,笑道:“各位先回去吧,告诉各位大人,本官已有妻室,各位好意已心领!”

    “御史大人,我们大人说了,即便是做妾也没有关系,大人人品好,即使是妾室,相信大人也不会亏了我们小姐的。”

    “是啊,男子三妻四妾实属平常,相信尊夫人也不会有意见的。”

    风千华抚额,怒喝:“金刚。”

    嗖!

    嗖!

    嗖!

    话起瞬间,从四处角落里飞出六个影,如鬼魅一般飘了过来。

    啊……

    砰!砰!砰!

    只见漫天彩衣与肥齐飞,白粉与头钗共舞,风千华眼前顿时清爽了不少。

    满意一笑,风千华清爽的进门,十二金刚她调了六个过来,留了一半在容香苑,青穆侯现在无暇顾及这些,他们也不用再遮遮掩掩。

    “大……大人,那些人要再来怎么办?”小厮没见过这阵仗,吓的脸色发白。

    风千华头也不回,摆手道:“喊金刚。”

    小厮摸着脑袋,一脸懵懂,他刚刚躲在门后,没捡到门外的况,这不一伸头顿时吓的一哆嗦,只见刚刚还凶悍泼妇一样的媒婆们,此刻集体倒地不起,哀嚎不断。

    大人威武!

    风千华回到房中。

    端木筝正坐哪,研究她从杭城带回的腰带,通体莹润,材质是北疆极少见的银蚕丝,生于至寒之地,不但坚韧而且用途比她预想的大的多,此物弯折便是一条普通腰带,中间有搭扣,只要对折按下搭扣,里面立刻能弹出一柄银白犀利的长剑,她用手轻轻一挥,顿时有股煞气森凉散开。

    端木筝拍手称快:“银蚕若雪,锋利内藏!果然没错,这柄剑我曾听父亲说过,几十年前,北疆有位公主曾用此剑,后来那位公主失踪后,此剑也随之消失,没想到转折到你的手中,你是怎么弄到的。”

    风千华拿过剑,上下端详了片刻,她只是单纯的喜欢,却没想到吴全凤竟然有这么个宝贝,她抄家落了不少好处,但唯有这样是她最满意的。

    “这么厉害?”

    端木筝猛点头,一副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非常厉害!”

    风千华在手中颠了颠,轻盈度高,韧极佳,设计也非常巧妙,若不注意平常之人只会认为是条普通的腰带,绝想不到里面还藏着一把锋利的剑!

    她正缺合手的武器,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如此轻易。

    “怎么样,咱们过过招?”端木筝抱着,挑衅的看着风千华。

    风千华勾唇,扬眉回道:“好啊!”

    两人在后院空地,选了处僻静地儿,端木筝手执弯刀,英姿飒爽,风千华长剑凛厉,气势迫人。

    双双一笑,同时一跃而起,攻向对方!

    一时间,偌大的后院内,飞沙走石,月无光,端木筝法迅捷,功劲刚猛,刀风所及灼迫人,劲风激,隐隐有雷霆之威。

    风千华姿轻盈,矫若惊龙,寒光闪烁的剑影在空中交织纵横,如银蛇狂舞,剑扫穹苍。

    两人过招过百,双双大汉淋漓痛快不已,不在意胜负只有彼此切磋的舒畅。

    端木筝擦了满头汗水,呼呼喘气:“你武功哪里学的,怪异至极。”

    风千华气定神闲,欣赏手中的长剑:“好剑!”

    端木筝勾起她肩膀,哥俩好:“你那武功教我几招如何?”

    风千华无所谓耸肩:“行!”

    端木筝叉腰大笑,觉得自己出门就遇了贵人,救了她命,还管住管吃管报仇,如今还管武功,合算,绝对合算!

    风千华也觉得合算的紧,朋友姐妹得了一个不说,十二金刚更是以一敌十的好手,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两个女人相视一笑,大有狼狈为一拍即合的猥琐。

    自然,这样的两个人,即便没有任何的好处,这些以命换命久相交的友,也不是掺假的。

    两人切磋剑法或者房中聊天,就这么过去了一整个下午,到了晚上,风千华在端木筝的房里吃过饭,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直走在府内的小路上,看着夜色闪烁,才想起今天从宫里出来后,竟一直没看到夏侯渊。

    说曹,曹到。

    风千华一推门,便闻到房内淡淡的血腥味,这味道中还有一股熟悉感。

    柳眉一皱,她迅速点起油灯。

    房内影影绰绰,夏侯渊坐在桌边,上风尘仆仆,衣角沾着未干的鲜红血迹,明显也是进门不久。

    心中警铃大作,她拧眉快速问道:“你怎么了?”

    ------题外话------

    这个……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