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大结局 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哇头嘎 书名:盛世二婚
    慕当家坐在上桌背后,背脊听得笔直,面前茶杯里的茶水都没有了气,想来在这里等候陆向北已经有些时候了。

    陆向北走进去,并没有过多的礼数,与第一次见脸上对慕当家还存有一丝的尊敬之意已是截然不同,眼里闪耀的精光,被掩饰着的愤怒,这一切陆向北都能够将之掩藏的很好,慕当家看来也只觉得陆向北是面容平静的模样。

    “坐!”慕当家倒也不对陆向北并不礼貌感到不满。试想谁的父亲死了,在面对杀害父亲的人面前,还能够笑颜以对的?不可能有,陆向北纵使对陆启安不满意,但也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死,这一点慕当家心里清楚的很。

    慕当家对于陆老头子也就是陆彦林,倒是有些另眼相看的。

    陆向北大多来说还是陆彦林给培养出来的,不过却是为他人做嫁衣,慕当家心里分外笃定,陆向北也就是一时接受不了而已,等到时间久了,他自然会想明白的,跟毫无感的父亲相比较,还是握在手里的权势是真的。

    陆向北也毫不客气,在对面的红木椅上落座,不仅是无恭敬之意,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傲慢。

    “还请慕当家收手吧。”他从进门到现在第一次开口说道。

    “呵——”嗤笑一声,大概是在笑陆向北的不自量力。“是陆老头子让你来的?他还真是算准了我疼你这个外孙呢。”

    陆向北都没有仔细听慕当家话里的意思,他明明就是话里有话,陆向北就是不去理解他里头的那份意思,只当听不懂,“这么说当家是承认这件事就是你指使的咯?”

    慕当家随即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

    他可是没有想到,陆向北明明猜到还偏要让他自己承认落实了这个罪名。

    但是就算他承认又如何?难道哪国的法律还能制裁得了他?他可不是中国国籍,陆家能耐再大,出了中国那也什么都做不了,他做黑道的可就不同了。

    “向北陆家的事你还是莫心了,赶紧回来这里帮助我,我对你的栽培想必你也是看得明白的,现在你的大表哥气焰正盛,你呀只有在他羽翼未完全丰满,我还能够控制得住局势的时候将他一举拿下,这才是真的,接管了慕家,那你就可谓是天之骄子了,还有什么是你没法做到的,何必要因为一个陆启安跟我闹别扭呢,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也一路看着你,你的野心陆家那些人不会懂,他们也帮不到你,还是趁早离了他们。”慕当家能够跟陆向北说出这通话来,可见对于陆向北,慕当家是真正上心的了,一心一意要把陆向北培养成当家人。

    当然他张口闭口的从来都是要陆向北到慕家来,这样一说岂不是陆向北还要改变了姓氏,跟着慕家姓了。

    他在心中冷哼一声。

    到底还是陆老爷子了解他更多些,知道他真正的软肋在哪里,所以召开一个家庭会议,就能让陆向北跑来这里找慕当家,而慕当家却是一点儿都不了解陆向北的,他会是甘愿靠着别人的势力一步一步往上走的?更何况陆姓跟了他二三十年,因为这点权势跟着姓都改了,他还图什么?还说什么宏图大志的?不真正是要让笑话死嘛。

    “既然当家的你愿意收起对付陆家的手,那么作为陆家的一份子,当家的就对不住你的期望了,与你为敌非我所想,都是当家所!吴建国只不过是鸡肋,当家你是知道的,我自然有的是办法要他倒台,当家你还是在国内多安插些人,一个个的都来这才有意思!”

    陆向北说完话,已经起,拍了拍西装上的褶子,一副话已至此,他要离开的架势。

    慕当家自从当上了当家后,铁腕的手段,已经有五六十年没有人敢对他如此说话了,陆向北是第一个。

    纵算是再宠这个外孙,他的威严也容不得人如此侵犯,不管是谁,一旦触怒了他,可真就是翻脸无的人。如若不然,慕当家也不可能在当家慕家激烈争斗中,弑兄杀弟的走到当家的位置,也不可能稳稳妥妥的坐着慕当家的位置靠六十年,就连威胁到他地位的儿子,他都可以赶尽杀绝,更不要说是一个从未在他边长大的外孙,要不是看在陆向北母亲的面上,只怕陆向北这辈子都不可能见到慕当家。

    他的新中国浮着怒气,面上却带着慈的笑,多少年了,慕当家心中早没有了起伏,陆向北啊陆向北。

    “你认为我会让人给我难堪的机会?还是给人置我于死地的机会呢?”慕当家如此说,就已经证明他的杀心起来了,就算对方是他一心想要扶持的下一任当家人选。

    陆向北摇了摇头,“你不会!我还有可以利用的价值,慕雷傲对你的位置早已经虎视眈眈,他现在正想尽办法除掉你好取代了你坐上这个位置,你的子如此健朗,他却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你觉得他还等得及吗?看你这架势活个十年二十年的不成问题,到时候他只怕就没有那个机会坐上当家的位置,你嘴上说是扶持我,实则不过是让我扮演众矢之的的角色,你倒好冷眼坐山观虎斗,当家的,你最看好的只怕是小七吧!你真正想要传位的只怕也是小七吧!”

    陆向北一语道破玄机,慕当家目瞪口呆,简直说不出话来。

    这怎么可能?陆向北怎么可能明白这么多?这些年来,就连小七都被蒙在鼓里,慕当家对他时好时坏的,甚至设计让慕小七上了陆向北,这在外人看来,慕当家完全就是在利用慕小七当他的傀儡,这点心思,慕当家都要自我催眠的忘记了初衷的时候,陆向北竟然能够一语道破,着实让慕当家大吃一惊。

    看着慕当家愣在那儿?这在常人眼里就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慕当家是何样的人物,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会因为陆向北的几句话就愣在那儿,一时间找不出话来与之对诉。

    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陆向北的话正说中了慕当家的心坎上了,只有这个可能,慕当家才会一时间无言以对。这必定是他心头最大的一个秘密。

    轻轻松松的就让陆向北道破,陆向北起初也就只是猜测而已。

    本想着用这番话试探慕当家,如若他猜错了,那就如面上的,慕当家是着实想要提拔他的,现在也没有必要跟慕当家闹得太僵,最棘手的就是除掉了吴建国,慕当家以后总有机会。

    若是猜对了,事就完全不一样了,他陆向北从来都不会愚蠢到为他人做嫁衣,被人利用,他首先要除掉的依旧是吴建国,但真正要除掉的却是慕小七。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慕当家会看中了慕小七,按照道理来说不会啊!

    得到了心里想要的答案,陆向北很是满意,这一次他来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现在还不至于跟慕当家闹的太僵了,他自己的羽翼还太单薄,不是慕当家的对手,所以现在的低头,并不是懦弱的表现,而是聪明之举。

    “当家,刚才的那番话我知道对您冒犯了,只不过我也不想不明不白的就为了他人做嫁衣,你让小七喜欢我,无非是想要后我尽心扶持她,你跟我说明白了也是一个道理,何必用手段,这样只会让我有了逆反心理,不过我们现在把话说清楚也是好的。我会尽全力帮助小七,但是我要的可不是做当家的男人,我原本就对慕家不感兴趣,想要的是凭借自己的势力,自成一族,我想要得到慕家的帮助。既然你已经要了我父亲的命,他就是死了也无法安稳,母亲的仇恨,当家的你已经为他报了,如果你再紧紧相着陆家,我作为陆家子孙,你这不是让我难做?小七对我的心意是你自己培养出来的,你自然是知道的。我可不想伤了她的心。当家的还望你收手!”

    陆向北这一番话下来,可谓是软硬兼施。

    说来说去对慕当家的尽是威胁,话到这份上,慕当家的嘴角弧度上扬,竟然笑出来了声来,气氛有些说不出来的诡异。

    “好!果真是我没看错人。既然你都如是说了,我自然不会继续为难陆家,不过那些人自己打的主意可跟我没多大关系了,你也是知道的,我只是买卖人,有人问我买军火,我不能放着大好的买卖不去做。不过有一点你还是错了,小七从头到尾都是我用来替你做嫁衣的,不管你信与不信,不然我也不会让她对你产生感,要知道做当家人的,可是不能有过多的七。这慕家我以前想过要给你,现在更是打定了主意,国内的事处理好了,我自然会对外宣布,你就是我慕家庇护下的,以后行事也要方便许多,不会再束手束脚的。他你坐上了当家的位置,你就是想要慕家改姓,那也全凭你的高兴!”

    慕当家也是老狐狸,他就是不承认,口口声声诺着陆向北。

    “那向北在这里就先谢谢当家了,家中的事都需要我去料理,我先下去了!”陆向北走时比起来时,要客气上了许多,那礼仪礼节的,做的都是尽善尽美的。

    慕当家点了点头,临走前还叮嘱他小心谨慎了吴建国,也不是好对付的。看似真正是对陆向北关怀备至。

    却在陆向北出门后,慕当家的眼里已经浮现出了杀机。

    陆向北就是再聪慧,再是个人才,他洞悉了这一切就得死,哪怕他是慕当家最宠女儿生的儿子,毕竟不是他边长大的,慕小七就不同了,从出生她的父母在一次黑帮火拼中双亡,慕小七从小就是慕当家一手教养长大,大家看着都觉得慕当家只是当慕小七边的得力助手在用,实则慕当家早有心培育慕小七。

    只有慕小七做了当家,他死后才能够安宁。要不然就凭他的所作所为,只怕慕雷傲或是其他人坐上了这位置,到坟地里都要刨开了他的尸骨来鞭尸的。

    而且慕小七的行事确实雷厉风行,办事毫不比慕家的任何一个男人差,那魄力和气度就是一般男人都比不上的。当然除了对陆向北的不同之外。

    之所以要让慕小七恋上陆向北,慕当家的心里自然也有打算。

    慕当家对于陆家那是恨之入骨的,陆向北只要姓陆,不管上是否留有他慕家的血液,都被他视为敌对的一方,甚至陆向北才是他仇恨的根源,为什么?要不是陆向北,他的女儿也许就不用死。

    要不是当初知道怀了陆向北,他的女儿还可以回到慕家。真正杀死他女儿的罪魁祸首不是陆启安,而真正是他陆向北。

    这一点陆向北明白,慕当家又怎么会不明白呢?看到陆向北酷似他死去女儿的脸,慕当家对于他的恨意就更深一层,对着陆向北这张脸,慕当家就是在时刻提醒着自己。

    他处处看似抬举陆向北,就是要让他成为慕家其他子孙的眼中钉中刺,看着他们自相残杀,再把慕小七隔离出去,就是趁着上次的机会。就连慕小七对于慕当家的计划都一无所知。

    这样如果陆向北在斗争中死了,也是他自己斗死的。到时候慕小七体内的仇恨可是全部都被激发起来了。他要的就是慕小七心里的那股恨意,有了无边无际的恨意,慕小七才能够坐稳慕当家的位置。

    就算陆向北斗赢了,慕当家依旧会想法设法要了他的命。到时候的慕小七只怕心中就只剩下仇恨。

    说来说去,慕当家就是慕当家,他手段之狠毒,要是谁都能够一眼看穿了他的手段,那他又如何能够坐在当家的位置上这么多年呢。

    就连陆向北都差点儿被他骗了,要不是他这次动手要了陆启安的命,如果慕当家真的想要扶持陆向北,他绝对不可能这种时候要陆启安的命,无疑是在他和陆向北之间制造间隙。更不会让慕小七三番四次的出现。既然他已经让慕小七不再关心他的事儿了。

    陆向北可不是傻子,他的血统有险狡诈的慕家血统,还有沉稳算计的陆家血统。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据说陆向北出声那天夜里,起初还是雷雨阵阵的,就在他出声啼哭的那一刻,空中的雷雨消止,竟是大半夜的红霞满天。

    当然来,这些都是小时候他跟他讲的,现在陆老夫人死了都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这也就是陆向北七八岁时候的记忆,可能也就是个玩笑而已。

    从慕当家的书房走出,陆向北脚步很快,他这是急匆匆的赶回去,一分一秒都不敢耽搁。

    慕雷傲就站在楼梯拐角处看着陆向北的影,眼角一抹谄笑,陆向北今天你进得来,就不要想着出去了!慕雷傲的眼中,已经有了一种风雨来之势,他虽然已经是四十二岁的年纪,但此刻看来,中西合璧的面容,立体的五官,慕雷傲的母亲是一个血统纯正的英国人,还带着英国皇室的血统。所以慕雷傲就是混血,长得自然是俊朗帅气,尤其是那双眼睛,明明看着是琥珀色,却仔细往里头看进去,泛着淡淡的蓝,像是湛蓝的天空,让人不自觉的被吸引。

    四十多岁的年纪看着就像是三十将将出头,不知道有多少的名门千金想要加给他呢。男人四十一枝花,正是当年,他比起年轻人又要多一份儒雅的睿智,和成熟男人的稳重。

    所以慕雷傲凭借着这样的优势,边有一个正妻,三个妾侍,四个老婆可以说是各个都出生名门。当然这些女人都是他用来拉拢他们背后的势力的,慕雷傲这人当真是不简单,怪不得就连慕当家对他都有几分的忌惮,想要利用了陆向北的手除掉这个慕雷傲,而不是亲自动手。

    慕雷傲是长孙,又有着份高贵的母亲娘家做后盾,按理说这慕当家的位置也就是非他不可的了。却冒出来了这么一个陆向北。慕雷傲又怎么会不想着法子要了陆向北的命呢。

    走到车库,他的司机捡到陆向北走了过来,已经发动了车子,只等着陆向北上车。

    就在陆向北还有几步就要来到车前的时候,慕小七从一旁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陆向北,朝着他摇了摇头。

    对于陆向北刚才上楼时对她的冷漠,慕小七似乎早已经将那些都抛之脑后了,现在她一心只想要救下陆向北,慕雷傲竟然敢在慕家,在慕当家的眼皮子底下下手,当真胆子是太大了,难道不知道慕当家有多在乎陆向北嘛。

    当然这都是慕小七一厢愿的认为而已。

    陆向北见慕小七的眉心微皱,她平里的面容都是冷酷无比,见到了陆向北时面容上才会带着一些些小女儿家家的态,却绝对不会皱眉,慕小七眉心微皱,就说明是一定有事。

    她想要跟自己说话,也断然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慕小七是聪明人,不会做糊涂事的。

    陆向北环视了一下四周,并无任何异样,不过他的骨子里天生就比别人多了一份预知危险来临惊觉。跟随着慕小七的后往车库里面走。

    慕家就连一个车库都大的吓人,足足有十亩田地那么大,可想而知,整个慕家大宅到底是有多大。

    当然这个车库不是室外的,而是室内的,里面有闭路电视,不过清楚的人也知道,那些角落是闭路电视所拍不到的地方,慕小七从小在慕当家边长大,这一点当然是清楚地很。

    “慕雷傲在这里设下了埋伏,你的车已经被他动过了手脚,就算你不上那辆车,在外面也有埋伏等着你,让你的司机把车子开进来,我安排几个人一起开车出去,你坐我的车出去,他们不敢跟,到时候自然会有人送你上飞机,中间不管发生什么一定不要停下,直到平安到了中国!”慕小七快速的跟陆向北吩咐道。

    陆向北听着,眼里已经闪现出对慕小七的佩服,短短的时间里,慕小七不光能够洞悉了慕雷傲动的手脚,竟然她还能够想出如此周到的对付手段,就连人手飞机汽车都为陆向北一应俱全的准备好了。

    怪不得慕当家会对慕小七刮目相看,看来慕小七确实有这个实力。

    最最重要的是,没有人会想到慕当家真正想要扶持的人会是慕小七,只当她是慕当家边的一条狗。

    这才使得慕小七在慕家到现在安然无恙,谁都不会想到要去找她的麻烦。

    对于慕小七会如此帮助自己,陆向北早就隐约的感觉到了慕小七对于他产生的愫。

    说实话从一开始陆向北就是自私的,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扼杀掉慕小七对他的这份,如果有了慕小七对他的这份,慕小七往后只会越加尽力的为他办事,陆向北也想着,他和慕小七是表兄妹的关系,就算是有愫,慕小七也会懂得分寸,不会想着要和他在一起的,这份还好控制。

    说到底陆向北也是自私的人。

    那是之前陆向北只当慕小七是慕当家边办事的人,才会这么想,现在再看到慕小七,突然就对她生出了一丝说不出的东西来,像是愧疚。从小到大,陆向北还真没有对谁有过这种感呢。

    当然是绝对不可能发展成的,就是觉得慕小七也许才是最最可悲的人,看似慕当家是在为她铺路,但是又有谁问过她到底愿意不愿意,一次次的被人利用,竟然就连自己的感都被人用来利用。

    慕小七什么都可以是假的,唯独对陆向北的这份感是真的,这一点陆向北深信不疑。

    “谢谢!”看了慕小七良久,陆向北的嘴里才吐出了这两个字,对于慕小七他注定要亏欠,说是有愧疚,但是就算没有他陆向北,慕当家还会找出第二个人来,慕小七的悲剧还是一样会上演。

    再说现在他自己都自难保,还有什么闲心去管别人呢。

    对着的人陆向北可以全心全意,视若珍宝,但是不的人,那么只能够冷心冷,尤其是对手了。

    慕小七和他注定只能够处在对立面。这一点只怕慕小七现在还不知道呢。

    “快一点,要不然慕雷傲就会怀疑了!”慕小七催促道。

    陆向北也不再迟疑,这里还是慕小七要比他熟悉的多,毕竟她可是从小就在慕宅长大的孩子。

    慕小七安排的人从车库的另一个入口进来,陆向北也打电话让司机将车子开到了这个角落来,让陆向北一直没有弄明白的一件事就是明明他安排司机在车上等着的,从他进去到出来,顶多也就二十来分钟的时间,司机应该不可能会离开车子,那么慕雷傲到底是如何在车子上动的手脚呢?这还真是让人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呢。

    但现在不是在这些问题上过多纠缠的时候。

    这世界上要说让陆向北深信不疑的人除了章小念和那几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之外,那就只有慕小七了。对于慕小七的信任,没有任何的依据,就是凭着一种直觉。

    陆向北并未坐上慕小七的那辆座驾,而是随意选择了一辆车,这些车子因为都是慕宅的车子,所以车窗玻璃上贴的膜都是不透明的膜,从里面能够清楚的看到外面人的一举一动,从外面却不要妄想看到里头的一举一动。

    更不要说是看清楚里面到底坐的是谁。

    慕雷傲原先还带着谄笑的脸瞬间就暗淡了下去,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慕小七将陆向北叫进去,短短的时间能够整出这么多的车子,一齐出动,刚才在陆向北进去之后,慕雷傲是特意出现,选择在这种时候对慕小七说出那些话,就是为了要挑拨慕小七和陆向北之间的关系。

    没有想到的是慕小七竟然一点儿都不为之所动,还会帮着陆向北。

    果真慕雷傲还是算错了,他轻看了慕小七对陆向北的这份

    男人们或许会很难理解女人的感,这种感更是慕雷傲这种冷心冷冷血,把女人只当做棋子来使用的人无法理解的。

    一时间就连慕雷傲都慌了神,他安排的人手不够,毕竟这里是慕宅,他动手就已经实属冒险,根本不可能安排多少人。

    所以当十几辆车子一块儿从车库里冲出来的嗜好,慕雷傲一时间都失去了方寸。

    慕小七坐在车子里冷眼瞧着站在西南角窗户边朝这边冷冷望过来的慕雷傲,他最致命的缺点还是太过轻敌了,更错的是从来都不把她慕小七放在眼里,总有一天她会让慕雷傲后悔这个愚蠢的举动。

    十几辆车要掩护一辆车安全离开,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来这里陆向北带的人就不多,全部都在外围候着,郭政接到消息也立马带人赶过来,但不能够离慕宅太近,陆向北远远的就瞧见郭政的人等候在那。

    命司机停车,慕小七的计划看起来是万全之策,不过陆向北还是更相信自己的人,要离开这里也绝对不会用慕小七准备的飞机,慕小七是不想要他的命,不保证她后的慕当家会另作打算。还是一切小心谨慎为好。

    就在陆向北下车走到郭政车子跟前之际,‘碰——轰隆隆——’的一声漫天巨响,响彻云霄,土地都有片刻的震动,远远的火光四,那是何种惊人的破坏力和爆发力。

    慕雷傲可是没有少下狠手,这全然是想要了自己的命,若是陆向北一无所知的坐上那辆车子,现在只怕已经首异处,就连个全尸都保不住。

    这车子本就不该此时爆破,按照慕雷傲的计划,肯定是要远离了慕宅才会真正引爆炸弹,现在却就在慕宅的范围之内,慕当家一定会知晓,当家的恰巧找不到整治慕雷傲的理由,这个大礼算是陆向北送给他的。

    就在车库里,陆向北临上车前在慕小七的嘴巴里悠悠的吐出了这么一个主意,慕小七当时就会心了然的微笑了。慕小七果真没有叫陆向北失望,办事效率永远都是这么快。

    这么看来,慕当家培养出来的人就是不简单,比起奥里克斯家族的艾娃小姐来,慕小七可不是厉害了一星半点的。

    “这是怎么回事!”郭政看到空中还飘着滚滚浓烟,微皱了下眉头,两道斜向上的浓眉有些微蹙。

    可是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要斗可以,各凭本事,但是万万不能够在四大家族的住宅附近动手,是谁胆子这么大,看样子就是冲着陆向北去的。这叫郭政如何能够不担心。

    “这儿小七会处理的很好,我们赶紧走!”陆向北几乎是跳上车去,关上车门,车子已经开始启动。

    在车上,“我怀疑我们边的人有些不干净的,你好好的把你这边所有的人都清理一遍,我不希望再有异心的。”陆向北总觉得那个司机有问题,要不然慕雷傲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他的车子上做手脚,这个司机跟着他的时间并不长。因为车技高超,陆向北有意要提拔他的,如此不识抬举,这才让他在车里,如果真是有异心,他只怕是死不了。

    能够走到陆向北这一步,他也必定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人,这种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够放过一个的心思,在陆向北这里同样是有的。

    郭政亲自送着陆向北上的飞机,在陆向北登机前,郭政看了他一眼。

    “你爸爸一死,只怕国内立马就要变天了,陆家定能上位,郭家你也看着给点吧!”郭政这话带着玩笑的意味,陆向北点了点头,他心里明白得很,虽说郭家看着像是帮衬陆家的,可郭政的父亲最是个狡猾的人,纯属于墙头草两边倒的角色,哪里有好处就往哪里去,现在看着吴建国像是得势的模样,这个草已经歪了。

    到时候陆家真的得势了,陆启泰最是心狠的人,上台肯定就是要除掉所有对他不利的,郭家指不定就让陆启泰给端了呢。郭政虽然对父亲没有多大感,对政务也一点儿都不上心,但好歹他姓郭,人活着一世并不是完全为了自己谋福利的,郭政创了这么多的钱财,不也是为了光耀门楣嘛,郭政是郭家的骄傲,他父亲对他也是极好的,就是郭政看不惯他父亲那副嘴脸罢了。

    见陆向北点头,郭政知道郭家这算是有了保障,这种时候他也不回国去,郭政的父亲已经打了好些电话催他回去,其实郭政父亲哪能没有野心,就是想靠着儿子,自己也在这次的斗争中图利,他是想为郭政在中央上谋个官来坐坐的。

    对于做官,郭政和陆向北一样都是相当不屑的,他们若是想做,只怕比起容沐风也要升的快上许多呢,只是心都不在于此。

    飞机速度很快,但这一来一回中间都未作停留也花了陆向北二十几个小时。

    陆向北一走,章小念作为陆启安的媳妇,自然是由章小念出来主持大局,陆家现在虽然是万众一心的想要将陆启安的丧礼办的妥妥当当的,不给任何人留下把柄诟病,但是背地里也是有人在等着看章小念笑话的。

    陆家这样的豪门大户,说到底就是瞧不上章家那种商人起家的人家,再说章小念是什么,那是二婚头的。

    媒体记者都来了,这可不是寻常人家死人,这都是要举行媒体发布会的,陆启泰主持,带着陆家几个长辈。

    陈静不愿意出席参加,这事就轮到了章小念的上,几个婶婶背地里不知道说了多少难听的话,陆启国也觉得不妥,就在媒体发布会的前几分钟说是不行的,陆启民心里觉得不妥却并不说,他比起陆启国要沉稳许多。

    陆启泰却有自己的想法,陈静不愿意参加还说得过去,她伤心过度了,陆向北人都不在,这要是章小念再不出席,像是个什么样子,原本各大家族都知道陆启安和陆向北两父子不和的。总归要一个出来说话的人的。

    就是在大家都质疑的目光中,章小念不疾不徐的,几个伯伯在讨论着什么,章小念都只当没有听到。明明陆启国那些难堪的话就是有意说给章小念听,让她知难而退的。

    既然章小念答应了陆向北,留下来好好照顾好这里的局面,她就不会退缩。

    媒体发布会开始,章小念跟在陆启泰的后出场,一出场就是无数的聚光灯照相机朝着他们这边来。

    卡擦卡擦的声音,摄像机的闪光灯闪的章小念都有些睁不开眼,她始终面色都是淡淡的,这场发布会可不是什么明星见面会,你要面带笑容的,这场发布会是严肃,素净的。

    所以参加的也都是黑衣黑裤,再无第二种颜色。

    媒体们也都知道这种正式场合上是不便多问的,人家陆家开这个发布会,就已经是显现出了对广大百姓的尊敬,免了大家的猜想。其实这也是一种策略,要不然在民间,陆启安死在女人上的谣言只会越演越烈。

    开始都在陆启泰他们的控制之下。

    不过记者都是有最敏锐的观察力,记者有他们自己的职业习惯,一看到章小念孤一人出来的,陆向北这种时候都不出来,显然是不对的,之前就有传言说陆向北和陆启安不和,现在不正是落实了这传言吗。

    有大胆的已经起向章小念提问。

    “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章小姐一人参加呢。”这种场合,应该是男人来参加的才对。

    众人的目光因为这个问题,全部都聚焦向章小念,闵谷雨就在后台看着,心都揪到了一块儿去了,她就说不能让小念上去,不能,陆家人偏偏要小念上去,这大庭广众之下的出丑,叫小念以后还怎么在陆家抬起头做人。

    她嘴里嘀咕着,章小想却不似闵谷雨担心。

    章小念回答的好了,自然是好。就算是回答的不好,就冲着陆向北对章小念的在乎,别说是在陆家了,在哪里都能过得好。陆向北才不是会被陆家局限的,当然这个章小想也就只能够在心里想想,是断然不能跟闵谷雨说的。

    台上的章小念面容沉静,带着些许悲戚,但上那种带着雍容的气度却一丝一毫都没有因为悲戚而削减分毫。反而是目光些许凌厉的朝记者看去,声音却是亲和有理,说话的节奏也控制得不缓不慢。

    “这本来便是家事,既然大家对陆家家事如此关心,我们也尊重所有人开了这个发布会,但是毕竟是死者已矣,需要安宁。作为长子也是唯一的儿子,没有理由不照顾在父亲边而来这里回答各位的问题。爷爷和母亲都因为伤感过度体略有不适,作为小辈他自然需要在长辈的边,再者事实在繁忙,都需要陆向北亲自过问,他实在是抽不出空来,所以由我做代表来为大家一一解答。”

    章小念说出这话,惹来了陆启国的一个白眼,她是傻了还是怎么的,怎么能够说陆老爷子体不适呢?外界一直都在打听着陆老爷子的子问题呢,这种敌人虎视眈眈的时候,只有说陆老爷子子骨健朗的。

    章小念说完之后也不理会陆启国的白眼,只当没有看见,低下头不再看大家。

    整个过程很快,大概也就二十分钟的样子,陆启泰早就安排好的,总结后陆家人全都下去了。

    陆启泰虽然面上没有表露,对于章小念的这番说辞也不满意。

    只不过章小念这番说辞之后,媒体对于陆启安和陆向北父子间的嫌隙,还有对于那些想要看章小念笑话的都转移到了章小念说陆老爷子体不适上去了,这才是最好的新闻。

    陆启民都忍不住的说了:“你怎么这么糊涂,为了向北和你自己竟然对着媒体胡说八道!你这是……”

    章小念却不为所动,她才不是傻子,说这些当然是有了老爷子的授意,而这些老爷子就连陆启泰都没有告诉。

    “几位伯伯,后你们一定会明白我今天这番话是所为何事的,我怎么会傻到随便去说爷爷体不适,他可是硬朗的很呐!”有些话章小念不方便直说,陆老爷子说不能说的,所以她都给憋在肚里,只是适当的提醒。

    陆启泰是里面的明白人,他一想到陆老爷子最近没闲着。

    前来吊唁的可都是豪门大家的,军政高官,冲着陆老爷子和陆启泰的面子,全部亲自到访。

    尤其是和陆老爷子那些个一辈里的,都已经退下去的了。

    也全部都亲自来了,老爷子就在后面的那个小厅堂里会见前来吊唁的一位位老人,每一位都与他们详谈甚久,像是在详细的筹谋着什么。

    老爷子不眠不休的,看来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行了,跟小念一个小辈计较什么,当务之急要把心思多放在吴家上!”陆启泰的话算是帮章小念说话了。

    就在大家都聚集在这里的时候,“各位伯伯,难道是趁着我不在欺负我媳妇儿不成!”陆向北的话从门口传来,大家都吃了一惊。

    这可是从这里到纽约一来一回啊,陆向北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了。

    对于这个不是被他们认为只是靠老爷子护着的小辈,似乎觉得有些看不懂了。

    “向北说的哪里的话,只是发布会你不在落下了把柄而已。”陆启泰从之前陆向北说道吴建国手里有武器就开始对他另眼相看,现在总觉得不能够得罪了陆向北。

    看到陆向北看了自己一眼,陆启泰说道:“对了向北,你这次去可有收获?”

    “当然,吴建国的军队就是云南金三角附近,那里一块儿他现在可是称王称霸的,光这一点就能够要了他的命,但是这一点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拿出来说,他在自己管辖的一块儿可是得民心的很!”

    “继续说!”陆启泰一听陆向北这番话眼睛都亮了。

    想要陆向北继续说下去,他却止住了。

    “二伯,现在爸爸的事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章小念看了陆向北一眼,在他的眼里,章小念看到了微不可见的厌恶,这是对于陆启泰的厌恶呢。

    现在陆启安还是尸骨未寒呢,他竟然一点都不在意,只在意如何除掉吴建国,爬上高位。

    哼,真当所有人都是傻子了。

    章小念轻轻柔柔的声音,才将陆启泰眼里晶亮的目光给拉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陆启安立马敛住了神色。

    “小念说的对,向北你走了之后许多事我都帮你办的好了,只有些需要儿子亲力亲为的,还要你自己去做。”陆启泰这已经是在讨好陆向北了。

    搂着章小念,陆向北没有多瞧自己这个二伯一眼,就往老爷子待的小厅去了。

    ------题外话------

    这个是大结局上,还有中和下,每一张都有四五万呢,会在七天后一并发出来,请亲们继续耐心等候哈!

    么么\(^o^)/~

重要声明:小说《盛世二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