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近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风千华闻言面露惶恐,声音却依旧淡然:“微臣有罪……假传圣意,犯了欺君之罪。”

    皇帝捧起手边的茶,未喝又重新放下,鼻尖微动:“嗯。”

    风千华俯用眼角迅速看了眼皇帝,语调一转:“微臣得皇上厚,自知御史重任在,不敢有辱圣命,刚到金都听说瑞阳王之事,便赶去大理寺,本想多学习些经验为皇上效命,可是……”

    皇帝目含审视,视线一直未曾离开过风千华,片刻之后缓缓伸出手:“拿来,朕瞧瞧。”

    风千华唇角不着痕迹的一勾,急忙将那块金灿灿的生肖牌递了过去。

    皇上拿在手中,脸色暗了暗,这块牌子除了颜色与皇宫令牌相似,但若细看一眼便知真伪,可那些人依旧被蒙骗,果然是无用的废物!

    看到皇帝脸上怒意,风千华唇角划过丝冷笑,她完全有能力去寻一块令牌,可她却反其道而行,顺路买了一块相似却又不同的生肖牌,料定他们不敢查验,而皇上知道后,定然会对他们办事能力产生质疑。

    效果很好!

    只要她再加一把火,风瑞安的案子,必定万无一失!

    “既然如此,卿又怎么看?”皇上把玩着手中的生肖牌,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机会来了!

    风千华躬说话:“瑞阳王父子有没有罪,臣不敢断言,但那信确实有疑点。”

    简短的一句话,既表明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又不会显得太偏袒瑞阳王。

    “哦?是公堂上你所提的几点?”

    风千华沉吟片刻,回道:“是,微臣无能,就看出这几点可疑。”

    吴德福将新沏的茶放在龙案上,暗自赞赏,秦王还担心这小子,简直是白了心,这番话说的滴水不漏,什么叫就看出几点可疑,就这几点已经足以推翻很多东西,小小年纪,心眼都快赶上蜂窝了。

    一抹暗影拢在皇帝的脸上,影影绰绰让人看不真切:“既如此,那此案朕就交由你去查。”

    风千华面容一片淡然,但却明白这是皇帝对她的试探,她若直接拒绝,皇帝必会认为她是盖弥彰,可若高高兴兴应承,皇帝亦会觉得她心思不纯不再信任,非但对风瑞安父子没有好处,甚至会弄巧成拙。

    “皇上,微臣毫无经验,只是凭借对皇上的忠诚,不忍见大周因此失了良将,才冒失做了此事,澜月如今虎视眈眈,我们虽是不惧但亦不能掉以轻心,风瑞安父子在军中颇有威望,臣怕若是此事处理不好,会让三军军心动摇,兹事体大,臣资历尚浅,断不能胜任。”

    皇帝眉心缓缓舒展,表渐渐转变,声音中亦带了丝赞扬:“你能想这么多,已是不易!杭城治水救灾辛苦你了,你做的很好!”

    风千华低头:“谢皇上夸奖,此乃臣份内之事。”

    “去吧,御史府邸朕已着令打扫一新!”

    风千华立刻跪了下来,脸上受宠若惊:“谢皇上隆安,臣必当鞠躬精粹。”

    风千华从御书房中退出,淡然的面容上一丝冷意划过,皇帝刚刚一瞬间动了杀意,若非她退了一步……

    风瑞安父子此次之事,按现在形势来看,即便是全而退,皇帝已对他们疑心更重,再想领兵出征,只怕不易。

    朝中局势,在不知不觉之中,已悄然发生着变化,青穆侯一旦落马,某些平衡就会混乱,而以皇帝的深沉和掌控力,必然会有所动作。

    只是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忽然,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凤眸微眯循声看去,只见远处一宫装女子碎步跑了过来,芙蓉面柳叶腰走路时若风拂柳纤弱蹁跹,女子后还跟着一人,梨花带雨双眼红肿,赫然是徐婉柔。

    两人双双脸色焦急,从风千华侧匆匆走过,擦而过时,徐婉柔忽然转过冷的瞪向她:“你就是端木箫?”

    风千华眉梢一挑,不想与她多话,徐婉柔气的跺脚,上来拦在她面前:“你到底什么目的,为什么要害祖父?”

    为了青穆侯来向皇帝求

    “让开!”

    “我警告你,若是我祖父有任何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徐婉柔捏着拳头,平时装出来的淑女端庄,早抛到九霄云外。

    “徐小姐,男女授受不亲,你若再挡住本官的路,本官不介意让人知道,徐小姐是慕本官而如此激动。”风千华唇角微勾,眼眸寒凉冷澈,无形的震慑让徐婉柔浑一怔。

    “你……”她的美貌和地位从来都是受人追捧,所见男子除了秦王没有不为她侧目,今天却被一个其貌不扬的少年嫌弃,而这个少年,还是害祖父最大的侩子手,她恨!

    “婉儿,休要与她多言。”走到前面的宫装女子,急忙折回,讥诮的看了眼风千华,拉住徐婉柔:“一个小小的御史,也如此猖狂,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那女子说完,拉住仍想不依不饶的徐婉柔离开。

    “倾妃娘娘,是一品诰命穆国夫人的侄女,亦是徐小姐的表姑。”吴德福从一侧拐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风千华。

    风千华还礼,点头道:“多谢公公指点。”

    吴德福意味深长的看和她,眼眸里是深深的赞赏:“端木大人果真通透,快去吧,秦王还等着呢。”

    看着吴德福暧昧的目光,风千华嘴角一抽,谢过后立刻闪走人。

    皇宫东门外一辆马车静静的等着,骏马扑哧打着鼻响,紧闭的车帘在清风下徐徐飘动,忽然,自车内伸出一双,那手节骨分明修长若竹,缓缓挑开车帘,露出一张深邃俊美的面容……

    看见宫内缓缓走出的影,他面容上几不可查的一松,沉声说道:“上车!”

    风千华本未注意,忽然驻足朝此处看来,便看到夏侯渊坐的笔,目不斜视的看着她,眉梢扬了扬,毫不客气的上了车。

    “皇上会委任裘将军重查,不出两天他们就会放出来。”光线跳动,夏侯渊的目光宛若一本难以读透的古籍,深奥莫测。

    风千华点点头,懒的说谢谢,至于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之前又是找到那些证据,她不问也不用问,有的事不用说,彼此之间也早已明白。

    “不请本王去御史新府参观?”

    风千华唇角扬起,点点头:“秦王爷肯去,当是蓬荜生辉。”

    夏侯渊唇角微勾,一抹笑意自眸子里迅速划过……

    御史府在城南,此处算是富人区,金都大多数的官宦家眷,都住在此处,相隔一条街便是瑞阳王府,再往南去青穆侯府也不远,此刻,风千华站在门外,只觉得头顶上一群乌鸦飞过……

    高门楼宇确实雍容富贵,但若是忽略掉旁边相连的那座院子,可能此处更加的完美。

    “你是故意的?”风千华头也不回,冷声问道。

    “巧合。”他绝对不会承认,他是颇费了一凡心思,才让皇帝将他隔壁的宅子赐给她。

    风千华亦觉得不会,毕竟他们当时都在杭城,皇帝赐宅子是临时起意,除非他手眼通天到可以控皇帝的决定。

    还未进门,府门立刻大开,门内瞬间走出数十个婢女小厮,分列立在两边:“见过大人。”

    “嗯。”淡淡点头,风千华眉梢一扬,看向夏侯渊:这是你准备的?

    夏侯渊一脸不知,负着手毫不客气率先走了进去,一路穿堂过巷全不像初次登门,看的风千华顿时生出戒备:“这里你很熟?”

    没有人高兴,自己的家,隔壁邻居比自己还熟。

    夏侯渊头也不回,满脸笑意:“看过房屋建构图。”

    风千华翻了个白眼,就真的只是看过结构图?她忽然有种被人算计的感觉,而算计之人,此刻正登堂入室堂而皇之一脸无辜的喝着她的茶!

    “参观过了,你回去吧。”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夏侯渊喝茶,一副气定神闲打算长期坐的态势:“本王觉得此处甚好,景美,物美……明本王便搬来与御史同住。”

    风千华差点一杯子砸他脑袋上,话语冷飕飕:“你若敢搬过来,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的与狼同室。”

    夏侯渊扬眉,觉得这样的说话方式让他很愉悦,与她聊天乐趣非常多:“嗯,本王拭目以待!”

    风千华:“……”

    沉默冷冽的秦王爷,与她相处的方式,似乎在不知不觉的发生着变化,她有种震惊感,原来冷面战神竟有无赖的潜质。

    天色渐黑,风千华喝了第四杯茶的时候,某人还悠闲的坐在对面,有婢女来问是否开膳,风千华正说话,夏侯渊忽然起,沉沉的吩咐道:“着人备些鲜笋,你们大人吃。”俨然一副男主人之态。

    婢女诚惶诚恐立刻去准备。

    风千华忍不住嘴角抽搐,转也不再理他,自顾自的去饭厅用膳。

    俊容上一派正经,依旧是平里不苟言笑的秦王,但眸子里分明多了些狡诈,大摇大摆的跟在后面。

    饭桌上,两人对面落坐,夏侯渊时不时夹了新菜给风千华,眉眼间一片柔色:“多吃点。”杭城之行,她明显轻减许多。

    风千华把他当空气,着人拿来酒壶,自斟自饮自有一番舒爽。

    风瑞安父子的事不用担忧,相信裘老将军必会秉公办理,至于他们出来以后的打算,再仔细规划亦不迟,而青穆侯即便不死很难东山再起,无论他多得圣宠,但触及皇帝的底线,与佣兵谋逆相关联,皇帝不会再启用他,至于需不需要斩草除根,那是必须的。

    若留下祸患,那她岂不是白忙这了一糟!

    况且,她答应过端木筝,要为她的黒木寨众兄弟报仇。

    门外,守着的一干小厮婢女,悄悄打量着房内的景:“秋菊,秦王对咱们大人真好,就连看大人的眼神,都很特别。”

    “嗯,我也觉得是!哎呀……我要是能有个像王爷这样的夫君就好了,不但俊美还这么温柔。”秋菊摸着脸,神往不已。

    看着对面胖的像一头小牛的姑娘,秋荷翻了个白眼:“你别痴人做梦,王爷看上你?”她说着目光在风千华上俏生生的转了圈,红着脸:“我觉得还是咱们大人比较俊,虽然看上去也不易亲近,可这出尘的气质,让人过目难忘,心生倾慕!”

    “来人……”忽然,门内夏侯渊的声音响起,秋荷急忙小步进去:“王爷,大人,有什么吩咐?”

    风千华也抬目看向夏侯渊,不明所以。

    夏侯渊又为风千华添了菜,放下筷子,缓缓开口语气不容置疑:“这菜做的不好,从明天开始,你去厨房帮忙。”

    秋荷一愣,双眼迅速红了,她什么都没有做,王爷为什么把她发配到厨房,她还想做大人的贴奴婢呢。

    秋荷泪眼朦胧,看着风千华寻求救援。

    风千华低头喝茶,装作没看见。

    秋荷走后,夏侯渊大袖一挥,雾影从屋顶上飘下来:“去寻些良家女子,婚配者优先。”

    雾影眼前一黑:爷,你不会连丫鬟的醋也吃吧?

    夏侯渊一脸坦然,丝毫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有什么奇怪,在风千华周围,只要有人肖想打她的主意,无论男女一律格杀勿论!

    风千华无语的吃着饭,反正是小事他要做主就做吧,秋瑾今晚就会过来,这些人她也用不上。

    这时,有小厮站在门外:“大人,门外有位小姐求见,说是您的朋友!”

    应该是端木筝:“让他们进来。”

    果然那小厮才转离开,端木筝就一阵风似得飘了进来,见到风千华手臂一展,把她抱了个满怀:“你没死,你怎么没死呢!”

    风千华无意避让,被她抱着,眼角跳了跳:“嗯。我若死了,谁对你们兄妹负责。”

    端木筝松开手,猛点头:“亏你还有良心。”她又看了眼风千华的脸,一脸嫌弃:“你可以换个装吗,我看这张脸想吐!”

    “妹妹!”一声怨气漫天的声音自端木筝后穿了过来,风千华这才看到,门口还站着一人,脸用黑巾蒙着,大眼警惕的四处查看,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

    “端木箫?”

    端木箫小媳妇似得走过来,搓着手:“我怕人家看出来我们的脸是一样的,所以蒙着面。”

    风千华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因为她,端木箫的脸变成赝品见不得光了……

    端木筝瞪了哥哥一眼:“你是怕被人毁容吧,现在可是很多人仰慕御史这张脸。”

    端木箫憨憨的笑着,挠着头发很不好意思。

    兄妹俩斗嘴斗的不亦乐乎,完全忽略房间里还坐着另外一人,而那人双眸此刻正如小刀一般,凉飕飕的盯着她搭在风千华肩膀的手。

    “咦……这位俊男是谁?”端木筝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盯着早已开始冒着酸气的夏侯渊:“俊男怎么了?牙疼?”

    风千华忍住笑,青穆侯倒台最高兴的就数她了,可以四处走动,人也变回原来的本,大大咧咧不拘小节。

    端木箫也上前盯着夏侯渊,抬手瞪着大眼一副惊喜不已的表:“你……你是……”

    他结结巴巴半天,脸憋的和熟透的虾子一般,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夏侯渊。”夏侯渊开口,声音拒人千里的冷冽。

    砰!

    端木箫一个激动,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端木筝很不好意思的笑着:“我哥胆子小,见不得位高权重的人。”她俯像提小鸡一样,将端木箫提起来,挂在肩上:“我们住哪里?”

    风千华无所谓的耸肩:“随便!”

    端木箫转朝外走,忽然似想起什么,回神秘兮兮看着夏侯渊,一本正经:“王爷,你要牙疼喝点醋,保管有用!”

    噗!

    风千华一口茶喷了出来,牙疼喝醋,确实是很好的搭配!

    夏侯渊黑脸,猛然抓过风千华的手,霸道的看着她:“本王从今天起,住在这这里。”

    不是明天是今天!风千华懒的管他,只要他不怕被人闲话,她是无所谓。

    砰!

    砰!

    砰!

    忽然一阵噪音响起,风千华唤来小厮问道:“什么声音?”

    小厮害怕的看了眼夏侯渊,缩着脑袋支支吾吾说道:“王爷府在砸墙。”

    乖乖,王爷真的好可怕,刚刚秋荷什么都没做,就被发配到厨房去了,以后他们还是离主子稍微远点,免的被发配到更累的地方去。

    风千华眸光一凛看向夏侯渊……

    夏侯渊淡然啜茶,眉梢扬起:“有围墙来去不便。”

    风千华无奈起,抱看着他:“秦王爷,你如此大张旗鼓一反常态,难道不怕别人怀疑你我二人暗中勾结么?”

    正有此意,省的被人肖想。

    “皇上对你我怀疑之心,此刻怕已经难消除,若让他猜忌不断,不如高调一些!”

    风千华懒懒的挥挥手,她几天没休息好,现在该去好好睡一觉,至于夏侯渊的用意,她自然是知道,她在朝中毫无背景,若有秦王做靠山想必很多事都会事倍功半,只是,皇帝那里她的感觉很不好……

    鲁忱从墙洞里爬出来,摸索到饭堂,呼哧呼哧喘着气:“爷,姑娘的房里的要不要挖个地道?”

    夏侯渊眉心一蹙,果真是在考虑此方案的可行

    半晌他遗憾摇头:“她不喜人盯的太紧,本王需松弛有度,方保万无一失。”

    鲁忱满眼崇拜:主子就是主子,进步神速,短短的时间内对姑娘的个作风喜好,简直是了如指掌。

    风千华回到房中,满屋子的酒香里,端木筝大大咧咧的抱着酒坛,暧昧的看着她:“来一杯如何?”

    风千华自顾自的换了衣服,穿着裹衣在房中走动,她不觉得什么,反倒端木筝捂着酒坛一阵狂吐不止,怒指着风千华:“你能不能把我哥的脸换下来,不然,总让我觉得是我哥在我眼前晃动。”

    说完,她还在风千华束起的上,剜了一眼!

    风千华换好衣服,找来二条为她准备的药水,将易容的面具泡上,忽然心里一动,二条自那离开再也没有消息……

    唇角冷冷勾了勾,她转接过端木筝递来酒坛,眉梢一挑:“怎么喝?”

    端木筝一手扶着桌面,一股大侠风范顿时生出:“一人一坛,谁输了以后管对方喊爷!”

    不愧是名将之后,不与高门闺秀扭捏做作,她仰头喝下半坛,挑衅回视:“这么多年,还没醉过!”

    端木筝兴奋直拍手:“我也没醉过,当年塞外风沙烈酒,我一人便干三坛,照样杀狼无数!”

    月下朦胧,光影自外跳入房内,端木筝俏丽的面容,在月光之下有种洒脱不羁的美,她眼眸深陷似西域女子,但笑容中却又有大周女子的温婉,内敛和奔放在她上极恰到的融合,形成一种独特的美。

    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思念落寞,没逃过风千华的眼睛,猛拍拍端木筝肩膀:“喝吧,不醉不归!”

    端木筝瞬间收起飘走的思绪,深深的酒窝一动,昂头便是一坛见底。

    两人你来我往,大有一股秋风扫落叶之势,房间内堆的十几坛酒,一瞬间全部见了底,坛子四处滚动……

    两人面颊之上,分别染上些许绯红,皆有朦胧之态,端木筝嘿嘿一笑,搂住风千华的肩膀:“想……想让我叫你爷,没……没门!”

    风千华无奈看她一眼,不但酒量差还酒品奇差!

    端木筝又将她肩膀搂紧,嘴唇贴着她耳边傻笑:“姐们儿,继续如何?”

    风千华点头:“好!”

    端木筝醉眼朦胧,忽然起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边走边挥手说道:“等……等我下,我去拿酒!”

    风千华看着她的背影,总觉得此刻她格外的落寞,直到很久以后,她们站在塞北草原,看着万马奔腾呼啸而来,看着雪山缭绕若宝玉般嵌在碧空如洗的长空,看着美景如画,而她们脚下却是白骨累累仿似有沉痛自悠远袭来,她才知道,今天是她父亲的忌

    风千华一人自斟自饮,不知不觉半壶酒喝完,端木筝还是没有回来,她猛然起朝外走去寻她。

    忽然心神一晃,已染上些许酒意的凤眸微微一挑,只见院中一颗木芙蓉下,一男子正踏步而来,落英缤纷花瓣若雨,他唇角轻抿,眼眸中露出些许不悦,一步步朝她走来……

    ------题外话------

    哎呀。感谢给我月票的娃子,么么么~!

    好文推荐:《妾美不及妻》很好看哦。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