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追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村民体内的毒顺利解了,因为三千官兵的加入,礼村以及周边的几个村落房屋修葺,半个月就已经基本完工,风千华走时杭城外百姓相送十里,刘婶哭的老泪横流:“王爷,大人,你们对杭城百姓的恩,我们无以为报,只能在这里给你们磕个头,表达我们的感激之!”

    风千华眉心一蹙,从车上跳下来扶住她:“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们不必记在心里,家园修好了就赶紧补种水稻,不要耽误了时节,否则明年又会饥荒。”

    刘婶抹了把眼泪,重重点点头:“我们谨记,大人当多保重体!”

    风千华淡笑颔首,心里亦有着丝丝暖意,摆摆手利落的上了马车。

    朗晴空,万里无云,官道上两辆马车施施而行,车后绵延三里的百姓,抬臂挥动眼眶赤红……

    哗!

    忽然,一道声响宛若雷鸣般响起,风千华掀开车帘,随即愣住。

    只见后的百姓,突然跪了下来,黑压压的人头伏着,宛若惊涛骇浪一般朝她袭来,经历过生离,体会过死别,感受过家破人亡,旁观过妻离子散,却没有那一次如这次这般带给她的震撼,这样强烈,她自问不是心之人,他人的死活从没在她心中留下过一丝的痕迹,可今天,百姓们将她看做恩人,看做救世之神,没有曲迎,没有虚假,是最淳朴的表现,最直接的表达,就是这样的原始的感,让她……

    她匆忙放下车帘,缓缓靠在车内,竭力平复心里撼动的绪,她当官并非为民,建功并非为民,生死置外更并非为民,可是,面对这样炽厚重的谢意,让她生平第一次,想做些什么……

    一只手,从对面伸了过来,轻柔的拍拍她,夏侯渊低沉醇厚嗓音响起:“你做的很好!”

    柔和的语调,缓缓平复她心里的波动……

    片刻后,凤眸忽然睁开微微一挑,她已恢复如初,勾唇说道:“王爷能力非凡,下官自愧!”

    这半个月来他们分开在两边,她监督百姓住房的修善,而他则滞留在堤坝,直到今天圣旨下达,他们才匆忙收拾,赶往郓城。

    夏侯渊眉梢微扬,这才是她,绪永远藏的很好,将自己包裹的不留一丝缝隙,不容他人窥探,脸上有着细微的无奈,他缓缓开口:“御史大夫怎可妄自菲薄,本王听说,御赐御史官邸异常华丽,与本王的王府不相上下。”

    风千华抱拳:“客气,客气!”

    砰!

    车外鲁忱从马上掉下来,抱着马腿嘴角抽搐:爷啊,您等了半个月,您倒是问啊,问啊!

    车内夏侯渊唇角微勾,一副淡定神闲,但拢在袖中的手,却是紧紧握着,嘴唇动了几次,愣是一句话没说出来,若是细看面颊之上,还有一层浅浅的红晕。

    风千华眼角微跳,夏侯渊今天很奇怪!

    ……

    郓城。

    半个月前,他们将所有事务奏报回金都,经三司审理吴全凤以贪污受贿,佣兵图谋不轨等罪行,判斩立决诛三族,他已死自然无需多事,三族则押送回金都提刑司会审,秋后处决!

    “大人,这对宝瓶是前朝御用,当世已仅此一只,您看,是放在左边的车架上,还是放在右边?”徐司丞小心翼翼捧着一只青釉裂纹长颈宝瓶,偷偷瞧着当朝新贵,三前大内总管吴德福亲自宣读圣旨嘉奖有功,事后又与她密聊两个时辰,出来时眉眼含笑,吴德福自大周帝位列太子时,便侍奉左右,深得帝心,他亲自来便是代表大周帝,可见御史大人隆恩圣宠,前途无量啊!

    “左边。”都说只有一只,她要吞也不能吞这种,况且,这样的东西只能观赏不能换钱,对她来说没有用。

    半个月前,他们将所有事务奏报回金都,经三司审理吴全凤以贪污受贿,佣兵图谋不轨等罪行,判斩立决诛三族,他已死自然无需多事,三族则押送回金都提刑司会审,秋后处决!

    从今早开始,她开始着手查抄吴全凤的府邸,家常自然是充公,但这充公多少账簿如何做,则由她说了算!

    这抄家是美事,亦是累事,随意一扫吴全凤的府邸,富丽堂皇奢靡豪华,与瑞阳王府比起来,她觉得王府实在太上不了台面了,而这财产对比,更是大巫见小巫。

    “大人,你看这个?”徐司丞转回,又捧着一条银白腰带,材质似丝似银质地坚韧,带面之上一只白狐栩栩如生攀附在上面,形态极其真,一看就不是凡品。

    风千华回头,眼眸瞬间眯了眯,一丝亮光在眼底滑过,她不动声色的转过头,自然挥手:“右边。”

    “很忙?”不知何时,夏侯渊站在她后,深邃的五官上,有不易察觉的别扭,语气却依旧一派淡然。

    风千华低着头,亲力亲为记着账簿,头也不抬:“嗯,很忙!”

    夏侯渊见左右无人,清咳一声,强自淡定:“天气很好……很适合抄家。”

    风千华奇怪的看他一眼,继续手中的工作:“很适合。”

    抄家也需要适合的天气?

    夏侯渊点头,手指点在一尊并蒂莲花玉女尊:“这并蒂莲惟妙惟肖,乃当世奇珍,价值不菲。”

    风千华拿起软玉女尊,不释手的摸了摸,想想又放了回去,认同的点头:“嗯,价值不菲。”

    可是,价值不菲,和我们有关系?

    夏侯渊目光依旧停留在她上,故作随意说着:“这并蒂莲尊皇宫里亦有一只,有野史记载,并蒂莲千年开花,每次花朵盛开之时,便会有男女相,终生不会分离。”

    他也看野史?

    风千华忽然觉得,是谁说大周秦王冷漠话少的?

    “嗯,故事很好!”

    夏侯渊以拳抵唇,清咳一声:“如今这并蒂莲在你我眼前盛开,应是好事将近……”

    盛开?这是玉质雕刻,怎么盛开?

    风千华起,认真打断他的话:“王爷,下官实在很忙,稍后,稍后……”

    俗语有言,事有反常即为妖,风千华头也不回,捧着账簿迅速消失在危险区域内。

    徐司丞抬着个黄花梨木太师椅回来,透过镂空的椅面,风千华不在桌边,却换成杀气重重黑面慑人的秦王,头皮抽了抽,牙关一咬扛起硕大的椅子,低着头迅速消失在原地……

    乖乖,王爷释放的冷气,在这六月三伏天,都能让他冷汗直冒!

    夜深人静,风千华坐在衙门里,将今天撬开吴全凤暗格后,得到的几封与京中官员来往的信件收好,这是后查证贪污私吞灾银案最有利的证据,不过,吴全凤虽尸位素餐,手段却要比金道阳高明许多,此次在他的府中并没有查出官银,至少那些银子上没有朝廷的刚印。

    看来,他不是另外有藏金窟,就是他的势力远不止如此,必然有相当规模的制银坊,才能让这些数目庞大的官银凭地消失。

    这些她会去查,若是能不惊动他人查到制银作坊,对她以后行商必有大用。

    这时,外间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风千华眉梢一扬,合起账本起就走。

    今天夏侯渊很奇怪,她还是避而不见为妙!

    脚步声仿佛知道里面人的动作,骤然加速,眨眼功夫出现在她面前。

    夏侯渊面无表拦着她的退路,侧开脸眼神游移,声音中透着丝不自然:“我在等你。”

    风千华左右环顾,不解:“有事找我?”

    夏侯渊双手负在后,面容上看不出绪:“嗯。”话微顿了顿,他左右看看眼眸闪烁,忽然说道:“今天……今天月色很美。”

    风千华嘴角抽了抽,今天是初一,哪里来的月色?

    “嗯,很美!我忙了一天,要去休息了,再会……再会。”风千华摆手,她惦记着那条白狐腰带,不知为何她觉得有种莫名的绪,让她一眼便对那条腰带心动,不释手!

    夏侯渊清咳一声:“时间还早,我们去走走。”说完,拉过风千华手臂便朝外走,不给她迟疑的时间。

    夏侯渊拔如玉,拉着她的手臂修长有力,每一步都走的沉稳,但步伐……

    挣开手,她呼气吸气:“你想要说什么?”

    夏侯渊停住脚步,立体如刀刻的五官,在夜色中越发的俊美深邃,眼眸墨亮宛若黑曜石一般,明亮……闪烁!

    “澜秋绝自那夜后,可有出现。”

    风千华忽然笑了起来,澜秋绝来没来,他应该比自己还要清楚,走之前他将鲁忱,雾影还有十名侍卫都留了下来,她无论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莫说是人,就是只苍蝇也在半空中被人无声无息的绞杀了。

    澜秋绝能不能来,他当然知道,他训练的影卫岂是容易摆脱的。

    “成亲……”

    “大人,下官有事禀报。”夏侯渊话未说完,忽然徐司丞自门内小跑过来……

    风千华看看夏侯渊,他刚刚说什么她没有听清楚,这边朝他点点头,问道:“什么事?”

    夏侯渊目光一沉,含着冰凉杀气的视线,在徐司丞脖颈处一顿……

    徐司丞心里咯噔一声,抬手摸了摸脖子,他今天一定是犯了太岁,不然每次都遇到秦王。

    “下官叩见王爷,御史……那个,外面有位公子,说给大人来送礼盒,恭贺大人荣获新邸。”

    风千华眉梢微扬,看向夏侯渊,后者脸色沉沉很不好看,周呼呼散着冷气,冷飕飕问道:“什么人?”

    风千华撇嘴,这该是我问的吧。

    徐司丞头也不敢抬,外界传言秦王虽战场杀伐,为人不易亲近,但却没有人说,秦王煞气腾腾啊?

    “那个……那人没有说,只是嘱咐一定要亲自交给大人。”

    风千华点点头,让徐司丞先去,看向夏侯渊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夏侯渊脸一沉,语气中冒着酸味:“先去看看是谁。”

    前厅中,一男子捧着一个精致的礼盒,见到两人前后进来,随即将木盒交给风千华。

    风千华接过木盒,并不奇怪那人怎么认出自己,虚目随意一扫,顿时翻了个白眼,盒子上好巧不巧刻着一朵朵繁复的并蒂莲,枝缠叶叶呈花,形态非常妖娆。

    夏侯渊立刻黑脸,戒备的看着那人。

    那人一头雾水,他就替人送个东西,按理该给打赏,怎么就感觉入了曹地府一样,周围冷飕飕的。

    “这是别人让我转交的,既然东西已经送到,在下告辞。”那人说话,抬脚小步开跑,好似后面有厉鬼索命。

    拆开盒子,风千华眸子一眯,只见做工精湛的盒子里,躺着一只金灿灿凤钗,钗头上凤凰振翅飞,气势不凡,一颗猫眼石镶嵌其上,淡蓝的颜色熠熠生辉,像是赋予了生命一般,让人生出错觉,仿佛下一刻它就会凌空而起,冲入云霄。

    做工精美,形态真,绝非随处可买到的东西。

    风千华与夏侯渊对视一眼,出手这样阔绰,而且送的还是凤钗,这世上能用凤钗者能有几人?

    澜秋绝!

    答案再明显不过,只有魂不散行事乖张的太子下,才会做出这样的事

    “凤头钗,乃澜月皇后专有配饰!”夏侯渊话语平淡,但任谁都能听出,那语调周转分明冒着股酸味。

    风千华意兴阑珊的将钗扔进盒子里,对于首饰,尤其是这种只有收藏价值的东西,她向来不感兴趣。

    夏侯渊见她一脸索然,显然未将这只澜月女子人人想要而不得的凤钗放在眼中,顿时眉梢一挑,神采飞扬,一扫刚刚的冷郁……

    风千华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最近人都这么奇怪,澜秋绝不再现改送礼物,夏侯渊不再生人勿近,每偶遇数次,且次次话题丰富。

    “晚安!”风千华优雅的打了哈欠,抚额进了内室。

    “你……”夏侯渊抬起的手搁在半空中,一副言未尽话未明,你怎么又走的表

    第二天一早,风千华梳洗出门,刚一出门便见一伟岸背影,负手看着远方,气息清冷,悠远而莫测。

    这是在等她?

    听到后的动静,夏侯渊大步走了过来……

    风千华目光一亮,今的夏侯渊异常俊美,墨发如缎,墨衣高华,衣摆上有殷红的罂粟花并蒂而开,让他看上去,少了丝冷冽更加的雍容高贵,俊美如俦。

    收回目光,风千华将视线放在他脸上,忽又觉得那目光太过炽亮,又换到他鼻子上,可那坚的线条下微勾的唇瓣,此刻看着竟有魅惑之感,摸摸鼻子,她抬头望天:“有事?”

    风千华的反应自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极其满意的勾着唇角,声音愉悦:“一起用早膳。”

    风千华点头,早饭总要吃的。

    树枝上,雾影打了个哈欠,推推侧的鲁忱:“爷能成功么?”

    鲁忱兴奋之溢于言表:“当然,你没看咱们爷今天连压轴的美男计都施展了么,我敢说,这天下女子没有人见到这样的男人,不心潮澎湃,意盎然。”

    雾影哭:“姑娘绝非一般人!”

    鲁忱浮想联翩,想完拜堂想花烛,想完花烛想洞房:“你猜,咱们爷和姑娘成亲后,谁会是上面那个?”

    雾影擦干眼泪,翻了大大的白眼,要是昨天他还想着应该是爷,毕竟和他们一起,爷即便不说话,压迫感就足以震摄住三军,可和姑娘在一起……难说啊。

    鲁忱一拍脑门,紧张兮兮:“爷嘱咐我们守住门户,今一只苍蝇都不准放进去,赶紧的。”

    早餐丰富,样样具有,夏侯渊执筷夹了块鲜笋,放在风千华碗中,看着她吃……

    一室安静,唯有某人目光晶亮,复杂难解。

    气氛极其诡异。

    风千华怒瞪:“你到底什么事,说!”

    夏侯渊倒了杯茶,压住频率极快的心跳,开口说道:“成亲之事,你考虑的如何?”

    风千华执筷的手一顿,嘴角迅速抽了抽,合着他连来频繁在她边出现的原因,是因为这个?

    忽然觉得,对面微敛着眸子强装淡定啜茶的男人,亦有一份可

    放下筷子,她正色说道:“关于成亲,我们……”忽然,鲁忱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满脸紧张:“爷,属下有事禀报!”

    夏侯渊彻底黑了脸,让他们守门本以为万无一失,却没料到最后竟被他们……家贼难防:“说!”

    鲁忱忍不住抖了抖,若不是消息有关风千华,就是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进来啊。

    “金都传来消息,虎贲将军从博阳回金都探亲,刚到金都就被带到大理寺,连瑞阳王亦被在王府中,不得随意出入。”

    风千华猛然站起来,脸色微白:“可知因为什么事?”风存戎是风瑞安的独子,很小便随风瑞安上战场杀敌,经历大小战役立功无数,被皇帝封为虎贲将军,风瑞安回来后,由他将接手镇守边关。

    鲁忱面色郑重:“事复杂,大理寺封的很紧,不准任何人探视,目前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

    夏侯渊脸色亦沉了沉,前段时间金都因为学子自杀抗议科考不公的事,牵扯到风瑞安,虽然影响不好,但这样的事还不足以让皇上如此做,难道?

    “博阳可有消息传来?”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夏侯渊沉声问道。

    鲁忱点头:“前几个月宇文拓在博阳一直活动频繁,与虎贲将军摩擦不断,可半个月前,他突然带兵折返回澜月,敛旗息鼓,虎贲将军守了三确认他们回去后,方启程回金都探亲,属下觉得此事蹊跷,遂派人盯着,其后我们的人在暗处见到澜月太子的人也在查他,加上澜月三皇子蠢蠢动,宇文拓又是三皇子的人,属下以为定是关于夺嫡之事,他不得不回去,如今看来,可能事并非这么简单。”

    夏侯渊面容上浮起一抹冷厉,手指敲着桌面:“此事怕是有人筹谋已久,矛头直指瑞阳王府,风存戎此次不易脱。”

    风千华秀眉蹙起,脸上一片煞气凛然:“你是说,有人与宇文拓勾结,设陷阱让风存戎跳?”

    夏侯渊赞赏的点点头:“宇文拓猾,在澜月国内活动频繁,却很少亲自带兵,此次一出兵便是三月之久本已奇怪,现在看来他目的本就不在此。”他缓缓说着,看着风千华面色不平,语调微微放缓:“虎贲将军与武威将军常年守在边关,是澜月进军大周的一道极大的障碍,若是能除去二人,必定是一劳永逸。”

    “他会与谁勾结,里应外合?”风千华冷声而道,脑中已将风瑞安的政敌悉数过了一遍,隐隐的她已猜到是谁。

    夏侯渊眸色一冷:“有几人都有可疑之处,但按局势来看,青穆候的可能最大!”

    果然是青穆候!

    风千华面色如冰,不再说话!

    夏侯渊仿似知道她的心思,轻轻拍拍她手臂,摇头说道:“不要自责,青穆侯与瑞阳王结怨已久,而且,无论他多么嚣张无能,却无法否认他很得圣宠,杀他易,可若连根拔除,不易!”

    风千华自然明白,他为官几十年,直至获得爵位,一路攀爬同党必不会少,譬如金道阳与吴全凤就是其中之二,他们连灾银都敢动,还有什么不敢!

    如此更好,她本也打算回金都后,便奏写灾银以及科考卖题之事,光是这两项罪名,就足以让他死上几次,只不过现在她由主动换成被动罢了,但不妨碍她所要做的事

    只要风瑞安暂时安全,她就有足够的时间赶回去,整理手中的证据安排好一切,这一次,她一定要彻底将这颗毒瘤从连根拔除。

    “吩咐下去,所有人明启程,我与御史大人有事,今夜便走。”

    风千华恨不得立刻就启程回去,可夏侯渊如此说,已是最大的极限,毕竟他们手中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如想回去有足够的筹码,那么所有的事她必须做的滴水不漏,因为,皇帝才是这场没有硝烟的争,最终的判决人,只有得到他的认可和信赖,一切才会很顺利的进行。

    落时分,暮色重重,天际雷声炸响,平地一股厉风吹起,卷起一地沙尘漫天。

    在这迷蒙烟气之中,两匹骏马长嘶狂奔于官道之上,朝着金都的方向,渐行渐远……

    ------题外话------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欢迎勾搭欢迎勾搭欢迎~勾搭!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