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多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看着坐在地上,眼神涣散的风千雪,风瑞安略感疲惫的抬抬手,示意侍卫将她送回后院。

    吴德福老僧入定般,直到所有人走完,他才笑眯眯的舒展了脸:“王爷有福,得了个好女儿啊!”

    眼神微微一闪,瞬间恢复笑面,风瑞安为他添了茶:“公公夸奖,不知公公光临,是有何事吩咐?”

    吴德福一拍脑袋,似是恍然想起来什么,立刻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哎呀,杂家真是老了,本来是传口谕的,可半路遇上秦王爷,一起进来又见到刚刚那么精彩的一幕,就将天大的事就耽搁了。”他一番自责的絮絮叨叨,小半晌,才终于讲到正题:“皇上体恤,说王爷近定是哀伤,嘱王爷多休息几,早朝可免了。”

    眸色微微一沉,风千华不动声色的捧了茶静静喝着,一点小事随便一个人传了便可,为何特意让内府总管亲自跑一趟?

    风瑞安跪谢,去送笑眯眯的吴公公。

    风千华搁下茶杯,累了一天,正要回房,这才发现……秦王下正悠然的,旁若无人的顾自喝茶。

    嘴角不可查的抽了抽,她起笑道:“王爷这是……”

    夏侯渊缓缓抬眸,如渊浩瀚的眼眸,一瞬间有光芒隐去,随即覆上层意味不明的笑意:“今天这步棋,就是你费心布局的重要王牌?”

    眉梢一挑,这人果然什么都知道,不过,她也没想瞒过他,这样一个看似什么都没放在眼中,但实际上却又什么难逃他眼的男子,对他,说比不说好。

    “是啊,不过还是有些瑕疵。”她说着,遗憾的摇着头:“脸上的脓包和上的不均匀,颜色也不真!”

    噗通!

    内堂停尸间内,有物体砰然坠地的声音,紧接着有长长指甲,抠着棺材板发出的滋滋声,引得房外守门的侍卫一阵惊恐逃窜!

    风千华的脸上,露出一丝捉弄的快意,眼中似有难得的笑意流露。

    目色微微一闪,夏侯渊抚袖道:“青穆侯为人狭隘,你此番举动,只怕留有隐患!”

    她啜着茶,淡然开口:“是仇人化不了敌意,如果他是条蓄意凶猛的恶狼,那我就要在他猛扑之前,打断他的腿!”

    徐文清对风瑞安的敌意,根本不是一天两天,而是长久的积累,这个恨或许自徐芸香不顾家族阻拦,甘愿做外室开始,又或许追溯的更远。

    这些她都不想知道,只要她在一天,她就要保风瑞安安全,她要他下半生无虑,别的人与她何干!

    夏侯渊抬起眸子,幽深的目光掠过她的面容,夕阳淡红投在房间内,铺陈着一条跳动的火焰,她的眉目在其中炽烈而坚毅,似是一团火,眨眼间蔓延开来,直入他心底某处,燃烧着噼啪作响,腔微微震动。

    他蹙了蹙眉,一时间并未多想,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起目光投向室外,那满园青葱的绿叶,“这一次险险避过,是因为青穆侯并为真的将希望寄托在这件事上,他能自皇兄继位,一路从文吏爬到今天的位置,必然有他的手段,所以,你需担心。”

    风千华蹙了蹙眉,她今天这招确实是临时应对,若是青穆侯真的想查,那些来往的大夫便是最大的破绽,虽然交代秋玉,请的是一些与王府有交际的人,但难免不会有人将事说出去。

    她起,目光也投向窗外,满地绿叶红花,忽然一阵风吹来,满园花瓣飘舞,若冬纷飞的大雪,翩然飘落。

    窗台前,两人一前一后负手而立,目光是同样的深远,但心中所思,却皆不相同,仿佛有什么在两人之间,悄然发生着变化,犹如着送去花落,迎着夏,是那样的自然,以至她们都不曾留意。

    眼中有着难以读懂的神色,夏侯渊忽然问:“可有兴趣再赛一次?”

    风千华一笑,笑容有着洒脱傲然的爽朗之色:“王爷请!”

    王府宅院,占地千顷。

    当风瑞安远赴边疆,皇帝为拢将心赏赐于他,因知道他马,特意为他修了马场,虽没有岐山脚下的大,但亦相当宽阔。

    一人一骑,风千华狠瞪了一眼,那看到前任主子不停刨蹄子撒的母马飓风,毫不客气的跨了上去,并为夏侯渊选了一匹风瑞安从齐城带回来的马。

    “好好跑有糖吃!”拿了块方糖,在飓风面前晃了晃,风千华打出利牌,果然主子的魅力远不敌糖对她的惑,蹄子一甩,如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

    脸上僵了僵,夏侯渊开始担忧他的驹在这里的生活,是否水深水

    “王爷,有件事得提醒你。”风千华驰骋奔跑,青丝在脑后飞扬若舞,回头挑衅的一挑眉。

    他轻夹马腹,抬眸看着她:“说!”

    “三万八千两纹银,王爷记得付清。”风千华神色认真提醒他,可别忘了当初她为他费力后的劳务费。

    嘴角一抽,英明神武的大周秦王爷,险些从马上栽下来。

    马驰若风,三圈之后,不知是飓风想念原主子,故意放水,还是有意报复风千华攥着糖暴敛天物,总之没让她赢。

    她大怒,在飓风极具人化的哀怨目光中,狠狠将糖塞回糖袋。

    见她这样,夏侯渊的心忽然愉悦许多,破天荒的带着笑意说:“本王今未曾带银两,这块玉佩当做抵押。”

    自腰间解下一块玉佩,盈盈碧玉似是蕴有山间清泉流动,在阳光底下,竟然泛着淡淡的一点血红。

    风千华推手,很是客气:“王爷若是没有带银子,打个欠条也行,你我虽不熟,但我也不怕你赖账。”

    她虽不懂玉,但也看得出这块玉的价值,觉得已经不能用具体银两数目可以衡量,而他是不喜欢配饰的,却一直带在上,不用想也知道,这块对于他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

    见她推脱,夏侯渊脸色一沉,修长干燥的手,并未收回,冷冷道:“欠条休想,过了今本王……”他话未说完,风千华已经笑吟吟将玉佩纳入怀中,脸上是被无奈的为难,但动作却丝毫不怠慢。

    “多谢,多谢!”

    她笑,既然他舍得拿出来,就代表没那么重要,这块玉成色这么好,若是一她和风瑞安离开金都,说不定还可以当点盘缠花花。

    似是看透了她的想法,夏侯渊脸色不变,沉声吩咐:“妥当收好,本王不就会收回。”

    风千华嘴角一抽,想着是今天当,还是明天……

    ------题外话------

    记得放入书架哦!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