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请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晨曦微露。

    淡淡的朝霞映在风华苑内,满是局促的秋瑾上,看着从上一骨碌爬起来,俏脸铁青的不像话的小姐,她缩着脖子退后一步。

    风千华冷冷的向秋瑾:“什么人?”

    秋瑾吞了吞口水:“是……是澜月太子下,和……和秦王下,一个在练剑,一个在听曲儿。”

    眉目一皱,听着苑外那聒噪到不像话的声音,风千华厌烦的掏了掏耳朵。

    “嗖嗖嗖嗖——”接连不断的破风声响。

    “铮铮铮铮——”铿锵震耳的琴弦拨动。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被师父削去了头发……每里在佛上烧香换水……”带着惊悚的颤音走了调子的曲儿,听的让人想暴走!

    “他们为什么在这里?”风千华黑着脸,忍住想将某些人灭口的冲动。

    这时二条端着水,笑的眉眼如花走了进来:“你昨天一回院子,那个什么澜月太子,就不要脸的住到前面怡苑里,而秦王的随从,直接抱着他的包袱到旁边知画院了,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嘀咕着……”他笑的极其暧昧,眨眨眼:“说要离他们王妃近点,近点……”

    风千华凤眸一凛看向二条:闭嘴,谁许你进来的。

    二条脖子一缩,你这不是起了么,是说不让我进闺房,可这不是特殊况么!

    白他一眼,走了出去……

    院外,夏侯渊晨起练剑,招式凌厉锐不可挡,墨黑的衣袍舞动绽开,形矫健如电,幽亮的剑花仿似天边耀眼的星矢,晃亮了整个院子。

    忽然,气流剧烈涌动。

    嗖嗖嗖!

    连着三声尖锐的啸叫传来,夏侯渊仿若浑无所觉,形不变剑气一转,三枚连发的“暗器”,轻描淡写的在罡气中四分五裂……

    他眉峰一挑,看向另一侧,软软窝在太师椅中的闭目抚琴的男人。

    剑锋一转,劲风以雷霆之势,压过去……

    澜秋绝桃花目微阖,唇角诡异一勾,指下连弹,随着一声尖啸的琴音,劲风顿时化为虚无。

    你来我往,院子里电闪雷鸣铿锵不断,树叶与花草齐飞,歌声与琴音嘶吼……

    倏地一声清喝传来,在这飞沙走石啸叫哭嚎的院子里,成的最好的止音符,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若有损坏,照价赔偿!”

    风千华负手而立,无语的看着两人,还有那一院子脸色煞白,哆哆嗦嗦唱着曲儿的人,翻了个白眼,大步走出院子。

    夏侯渊俊脸泛黑,冷气嗖嗖飙出。

    澜秋绝薄唇斜勾,风阵阵刮过。

    二条昂首,狐假虎威的从院子里蹦出来,得瑟的跟着风千华后。

    两人双双眸色一闪,空气顿时冷冽至冰点。

    突然,破空之声再次传来……

    铮——

    嗖——

    同一时间,左右两人竟是无比默契,同时出手!

    哎呦……

    二条应声而倒,捂着被两道杀气击中的同时击中的左右两条腿,脱口而出的脏话,在回头看到两个煞神一般的侩子手,顿时一蔫,偃旗息鼓……

    他是倒了哪辈子的霉啊!

    夏侯渊眸光在二条腿上冷冷一掠,剑风一收,冷哼一声转离开!

    澜秋绝桃花目微微一挑,袖袍一挥,潇洒飘走。

    转瞬间,刚刚还剑气争鸣,杀气腾腾的院子里,一片死寂,只剩下倒地不起,莫名其妙中枪的二条,捂脸痛哭……

    澜秋绝沉目厉色回到院中,暗影中立刻有人上前,黑色的衣料毫无表的脸,低声回道:“主子,青穆侯在瑞阳王府门口。”

    眼梢一挑,澜秋绝负手回眸,冷道:“嗯?”

    “他……他准备负荆请罪,现在恐怕已经到了。”黑衣下属说着,语气顿了顿,无语。

    桃花眸一眯,沉沉说道:“休要管这个老匹夫,澜月现在什么况?”

    “三皇子在皇上那弹劾您,不顾国家颜面,竟然登门求亲,要求……要求您立刻回去。”

    唇角斜斜一勾,他诡异一笑:“随他去!”

    一只秋后的蚂蚱,焉能蹦跶几

    黑衣人点头,言又止,想了半晌后小心翼翼问道:“主子……我们要在这里住多久?秦王在这里,属下来去怕被他发现,而且,那位小姐,好像也很不简单。”

    面具光芒幽暗,丝丝冷,澜秋绝冷冷说道:“下去!”

    黑衣人体一抖,眸中划过惊惧,瞬间消失在原地。

    此时,知画院中,发生着类似的事,雾影低着头将青穆侯的事,细细说了一遍。

    夏侯渊敛目,片刻后沉声说道:“杭城之事查的如何?”

    眼眸一闪,雾影如实回道:“那批银子被徐文清偷偷转运铎州,后又找黑木寨的人运送至易安城,不过,就在昨天,他沉不住气在金都下手,夺了银子,打算将那批山匪灭口,却不料半路被人救了。”

    夏侯渊微微诧异,眉梢微扬:“什么人?”

    雾影低头猛咳一声,压住声音中的异样,回道:“被……被风姑娘和太子救了,现在人还在太子的凉山别院中。”

    夏侯渊嘴角一抽,那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什么事她都敢插一手,青穆侯今天能依诺来王府负荆请罪,怕也是察觉到自己正在暗中查他,今天一举,亦是他表明态度,意在服软。

    只是,狗急了也会咬人,虽这条狗早晚要解决,但还不是现在,他背后真正的人没有揪出来,如此解决,实在太过便宜他了。

    “让鲁忱带人暗中保护他们,若有闪失,让他去博阳放马!”

    雾影体一抖,望天默哀:兄弟啊,不是我不帮你,是帮不上你啊!

    ……

    府门外,风千华刚刚一出门,便愣了一楞,只见清晨本该安静的街道上,此时已黑压压的聚了一堆人,人头攒动,个个兴奋之溢于言表。

    而在这挤挤攘攘,人声鼎沸之中,徐文清正负棘条,单薄裹衣而来,早已是褶皱满面的脸上,此时双眸狠厉,满面的尴尬不甘的朝这边走来。

    后是众人指指点点,暗笑声不断。

    眉梢微微一挑,风千华颇感意外,时隔多,他竟然依诺来了?!

    “请风瑞安出来!”徐文清一脸厉,横扫了一眼风千华,全不将她一个小辈放在眼中。

    风千华唇角一勾,懒懒倚门,环而立:“侯爷,家父正在陪澜月太子,此时出来,侯爷不怕失了脸面么。”

    脸色一黑到底,徐文清想正拂袖,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穿衣服,只能冷哼一声:“也罢,老夫今兑现赌约,自此两不相欠!”

    ------题外话------

    亲们,未央长夜的红文《狂妃·狠彪悍》完结了哦,大家喜欢这类文的,可以去看看,绝对的精彩!

    另外,记得统统放入书架哦!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