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求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哗!

    大之上顿时一片嘈切,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不是公主?

    这澜月太子远道而来,求娶的竟然不是当朝公主,那是何人?

    不只是百官惊诧,就连澜秋绝后的使节队伍,都为这消息懵了一懵。

    他们跟随澜秋绝多年,自然明白他的处境,太子虽份高贵,但无奈皇后早逝失去了强大母系族亲支持,朝中三皇子五皇子势力如中天,夺嫡之战几乎已是白化,来大周数,澜月的太子行宫数百侍妾,已被三皇子寻了由头斩杀一空,此刻只怕太子宫内,已是狼藉一片。

    虽然太子成竹在,全不在意,但作为他的部下,却不能不着急,这次出使大周,若能娶了大周的公主,得了大周强大的支持,将会是太子最好的保障和后盾。

    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一人明白,太子到底是什么目的。

    乱糟糟的小声讨论,在金銮上嗡嗡响着。

    “嗯哼!”

    一声威严的咳嗽,所有神一紧,顿时窸窣声尽数消失。

    皇帝冷冷的看着澜秋绝,未曾料到他会说这样的话,不嫁女儿那是他不愿意,可若是换了别人没有看中他的女儿,却让他心里很是不爽,朕的公主竟然没有看上?

    “太子属意何家女子?”

    大上所有人竖起耳朵,想听清楚到底是谁家的名门闺秀,千金小姐,竟然让澜秋绝弃了当朝公主而选择她,这些人中却唯有一人面色沉了下来。

    夏侯渊鹰眸如刀,有那么一瞬杀意滔天是那么的明显,但几乎眨眼便消失在幽潭一般的深邃中。

    风千华站在百官靠后的位置,看不清澜秋绝此时的表,但隐隐的生出不好的预感,仿佛他接下来的话与她有着密切的关系。

    静静的等待中,澜秋绝笑着看了夏侯渊一眼,挑衅的意味极其明显,嗓音一改以往的慵懒,极其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出三个字:“风——千——华!”

    夏侯渊负在后的手紧了紧,第一眼看向隐在人群之后的风千华,此时风千华也正震惊的探出头来看向他,皆在对方眼中找到杀气,一瞬间又错开目光,看向那个笑的很风的始作俑者。

    风千华缩回头,秀眉蹙成面疙瘩,若非脸上表着假面,此刻一定可以看出,她的脸早已黑如锅底。

    难怪他那么好心的顺势收了风千雪,不让王府面子难堪,又给了她时间查敌人,原来竟然在这里等着她!

    该死!

    左卿仁体一怔,猛然听到风千华的名讳,心中忽然一空,多未曾联系,不知那女子可安好,脑中略思索了遍,他定定看着前方,正要动却被一旁左相一记冷眼制止,伸出的腿……终于又收了回去。

    百官惊讶的张着嘴,有不知道的左右互相打听,有知道的悄悄指着面色难看的风瑞安说道:“瑞阳王的千金,前段时间为庶母的病散尽家财的嫡女,还是咱大周的第一才女,在金都颇有名气,你怎么会没听过。”

    有人摇头,有人点头,各人面色千奇百怪,无一例外皆是对澜秋绝突然的举动感到震惊,但震惊之余似乎又觉得有迹可寻,这段子他一直住在瑞阳王府,瓜田李下久生也不足为奇。不过,昨他才与风府二小姐传出佳话,今又当求亲于风大小姐……

    不愧是风流浪的澜月太子,竟然想将瑞阳王爷两位千金一锅端了!

    瑞阳王爷的价,可谓顿时水涨船高,心里各自盘算着主意,看来不只一个状元郎,连瑞阳王也该联络联络,一个不小心,人家就成了澜月的国丈啊!

    瑞阳王一个妾侍刚刚过世,百官互相防备的瞅瞅对方,想着把家里哪个不受宠的女儿送过去,也算是废物利用。

    皇帝面露诧异,这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不由蹙着眉头暗暗想着到底在哪里听过,一侧,吴德福上前,小声解释了几句,他终于露出恍然大悟,原来是数月前与小九在大上斗酒的女子,随着思索眸光渐渐由惊讶变为复杂。

    “太子求瑞阳王的女儿,当与风卿去说,朕怎可做主。”

    此刻,风瑞安却完全没听到堂之上的对话,所有的心神都被“求亲”两字占据。

    竟然想娶华儿!

    他的华儿文能治国,武能征战,美貌才在金都是响当当,哪怕全天下也是独一份!

    就凭你一个浪太子也配肖想她!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人,此时的瑞阳王爷,整个儿陷入了女被抢夺的恐慌中,竖起满的倒刺,素来的谦让都抛去了九霄云外,黑着脸,握着拳头恨不能立刻上去将那“强盗”掀翻在地,再狠狠胖揍一顿……

    敢打她女儿的主意,简直找死!

    风千华远远看着她老爹一会儿握拳,一会儿摇头,一会儿背影杀气腾腾,一会儿冷哼寒气凛凛,惊的她嘴角抽搐,从来没有见过风瑞安这样的神态,竟然一个背影有这么丰富的内容,这么的喜感!

    不过,明白他为什么如此,风千华心里却是感动非常,风瑞安对她的疼,不含杂质始终如一,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永恒的温暖。

    忽然,视线中风瑞安的脚步一抬,虎着脸出列抱拳:“皇上,小女顽劣断配不上太子,请皇上三思。”

    皇帝面色一怔,破天荒的露出一个惊讶的表,看着首次强硬的风瑞安:“风卿不愿意?”

    风瑞安迅速扫了眼澜秋绝,一改往温和,怒意腾腾:“是,臣渐老迈,断不舍将女儿远嫁!”要打战他奉陪,娶他的女儿,免谈!

    众人大跌眼镜,还没从澜秋绝求亲中跳脱出来,这厢被风瑞安颠覆的形象彻底惊到,却也有人暗暗佩服,没想到一向温和甚至颇为懦弱的瑞阳王爷,竟然为了女儿,可以不问前程,不畏皇威,如此果决断然。

    皇帝收了脸上的表,脑中一瞬想到夏侯清妍哭诉的表,终于有了些许犹豫:“太子,既然瑞阳王不同意,那此事……”

    “皇上,瑞阳王爷不同意,那是因为他不知,风小姐与本宫早已是投意合,非本宫不嫁!”澜秋绝不等皇帝说话,淡笑着打断他的话,语气依旧是真诚无比!

    风千华恨的磨牙:满口喷粪!

    皇帝惊讶:“两相悦?”

    风瑞安此刻为了女儿,已经豁出去了:“回皇上,没有!”

    澜秋绝微笑,丝毫不着急,施施然在金銮上踱着步,绿色的衣袍在地面逶迤而行,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走到后排的风千华面前,忽然一顿,挑眉笑道:“不如这样,请风小姐来吧,实际况如何,一问便知。”

    风千华目测两人的距离,若是此刻血溅当场,她的胜算能有多少!

    皇帝点头,心中念头已动。

    “皇上……”夏侯渊看出皇帝的犹豫,大步跨出,姿拔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臣有事奏!”

    皇帝蹙了蹙眉,这个皇弟向来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此刻站出来是为何:“准。”

    夏侯渊目光沉沉,冷飕飕看了眼澜秋绝,走至风瑞安右侧站定:“臣也倾慕风小姐,求皇上成全!”

    哐!

    朝臣中有人站立不稳跌倒,秦王求亲,这简直是比自己正妻拐跑了小妾还让人震惊,这里有女儿的试问谁没考虑过,攀上秦王这颗大树?可是门槛都踏平了,秦王也未说一句话,却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和澜秋绝求同一女子。

    各种羡慕嫉妒的视线,在风瑞安上无限的探究:瑞阳王真是不简单,养一个女儿,竟然两位当世雄杰一起求亲,此等荣耀,哪位父亲没有想过!

    大之上,仿佛有暗暗的霹雳啪啦的算盘声,看来一个女儿不够,得一次送两个庶女过去,方好攀的上瑞阳王这颗瞬间茁壮的大叔!

    风瑞安毫不领,不管是谁都配不上他的女儿,翻个白眼:秦王你捣什么乱,休要老夫连你一起打!

    皇帝差点龙椅上跌下来,稳住形,见夏侯渊一脸认真,不似义气用事,眼中一丝异色划过,清咳一声:“秦王这是……”

    两个人的任何一个求亲,他可能会答应,毕竟不是大事,只要风瑞安同意,他自乐意成全一桩美事。况且夏侯渊年岁早该成婚,如今首次有此意流露,他于于理怎都该成全,只是这两人一起,却为难他了。

    澜秋绝缓缓的眯起了眸子:“秦王这是老牛啃嫩草啊,风小姐二八芳龄,正直年华,秦王却与瑞阳王爷同辈之人,这样,可是乱是辈分。”

    夏侯渊毫不示弱,唇角讥诮一勾:“太子后宫侧妃几十人,夫人小妾更是数不胜数,如此后院岂不委屈了风小姐!”

    澜秋绝耸肩:“无妨,风小姐若觉委屈,那就杀了!”

    嘶!

    有人倒抽一口冷气,张着嘴巴猛然合上,牙齿咬到舌头,不知是疼的还是惊的,满脸扭曲。

    夏侯渊拂袖,冷笑一声:“那太子就将那一百八十人杀了再来吧!”

    满堂朝臣一头雾水,看着两位当世人物互掐,一个眸光深邃不怒自威,慑人神魄,一个唇角肆意浪笑却是邪魅乖张毫不示弱,不自觉的缩了缩,四处张望,若是下一刻两人打起来,该往哪里躲。

    风千华低头,开始研究今天穿的新袍,这红色太过张扬,还是白色适合她!

    风瑞安磨牙磨的咕咕响,他半生沙场,虽格内敛但那只是数年朝堂历练,不得不将自己的锋芒收起,如今为了华儿他什么都可以不顾:“二位休要再说,老臣女儿不嫁。”

    皇帝嘴角抽搐,正想着要怎么平衡这三方争斗,这时,金銮的一侧,一抹紫色蹦了进来。

    “谁说要娶女土匪,我和他拼命!”夏侯紫高亮一吼,三两步跨了过来,恶狠狠地瞪着澜秋绝,大有与其拼命的架势。

    他本准备出宫,却听说今朝堂上状元大出风头,将澜月三位才子说的哑口无言,为大周出了一口恶气,一时好奇过来,却不料竟然看到有人要求娶风千华,这怎么可以!

    “父皇,女土匪谁不能嫁,她是儿臣内定的媳妇儿,求父皇赐婚!”夏侯紫大咧咧站在大中,俊美的面容上,一改平的张扬不羁,满脸认真。

    啊?

    有人站立不稳,摇摇坠,对风千华的好奇,达到一个致高点,一个澜月太子,一个秦王,一个九皇子,到底是怎样的女子,会让如此的天皇贵胄纷纷倾心,心里暗自庆幸,幸好自己的儿子没有遇到那女子,若不然要是与这三位大人物抢媳妇,他们家危也!

    风瑞安猛咳不止,直觉自己的护女之路漫漫长远,责任堪重,暗自想着要不要回家将王府大院加高加固,门前挂着大牌,上书:男人止步!

    风千华依旧低着头,想着若是解下腰带,一鞭子可以抽倒几人!

    夏侯渊眸中划过丝不易察觉的幽光。

    皇帝看着自己的儿子,再看看夏侯渊,视线顿在澜秋绝上,眸光暗含审视更多的却是冷意,若单是他们二人,或许只是巧合,可如今自己的儿子也掺和进来,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

    “小九,你胡闹什么,回去!”那两人不便责骂,但自己的儿子却是可以!

    夏侯紫脖子一梗:“求父皇赐婚,儿臣要娶风千华为妃。”

    皇帝抚额,挥挥手觉得此事不应在金銮议,吴德福正要说退朝,忽然大门口,一袭白衣缓缓走进,夏侯逸清润的面容,出现在众人眼前,吴德福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清咳一声准备装作没看见,赶紧退朝!

    “父皇!”这厢夏侯逸仿似知道他的心思,已经先发制人。

    皇子眸子一眯,看着本应在工部监督杭城水灾的太子,脸上露出疑惑。

    夏侯逸缓缓走近,在路过澜秋绝与夏侯渊时形微微一顿,唇角依旧是如沐风的笑意,淡淡开口:“父皇,昨母后告诉儿臣,想为儿臣纳妃,儿臣深思后亦觉多年未娶,未能为父皇母后增添天伦是儿臣不孝,所以请求父皇为儿臣赐婚,迎娶瑞阳王的千金风千华为妃!”

    砰!

    有人跌倒在地。

    百官相互搀扶爬起来,抖了抖湿了一的裹衣,想着庶女两个只怕不够,后院宠妾也挑几个给瑞阳王送去吧!

    风千华抚额,眼里腾腾冒火,三个不够,夏侯逸竟然也来掺和,是嫌她的子过的太无聊么!

    夏侯渊鹰眸一眯,一股暗涌的杀气,腾腾在周弥漫,头顶一团黑云罩着,噼啪响雷炸开,想到上次在画舫上,风千华与他聊的那样默契,顿时看着夏侯逸的视线,几乎要将他熔了。

    回眸冷飕飕瞪了眼风千华,这个女人,到底招惹了多少人,真是该死!

    金黄的面具森森然冒着冷气,澜秋绝桃花眸横扫一周,落在夏侯渊上,忽然勾唇一笑,极是舒坦。

    风瑞安的脸已经彻底黑了,这四人已一跃进入他的黑名单上,回去就吩咐守卫,只要看着这四人,就是杀头也要关门闭户,绝不让进!

    夏侯紫顿时跳起来,涨红着脸:“皇兄,你来凑什么闹,不准和我抢女土匪!”

    夏侯逸淡淡一笑,已将夏侯清妍拖他过来挡住澜秋绝求亲的目的,忘在脑后,目光如月明朗清亮:“九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皇兄和你一样,对她的心月可鉴!”

    夏侯紫不服气,转头便喊道:“父皇……”话未出口,吓的缩了缩脖子。

    皇帝这会儿已是勃然大怒,视线在四人上一一扫过,看来今天他势必要见一见那个女子,竟然让四人为她当庭争婚毫不顾及各自份:“来人,喧风千华上!”

    夏侯渊眸色一凛!

    他吩咐夏侯紫来求婚,是为了能三足鼎立制肘皇上不会赐婚他们任何一个,却未料到夏侯逸亦来求亲,皇上生气亦是理之中,只怕现在对瑞阳王府的怀疑,也不是一点半点。

    心中一动,他抱拳正说话,忽然后一道清冷的声音抢了先。

    “皇上,臣有一言!”

    众人一愣,纷纷回头循声看去,这时候竟然有人敢触皇上的霉头?

    只见新封的御史大夫款款踱步走上前来,唇角的笑淡然清华,但出口的话却让所有眼珠子都掉下来了:“皇上,皇子婚事本不该臣子们逾越多言,但事关两国联姻也算国家大事,所以,臣有一言,不可不说!”

    风瑞安条件反的一抖,这新封的御史不会也肖想自己的女儿吧,今晚回去一定要提醒华儿,今后出门可得戴上面纱!一种父母的荣耀感在心内膨胀,养个闺女太出色,也是心烦啊!

    皇帝眸光一亮,直觉这新出炉的得意门生,能为他解了眼前的难题。

    “卿当说无妨!”赶紧说,赶紧说……

    风千华控制住想要将四人摁倒狂揍一顿的冲动,神肃穆:“四位下都慕风小姐?”

    澜秋绝唇角一勾,懒懒回道:“当然,她会以嫁给本宫为荣。”

    嫁你妹!

    风千华正开口,夏侯渊冷嗤一声:“太子未免多虑了。”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秦王倒是了解风小姐的心思。”澜秋绝挑眉,反唇相讥。

    “自然,她是本王的女人!”夏侯渊势在必得,语气笃定。

    “皇叔和太子是否忘了本宫。”夏侯逸上前一步,不着痕迹站在中间,淡笑而道。

    “靠!老子的内定媳妇,你们争个!”夏侯紫跳脚,不甘!

    “本王的女儿,谁也不准肖想!”风瑞安捏着拳头,暴怒!

    百官:“……”

    眼看着四个居高位的男人,竟然跟无知稚童一样打起了嘴仗,风千华一口乌气梗在喉头,脸彻底黑了。

    “呵,太子认为风小姐适合将来母仪天下么?”澜秋绝想到上次围城之仇,顿时转了目标。

    “多谢关心,在本宫心里,她自是当得,太子还是多想想,澜月内乱吧。”夏侯逸毫不退让,口才颇为了得。

    “皇侄,肖想婶婶就是你这些年学的为君之道?”夏侯渊一时不察,与澜秋绝同气连枝。

    “啊啊啊,你们三个又无视我!”夏侯紫悲愤。

    百官:“……”

    “停!”

    一声厉喝,四人齐齐住口。

    这不过是他们下意识的举动,直到停下争吵面面相觑,才觉得可笑非常。

    夏侯逸诧异的看向开声之人,这恐怕就是金科状元了,果真如刚才一路所听到的那样,气质不凡,神态淡然,不过,这举止神竟隐隐有几分似曾相识之感。

    夏侯紫上上下下打量着风千华,片刻后咧嘴一笑:“不错不错,你胆子不小,我喜欢!”

    澜秋绝似笑非笑,再次扫过一眼,未出一言,倒也不再争执。

    夏侯渊冷冷的目光,瞪向始作俑者,只是那眸底翻涌的不是怨念又是什么!

    风千华装没看见,淡笑:“既然各位如此慕风小姐,又怎能置她于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地,她一个清白闺秀,若是背负了此等恶名,以后即便入了各位后宫或者府院,又如何立足?”

    “哦?此话何意?”澜秋绝勾唇,兴味盎然的看着她。

    风千华转翻了个白眼,朗朗开口:“下官也听过风小姐的美名,其中当以孝道为甚!为救庶母倾尽家财,如今庶母刚逝,她定是伤心绝,终以泪洗面,守孝于堂前,如今四位下请旨赐婚,若她领旨,就是不孝,若抗旨就是不忠,若拂去四位美意,就是不义……”至于不仁……若是她半夜怒火上头,将你们灭了口,那就是不仁了!

    风千华字字珠玑一字一句,挑眉扫过神色各异的四位,盈盈一笑不再继续。

    夏侯渊黑了的脸色渐渐转好。

    夏侯紫跳脚:“原来有这么说法,那她守孝要多久?”

    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我国律法,子女守孝当满三年方可嫁娶,所以,四位下当等三年再议此事!”三年后谁还认识你们!

    风瑞安此刻看着御史,就如同看到亲人一样,完全忽略了刚刚还诧异,这御史说话的方式,好似很有熟悉感,这**的目光让风千华暗暗汗颜了一把。

    澜秋绝冷冷一笑:“三年,嫡女为庶母守孝三年,大周的律法到是有趣。”

    风千华抱拳,眸光讽刺:“非也,不是大周的律法有趣,而是亲生女早已被太子先下手为强,她这嫡女无可奈何罢了。”

    澜秋绝危险一勾唇:“那亦无需三年!”

    皇帝越看风千华越是满意,顿时大手一挥,顺水推舟:“既然女子守孝,那就不要坏了她的名节,既是庶母也务虚守孝三年,半年足矣,半年后,各位再议,退朝!”

    他说完逃也似的,急忙走出金銮

    风瑞安感激,朝风千华抱拳:“多谢御史出手解围,本王不甚感激,若他有空望大人光临寒舍,本王好设宴酬谢!”

    “王爷客气,下官定当叨扰。”风千华脑后黑线连连,爹啊,不回家啊,我去哪里啊!

    夏侯渊看她一眼,忍住嘴角的笑意,袍袖一挥转朝外大步离去!

    夏侯紫眨巴眨巴大眼,蹦到风千华前,围着转了一圈,鼻子嗅了嗅:“你上的香味,怎么这么熟悉。”

    风千华头顶跳了跳,看着左边正慢慢走来的澜秋绝,唇角勾着意味不明的笑意,右边经过的夏侯逸,疏朗的面容上,挂着大大的疑惑,快速回道:“九皇子,皇上找您呢。”

    正说着,吴德福已经走了过来:“御史大人,皇上有请御书房。”

    风千华泪盈眶的望着他,赶忙行了礼闪电般消失在金銮上!

    吴德福一脑门问号,蹲在原地暗自想着,年轻是不是和哪位女子风一度,留了儿子遗落在民间,但一转眼他猛拍脑门,一脸惋惜,他十岁就净入宫,哪来的儿子。

    御书房里。

    风千华刚一入内,有三道截然不同的视线落在她上,她挑目看去……

    见夏侯渊正眸色沉沉的看着她,深邃的面容里,包含着太多的绪,让她心底微微一动,转向别处。

    夏侯逸微笑朝她点点头,一片和善,毫无太子的高高在上。

    青穆侯徐文清满目冷,面容上却挂着和善的笑意:“这位便是新任的御史吧,果真是一表人才,臣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得他相助,皇上定是再添臂膀,如虎添翼!”

    皇帝满意的笑笑,沉声说道:“太子,杭城水患现在是何况?”

    风千华眸光暗了暗,看向对面一脸忠心耿耿,满面认真的徐文清,冷冷一笑。

    “回父皇,昨八百里奏报,杭城堤坝水位线已到历年至高,近又连降暴雨,若再想不到补救措施,只怕不就要破了堤口。”夏侯逸声音中,第一次有着杀气,想到河岸两边数万百姓就要无家可归,万亩良田更是颗粒无收,明年又会饥荒遍野,他的脸色越加的冷厉。

    “混账!”皇帝将手中的奏折掷在龙案,打翻了桌边的茶盅,一桌的茶水滴滴答答落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其声萧萧顿时让御书房内气压骤然降低。

    吴德福上前擦拭,皇帝猛然将他推开,因为气急,咳的面红耳赤,再次怒气汹汹的开口:“朕上个月拨五万两白银,已过去这么久,竟然河堤还未建成,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吃的,是不是瞧着朕近年老迈,治不了他们……咳咳……”

    风千华心里翻了个白眼,五万两,纵然再去五十万两,也填不饱那些人的胃口。

    “青穆侯,你可知内?”皇帝止住咳嗽,冷看着此项目的负责人徐文清。

    徐文清当即跪下:“回皇上,此事乃臣之疏忽,臣立刻去查!”

    皇帝冷哼一声,没让徐文清起,转而看向太子:“你怎么说?”

    夏侯逸蹙眉回道:“儿臣已暗查多,确认当赈灾的款项,在路上遇到山匪,被劫一空,但儿臣却只查到此处,再深入暗中似乎就有人防备,再无所获!”

    徐文清后背一怔,一瞬间他又服服帖帖的跪着,一副不知的神态。

    夏侯渊面无波澜,微敛的眸子里却是冷意一片。

    皇帝气的面色青白,一掌猛拍向桌面:“可恶,这些贼子,看来是朕太过宽厚,才让他们这般的目无法纪……吴德福,替朕拟旨,勒令杭城知府必须三给朕想出法子,若不然,让他提头来见!”

    吴德福踌躇着,暗中朝夏侯逸打眼色,皇帝正在气头上,那杭城早已经贫困的捉襟见肘,赈灾银又没落实,即便三想到法子,也于事无补!

    夏侯逸会意,斟酌着道:“父皇,杭城之事定要查证,但是眼下还是准备赈灾要紧,堤坝就是现在再拨银子,只怕已然来不及了。”

    皇帝暗叹口气,看向夏侯渊,见他一脸漠然,又想到他历来不理政事,便转向风千华问道:“卿可有办法?”

    风千华上前一步,沉吟片刻说道:“皇上,杭城水患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在钱已经解决不了问题,应让地方官员发动全城百姓,动员大家上堤坝,治水。”

    皇帝目光一亮:“怎么说?”

    想到前世里种种治水的方法,但无论多好的方案,放在此刻都是纸上谈兵。水患在即,随时破堤而入,现在只能应急,拖延时间再想对策:“让州官贴上皇榜,令全城成年男子,集体上堤垒土,只要每垒出十寸的堤,便至少能稳住七左右,这七,足够地方官员想到对策。”

    皇帝叹口气,目前亦只能如此:“吴德福,将御史刚刚的话,拟了圣旨加急送出去。”他说完停顿片刻:“端木箫,明你便与太子启程去杭城,替朕找出赈灾银两,揪出那群硕鼠……朕到看看到底是谁有如此大的胆子!”

    吴德福领命而去,徐文清面色怔怔很不好看,不待风千华两人回答,他赶忙插话:“皇上,此事由微臣负责,微臣愿戴罪立功!”

    “不用,杭城路远你去不便,再说太子也当历练,闱之事朕听说有诸多考生不服,隐隐有暴动之势,此事就交由你去查!”

    徐文清还想说什么,但见皇帝脸色,只能压下:“是,臣领命!”

    夏侯渊本微敛的眸子,不知何时已经睁开,深邃的面容上复杂一片,心里滋滋冒着酸味:“皇上,杭城之事恐怕牵扯众多,危险重重,不如让臣代太子前去,太子历来体弱,怕有诸多不便!”

    风千华嘴角一抽,他这算什么?

    皇帝微微点头,也未察觉夏侯渊多么的反常:“如此也好,太子就留在金都,与青穆侯处理闱考生之事!”

    夏侯逸还想再说什么,夏侯渊已拉过风千华,猛然跪倒领命:“臣等定全力以赴,不辜负皇上所望!”

    ==

    出了皇宫,已经临近中午。

    街上车水马龙极是闹,一众小贩吆喝声传来,两边的酒楼茶肆内,更是人满为患,三三两两聚作一堆,讨论着金科状元大上的舌战群雄,眉飞色舞口水连连,甚至连每字每句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皇家从来没有秘密,不用多,半的时间,足以让“端木箫”这个名字,享誉大周!

    恐怕再有个个把时辰,连“风千华”亦是如此。

    而百姓口中奉若神明的人,此时正在马车中,一脸冷意的想着刚刚大上,澜秋绝求亲之时,皇帝眼中一闪而过的神色。

    那分明就是怀疑!

    一个敌国的皇子求亲,绝非好事,况且,风瑞安镇守边关多年,如由此一事,恐怕皇帝已疑心风瑞安与澜月勾结。

    一个澜秋绝也罢,竟然四个一起上,这混乱的场面,想想便让她头疼!

    更为头疼的是,没想到一上任就领了差事,这一去至少数月,要怎么和老爹解释此事?她正开口先去容香楼与端木筝说一声,这边马车已经停在王府门口,还未听稳,一个硕大的包袱就扔了进来,随即探进风瑞安的焦急的面容:“华儿,金都你不能再待,爹已为你安排好,你立刻去蜀州伯父家躲避些子,等风头一过爹立刻通知你回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眼中警惕的看着路边路过的每一位雄,眸子里是沙场杀敌时的霸道和杀气。

    风千华满面黑线,暗自庆幸早已经洗去了易容。正要说话,这边风瑞安仿似怕她不愿一般,立刻体一让,又将二条和秋瑾扔了进来,一掌拍向马:“你们照顾好小姐,路上给小姐戴上面纱,绝不可被男子见到,引来祸端!”

    车厢里顿时颠簸起来,风千华一手拉住二条,一手抱住秋瑾,哭无泪的掀开帘子,看着风瑞安越来越远的影,明明满面不舍却不得不割暂别的神。心里温暖的同时暗暗偷乐,正想着要怎么和他说离开几个月的事,他竟主动将她送出来了。

    二条爬起来,嬉皮笑脸的戳戳她:“主子,咱去干什么?”

    风千华白他一眼,想到杭城之行危险重重,一脚将他踢走,怒道:“送死!”

    看着已经消失的女,风瑞安抹抹眼泪,一步三回头的进了风府。

    ------题外话------

    有人说妻奴太墨迹了,到现在也木有出现,所以……后面开始两人对手戏,绝对的激~!

    看完有空给咱留言哈,我需要你,瞧见我水汪汪的大眼有木有(⊙o⊙)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