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自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莫风流 书名:煞妃,狠彪悍
    一阵轰隆声响起,随着棺盖被缓缓的推开,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腐朽的怪异味道透过缝隙传了出来,在暗湿冷的内堂里,似有风阵阵刮过,令人脑后发凉毛骨悚然。

    夏侯渊不动,依旧靠在外间座椅上,微敛着目看不出如何绪,闻着鼻端飘过的一阵异味,略顿一刻,嘴角忽然勾出丝莫测的笑容,让他的神,越发的令人难以捉摸。

    徐文清负着手,眼睛紧紧盯着棺材,脸上有着压抑的期待。

    只要棺材打开,他就可以立刻喧了提刑,将风千华抓起来,风瑞安也脱不了干系,一想到积攒了十几年的仇怨,终于在今天得以纾解,他褶皱满满的脸上,顿时容光焕发了几分。

    风千雪一心放在棺材中的尸体上,神有些激动的绞着手帕,脸上哪有半分的悲伤?

    风千华无语的摇摇头,若是徐氏地下有知,此生至亲的人,在她死后为了一己私,要将她刨尸开棺,不知作何感想。

    所有人屏息以待,呼吸也随着棺盖的滑动,而变得躁动不安。

    “啊!”随着棺盖打开,离得近的一人,立刻捂住鼻子,脸露恐惧的跳开,抬着手指着棺材,愣是半天一个字没喊出来。

    那人一声惊叫,彻底勾起所有人的好奇心,忍住恶心的恶臭,有人挤着将自己的脑袋伸了过去……

    “啊!”

    “这……”

    “呕……”

    一片惊呼呕吐声响起,所有人惊恐的跳开,捂着嘴巴冲出了门外,狂吐不止。

    徐婉柔不解,拨开人群冲了过去,顿时脸色一白,害怕的蹬蹬倒退几步,再不敢看一眼。

    “这什么意思?”徐文清粗喘着气,显然没有料到棺材内,会是这样一番景象,捏着手厉的看着风千华。

    “没什么意思,正如侯爷所见!”风千华似笑非笑,缓缓走近棺材旁,伸手,将一块微微剥落的赤漆拍下,环手抱,一副欢迎来参观的表

    徐文清回头看了眼风千雪,见她绞着手帕,扶着门框摇摇坠,似是吓的说不出来话,不由怒从心起:“哼!休要诓骗老夫,这人死不过才两天,怎么会发出尸臭,又怎么会全长满脓包?这怎么解释!”

    “侯爷若是不信,可亲自查验一番,不过,徐氏的病可能会有传染……”风千华不急不燥,耸耸肩,状似关心的叹息一声:“侯爷千万担心啊!”

    “啊!会传染?”

    “快盖上,快盖上!”

    “风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吐完回来的众人,一听这话,原本就惨白的脸,立马又白了几分,惊惶的询问着。

    “没什么,只是一种传染病,生前毫无病症只是昏迷不醒,死后就成这样了。”她漫不经心的指指棺材内,尸体面上满脸的脓包,看不出细致的长相,但大致的五官依稀可辨,分明还是徐氏的那张脸。

    “侯爷准备的仵作呢,验吧!”风千华淡然抬手,好意提醒。

    徐文清一怔,这才想起来刚刚早早喧了仵作在外待命。

    仵作提着工具进来,一番上下翻动,检查,片刻回道:“王爷,大人,这尸生前确实得了一种怪病,体器官早已衰竭,虽生犹死,所以死后才会出现过早的尸臭,至于上的脓包,以微臣之见,应是天花没错,但奇怪的是,这天花却是死后才出的。”

    仵作的话,宛若惊雷!

    天花……那可是死症,不但来势凶猛,而且医无可医,防不胜防,传染又极其容易迅速。

    徐文清惊怒,回眸冷的看着风千雪,一个激灵她顿时清醒了过来,紧张的走至棺材边,颤抖的指着棺材:“这……这不是我娘,一定是你做了手脚。”

    风千华嗤笑一声:“你离的那么远,怎么知道不是你娘,来……来……来,走近些看看。”

    风千雪一惊,连忙避鬼一样的避开,死咬着牙道:“这不是我娘!我娘死前我一直伺候在侧,她什么症状我比谁都清楚,你一定偷偷换了尸体。”

    众人一听,纷纷看向风千华,眼中有着少许的怀疑。

    忽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沉沉的,有着不容人忽视的威严:“若本王没有记错,风二小姐是刚刚才提出开棺验尸的,若非她有预知能力,又怎么调换尸体?”

    夏侯渊的话,没有人敢反驳,众人反应了过来,将鄙夷的目光向风千雪,真是个无中生有不知进退的女人!

    心中微微诧异,风千华转眸看向他,自始至终都未曾走过来,看过一眼,但她却相信,他一定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在他预料之中。

    他会在这时候出声帮自己?

    深邃的眼中有着一瞬的异色划过,夏侯渊抬眸回视,看着风千华,无声启唇:本王很期待!

    风千华翻个白眼,期待什么,期待尸变?

    转眸,却见风千雪煞白着脸,想看不敢看这边,过了小会儿,捂着唇恍然想起来似的,开口说道:“我娘的左肩,有块伤疤,很是隐蔽,我要求查证!”

    她绝对相信,眼前这个尸体一定是风千华偷偷调换过!

    风千华眼眸微闪,眉心不着痕迹的蹙了蹙。

    风瑞安握着茶杯的手一紧,徐氏肩上的伤疤,连他都没有见到过,更不用说风千华,眼中担心的看着她,风瑞安心念电转,想着对策!

    夏侯渊以拳抵唇,清咳一声,门外立刻有人悄悄退了出去。

    仵作拿着剪刀,在几人不安的绪中,在所有人或怀疑,或期待的目色中,尸体左肩寿衣,被顺利剪开……

    砰!

    风千雪猛然跌坐在地上,她这一动,答案不言而喻。

    这具尸体绝不会有假!

    左肩上一块豌豆一样大小的疤,赫然在目,像是嘲笑着她的可笑行为。

    堂内一阵轰然的议论响起,一片鄙夷的声音中,风千雪傻愣愣的跪坐在地上,心中升起一阵绝望……徐氏生前,她分明伺候在侧,她这才去世两天,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变化?

    抬头,看到徐文清刀一样狠戾的视线,杀气隐隐,她心中一凛顿时明白,今天这局她必须赢,否则,徐文清不会放过她的!

    猛然爬起来,她红着眼,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势头凶猛……

    风千华冷冷一笑,这个女人永远学不乖。

    找死!

    脚下微闪,风千华倏地侧,脚尖不动声色的一动,冲过来的风千雪立刻被她绊的一歪,体顿时换了个方向,倒向棺材……

    在场所有人捂住眼睛,不忍看下去,这要一头栽进去……

    那该多恶心!

    “呕……”

    有人忍不住捂着嘴,又吐了起来!

    风千华环,饶有兴致的看着风千雪一头扎进棺材内,和那恶心的尸体来了个亲密接触,轻笑道:“你这是要亲自查验?还是舍不得亲娘,来个永别拥抱?”

    风千雪惊恐的朝外爬,糊得满脸尸液脓水,双手胡乱扒拉着,尖叫不断!

    她爬出棺材,砰的一声,烂泥一样跌落在地,大口呼着气,双目已失了神采,呆滞着任由脸上黄水滴答流着,口中念念:“这不是我娘,这不是我娘……我娘还活着的!”

    风千华一愣,这么吓吓,就傻了?

    没有人去同这个女人,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不论是开棺验尸,还是胡搅蛮缠,或是无理取闹,这是她应得的下场!

    徐文清铁青着脸,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

    风千华上前,笑眯眯,抱拳道:“如侯爷所愿,尸体已查验完毕,现在,千华期待侯爷兑现承诺!”

    承诺……

    想着自己许下的承诺,徐文清的脸直接成了猪肝色,攥着拳头,摔袖大步离开!

    周围的人群捂着嘴,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徐婉柔白着脸,咬唇瞪了眼风千华,不甘心的跟上,消失在门口。

    待他离开,堂内爆发出一阵轰然大笑!

    青穆侯负荆请罪,这场戏一定要看啊,不但要看,还要拖家带口呼朋唤友一起看!

    其它人生怕被传染,纷纷以各种理由告辞,对风千华致以了深切的慰问,一时赞美声致歉声不绝于耳,她微笑着将众人送出门口,大堂内再次陷入沉寂。

    一场灵堂内的意外,终于收场,谁对谁错,不言而喻。

    大堂内再次陷入沉寂,只剩下了风瑞安,吴公公,跪坐在地上痴痴呆呆的风千雪,还有神色莫测的……夏侯渊。

    ------题外话------

    这章字数很给力吧。嘿嘿~

    话说,下一章期待的对手戏上场,我努力写的火花四一点哈!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煞妃,狠彪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