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暴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片刻的功夫,外面有脚步声和说话声传来:“刘大人,可否给个准话,侯爷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大人,这试题虽是重要,但您知道,今年应考的学子大多是寒门子弟,根本没有钱,所以,你可不可以和侯爷说说,少收一点!”说话之人声音清脆,有着市井腔调,年纪很轻。

    “小莫,你我合作三次了吧,侯爷的脾还用我说么,银两一分不可少,还有,那些买卷之人,必须按老规矩,将手续收妥当,侯爷有用!”

    声音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由于这边是废弃厢房,年久失修,隔音效果自然不如从前,所以说话声听的异常清晰。

    风千华兴味盎然,并不觉得卖试卷是多么的惊悚,毕竟这样的事,她听的多了,当下朝夏侯渊挑眉:刘大人是什么人?

    夏侯渊依旧脑中回着刚刚那一吻,所带来的震撼力,被她一问,不免愣了一下,随后在她手心写道:“翰林院,刘长远。”

    当徐氏设灵,这名字她在礼单上见过,后问过秋玉,此人与翰林另一人,以渊博的学识和正直的言辞,并称“大周之笔”。

    现在这正直的毛笔,空心处添了黑炭,成2B铅笔了。

    夏侯渊摇摇头,示意继续听下去!

    “唉!小的明白了,后就将余下的银子,换成银票送到老地方。”年轻的声音,无奈的应着。

    刘大人很满意的笑着:“侯爷果然没有看错你,记得将清单交给侯爷,还有,交代过你的事,若事败露,你知道怎么说吧?”说话的声音很低,带着沉闷闷的威胁。

    “知道,知道!若是被人揭发便一口咬定是瑞阳王。”

    风千华听着一怔,目露狠厉!

    “好,好!”一连两个好,显然相当满意,接着细碎的脚步渐行渐远。

    房间中,风千华沉着脸,她本是局外人一般,看着种种风云变幻,固执的局在自己的防护中,以自己的经验和手段,保护着风瑞安和自己,即便是入朝堂,也没有想要害谁的心,只是为了风瑞安能安全的,崇高的呆在朝堂之上,在属于他的战场上,继续驰骋而不用担心,有人背后放冷枪,即便有朝一,彻底被皇帝架空,他们还有隐退与野的退路!

    可是,现在有人竟然打他的主意,以这么龌龊的手段!

    你丫要是弄个谋反罪也行啊,太不上路子了!

    夏侯渊看着她晴不定的面容,极其清淡的开口:“刘长远是青穆侯的党羽,此事与他脱不了干系!”

    青穆侯!

    很好!

    无论最后有没有成功,你有此心便是该死!

    风千华唇角勾起冷笑,回眸看向夏侯渊,忽然一怔……

    两人直至现在,依然是紧紧抱在一起,双手相缠,仿似适应了一般,竟然浑无所觉!

    双双一愣,迅速像触了电一样弹开,夏侯渊以拳抵唇,清咳一声。

    风千华双眸喷火,磨牙声震天动地!

    “去死!”风千华暴怒,挥拳直上,以最原始的方式攻击。

    敢吃我的豆腐,把你打成豆腐渣!

    夏侯渊神无奈,却无愧疚,冷幽幽的开口:“本王未曾有王妃,可以……”

    “闭嘴!”话未说完,风千华拳头已上,雷霆之势怒火滔滔!

    砰!

    房间内尘土弥漫,纸屑漫天!

    夏侯渊嘴角一抽,看着凶猛的风千华,眉梢越扬越高……

    狭小的房内,一个紧追不放,招招狂暴,一个避让维谷,绝不还手,以至闷哼不断!

    直至很多天以后,负责打扫房间的某个小厮,刚刚推开门,早已碎裂苦苦支撑的墙壁轰然倒塌,小厮捂着脑袋爬出那堆废墟,将罪魁祸首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数遍,此事成了无头冤案,落在刑部书架上。

    许久许久以后,待秦王妃名震天下之时,此事才算有个怀疑对象,民间流传着,当年秦王与王妃定,便是在此,因为,那秦王因为动作粗鲁,而被王妃当场摁到,胖揍了一顿,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秦王出门,都是带着面巾,因为面容被揍的惨不忍睹。

    而那间房,是秦王毁灭证据所为。

    秦王,不容易啊!

    ……

    夜幕深深,昏暗的灯光下,风千华将夜行衣换下来,对着门外鬼鬼祟祟的某人轻喝:“滚进来!”

    唰!

    窗户被人打开,二条掀着裙角,撅着股爬进来,眼中幸灾乐祸,语气却是痛心疾首:“主子啊,你怎么混的这么凄惨。”

    风千华懒的与他计较,抬眸打量了眼,这间“走后门”弄来的隔间,已经颇为满意,若不然今晚就要和那些考生一样,在考场中打地铺了。

    看来,夏侯渊还有些用处!

    这个念头一闪,她立刻呸的一声,猛喝了杯茶使劲漱口……

    二条暧昧的凑上来,看着风千华可疑的面色,笑嘻嘻说道:“主子,奴才这有试题答案,要不要?”

    风千华停住动作,眼角不屑一挑:“你冒着生命危险,夜闯贡院,就为了这个?”

    二条忙不迭的点头,心里腹诽,怕你瞎凑闹考不出来,丢小爷的脸。

    风千华冷飕飕看他一眼,他一眨眼就知道他心里哪个窟窿正漏坏水。

    “拿来看看!”

    二条狗腿的双手递过去,两眼晶晶亮,期待的看着她,等着她大手一挥,赏他个万儿八百的银子。

    砰!

    脑袋被卷轴砸到,头顶上立刻冒出无数颗星星,捂着脑袋,二条气不打一处来:“你——”

    没说完的话,被风千华的眼神镇住,乖乖的把后面的话,改成心里叨咕!

    “就这你也好意思拿出来?”

    二条不服气,信誓旦旦:“怎么样,这可是我花了一百两买的,虽然只有一题的答案,但绝对货真价实。”

    风千华白他一眼,说的漫不经心:“是货真,我可以确定,因为今天刚刚考过了。”

    “什么?”二条忘了痛,一蹦三尺高,他的一两银子啊,早知道不贪便宜了。

    一个黑乎乎的包裹,砸在二条愤怒悔恨的脸上,风千华睨着他说道:“将这个交给秋瑾,让她保管好,如果丢了,容香苑正缺头牌,你们就提着包袱上岗吧。”

    二条扒拉着,露出自己的脸,撇着嘴满脸不愿,但还是将包裹塞进怀里。

    风千华看着他耷拉着的背影,眼中划过深思,二条果然不简单,贡院防守不至密不透风,但一个普通人,绝不会如入无人之境,这厮,还跟他藏拙。

    轻叹了口气,她若要维护好瑞阳王府,保护风瑞安,能用的人实在太少了,王府那些人根本不敢用,转移财产对于风瑞安来说只是小事,不影响他报效国家,但若是知道,她来参加科考,并且打算和他同朝共事,他必然不会同意。

    但如今剑已出鞘,势在必行,所以,她必须要有得力可用的人。

    ------题外话------

    记得放入书架哦~!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