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穿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那人立于舟头,姿拔,面色冷沉,一袭墨袍在湖风中翻飞鼓,湖面水波涟漪漾,他似踏波凌渡而来的神祗一般。

    自然,忽略掉俊面上两团诡异的红晕的话。

    风千华眨眨眼,再眨眨眼,一副的见了鬼表

    这人今是怎么了,竟是连番的脸红。

    夏侯渊撇头咳嗽一声,回过头,看到的便是某个罪魁祸首,正用怀疑的古怪的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自己,还不待他心头一股无名火升起,某女已经白他一眼,冷幽幽的话飘了过来:“恕不奉陪!”

    游湖,跳湖吧!

    鹰眸顿时一眯,夏侯渊忽然抬脚,三两步跨了过去……

    这个女人,知不知道矜持,真是可恶!

    风千华低着头,看着清澈的湖水中,鱼儿在其中来回游,脚在水中浸着,直觉得舒爽惬意,难得一番初夏好时光……

    忽然,她背后倏地一凉,紧接着一个黑影,以极其诡异的速度,猛然靠近她,下一秒,她的左脚已经被人抓在手中。

    她一惊,看清是谁,微微收了收正要踢过去的右脚,凝目道:“放手!”

    夏侯渊也是一愣,捏着脚的力道,不自觉的松了松,视线紧紧粘在她的脚上,心里的怒火,也被这一手的嫩滑清凉,熄灭了彻底,手中的小脚,似一枚润玉,白皙莹透散着透明的光泽,握在他的大手中,竟然,那么合适。

    夏侯渊一怔,瞬间摒弃掉脑中的旖思,视线一转,落在她扔在一边的鞋袜。

    风千华眉梢一挑,他……他不会想……

    心中猛然蹦出的想法,将自己惊了一下,但远不及,眼前所看到的惊讶。

    只见大周战神,地位崇高的秦王下,拿起了他的鞋子,正动作僵硬的,准备给她……穿鞋?

    “你干什么!”风千华不可置信。

    “闭嘴!”他提着袜子,头也不抬,暗自与手中鞋袜做斗争。

    风千华眸光一凛,左脚猛然一收,再用尽全部力道,踹了出去!

    一丝杀气骤然腾起!

    罡风袭来,夏侯渊专心致志,冷不防这女人突然发力,此时又在飘的舟上,电光石火间,他差之毫厘险险避开,气息一提施展轻功翻了出去。

    他在空中,以荷叶踏脚,动作不停人已飞入亭中。

    落地的瞬间,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尤其是看到自己**的袍角,那张本就黑漆漆的脸,已经的能滴出水来。

    他凌厉的目光,向湖中的女人,风千华亦是沉着脸,睨了他一眼,直接无视了那张黑面,迅速穿了鞋袜,开始朝八角亭划去。

    此时,亭子里夏侯逸早已换好衣服,与夏侯紫正在讨论什么事,见他独自回来,不由奇怪道:“王叔,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风姑娘呢。”

    夏侯紫伸着脑袋四处找了半天:“王叔,你不会把风姑娘……”

    剩下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发现他衣角正嗒嗒往下滴水,诧异道:“你落水了?”

    夏侯渊负手,冷哼一声,那个女人真是不识好歹,竟然敢踢他!

    “酒不想了?”冷冷的声音,在亭中回,夏侯紫立刻闭了嘴,不再说话。

    几人转过头,随即集体一愣,只见漫天飘逸摇动的荷叶中,一叶小舟缓缓行来,舟上女子一袭白衣,仿似盛开的白莲,悠然摇曳……

    夏侯渊也转过,看到风千华稳稳架舟而来,顿时脸色黑若锅底。

    “王爷,我划船的技术不纯熟,若是不小心翻船……”刚刚是谁浅笑而语,目露担心的看着自己。

    现在,这独自行船,竟然这样的平稳!

    很明显,这个女人方才是在戏耍他,可恶!

    猛然挥开衣袖,夏侯渊负手走到一边坐下,有太监早拿了干衣干布,轻轻给他擦拭。

    在众人各色的视线中,风千华上岸,毫不客气的走到一边坐下,自斟了一杯喝了一口,酒入喉中一阵沁香溢出,她漫不经心的咂咂嘴,叹道:“好酒!”

    夏侯渊眉心一簇,也执壶自斟,猛喝一杯,撇开头!

    夏侯逸嘴角抽了抽,很明显感觉到两人此刻正暗潮汹涌,刚刚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十二皇子怯生生看着夏侯渊,拉了拉夏侯逸的衣袍,小声道:“王叔是和这位姐姐吵架了吗?”

    夏侯紫扑哧一声笑出来,大大咧咧道:“王叔,你的衣角不会是……”

    是,一定是,这个女人没有什么事,是她不敢做的。

    一记冷眼飞镖过来,夏侯紫再次静若寒蝉。

    风千华仿似没有听见几人说话,依旧一杯接着一杯,喝的极其欢快。

    气氛一时凝结,所有人各自找了位子坐了下来,夏侯智悄悄的,拼命给夏侯紫打着眼神,目光再在夏侯渊上转一圈,似有所求!

    夏侯紫装作没看见,凑到风千华这边,说道:“我们再拼一次,上次我输在轻敌,这次一定赢你。”

    她不动声色,目光自夏侯智上收回,了然的笑笑……

    夏侯智气恼,猛然站了起来,换了笑脸为夏侯渊斟酒,装作不经意道:“王叔,您认为今年闱,父皇会派谁做主考?”

    风千华眉梢一挑,原来是为了这事,夏侯紫与夏侯渊交好,他有事相求他,却又不敢直接找,所以拐个弯去求夏侯紫。

    抬眸掠了眼夏侯渊,他从来不管朝中事务,回京后一直做闲散王爷,看来,他果然不简单,只怕这闲散二字,也只是表面上而已,否则,夏侯智又怎么会来求他。

    漫漫等待中,风千华喝了三杯酒时,夏侯渊才冷冷开口,声音依旧毫无起伏:“去问太子!”

    夏侯智脸色一白,又转为恼,朝中谁都知道,他与太子向来不合,现在让他去问太子,不是给他难堪是什么!

    他吃了闭门羹,暗地里狠狠的攥起了拳,眼中一片毒,脸上却神色如初。

    唇角微微勾起,风千华讽刺一笑,转过目光意味不明的看眼夏侯逸,正见他抬眸看来,目光依旧平润,笑意中透着丝无奈,但却没有一点生气。

    真是好脾气啊!

    “老九,你若没事就去写策论,不要到处管闲事!”夏侯渊虚目看着夏侯紫,是说他与夏侯智之间的事。

    夏侯紫觉得冤枉,可他刚刚确实答应了夏侯智,只能撇着嘴歉意的看了夏侯逸……

    夏侯逸笑笑,开口打破沉闷的气氛:“收到消息,澜月太子已于昨启程,恐怕十内就会到,此事,王叔有何看法?”

    眼眸微眯,夏侯渊正要开口,一侧小道上,夏侯清妍嚎哭着冲了过来……

    ------题外话------

    记得放入书架哦~

    这个,算不算火花捏~!

    关于领养的事,想领谁都来和我说哈~女主,男主,二条,鲁忱,木有了。其他人等待中……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